暑期檔電視劇撲街成常態,電視台收視為何回天乏力

文丨四月天來源丨搜狐娛樂

眼看著2018年的暑期檔已經接近尾聲,可是回過頭來看看這個夏天衛視黃金檔的收視,卻只能用「淒慘」二字來形容。雖然衛視紛紛拿出了壓箱底的大劇來博收視,《扶搖》《甜蜜暴擊》《流星花園》《香蜜沉沉燼如霜》《天盛長歌》《武動乾坤》等一大波投資上億的大劇紮堆霸屏,但卻都出乎意料的遭遇了收視的低迷,湖南衛視黃金檔播出的《天盛長歌》甚至以0.154%的收視率刷新了湖南衛視黃金檔收視的歷史最低記錄。暑期檔原本應該是衛視全年的收視高峰,但今年暑期檔電視劇的收視不但沒能力挽上半年收視不佳的狂瀾,還在近些年來暑期檔收視中墊底,實在是讓人唏噓。

如果暑期檔無劇可看也就罷了,但是跟電視劇收視的「淒淒慘慘戚戚」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網劇市場的火熱,網劇《延禧攻略》從開播至收官一路大火,無論是收視效果,還是話題熱度,皆令同時期播出的電視劇望塵莫及。再加之《如懿傳》也以網劇的形式播出,熱度雖然不及《延禧攻略》,但開播後的收視反響相比同時期播出的電視劇卻綽綽有餘。一時之間,竟然造成了網劇碾壓電視劇的觀感。

「大IP+大明星」卻換不來收視,一年中最熱的檔期卻遭遇收視低谷,毫無疑問,電視台正在遭遇電視劇收視的「至暗時刻」。不過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雖然電視劇收視低迷在今年的暑期檔才格外引人註目,但其實在日益嚴格的政策、受眾的老齡化,以及來自視頻網站的收視衝擊等多重因素的夾擊下,衛視早已進入了收視「寒冬」。

《天盛長歌》收視撲出歷史新低 五大衛視皆面臨收視低迷

8月14日,由陳坤、倪妮主演的古裝大劇《天盛長歌》上線湖南衛視黃金檔,在《甜蜜暴擊》和《流星花園》皆遭遇收視和口碑的雙重撲街之後,湖南衛視試圖通過這部投資高達5億,電影咖雲集的古裝巨制劇來進行暑期檔的最後一搏,卻沒料到,《天盛長歌》開播當天就以0.558%的收視成績宣告了湖南衛視在暑期檔收視逆襲希望的破滅。

不過雖然開局收視不佳,但7.6的豆瓣評分卻仍讓很多人心懷一絲希望,興許《天盛長歌》會像曾經的大熱劇《瑯琊榜》一樣低開高走,但不料《天盛長歌》之後的收視竟然一撲再撲,8月24日的收視甚至撲到了0.154%,一舉打破了湖南衛視曾經播出的主旋律劇《秋收起義》創下的0.177%最低收視紀錄,在當晚衛視黃金檔電視收視排名中位列第16名,甚至不及湖北衛視的重播劇《我的體育老師》。此事一出,直接宣告了湖南衛視暑期檔電視劇的全線潰敗。

其他幾家一線衛視的收視率雖然沒有湖南衛視這般淒慘,但也不容樂觀,即便是位列上半年衛視黃金檔收視第一的東方衛視,在這個暑期檔的電視劇播出成績也稱不上是好看。7月黃金檔播出的《獵毒人》收視最高也未能破二,8月開播的《愛情進化論》和《月嫂先生》更是在開播之後悄無聲息,收視始終徘徊在0.5%左右,周播劇《武動乾坤》原本在開播之前被給予了厚望,可是8月29日的收視率也才0.653%。

北京衛視暑期檔的表現也不是非常樂觀,《面具》破一的收視雖然為暑期檔開了個好頭,但《合夥人》和《那些年,我們正年輕》卻始終不溫不火,收視低迷。

浙江衛視早在暑期檔開始之前,就拿出了楊冪主演的古裝劇《扶搖》想要領跑收視,卻未曾料到,《扶搖》收視始終未能破一,《陪讀媽媽》和《月嫂先生》播出之後也未見反響。

暑期檔唯一收視有點亮色的就只有江蘇衛視一家了,雖然《獵毒人》在收視上始終被北京衛視壓一頭,但《香蜜沉沉燼如霜》卻在眾多古裝大劇中獨樹一幟,在八月的黃金檔中始終排在第一位,成為這個暑期檔的收視冠軍。但相比起大熱的網劇《延禧攻略》,熱度也只能算是一般,遠未到達爆款的地步。

從今年五大衛視暑期檔的表現不難看出,雖然相比上半年,衛視在排播的劇目上費了不少的心思,大IP和流量明星比比皆是,但大體而言,收視撲街已經成為了今年暑期檔不爭的事實。甚至有數據顯示,今年暑期檔台播劇的收視創下了近五年來的最低,即便連鹿晗、楊洋這樣的流量明星也無法挽救電視劇的收視頹勢。

「大IP+大明星」不再是收視利器 台播劇品質下滑成大勢

爆款的缺乏其實不僅僅表現在暑期檔,整個2018年上半年台播劇的收視都缺乏亮點,只不過在暑期檔之前,人們還心存僥幸,認為爆款的缺乏跟古裝劇的缺席存在很大關係,但是暑期檔四部大部頭古裝大劇的紮堆而上都沒能挽救低迷的收視,這在很大程度上說明,電視台在選劇的眼光上可能出了問題。

從暑期檔衛視排播的劇集片單來看,現如今,電視台對大IP和大明星有著極為強烈的偏執,這一點在古裝劇的選擇上體現得尤為明顯,今年暑期檔的《扶搖》《武動乾坤》皆是頭部IP和一線明星的搭配。若不看內容,只看宣傳海報或者預告片,這些劇都有著爆款的潛質。但一開播,尷尬的口碑立即將其拉下神壇,收視自然也就不佳。購劇人若能在買劇之前對內容嚴加審核,也不至於成為接盤俠。

近些年來,隨著資本大量的湧入電視劇行業,電視劇行業亂象頻出,網文IP大行其道,槍手編劇比比皆是,天價片酬的演員卻不背台詞甚至摳圖演戲……在這種情況下,電視劇的製作水準自然也就直線下滑。如果沒有優質的內容做打底,IP和流量對觀眾而言也就失去了吸引了。去年《孤芳不自賞》《擇天記》和《海上牧雲記》等好幾部作品都通過慘淡的收視和口碑宣布了觀眾對於IP和流量明星的免疫。

在這種情況下,視頻網站紛紛調整策略,轉而將眼光投向那些成本較小,演員咖位不大,但是內容較好的劇集上,比如《法醫秦明》《白夜追兇》《鎮魂》《延禧攻略》等。相比之下,電視台卻還在一味迷信鹿晗、楊洋能帶來收視,還願意為倪妮拿了九千多萬片酬的《天盛長歌》買單,殊不知,觀眾早已從看明星轉向了看內容。

除了對大IP和大明星迷信之外,今年的衛視在劇集排播上,對於現實題材劇更是情有獨鐘,今年上半年的衛視黃金檔幾乎清一色的現實題材劇,這一方面受到古裝劇播出限額的影響,另一方面跟今年恰巧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也有很大的關係。現實題材劇雖然極少見IP劇和流量演員,但是又陷入了另一個窠臼,那就是套路化嚴重。比如青春劇流行霸道總裁搭配瑪麗蘇,家庭倫理劇盛行婆媳爭鬥小三出軌,職場戲不過是換個背景板談戀愛。除了消磨時間,觀眾從這些劇里壓根看不到任何意義,自然也沒有追下去的動力。

在這種情況下,劇集品質下滑成為了衛視普遍面臨的境況,《瑯琊榜》《人民的名義》之類的優質劇在海量的台播劇中僅僅是滄海一粟,雖然能夠對收視有所貢獻,但是若衛視購劇人不從根本上改變選劇方式,零星出現的好劇也難挽衛視收視下滑的趨勢。

受眾老齡化、電視機打開率低視頻網站後來者居上

電視台播出的電視劇之所以收視下滑,除了電視台在購劇標準上的內部原因之外,也有外部因素的影響。最大的外部原因莫過於視頻網站的崛起,分走了電視台收視的一杯羹。

隨著社會節奏的加快和智慧型手機的普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在手機端通過視頻網站來觀看電視劇或者綜藝節目。在這種情況下,不但電視劇主體觀眾群體開始向中老年傾斜,電視機的打開率也呈直線下跌。

不僅觀眾在觀看管道上傾向於選擇視頻網站,就連劇集製作公司在出售劇集時也由以前的注重電視台逐漸轉為側重視頻網站。「上星首播、先網後台、台網聯動」是很多大劇之前首選的播出方式,這樣的選擇一方面可以讓電視台為劇做宣傳,並且電視劇的審核比網劇更為嚴格,能夠在電視台播出表明劇的品質是得到保證的,另一方面,電視台的播出可以讓劇傳播到部分網路沒有覆蓋到的地區。但是,隨著電視台播出政策限定太多,導致一部分好劇面臨上星難的問題。比如《延禧攻略》和《如懿傳》在網播之前,曾經都跟衛視有過接觸,但怎奈題材的限制導致衛視無法接納這樣的作品。

對於電視劇製作公司而言,賣給電視台還有一重障礙就是收視對賭,電視台在購買劇集的時候,通常不會一次性付清所有款項,而是採用收視對賭的方式來要求製作公司為收視負責,很多製作公司為了拿到回款不得不買收視,與其這樣折騰,很多影視製作公司索性直接將劇賣給視頻網站。而且相比視頻網站出的高價版權費,衛視的購劇價格並不占優勢。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今年衛視收視普遍低迷,但是從各大電視劇製作公司最近發布的上半年報表來看,無論是華策、慈文還是歡瑞,上半年營收都增長明顯,這說明國產劇的大盤還是非常不錯的,表現不佳更多的是體現在台播劇上。

推薦閱讀:

映前預測才5億的《一出好戲》,靠什麼走到了13億?

為什麼群戲結構的電視劇更容易出爆款?

3年27部網劇下架,問題何在?

7.5億投資,僅500萬預售票房:年度最虧損電影已出爐?

商人徐崢:我後悔的是,30多歲時太懶惰了,不夠勤奮

被國產電視劇毀掉的中國女人

一代銀幕女神王丹鳳今晨去世,她美被時光定格

當非洲人拍起電影,好萊塢都要抖三抖

44歲演員黃渤,受邀中南海參加座談,他憑什麼

馮小剛是如何一步步從「馮褲子」變成「六爺」的

2017年備案的3825部電影,整理出一些知識點

《紅海行動》是怎樣通過廣電審查的?

長按下面二維碼 免費關注 制片人內參

制片人內參

zhipianrenneican

這里是電影、電視、視頻、網路電影、戲劇等

制片人、管理者、創作者、參與者的互聯網服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