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學兵:被推上「未擇之路」,要相信都會變好

王學兵:被推上「未擇之路」,要相信都會變好

搜狐娛樂訊(uku/文 馬森/圖 遠輝/視頻)由王學兵主演的《未擇之路》在今年的威尼斯電影節上亮相,這部發生在大西北戈壁上的奇特公路片講述了一個潦倒中年男人被一步步逼上一條自己從未想過的人生之路的故事,王學兵在片中飾演這個角色。結束了電影的放映,在繁忙的電影節活動之間,他抽空和我們聊了聊。

王學兵是第一次來到威尼斯電影節,盡管此前曾經因為旅行到達過這裡,真的參與到這場盛會,對他也是新鮮的體驗。他帶了跑鞋,每天仍然堅持跑步的習慣,自己電影放映的時候,他把自己隱藏在黑暗觀眾席裡,跟觀眾和記者們一起觀看電影。王學兵說,自己看自己的電影,真的忐忑、尷尬,但是過了二十多分鐘就好了,有點「破罐子破摔」——反正就那樣了,好壞都那樣了。

不過《未擇之路》在映後口碑不錯,在今年的上海電影節上,這部電影就贏得了包括評委和觀眾在內許多人的認可,得到了今年上海電影節的亞洲新人獎。王學兵接這個戲的時候是在2015-2016年,拍完是在2016年,當時他剛剛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波。他很誠懇地說,每個人生活裡都會遇到一些問題,保持樂觀的態度,讓自己的生活慢慢變好,相信一切都會變好。而對自己的經歷,他的態度也誠如他自己所說的一樣,就是認真工作,埋頭工作,花盡量多的時間陪兒子成長,每天早晨堅持跑步。

在這部電影裡,王學兵穿著邋遢的工裝,頭髮亂蓬蓬地,臉上臟兮兮的,操著一口西北話,滿身的孩子氣,儼然是戈壁上的一個養鴕鳥養出一屁股債還樂顛顛的潦倒男人。拍攝時他帶著全家去了甘肅,談到孩子他就喜形於色。他經常帶兒子去看話劇,但自己演的電影卻沒辦法跟兒子分享。王學兵說他曾跟兒子「炫耀」:你喜歡的牛魔王我也演過喲!小朋友卻並不買帳,他還太小,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的爸爸是一個「演員」。

王學兵:被推上「未擇之路」,要相信都會變好

跟觀眾一起看了20分鐘,不那麼忐忑了

搜狐娛樂:這次來帶威尼斯電影節有什麼感受?

王學兵:來這裡參加電影節我是第一次。這兒的天氣特別好,我每天都會去跑一會兒步,現在基本上對這個麗都這個島算是挺熟的了。它是一個長條,如果我跑十公里的話,能轉這個島半圈。這兒天氣實在太好了,不是那麼潮濕,溫度也正好,也特別適合跑步。只要有時間我就會跑一跑。

搜狐娛樂:這次展映你也在現場觀眾席,是不是第一次看到觀眾的反應?

王學兵:其實我已經在上海電影節跟觀眾一起看過,我基本上算是看完了整場吧,這次和觀眾一起看應該算是第二次了。一般來說看自己演的片子都會有一點忐忑,或者說有一點不習慣,但是到片子放差不多20分鐘左右的時候就基本上不會有那麼忐忑了,因為是好是壞,反正就是這樣了。

搜狐娛樂:這次的《未擇之路》跟你上次演過的《一個勺子》故事都是發生在西北,是否因為這個原因又接了《未擇之路》?

王學兵:其實它跟《一個勺子》風格和類型完全不一樣,這是一個公路題材電影。最早這個唐高鵬導演找我聊,跟我講過這個故事,然後那個時候其實我不是特別明確故事要講什麼,但是唐導告訴我了一些故事的線索,我特別感興趣。而且發生在西北,可以用西北話來演,對我來說都是吸引力。導演在後期給我看了劇本之後,我也很喜歡這個角色,它似乎是我那個小時候看到很多這個,我周圍的比我大一些的叔叔的縮影。他們好多人身上都有西北人的一些共性,他們都很「軸」,有很多成年人都很孩子氣,這些都讓我覺得我很有興趣。

搜狐娛樂:接這個劇本大概是在什麼時候?

王學兵:我們是2016年拍完的,2016年開始做後期的。

搜狐娛樂:當時是帶著怎麼樣的心情進入到這個戲裡的?

王學兵:實際上我對西北很熟悉,不管是那兒的風土人情還是那兒的文化,我就在那邊長大,再回到戈壁灘覺得很親切。整個故事我們從瓜洲一直拍到了蘭州,把甘肅走了一遍,既陌生又熟悉。整個拍戲過程當中,基本上我兒子都跟我在一起,我太太帶著我兒子,我們三個都在一起,雖然生活條件相對比較艱苦,但是不管是小孩還是大人很快就適應了,我們也覺得特別,一路上都很愉快。

王學兵:被推上「未擇之路」,要相信都會變好

兒子不信我是「牛魔王」

搜狐娛樂:兒子看到你戲裡面這種邋遢的形象怎麼反應?

王學兵:他不會覺得有什麼的,覺得很正常,因為他對很多東西沒有概念,小孩子就是只要他有的玩,他心裡高興,其他就無所謂。剛開始的時候我害怕他不太適應那裡環境,因為吃住都不像在家裡那麼好,但實際上他根本不在意這些,他覺得這些都很新鮮,就是人一旦長大之後就在意在意身外的東西。

搜狐娛樂:很多成人世界東西很難去跟小孩解釋,你在生活當中有沒有這樣經驗,怎麼去跟孩子去解釋一些複雜的,大人的事呢?

王學兵:我覺得每個孩子的,我覺得年齡不一樣,可能你的方法也不太一樣,但是歸根結底我覺得,盡量不要把一個孩子當做孩子來對待,因為你當年把他當做一個孩子來對待的時候實際上你就,你就存在很多假的東西要告訴他,雖然他是孩子,但是他們的那個,他們的思想其實是很健全的,我覺得任何的溝通都應該建立在真實的基礎上吧。他不到5歲,我盡量把他當做一個大人去對待,既是是碰到那些難解釋的問題,就算你換一種方式,但也不要去完全去欺騙他。就像其實我們拍戲的時候我們小朋友也是這樣,他的很多反應是真實的,所以就不自覺的要用真實的東西去對待他,他經常會在片場跟我生氣,他會他覺得我是真的對他不好啊什麼的,他會以為真的是那樣。所以其實跟小孩在一起拍戲對成年演員來說是一個促進,因為他基本上都是真的,所以你的反應也不應該是假的,否則的話至少你會看上去很別扭。

搜狐娛樂:兒子現在能夠理解爸爸是做什麼工作嗎?

王學兵:他現在我不知道,大概不是特別明白,因為他很少看電視,他只是看一些動畫片,然後在看《西遊記》的時候, 有一次我跟他說過,我也演過那個牛魔王,他覺得很奇怪。因為他看那個動畫片,我可能他心想:你怎麼會演過一個動畫片?他現在還太小了,目前為止只看過兩三個電影吧,都是動畫片,因為電影院很黑,那個電影的動效,動態又特別大,所以他有的時候看電影的時候會覺得有一些害怕。演話劇的時候我經常帶著他,有的時候在後台玩,或者是我們巡演會去很多地方,我就帶著他一塊兒,他很開心,因為經常換地方住。我發現小孩實際上他只要離開家出去玩就會很高興,不管去哪兒,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搜狐娛樂:那會演兒子喜歡的一個角色嗎?比如說兒子可能希望你演一個卡通的,或者兒童片裡面的人物。

王學兵:如果有這樣的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去參加的,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之前我也演過兩次牛魔王,這都是神話裡的人物,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我還願意去嘗試。

搜狐娛樂:但是他還是不相信爸爸是牛魔王?

王學兵:對,等他大一點的時候,大一點時候我可以給他看。

王學兵:被推上「未擇之路」,要相信都會變好

被推上「未擇之路」,重要的是樂觀態度

搜狐娛樂:你在《未擇之路》裡這個角色是被一系列的事件莫名其妙地推上了一個他沒有想到的「未擇之路」。

王學兵:對,其實我們生活當中也一樣,我們沒法預期明天會發生什麼,我們每個人其實也都是在被這個生活裹挾著往前走,而不是說我們都有很明確的選擇。二勇一直是一個特別樂觀的人,而且他跟這個孩子在一起,總是以一個樂觀的態度去告訴這個孩子生活的,他認為真相是什麼,包括這個孩子經常受欺負啊,還有很孤單啊,他都能以他的方式告訴這個孩子,他認為的生活的真相,我覺得這個是他比較可愛的地方。

搜狐娛樂:在經歷過這麼多事件中,人經常被推向自己沒有選擇的那條路,在這個過程裡你認為應該最堅持的是什麼?

王學兵:一方面是對生活的樂觀,我覺得這個特別重要,只要有一個樂觀的這個態度,其實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解決,因為歸根結底生活當中不如意很多,不管你是做什麼的,你多麼多麼的成功,其實都有很多的不如意的地方,那麼在遇到這樣的問題的時候,保持一個樂觀的精神,這個是特別重要的。

搜狐娛樂:不得不提到你之前遭遇的一些風波,似乎跟這個角色有一點像,是這樣嗎?

王學兵:其實每個人生活都會或多或少遇到一些問題,但是像就像我剛才說,只要你有一個樂觀的態度去解決它,去讓自己的生活慢慢的變好,我相信這一切都會變好的。

搜狐娛樂:想過轉型到其他的方向嗎?

王學兵:我倒沒有說非要去轉型,但是因為現在我拍戲量並不是很大,所以我也會去涉足一些其他的工作。

搜狐娛樂:那你現在已經開始就是話劇方面的一些,返回話劇方面一些工作了對嗎?

王學兵:我差不多這三年我排了三個話劇,一個是《人民公敵》,一個是這個《酗酒者莫非》,還有《聆聽弘一》。《人民公敵》基本上巡演已經結束了,也許後面還可能會演,但基本上已經結束了,那個《酗酒者莫非》還在演。我也在做一些電視劇和電影的製作方面的工作,但是我主要還是演戲為主。我們9月份也有一些路演,10月份話劇《酗酒者莫非》要在北京公映,那個話劇要演兩場,然後之前我會拍一個新的電影。我很難講那個是什麼類型的電影,就是演一個特別熱愛釣魚的人,所以最近我也在設法了解釣魚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