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四十年攸忽而過,人們漸漸遺忘四十年前那場驚心動魄的考試,一場改變幾百萬人命運的大考,而那些「幸運兒」,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一直影響著我們的政治經濟文化生活,也是那次考試,把他們與同齡人徹底劃分為不同的階層。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用來形容高考錄取率之低,真正配得上這句話的,只有1977年、78年恢復高考時的殘酷,2014年全國大學錄取率是74%,而那兩年,分別是5%和7%。高考是全國一年的考生參與競爭,而77級和78級,是全國攢了十年的初高中應往屆畢業生,他們中的很多人,在農村熬幹了青春,這幾乎是他們惟一的回城機會。

如果你們看過一個電視劇叫《孽債》,講的就是為了回上海,在雲南的知青們寧可妻離子散,但如果身處那個環境,又能理解他們的絕情,相形之下,高考是最溫柔的方式了。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那時的高考題簡單到什麼程度?會做二元一次方程基本上就能上大學了,但大多數人不會做,他們中只有1966—1968年畢業的老三屆學過高中課本,比其小十歲的應屆生表面有高中文憑,實際學到的是一張白卷,為了以示公平,老三屆錄取線比應屆生高出很多,而他們還在鄉下幹農活,為了爭取復習時間,有的人不惜把自己的腿砸骨折。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1977年的高考是冬天,那年政審嚴格,很多人無緣報名,很多專業不招生,所以78級同樣是公認的恢復高考第一年。

北京電影學院七八級就是那個時代的縮影,考試那天由於人太多,學校的院牆被擠塌了,那屆也是北電歷史上成材率最高的一屆。全校最大的學生張藝謀和最小的劉苗苗差了整整十二歲!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田壯壯是導演系的帶頭大哥,他是北影廠廠長田方和著名演員於藍(江姐扮演者)的兒子,專業考試對他來說易如反掌。然而他並不想當導演,沒有幾個考生懷揣導演夢,他們揣的是找出路的夢,包括張藝謀。

田壯壯也是全系的性啟蒙者,導演夏鋼說:在田壯壯的教唆下,他們才有了性意識。他們六個男生一起吃飯,說起暗戀對象,都是一個人:同班的李少紅。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李少紅和《喬家大院》導演胡玫都是大院子弟,出身優渥,胡玫的父親是指揮家,她倆在《紅樓夢》由誰執導時有過一番競爭,優秀的女生之間總會有一些較勁。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起初《紅樓夢》的導演人選是陳凱歌,他父親陳懷皚也是老導演,拍過《青春之歌》,從雲南插隊回來的陳凱歌被西雙版納的酷熱與瘴癘震住了,雲南比北大荒苦得多,東北的冬天可以休息,但雲南不可以,所以你會發現東北知青的回憶錄里有溫情和不舍,但雲南知青很難有這種情緒。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1978年冬到1979年春,西雙版納數萬知青下跪請願大返城

與別的系不同,導演系考上的幾乎都是北京文藝圈子弟,也是後來京圈的基石,並不是專業課為他們開了後門,而是那時只有他們具備點電影知識,看的電影多一些。

攝影系只要會畫畫會拍照就有機會,好幾個陜西漢子,寡言的顧長衛和侯詠,張藝謀我們放在後面細說。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恢復高考之前,偶爾也要拍些根紅苗正宣傳片,演員多半從學校街頭尋找,那些濃眉大眼一臉正氣的女學生營業員都有可能,比如龔雪、張瑜。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電影學院表演系也沿用了這一選拔標準,外表一定要能演正面人物,本科班中有不少是已經成名的演員。

比如方舒,她是《烈火中永生》中的小蘿蔔頭,童星出身,一雙水汪汪大眼睛全國聞名,上大二時就和劉曉慶合作了《瞧這一家子》。她的第一任丈夫是同學陳國星,第二任丈夫是小她十歲的屠洪剛,後來離婚了。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第一排左一:沈丹萍,左二:方舒,左三:劉冬 第三排左一:劉佳

在《西遊記》里演了幾集的汪粵,為了上北電放棄了唐僧,於是前後有了三個唐僧。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因為演員少,表演系同學的機會都特別多,成名也容易,沈丹萍20歲就演了《被愛情遺忘的角落》,幾乎是國內最早討論青年性覺醒的電影。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謝園和導演系同學關係好,熱鬧活潑,陳凱歌的《孩子王》,張軍釗的《一個和八個》都是他主演的。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從雲南考來的壯漢張豐毅成名作是《駱駝祥子》,已經成名許久的斯琴高娃演他妻子虎妞,老舍大概很不喜歡姐弟戀,這一對夫妻的關係扭曲互虐,最後誰也沒得著好下場。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第五代導演愛用張豐毅大約也是因為他們是同屆校友,淵源深厚,張豐毅的型在當時也很主流。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另一個形象出眾的男生是周里京,他有很多代表作:《人生》、《高山下的花環》、《新星》。。。都是80年代無人不知的名字。他的妻子舞蹈演員傅春英在家中被歹徒殺害,從那之後,周里京的事業和人生也走背字,漸漸消失在大眾眼前。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大家應該想不到,皇阿瑪張鐵林也是因為眉目英俊被挑中的。原本他是個西安的裝卸工,同時還被中央工藝美院錄取,北電的通知書先下來,他怕夜長夢多趕緊去報到了。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圖為張鐵林和方舒主演的中國第一部電視劇《有一個青年》。

劉曉慶主演的《火燒圓明園》和《垂簾聽政》里張鐵林扮演了男二號恭親王弈訢,這是第一部在故宮實景拍攝的電影,取景的逼真程度只有《末代皇帝》可以媲美。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第一排左一:周里京,第二排左二:張鐵林,第三排左三:張豐毅

一臉正氣的劉佳演過最有名的角色大概是《任長霞》,她也是英氣勃勃的外形。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78級還招了個業餘表演班,他們中有工人出身的導演趙寶剛,他其實是演員出身,年輕時特瘦,《四世同堂》里演漢奸,後來擔任《渴望》的副導演,又當了《編輯部的故事》的導演才改行的。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有《水滸傳》中西門慶扮演者李強,有酷愛表演藝術的商人李誠儒,還有扮演呂布的張光北。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攝影系也有一個編外學生:張藝謀。1978年,他28歲,已經超齡六年,那時導演系有年紀大的,比如26歲的田壯壯,但攝影系不行。張藝謀在陜西第八棉紡織廠當工人。報名時他的作品,電影學院的老師很欣賞但無能為力。張藝謀不是多憧憬電影學院,當時沒幾個人知道北電是什麼,他就是想改變命運。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張的韌性非常強,他通過所有的管道去托人。他當時的妻子是肖華,肖華哥哥托人找到了畫家白雪石,白又找到著名畫家華君武,華再找到文化部長黃鎮,這一重重關係中的大人物沒有一個是認識張藝謀的,就是看了他的作品和《求學信》後惜才。張藝謀只見過白雪石,給人家送了幾雙襪子。黃鎮親自發話說給張藝謀一個入學機會,哪怕學兩年沒文憑也可以,他被特招了,但沒個說法。

那時人們對特權深惡痛絕,有學生在校園里貼大字報影射走後門的人,張藝謀在前兩年壓力非常大。有一次他的操場看別人踢球,有人在背後一腳把他踹倒,他站起來沒有打架,只是拍拍身上的土,默默走了。看到這一幕的同學評論說:他能成大事。

兩年之後,以為要被遣返的張藝謀惴惴不安,但他在校成績優異,人又刻苦,是學校里借書最多的學生,學校給他辦了正式入學手續,他終於在電影學院獲得了名份,畢業時分配到了廣西電影制片廠,最早分到了房子。畢業那年,他已經32歲了。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一個人的人生,以大學為界,從地下到天上,只有78級可以做到。

當年的他們身後沒有退路,身旁也沒有領路人,憑借著前方些許渺茫的希望,硬是走出了一條路。

如今這條路越來越寬闊了,之後每一個努力考上北電的同學,都是仰望著前輩們的光芒,跟隨他們走過的腳印踏進這所學校。

今年也不例外。

為了鼓舞北電的新生們,騰訊視頻在北京電影學校內搭建了一項藝術裝置叫「六幕青春影展」:6張巨型幕布將空間分隔,讓每一個走進去的人都仿佛穿梭在異時空的6個小型電影院。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前5張幕布上呈現的是北電歷屆被新生們仰望的校友,有78級的張藝謀和93級的徐靜蕾這樣在中國電影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前輩,也有正在閃閃發光的「新星」——17級的王俊凱和18級的吳磊。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參觀時學生們單向進入,依次穿過每一塊幕布時,都會看到一位年輕新生仰望前輩的成功事例在幕布上滾動播放。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精巧的是,每當一個同學進入到下一個空間之後,他就成為了被後面學生仰望的對象,如此延續下去。在最後一個幕布前,參觀學生的影子將被投射到幕布上,鼓勵的文字和音樂同時出現為他加油,最後一幕變成了學生自己的未來故事。

那遙遠的北電78級

「追光的人,自己也會身披萬丈光芒。」

騰訊視頻通過這樣的創意激勵著北電的新生們——「你也可以綻放光芒,成為第六幕青春。」更由點及面,鼓勵全國的大學新生:堅持自己的熱愛,努力發出自己的光亮。

在這個開學季的節點上,騰訊視頻VIP還準備了一份誠意滿滿的開學禮——10元/月的「青春V卡」,學生專享特價VIP,借此希望廣大學子能在騰訊視頻平台的海量精彩內容中,能得到靈感與啟發、開始閃光人生。

第一批走進大學的00後們,期待你們發出自己的光亮。

(戳閱讀原文可以了解「青春V卡」詳情)

那遙遠的北電78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