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的家》聚焦「老漂」群體 劉佳稱「覺得幸福就去做」

《遠方的家》聚焦「老漂」群體 劉佳稱「覺得幸福就去做」

《遠方的家》聚焦「老漂」群體 劉佳稱「覺得幸福就去做」

《遠方的家》聚焦「老漂」群體 劉佳稱「覺得幸福就去做」

搜狐娛樂訊 當代題材親情大戲《遠方的家》正在CCTV-1晚八點黃金檔熱播,隨著劇情的推進,這部由沈好放執導,匯聚了劉佳、梁冠華、呂中、劉端端、海天、秦焰、吳玉芳、李鳳緒、柯藍等一眾演技實力派演員的電視劇備受好評。首次將電視劇的拍攝視角放在「老漂」一族,將中國新時代的親情與溫情淋漓盡致的呈現,而劇中女主角「老漂」宋明媚的飾演者劉佳也在採訪中首次分享了自己十五歲離家求學的經歷,並坦言從不懼怕年齡的光顧,「不同年齡段演不同年齡段的角色。」

劉佳自稱:雷厲風行,與宋明媚性格有點像

劉佳是內地知名的女演員,《任長霞》、《戈壁母親》、《密戰》等經典作品倍受好評。此次,在《遠方的家》中,劉佳飾演女主角宋明媚,從追逐兒子的軌跡到最後自己也走出不一樣的人生道路。劉佳說自己性格與宋明媚這個角色有相像之處,「我是生活中性格比較急,做事比較快,雷厲風行這點與宋明媚還是有點像的,特別欣賞宋明媚的爽快、勇往直前的精神,她非常熱情和真誠,所以即使有時簡單粗暴,也能被大家接受。」

宋明媚是現實生活中許多母親的一個縮影,劉佳表示:「其實父母都是為了孩子好,但是宋明媚對兒子的態度,我覺得過於強勢。如果是我,就會選擇尊重的態度。我有朋友總說去看孩子,我就會勸她說「人家需要你看麼」,其實很多時候父母親應該多問問孩子的意見。」

在拿到劇本的時候,劉佳首先仔細揣摩了宋明媚這個角色,在她看來,一定要以真誠和熱情作為出發點,將角色的時尚和與時俱進年輕態表現出來。為了更好的塑造宋明媚這個角色,劉佳在造型上也會提前與服裝師溝通,她說:「第一集出場那個大沿帽和墨鏡都是我自己帶的,因為跟劇組服裝師相處的非常好,也會提前溝通一下。如果覺得我有的服裝、配飾就不讓他們買了,我還是喜歡用自己的東西,畢竟大小、尺寸都更合適一些。」

不懼年齡,不懼流量明星

《遠方的家》聚焦「老漂」一族,他們跟隨兒女,離開熟悉的家,在異鄉重新開始。而劉佳對「家」的概念也有自己的解讀:所謂的家,指的不是一套房子,而是一種牽掛,就像劇中瀘州的家,雖然是自己的房子,但是已經沒有親人,那是家嗎?北京的房子雖然是租的,就不是家嗎?所以對於漂著的老人,只要覺得是為自己的目標在努力,只要覺得這樣做幸福,就去做。

本劇匯聚了劉佳、呂中等眾多年齡已經50+的女演員,每個人都有著鮮明的個性和年紀賦予的獨有魅力。宋明媚的「熱辣獨立」、羅小姐的「與時俱進」,她們用演技征服了每一位觀眾。在劉佳看來,女演員不必懼怕年齡,「不同年齡段演不同年齡段的角色。」

這種隨性的性格也是劉佳生活中的樣子,不做規劃、順其自然。「看到別人演的角色,覺得特別棒,可能會想想判斷一下,這個角色我演合適不合適,但從來沒想過如果是我演就更好了。」

「任長霞」「戈壁母親」等,劉佳飾演的眾多角色在同時期絕對稱得上是流量明星級別,對於現在的電視劇邀請流量明星出演,劉佳依舊是她隨心隨性的回答:「如果是好的就會自由生長,不好的話自生自滅。這個事兒我也不想,我也不是流量明星,只要是有生命力的就一定能生長的很好。」

「北漂」經歷,十五歲獨自離家求學

《遠方的家》是劉佳與沈好放導演的再度合作,「第一次跟沈導合作就是《任長霞》, 在這之後又拍過好多,有的時候戲少一點,戲少我也要去,感受導演在現場的那種氛圍都是一種享受,不管戲多戲少。」

網上有資料顯示,劉佳是在留學回國之後,才接演的《任長霞》,劉佳略帶笑意的稱:「沒有,沒有出過國留學。15歲就離開家,先到哈爾濱,又到電影學院學習,那個年代離家算很早的。第一次離開家,父母就把我送到火車站,那個時候還是綠皮火車,要托運幾個大包的行李,我自己取行李、報到、住宿,包括到最後大學遷戶口都是自己辦的。」

能擁有獨立的性格,劉佳說要感謝自己的父母:「父母是我的榜樣,他們很開明,尊重我的選擇,也從來不給我任何壓力。其實,家人都從事理科工作,我選擇做演員他們也很支持。從十五歲離開家沒有跟著我,盯著我,很早就鍛煉獨立能力。前段時間回母校,老師說劉佳小學二年級,出去演出都是帶著幹乾淨淨的衣服回家,不像其他孩子都帶著髒衣服回去讓大人幫著洗。」

十五歲離家,獨自在北京求學生活,劉佳的「北漂」經歷並沒有讓她覺得辛苦,「可能跟從小的教育有關,我父親告訴我幹什麼都是要吃苦的,不可能不勞而獲。如果不堅持,什麼都半途而廢只會一事無成。從小動作慢、事情弄不好的時候,父親就會批評我,吃飯這麼慢,怎麼過集體生活。也許是有了從小培養集體生活的基礎,我現在一直還在過集體生活,經常在劇組。做演員這個工作,其實有時環境很艱苦的,但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工作。」

也許與很多有過「北漂」經歷的演員不同,提及那段時光,劉佳總是帶著笑意,「不辛苦,挺好的」是採訪中她提到最多的關鍵詞,就像很多在外打拼的孩子一樣,報喜不報憂。雖然從小就練就了獨立生活的能力,但是當時十幾歲的劉佳依舊也有嬌羞童真的地方,她笑著說道:「想家的時候就會給媽媽寫信,但是媽媽很忙,回信總是很短,有時候我也會埋怨媽媽寫的太少,總覺得少寫多寫都要用八分錢。小時候特別逗,在信封上畫上飛機,這樣就感覺信可以寄的快一些,我媽媽說你就是畫上老虎、火箭它也是這麼多天到。那個時候最有意思的就是,有的同學錢不夠花,就寫到信上,然後又假裝塗掉,可是字跡依然能看到。」

一直話語不多的劉佳,在回憶求學經歷的時候,終於打開了話匣子。「生活中我是很隨性的一個人,什麼都順其自然,拍完戲人家問我有什麼打算,我說沒有打算。接下來兩個月有什麼計劃,太遠了,不去想,我就先決定這一個月的,說眼前就行。」

當被問到「有沒有人說你很佛系」的時候,劉佳沉思地想了想,「有人也說我佛系,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工作來了就認真對待,自己掌握不了的事情一般不想。劇本拿到我眼前了,我就會認真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