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綜藝外殼、推理形式,貫穿《詩意中國》的整個節目內容。節目以詩歌立足,但除了詩歌本身,其還拓展了許多其他的藝術形式,做到了「寓教於樂」。

「詩從何處尋?在細雨下,點碎落花聲。在微風里,飄來流水音。」宗白華先生的詩,把似乎高深遙遠的詩意,放回了人間的煙火中。詩意,它藏在生活的點滴細節里,每個人對詩意的理解也許不盡相同,但也正因為不同,才使得詩意對每個人有了更為獨特的意義,深圳衛視今日(9月14日)首播的《詩意中國》則通過對中華千年文化的探尋,帶領觀眾觸摸隱藏在身邊的詩情意趣,汲取中國詩意文化的知識養分。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節目開篇即有詩意,一曲蒼勁有力的弦樂打開高山流水般的意境,詩歌朗誦隨著樂曲流淌。在輕鬆的氛圍中,節目流暢地完成了用詩詞形容嘉賓、介紹琴瑟和諧典故的源起、探討中國古代禮樂思想、展示中國古樂器賈湖骨笛和玉笙這些豐富的內容。國樂藝術家方錦龍順手拈來的吹奏,笛聲清冽純暢,又有遼闊的意境,從巧舌如簧說到古樂器中的簧片,酈波又引出了李璟詩句中的映照: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詩中的「玉笙」便是這以銅質簧片為材質的樂器,開篇不過幾分鐘,知識點不斷湧出。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江寧博物館館長酈波

「內外兼修」,追求「合家歡」

文化類節目最注重的是知識和信息的準確與嚴謹,在這方面《詩意中國》從籌劃初期到錄制過程都注重做好功課,確保節目內容的精準,試圖為文化節目傳播知識的準確與嚴謹、樹立正確價值觀提供了一個良好的范本。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據介紹,早在策劃階段,節目組就聘請了包括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李準、新華社領銜編輯陳小波、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尹鴻、國樂藝術家方錦龍、北京大學文化資源研究中心主任張頤武等專家擔任節目顧問,力求尊重歷史、還原歷史,同時產生積極的教育意義。在節目製作期間,節目組也請來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高級工程師、中國織繡領域研究第一人王亞蓉作為服裝顧問,把關現場演繹相關的服飾朝代及形制。同時邀請江寧博物館館長酈波擔任「詩意團」成員,負責內容的把關和正確輸出。此外,欄目組成員也不斷充實自我,提升個人文化知識儲備:「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在去圖書館的路上」。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第一期嘉賓合影

節目組的高標準嚴要求,保證了呈現在鏡頭前的內容是經得起推敲的。節目首播當晚,微博上就有身為媽媽的網友評論稱:「這是一檔願意讓孩子花時間來看的節目,可以學到很多知識。」據悉,《詩意中國》並非只收獲了這些「媽媽粉」,靠著嚴謹的內容和愉悅的觀看體驗,《詩意中國》正向周五晚「合家歡」文化節目邁進。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國樂大師 方錦龍

全景式詩意畫卷,打造知識快速獲取捷徑

《詩意中國》採用原創的節目形式,其中燒腦推理貫穿始終。節目摒棄了單純的問答形式,採用情景復刻表演的形式,來展示問題的選項。如首期節目國樂大師方錦龍為禮樂之雅出題:以下哪一項符合撫琴之禮:A觀雨興起,焚香撫琴,B江中行舟,對飲撫琴。便由演員現場演繹,於微雨中焚香撫琴的畫面,以及船行江中,兩人對飲撫琴的場景。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這樣的情景化展示,不僅令觀眾可以更直觀思考問題選項,加深觀眾的印象以及對傳統文化各淵源、典故的形象化理解,在跟隨節目中嘉賓們解開一個個線索的同時,觀眾對最終的復刻盛景的期待也愈加濃烈。首期節目最後落在復刻的傳奇音樂盛景《清平調》上,也再一次強調了節目對文化核心的聚焦。

《詩意中國》以詩歌立足,但除了詩歌本身,節目中還拓展了許多其他的藝術形式。比如開場的配樂詩朗誦、中國古樂器賈湖骨笛和玉笙的演奏、古典舞蹈的教與學、古風音樂的探討,以及民樂器的合奏……將如此多的藝術形式,有機結合在一期節目中,對中國傳統文化元素的呈現不啻一場饕餮盛宴。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詩意中國》主理人 趙普

參與的觀眾則可在嘉賓和主持人的交流中,在推理的過程中,不斷拾取傳統文化的意趣。同時能夠在短短幾十分鐘時間里,快速的汲取到各類文化的知識點,豐富自身的知識儲備。對於當下快節奏的都市人群來說,不失為一種高效獲取知識的手段。

牽手大眾走向大眾,從詩意中探尋生活

盡管《詩意中國》想要傳達的是中華千年的詩意文化,但節目本身並不曲高和寡,也非高高在上。早在節目籌備階段,清東陵博物館副館長、河北大學歷史學院教授李寅就建議《詩意中國》「要牽手大眾,走向大眾,不能是高高在上的,要植根於泥土,植根於大眾,同時應在雅俗共賞中傳播文化,傳承文化」。所以目前觀眾看到的《詩意中國》在以一種接地氣的表達方式,將內容輸出給觀眾,同時做到學以致用。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深圳衛視女主播 龐瑋

沒有晦澀難懂的古文,沒有長篇累牘的科普,《詩意中國》在語言表達上更貼近當代人審美習慣和語言表達。如酈波在說美詞長吟的部分:詩詞實為無曲之歌,據宋葉夢得《避暑錄話》記載:「凡井水處,即能歌柳詞」,這一傳唱盛況也使得柳永成了當時「最流行的歌手」。他還將古人趕考比作當今的高考,稱柳永是「遲到了5、6年的考生」等等,直白的話語,幽默的語句,都將文化背後的故事用生動的形式表達,讓觀眾易於理解,也印象深刻。

同時,《詩意中國》在情感表達上也貼近當代人的生活。比如當今流行的社交文化,節目就通過一種更為文藝的手法來表現,如節目開場龐瑋誇讚酈波:「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姓仰頭看。」對張曉龍則形容為「言念君子,溫其如玉」,短短八個字,把「溫太醫」張曉龍的溫潤形象精準表達。節目中的「詩意誇人」,不僅為社交文化開辟了新的思路,也令觀眾能夠學以致用。

近些年,深圳衛視一直聚焦文化領域,深耕文化類節目,《詩意中國》正是在文化領域積累的優勢基礎之上推出。在原創的節目模式之外,節目對生活的詩意內容的挖掘也有創新,比如節目展現古人的生活方式,其中不乏頗有想像力的創造,從來泉灶到紅樓夢中吃蟹洗手的事物,節目在展現古人生活方式的同時,也為觀眾打開了想像的空間,「原來古人的生活這般詩意」,這些都激發人們在生活中保留一顆開放的心態,去開發和探索更好的生活。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甄嬛傳》禮儀指導張曉龍

《詩意中國》對古代文化的關注,有時候是借古喻今,很多中國人現階段的生活習慣,實際上是幾千年前古人就有的,比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同時,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承襲古人,敢於、樂於將自己的文化展現出來,也是近年來國人逐漸對自身文化更加認可的一種表現,這也正是文化越來越自信的表現。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如懿傳》白蕊姬扮演者 何泓姍

詩歌本就源於生活,用更加輕巧的方式,將詩意重新鏈接回普通生活,文化的內核也得以通過更加輕鬆貼切的方式,融入人們的生活。根植文化領域的深耕,《詩意中國》在輕鬆有趣的氛圍里,承擔起弘揚傳統文化、提升文化自信的重任,一盤文化大棋正排兵布陣。

作者:於桑


編輯:江勇 張榆澤

【版權聲明】本文系《廣電時評》獨家稿件,《廣電時評》編輯部保留所有版權;未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寓教於樂,這檔節目以詩意畫卷沉淀文化內核

廣電時評已入駐今日頭條、一點資訊、企鵝號、鳳凰號、搜狐號、百家號、網易號、北京時間等媒體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