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你好,1986年,我是演員六小齡童。電視連續劇《西遊記》的播出,得到了觀眾朋友們的喜愛!你一定無法想像,六小齡童這一生作為孫悟空,與這部名著、這個角色相伴是多麼的幸福。更無法想像的是,我們國家的電視劇事業從此開啟了鑄就眾多輝煌成就的新時代!

——六小齡童(演員)

電視,這個會發聲、發光,有情、有影兒的百寶箱,走進中國老百姓的家庭,轉眼已經幾十年光景了。而電視劇,像飄在天上的蒲公英種子,走家串戶,將別家兒的煩惱和喜事兒,帶到自家的飯桌上,大人小孩,家長里短,嘰嘰喳喳,那些看似沒用的瞎操心,卻成為了我們情感共鳴中,最重要的一串「和聲」音符……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80年代:發展期

1978年底,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標誌,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著神州大地,各行各業幹勁兒十足,家家戶戶洋溢生機。為了鼓勵電視劇事業的發展,當時的中央廣播事業局在第一次全國電視節目會議上建議:各地電視台,凡是有條件的,都可以製作電視劇。

第二年,中央廣播電視代表團就前往英國進行業務考察。當時,英國廣播公司,也就是BBC,把37部莎士比亞劇進行了電視劇改編,播出後效果很好。這給了中國電視工作者一個提示,可以從改編名著入手。那時的中國老百姓,急切地想在電視上看到中國原產的故事,於是,由古典名著改編的電視劇,順理成章地稱霸了大陸20世紀80年代的電視螢幕。

1986年,楊潔導演率領六小齡童、遲重瑞、徐少華、馬德華、閆懷禮等主演,翻山越嶺,踏遍峻險,也像是唐僧師徒一樣,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完成了86版《西遊記》的攝制。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西遊記》劇照

《三打白骨精》一集是《西遊記》的重頭戲,這一集的結尾,孫悟空被唐僧下了貶書給趕走了,這一幕可是哭倒了全國億萬的小觀眾。楊潔導演生前曾這樣回憶:「當時不少家長來電話,說為什麼把孫悟空趕走了,小孩都看哭了,你把他找回來!我們主管就跟我講,楊潔你趕緊把孫悟空找回來。」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西遊記》劇照

古典文學作品改編的電視劇,不僅在文本上傳承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更在每個中國人心中埋下了或勇敢奇幻或飄逸雅致的精神種子。

隨後幾年,王扶林導演的電視劇《紅樓夢》以優異的品質令名著改編劇的風潮一發不可收拾。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紅樓夢》劇照

90年代:騰飛期

時間轟轟烈烈地來到了90年代,隨著經濟發展水平大幅度提升,出國潮、下海潮與打工潮共振,迸發出了巨大的時代浪花。電視劇也有了更為豐富的創作基礎和更為深刻的社會價值。導演鄭曉龍對此感觸頗深:「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們那會兒講究大膽解放思想,每天都琢磨著怎麼才能創新,拍出好東西。」

1990年,時任北京電視藝術中心副主任的鄭曉龍,策劃了50集室內電視連續劇《渴望》。這部作品創造了中國電視劇發展史上高達90%以上收視率的一大奇跡,當時社會上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娶妻當娶劉慧芳,嫁人當嫁宋大成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渴望》大獲成功後,電視螢幕上相繼湧現出許多現實主義題材的佳作,無論是《外來妹》里的趙小雲,還是《北京人在紐約》中迷失異國的大提琴家王起明,這些角色都是時代大潮中的滄海一粟。他們勤勞勇敢、飽嘗辛酸、經歷悲歡離合,是曾經真實存在的你、我、他。

1992年,鄭曉龍在苦情的《渴望》之後再出佳作,拍了大陸第一部電視系列喜劇《編輯部的故事》;一年後,導演英達攜編劇梁左、策劃王朔又拍了大陸第一部大型情景喜劇《我愛我家》。那兩年觀眾的笑聲至今想來依然在耳邊回蕩。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1999年5月,中央電視台將第八套節目改成電視劇頻道,從此,老百姓有了專門看電視劇的頻道。與此同時,看劇的需求量也在與日俱增,電視劇經濟迅速崛起。截至到2017年5月,獲得國家電視劇生產甲級許可證的機構已有130多家,獲得乙級許可證的機構近3000家,大陸的電視劇制片業規模穩居世界第一。

2010年以後:市場成熟期

沒有先進文化的積極引領,沒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極大豐富,沒有民族精神力量的不斷增強,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可能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習近平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這幾年,大陸的電視劇佳作進入了新的爆發期,《北平無戰事》、《瑯琊榜》、《白鹿原》等劇目的湧現,豐富了百姓的文化生活和精神世界,獲得了飛天獎、金鷹獎、金雞百花獎等獎項榮譽的鼓勵,電視劇文化市場發展繁茂。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北平無戰事》劇照

電視人的辛勤耕耘和不懈努力,不僅創造了無愧於大好時代的佳作,更讓中國的電視劇開始受到了世界的關注和矚目。

2015年,國產古裝劇《甄嬛傳》被美國收費視頻網站Netflix購買,這是中國電視劇第一次在美國主流媒介平台以付費的形式播出,被視為中國電視劇「走出去」的里程碑事件。對此,《甄嬛傳》導演鄭曉龍說:「國產劇走向海外是中國由大變強的一種突出表現方式,(電視劇)大量地走出國門,實際是提升中國軟實力的一種表現,也是中國價值觀的輸出,是中國精神的輸出。」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進入網路時代後,電視劇產業發生了質的變化。電視觀眾變成了每一位手機用戶,而電視劇的制播方,也不再僅限於電視台的製作中心,各大視頻網站的自制劇、獨播劇也不乏精致作品湧現。

2017年,網路自制劇《白夜追兇》被Netflix收購,中國的網劇開始外銷。2018年,網路獨播的長篇連續劇《天盛長歌》更被Netflix以原創劇集的最高級別購入——每周更新15集,提供十多種語言翻譯,1.3億海外觀眾可以在線收看這部中國式的「王子復仇記」。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對於這樣的市場盛景,《天盛長歌》的總制片人鈕繼新做出了分析:「我們在這部電視劇里沉淀了很多中國傳統的人文智慧,展示了很多文化美、古典美,文化自信是我們的底氣,也是我們能夠做到這次強強合作的最重要的基礎。借著《天盛長歌》進行一次全球分享,讓全球觀眾感到中國影視劇的高質量發展和進步。」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中國原創的優質內容正在受到世界矚目。中國電視劇行業「產業化出海」的想像力不斷被打開,做到力也愈發喜人。

悠悠往昔,改革開放40年,經典的電視劇佳作濃縮了祖國翻天覆地的變化,凝聚了人們的歡笑與眼淚,更折射了文藝工作者40年來探索追求的腳步。這美妙的光影世界,描繪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一路發展的脈絡與堅實腳步。如今,我們身處新時代,更要以創新之勢,打開更好的明天。

應該用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觀照現實生活,用光明驅散黑暗,用美善戰勝醜惡,讓人們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夢想就在前方。

——習近平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

總監制:毛才桃

總策劃:劉磊 於雷甘露

策劃:楚悅 章瑩瑩 劉雙 王昱森 李歆

編審:鄧曉楠 熊麗華寧靜 郝迪

記者:楊絲璐

解說:章瑩瑩

新媒體編輯:李涵

制圖:張冕

圖片來源:網路

聽,這40年 | 螢幕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