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軍、李詠、小崔、王小丫……忽然發現,當年央視的節目真好看

我 明 白 你 會 來,所 以 我 等

文丨李月亮

來源:李月亮

李詠離世,喚醒了很多人關於央視的記憶。

時間往前數二三十年,是央視的黃金時期。

那時候大部分家庭都有電視了,但可看的頻道並不多。中央電視台作為眾台之首,是神一樣的存在,萬眾矚目,風頭無兩。

天天在電視跟前等著盼著見倪萍的,可不只黑土大爺,還有無數普通百姓。

而聚集了頂級媒體人才的央視,也確實厲害,推出了很多精品節目。

那一檔檔風格迥異的節目,後來,就成了無數60、70、80後心中,難以磨滅的記憶。

《幸運52》

李詠

還是先從李詠說起吧。

《幸運52》開播於1998年,是央視最早的娛樂節目,我問你答、我比劃你猜,還不停跟場內外觀眾互動,搞得特別熱鬧。

那時中國百姓還沒見過什麼娛樂節目,所以一下就被吸引了,覺得太好玩了。

李詠也突破了當時央視主持人的形象極限。

在他以前,男主持都是西裝革履一本正經不茍言笑的,像他這樣張楊、隨性、燙頭染髮、穿得blingbling的,從未有過。

但大家是喜歡的。

李詠說:

「當時觀眾不理解程序,我就拼命給大家講,做演示,講笑話,用力過猛,逗得自己滿頭大汗。」

「觀眾很快就跟我一路High起來了,原來還有這麼好玩的節目!還有這麼沒正形兒的主持人!還可以這麼輕鬆愉快地賺獎品!在一片沸騰、起哄、歡呼聲中,我這個不像主持人的主持人,第一次發現了自己的價值。」

節目第一期播出是在一個秋天的星期日,早上7:15。因為這個點兒除了老人孩子,大家都沒空看電視,能最大程度地避免引起眾人不適。

卻不想,節目播出後收視率一路飆升。三個月後,播出時間調整到了中午。

《幸運52》和李詠很快同時人氣爆表,無數國人每周都等著李詠給自己打電話。

甚至很長一段時間里,騙子都以「《幸運52》節目組通知你中獎」為由搞事情。

2008年10月,央視二套改版,播了10年的《幸運52》停播。

而又10年後的2018年10月,主持人李詠離世。

倏忽之間,「下次再見」就變成了「再也不見」。

世間沒有永恒。我們都得學會告別。

《開心辭典》

王小丫

《開心辭典》也是央視二套的觀眾互動性節目,開播於2000年。

節目本身很有趣,又基本沒有競爭對手,迅速火遍全國。

本來主持《金土地》的王小丫,也在《開心辭典》里大放異彩。她端莊甜美,反應機敏,控場能力也強,關鍵名字還好記,也和節目一起紅得一塌糊塗。

她留下了很多深入人心的經典:

「準備好了嗎?請聽題!」

「你的家庭夢想是?」

「你現在有三個選擇:一,去掉一個錯誤答案,二,求助現場觀眾,三,求助場外親友。」

……在座的70後,你就說熟不熟悉吧?

人有生老病死,節目也一樣。

開播13年後,2013年,《開心辭典》停播。

王小丫陸續參加過另外一些節目,現在露面不多了。之前有網友偶遇過她,據說50歲的小丫風采依舊。

《藝術人生》

朱軍

《藝術人生》是個人物專訪類節目,開播於2000年,和《開心辭典》同齡。但它比《開心辭典》多做了4年,2017年停播。

一個節目做17年,也是相當了不得了。

這個央視的王牌節目是個集郵王,幾乎請到過國內所有「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明星多到數不清。

制片兼主持朱軍是甘肅人,早年在甘肅電視台。29歲時來到央視,和許戈輝一起主持一個文藝節目,叫《東西南北中》。

他的外形和主持風格都很正,和當時的央視非常搭,當然水準也在線,所以很快上升為一線小哥。從1997年開始,朱軍連續18年主持央視春晚。18年啊,也真不是開玩笑的。

朱軍喜歡畫畫,據說每天都要畫幾個小時,近年拜師范曾,還開過畫展,所以也可以叫他畫家朱軍。

他近期遇到了點小麻煩,目前還沒定論,不多說。

《實話實說》

小崔

《實話實說》是檔脫口秀節目,開播於1996年。其實只比《幸運52》早兩年,但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它要老很多。

《實話實說》每期設定一個主題,小崔和嘉賓、現場觀眾圍繞這個主題聊天、互動。小崔的機智、幽默、真實,讓這個節目非常好看。

我總覺得中國話本身就蘊含著無窮的智慧,而小崔把它發揮到了極致。

這種不經意間讓你會心一笑、由衷讚服的本事,是小崔獨有的。

不管嘉賓是小百姓還是大人物,他總是斜嘴淺笑著,不動聲色地把握著話題節奏,讓嘉賓和觀眾都特別開心又特別放鬆。

敬一丹曾經說,觀眾看到白巖松的臉總覺得出大事兒了,轉眼再看崔永元,就感覺應該沒什麼事兒。

其實主持《實話實說》的時候,小崔已經三十好幾了,但大家總覺得他就像個鄰家弟弟,所以都喊他小崔。對比一下,白巖松比小崔還小5歲呢,但從沒被觀眾喊過小白。

那時我家訂《中國電視報》,每次有小崔的訪談,我們全家必須全看一遍。

如果看過當年的節目,你一定也會被這個「一笑像哭似的」中年男人圈粉。

所以,小崔前段說「你崔叔叔那時候是最火的了」,真不是人家吹,這就是事實。

1999年春晚,趙本山與宋丹丹和小崔一起弄了個小品《昨天今天明天》,宋丹丹開場說了一句:「怎麼滴了小崔,幾年不見聽說你抑鬱了?」

眾人大笑。

那時國人對抑鬱症還很陌生,是小崔現身說法,普及了抑鬱症的概念。而且人們會覺得「既然小崔都得這個病,那這個病就可以接受」。

真的,抑鬱症患者現在能得到大眾的基本接納,小崔功勞是大大的。

從1996年到2002年,小崔一共主持了300多期《實話實說》,話題涉及社會熱點、倫理道德、醫患關係、婚姻子女、女性權益……應該說,每一期都很精彩。

後來,小崔的抑鬱症愈發嚴重,離開了《實話實說》。接棒的和晶、阿憶其實也都不錯,但很難達到小崔的高度,這個節目也慢慢地失去了高收視,2009年壽終正寢,享年13歲。

而離開《實話實說》的小崔,先後做了《小崔說事》《謝天謝地你來了》等節目。2013年,他和李詠前後腳離開央視,都去了中國傳媒大學。

今年春天,55歲的他搞了個地球人都知道的大事情,又火了一回。

現在的小崔很少笑了。其實我一直覺得那個笑得瞇瞇眼的他很好看。

希望往後的日子,笑容能重回他臉上。

《動物世界》

趙忠祥

《動物世界》歷史比較悠久,1981年就開播了,後來改名《人與自然》,一直播到現在。

這個節目的宗旨很要命——「謳歌生命,關注環境。」

單看這個宗旨你一定迫不及待要換台。但其實節目是非常好看的。講的是人和大自然,當然,主要是大自然。

這個節目有一大批鐵粉。據說大部分是男人。網上經常出現這樣的問題:「為什麼男人都愛看動物世界?」「你老公愛看動物世界嗎?我老公特別喜歡」「我老公天天看動物世界」。

我猜跟古代男人都出去打獵有關,看這節目他們比較有代入感。

大概正是因為這些先天性鐵粉,讓這個節目一舉播了快四十年了,妥妥的奇跡。

現在它的配音早就換了人,但當年趙忠祥老師獨有的磁性聲音卻是幾代人的記憶:

春暖花開,萬物復蘇,亞馬遜河上遊一片綠意盎然,交配的季節到了……

趙老先生18歲進央視,是央視第一個男播音員,後來一路升級,成為央視一代王牌,更是幾代中老年婦女的偶像,在國內主持界的地位無人能敵。

中間遇到點狀況,紛擾了好一陣,終究也都隨風散去了。

現在老先生76歲了,在家寫字、畫驢、看球、做菜,跟老伴遛彎。歲月靜好,晚年幸福。

《正大綜藝》

楊瀾

這個節目1990年開播,也居然神奇地做到現在還沒停。算算也有28年了。當然,現在的節目形式已和當年大不相同。

早期的節目,主要是「世界真奇妙」「五花八門」這種介紹世界各地風土人情的內容,對當時的國人來說,還是挺開眼的。

當年央視也特別重視這個節目,籌備之初,專門大動幹戈招聘主持人。那是改革開放後,央視第一次在社會招主持人,條件高上天。

當時楊瀾正從北外畢業,經過激烈競爭,終於在七輪面試後被圈定。

據說那時主管們很猶豫,覺得她不夠美。(不過多年後,曾有一家周刊評定楊瀾是「亞洲最美女人」,想來她內心也是呵呵的。)

勝出後的楊瀾剛開始和薑昆搭檔主持。她是個有才華有腦子的女人,關鍵英語還好。倪萍有次說:「楊瀾一說英語,我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後來薑昆退出,楊瀾找不到合適的搭檔,很苦悶。

趙忠祥回憶:有天楊瀾來我辦公室,怯怯地說,趙老師您來和我一起主持吧。

本來趙老師的內心是拒絕的。但台里也表示想讓他接手,他只好接了。沒想到,這一接,成就了一對經典的老少配。

後來楊瀾離開央視,《正大綜藝》的主持人也換了無數輪:王雪純、程前、薑豐、朱迅、張政、李思思、高博……鐵打的節目,流水的主持人。

而出走的楊瀾,披荊斬棘殺出了一條新路。她經商、出書、做《楊瀾訪談錄》,都很出彩。

那個年代的主持人里,像她這樣一直保持高影響力的,沒幾個。

《綜藝大觀》

倪萍

《綜藝大觀》當年在百姓心里,相當於每周一次的春晚。

它和《正大綜藝》同齡,都是1990年出生,那時倪萍和楊瀾是央視當仁不讓的兩朵大花。

聽名字就知道了,這是個綜藝節目,《開心一刻》、《音樂星空》、《請你參加》之類的版塊可能有些人還有印象。如果忘了,那片尾曲你肯定記得。

「再見,再見,相會在掌聲里。再見,再見,告別在歡樂中……」

有沒有熟悉的旋律在你腦海中響起?

最早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是王剛,倪萍是第二任。

倪萍回憶,28歲時,她第一次走進央視那個23樓的辦公室。當時里面有11個人,主管介紹她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站起來,只有兩個人回頭看了她一眼。她說自己就像一個走錯門的農村大嫂,黑不溜秋的,發繩都斷了,是系個疙瘩重新綁上的。

她一腳門里一腳門外,很緊張地站在辦公室門口。有人指了最角落有張桌子,她便走過去坐下,桌上有張《光明日報》,她就坐那兒看,也不敢翻,一直看一面,看到中午,別人都去吃飯了也沒人喊她。

——辦公室新鮮人的遭遇,都熟悉吧?

但是很快,她主持的《綜藝大觀》就直播了。據說和她一個辦公室的導演在取景器里看見她的時候,驚訝得都從椅子上站起來了,說:這是咱辦公室那女的嗎?不是她吧?

大放異彩後的倪萍,一發不可收,那時一年能主持60多台晚會,紅得沒邊兒了。

從1991年起,她主持了13屆春晚,當時的人們,幾乎沒辦法想像沒有倪萍的春晚什麼樣。

後來她也累了,加上兒子有眼疾需要照顧,便揮別央視。

沒有了倪萍的《綜藝大觀》,觀眾興趣漸淡,在2004年被《歡樂中國行》取代。

前幾年,倪萍又回到央視做了《等著我》的主持人,這是一檔誰看誰哭的節目,特別符合倪萍的風格。

但是四年後,她再次選擇離開。

這些年倪萍形象變化有點大。她自己說,有次在菜市場遇到一個大姐,對方一看到她就哭了,說「倪萍你怎麼變這樣了,是不是過得不好?」倪萍也從容,說「沒有,我就是老了。」

不過前幾天有最新的消息,說倪萍狀態回歸,又美回來了。

瘦回十年前,又美又陽光。真好。

其實那些年,央視還有很多經典節目:《星光大道》《面對面》《走近科學》《同一首歌》《東方時空》《曲苑雜壇》……哪一檔說起來,對我們這些高齡觀眾都是一波回憶殺。

也許讓我們懷念的,不是某個人或節目,而是生命里那些難忘過往。

也許讓我們傷感的,不是某個人或節目的離開,而是時間就這麼不由分說地流過,怎麼都留不住。

但無論如何,依然要謝謝你們,陪我們度過那麼多好時光。

就算再也沒有「下期見」,你們也將永遠在我們生命的某個角落,閃閃發光。

作 / 者

李月亮。高人氣專欄作家,新女性主義者,紮實寫字的手藝人。以理性和智慧陪萬千女性成長。新書《婚戀心理學:愛過你不如愛著你》熱賣中。微信公眾號:李月亮。新浪微博:李月亮。

[ 版權歸作者,如侵犯權益,聯繫刪除]

— 愛生活 愛閱讀—

商務合作微信:Gu377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