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與第55屆中國台灣金馬獎相關的話題,依舊在屠榜。

昨晚的台北國父紀念館,華語影壇95%的電影人匯聚於此。在這裡,金馬獎將橄欖枝伸向電影人的中堅力量,緬懷了前幾個時代的大師,也將時代的使命寄予嶄露頭角的新導演。與此同時,這個舞台充滿希望與回望,充滿驚喜與遺憾,亦充斥著言論間的明槍暗箭與話術的四兩撥千斤。

自第50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由新加坡電影《爸媽不在家》拿下後,金馬獎的評選范疇便進一步放大到整個「華語地區」,此後,越來越多內地電影在金馬獎現場大放異彩。而本屆金馬獎在激烈的獎項角逐外,也多了「不和諧」的聲音充斥其間,甚至讓大眾投身於一場對祖國情誼的表達熱潮。共青團中央、人民日報以及一眾明星演員紛紛在今日頭條表態「中國一點都不能少」。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這場輿論發酵令人始料未及,可細細想來,已走過56個年頭的金馬獎其所代表的早已不是一個個沉甸甸的獎杯那麼簡單了。它記錄著兩岸三地電影藝術的發展,也見證著兩岸關係的變化,它所承載著的是整個華語圈的共同記憶與成長。

如今,隨著內地電影和影人的強勢進擊,金馬獎迎來亟需調整的「陣痛期」。

金馬獎重現「內地年」,

內地影人再迎高光時刻

本屆金馬獎最大的看點,首先是內地影片與影人對重量級獎項的角逐與承包。

先看入圍影片,其中內地電影17部、台灣電影14部、香港電影7部,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導演,以及最佳男女主角這兩項表演大獎中,內地電影和影人比重更是驚人。提名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的5部電影中,除了台灣本土影片《誰先愛上他的》,其它四部影片《影》、《我不是藥神》、《地球最後的夜晚》、《大象席地而坐》均為內地影片;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除了台灣籍演員邱澤和謝盈萱外,段奕宏、徐崢、鄧超、彭昱暢,以及孫儷、趙濤、曾美慧孜、周迅也均來自內地;提名金馬獎最佳導演獎的5位導演,更是全部來自於內地。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這般內地電影和影人齊聚一堂相互角逐的盛況和兩年前的第53屆金馬頗為相似,彼時,內地電影和影人大放異彩,將幾個重要的大獎收入囊中,今年依舊。

放眼今年入圍金馬獎的內地影片,從票房大賣的《我不是藥神》這類商業片,到中國第五代導演張藝謀極具中國風的《影》,亮相戛納一種關注單元的《地球最後的夜晚》這類文藝片,再到獨立電影《大象席地而坐》,佳作不斷且類型繁盛的中國內地電影,可謂再次刷新了華語影壇的認知。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最終,張藝謀和他的《影》以12項提名、包括最佳導演在內的4項大獎領跑金馬獎,台上的張藝謀以首次入圍金馬即中的心情訴說對中國電影的期許,台下身為本屆評審團主席的鞏俐微笑鼓掌眼角淚光閃爍。緊隨其後的《我不是藥神》以7項提名,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創劇本以及最佳新導演3項大獎緊隨其後。萬眾矚目的最佳劇情片和最佳改編劇本則由29歲導演胡波的遺作《大象席地而坐》斬獲,頒獎者李安給了胡波母親一個大大的擁抱,這一獎項的頒發是金馬獎對電影人最無聲的尊重,亦成為了本屆金馬的溫情時刻之一。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此前頗受期待並獲得8項提名的《誰先愛上他的》,則拿下了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輯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三項大獎。此外,最佳男配角、女配角、新演員等獎項也均由台灣影人獲得。值得一提的是,本屆金馬獎擁有太多讓人難忘的溫情時刻,不管是對已故電影人的追憶,還是將特別貢獻獎頒給了做電影剪輯45年,如今已68歲的廖慶松。種種善意的精心安排都在訴說著金馬獎對不同代際、地域電影人以及整個華語影壇的擁抱。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自1996年,中國內地首度被納入金馬獎參賽地域範圍以來,金馬獎便記錄了內地電影的崛起、發展與一次又一次的高光時刻。2018年,對於中國內地電影來說可謂榮光與羞黯然同在,而在今年金馬獎,內地電影和影人成為絕對主角,無疑是對內地電影莫大的肯定和鞭策。

同時,在大眾調侃其為「內地電影金馬獎」時,台灣本土電影的衰落難免令人感到頗為唏噓。尤其是在「不和諧」言論出現之後,這種唏噓更是令大眾迅速化為一聲嘆息。

被「拒絕」的金馬獎:

電影掀起網路愛國運動

「鞏俐,你不上來跟我頒獎嗎?我想你寧願跟同志們坐在一起是不是?」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自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委會主席,將金馬獎的甄選範圍擴大到整個華語地區後,今年是李安接棒張艾嘉成為金馬獎執委會主席的第一年。重返金馬獎的李安,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將鞏俐「請回來」擔任本屆金馬的評委會主席。

將時間線撥回到四年前,彼時,已在全球各大電影節得到認可的鞏俐憑借《歸來》首次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演,但最終卻意外爆冷,以一票之差輸給了蔡明亮的禦用女演員陳湘琪。當時的鞏俐對金馬獎的失望溢於言表:金馬獎很不專業,之後不會再來。

四年後,李安連請帶哄的讓鞏俐亦重回金馬獎,這一舉動是對鞏俐的彌補,也是對金馬獎口碑和公正性的保證,更是金馬獎對整個華語影壇電影及電影人尊重的體現。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有我在,有我做電影節的評委會主席,公平就在這裡。不應該分任何地域的選擇,沒有政權的傾向,不會受任何外界的影響,不會受到媒體的影響,也不會受到網路的影響。」在金馬頒獎典禮前的訪談會上,重回金馬的鞏俐信誓旦旦。的確,再回首,每個獎項的頒發也都令人信服,可奈何途中生變。

由台灣年輕女導演傅榆指導的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得本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本是好事一樁,可傅榆卻在發表獲獎感言時大放厥詞道,公然發表不正當言論,隨即引起在場大陸電影人的不滿,直接導致了作為評委會主席的鞏俐在最後頒獎環節的拒絕上台。

隨後,上屆影帝塗們和影後惠英紅共同上台揭曉本屆最佳女主角,滿頭白髮塗們微笑著說出:「特別榮幸再次來到中國台灣金馬做頒獎嘉賓,這次見到很多熟悉面孔,接觸很多新面孔,認識很多新朋友,我感到兩岸一家親。」無需過多言語,「中國台灣金馬」六個字便是對之前引人憤怒的小風波最有氣節的回擊。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塗們之後,徐崢和李安等諸多電影人也紛紛在台上以四兩撥千斤之勢表達著對兩岸一家親的支持,以及對電影節保持藝術純粹性的看法。「這裡是專業的電影殿堂,我們聚在這裡像一家人一樣,我相信中國電影會越來越好。」

現場的華人言語間力挽狂瀾,場外以共青團中央、人民日報這般KOL為首的華人也紛紛在今日頭條上進行聲援,一場聲勢浩大的網路愛國運動就此打響。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作為現場親歷者,提名本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彭昱暢,以及獲得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吉祥》的導演董成鵬也均轉PO支持。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諸如黃曉明、朱一龍、鄧倫、楊紫……等演員也紛紛轉PO表態。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除了演藝圈,大張偉、胡彥斌、王嘉爾等音樂人也都表明立場,支持「中國,一點都不能少。」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自1962年「中華民國」行政院新聞局創設了第1屆金馬獎後,金馬獎的份量便隨著年歲的增長越發沉淀。如今,金馬獎的意義已不必過多贅述,將自己奉獻給電影的諸多電影人能在金馬獎找到意義和價值,在商業市場上無法獲得尊嚴的優質獨立電影也都能在金馬獎找到認可和尊嚴

從1996年中國內地電影首次納入參賽範圍,《陽光燦爛的日子》獲得8項提名,到如《影》獲得12項提名,隨著兩岸關係的拉近以及內地電影的成長,金馬獎已成為兩岸文化交流的必要場所

「我們希望就藝術論藝術,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事件或其他的東西來干擾,藝術是很純粹的。我希望大家能尊重這一點,金馬獎能有今天這樣的成果,今天有95%以上的影人都出席了,在華語區沒有一個影展可以這樣,所以金馬在大家心裡是有分量的。請大家給電影人一點尊重。」誠如頒獎典禮後,李安在後台接受媒體採訪時的這番話。電影不分國家地域、不分年齡性別、更沒有種族的差異和屏障,它是屬於全人類的藝術。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不能否認的是,電影可以用來表明立場、表達觀點,這是電影作為表達載體的功能。可話說回來,作為華語影壇最重要的電影節之一,金馬獎不似偏重政治性的柏林電影節,不像偏於藝術探索的戛納電影節,也不同於酷愛多樣性的威尼斯電影節,承載著華語圈歲月軌跡的金馬獎以開放共榮的姿態擁抱著華語電影和電影人。

它是純粹的,以前是,以後更應該是。

附第55屆中國台灣金馬獎獲獎名單:

最佳劇情長片:胡波《大象席地而坐》

最佳導演:張藝謀《影》

最佳男主角:徐崢《我不是藥神》

最佳女主角:謝盈萱《誰先愛上他的》

最佳男配角獎:袁富華《翠絲》

最佳女配角獎:丁寧《幸福城市》

最佳新導演:文牧野《我不是藥神》

最佳原著劇本:韓家女、鐘偉、文牧野《我不是藥神》

最佳改編劇本:胡波《大象席地而坐》

最佳劇情短片:董成鵬 《吉祥》

最佳剪輯:雷震卿《誰先愛上他的》

最佳攝影:姚宏易、董勁松、大衛·查澤雷《地球最後的夜晚》

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峇裡島》詞/曲/唱 李英宏(《誰先愛上他的》)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林強、許志遠《地球最後的夜晚》

最佳美術設計獎:馬光榮《影》

最佳造型設計獎:陳敏正《影》

最佳新演員獎:鐘家駿《只有大海知道》

最佳音效獎:李丹楓、司中林《地球最後的夜晚》

最佳動作設計獎:谷垣健治、何鈞、嚴華《邪不壓正》

最佳視覺效果獎:王星會《影》

最佳動畫長片:宋欣穎《幸福路上》

最佳動畫短片:黃勻弦、蔡易錦《當 一個人》

特別貢獻獎:廖慶松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鞏俐拒絕頒獎掀輿論風暴,金馬獎的「跑題」與「陣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