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這個世界非黑即白,既不可能是黑暗的世界,也不可能是光明的世界,這個世界是黑白交替的世界!

而在《將夜》的昊天世界裡,有這樣一群人,誓死不渝的追逐著光明的腳步,他們相信昊天的世界永遠沒有黑暗,光明會一直長存!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這群人就是昊天世界西陵神國昊天道的人。

他們是一群狂熱的信徒,他們始終堅信自己是昊天留在人間的使者,代替昊天在世間行使光明的權力!而在昊天世界普通人的眼中,他們是最接近昊天意志的人,他們能讀懂昊天的旨意,同樣他們也是最光明的存在,代表了正義!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在這裡很多人可能並不理解什麼是昊天,而昊天世界和昊天道、昊天道和西陵神國之間又是什麼關係?

其實,昊天世界是指《將夜》裡主角寧缺所在的那個世界,可以將其理解為一個和地球完全不同的平行世界,而在這個世界裡,經歷了漫長的歲月之後,誕生出一個至高無上的神靈,世人稱呼他為昊天!

這部分可以理解為地球誕生出自主意識,成為一個獨立的生命體!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昊天世界有了生命,那麼就有了信徒,於是很多信仰昊天的人聚在一起,成立了一個宗門——昊天道。這個宗門內的人各司其職,於是就有了掌管傳播信仰的光明神殿,和專職處罰犯人的裁決司。

那麼西陵神國則是這個教派發展壯大以後所統治的區域,而在這個國度內的普通人,都是昊天道的信徒。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但是問題恰恰就出現在這裡,一群對外宣稱能讀懂昊天意志的人自封為光明的使者,卻不知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因為這個世界始終是一個光明與黑暗交替的世界。

其實,他們一直崇拜的昊天其實就是冥王(原著書粉劇透:「冥王」也是「明王」,「明王」既是「昊天」),昊天是這個世界的主人,如果他不願意「永夜」的降臨,哪會有什麼「永夜」?

所以昊天道從信仰的根源上就出了問題,更何況昊天道其他人也會頂著昊天的仆人為非作歹。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另一方面,光明神殿最初的創始人或許還是一個虔誠的信徒,但是幾千年過去以後,繼承光明神殿的後人,卻被金錢、權力所迷惑,所以他們信仰光明卻身處黑暗,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連夫子都忍不住感慨一句:「真黑!」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這群人為了權力和金錢,進行內部鬥爭,屠戮同是昊天道旗下光明神殿的人;這群人為了傳播光明的教義,面對來自極北荒原的人,連老弱婦孺都一起滅掉。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所以,《將夜》昊天道的這群人,遠比《笑傲江湖》華山派偽君子嶽不群還要偽君子!

因為嶽不群至少還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小人行徑,但是昊天道的人卻從不會認為自己做錯過什麼事,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在代替光明鏟除黑暗,哪怕濫殺無辜也是昊天的旨意。

而這,正是這群人比嶽不群還要偽君子的地方,因為他們能心安理得的使用卑鄙手段還沾沾自喜,自認為是代表光明消滅了黑暗,所以他們認為是對的事情,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行惡!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所以,昊天道才滋生出了隆慶皇子、衛光明、裁決大神官、掌教這樣不擇手段的偽君子,他們堅定不移的相信光明的存在,卻在通往光明的路上使用黑暗的手段,為達目的滅族、屠村、挑起戰亂也在所不惜。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其實,夫子早在劇中就曾否定過衛光明的選擇,因為夫子深知一個人一旦為了維護光明,而選擇剝奪他人生命的時候,這個人就已經成為了黑暗的一員,所以也就有了「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這樣的說法。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在《將夜》裡,還有另外一個人物和夫子的觀點相同,他就是昊天道的天諭大神官,一個不曾同流合污的人,他認為:「對與錯,哪能那麼輕易的說清楚,真與假,都不應該是行惡的借口」!

其實這句話就是天諭大神官在批判衛光明,哪怕他是要阻止永夜降臨,去救更多的人,但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他行惡的借口,不應該成為他屠滅林將軍一家的理由。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夫子在15年前就選擇不犧牲桑桑和寧缺來抵抗「永夜」,所以15年後的他是絕對不會犧牲他人來獲得茍且偷生的機會,這就是夫子的道,也是天諭大神官道,更是寧缺將來要走的道:尊重每一個人的生命。

但是在西陵神國昊天道的人眼中,凡是與光明的做對的人,不管他是好是壞,都可以代替昊天消滅他,所以這群人是比嶽不群還要偽君子的人,因為在他們眼中,他人的生命在光明面前可以隨時剝奪,而他們也不會有任何負罪感。

《將夜》絕對光明就是絕對黑暗!任何事都不應該成為行惡的借口

一個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以拯救某些人為借口而去剝奪無辜的人生存的權利,就像天諭大神官闡述的道理一樣,對與錯,真與假,都不應該是行惡的借口。這個道理也是《將夜》這部劇所闡述的價值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