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印度片《印度合夥人》帶著簡約版護墊,借著女性生理話題沖刺年底;宮崎駿的《龍貓》發布唯美海報,主打懷舊試圖打動觀眾……

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稍稍回溫的國內電影市場再次迎來了多部批片。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還會出現大爆款嗎?批片生意還好做嗎?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之前,《首席娛樂官》發表了《2018批片市場慘敗:版權翻十倍、宣發上千萬、超六成影片虧損……》的文章。陸陸續續地,有幾個朋友向小官表達了自己的親身感受。

「有些地方的市場已經開始洗牌了,基本要定型了。」

為此,小官又採訪了幾個參與過批片、一直在批片和逃離批片的朋友,以部分批片市場為縮影,試圖再窺整個批片市場的發展變化。

(本文中小Z、DD、大明均為化名,請勿對號入座。)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送到電梯門口」VS「送到辦公室門口」,「底價加價競爭」VS「無底價選最高報價」

姓名:小Z

性別:男

年齡:可能是80後

狀態:日本批片服務中

2015年,是小Z正式深入日本、開始接觸批片生意的時間。

「三年前,入局日本批片市場的中國人不多,而且整個市場根本是江湖紛亂。」說起那時候的市場,小Z有些感慨,「當時的中國市場並不看好日本影片,所以我們也說不上很輕鬆。」

在日本,主要的影片基本出自東寶、東映、松竹、角川映畫、日活五大電影公司,「國內客戶可選擇的合作公司並不多,相應的競爭也就變得更加激烈」。

「尤其是,日本人有個不算好的習慣:喜歡走老路。之前與你合作了一樁case,成果還不錯,之後基本就會一直與你合作,不再考慮其他公司。日久天長,只有少數公司能與日本片方合作。」小Z認為這是目前難有其他新公司進軍日本批片市場的原因之一。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如今的日本批片市場,在小Z看來,基本洗牌快要結束、形成定局了,「能拿下批片的無非那幾家國內公司,其他公司再想要以小博大太難了」。

據了解,去年泰國《天才槍手》斬獲不錯成績之後,之後原版人馬製作的《最佳次品》也被不少公司看好,最終在戛納被買走的《最佳次品》版權費用較《天才槍手》的50萬美金翻了十倍有餘。

小Z表示這幾年的日本批片市場雖不至於翻了十倍那麼誇張,但也有不小的上漲,「像是柯南劇場版電影,之前最低也就是20萬美金左右,現在已經到了100萬美金」。

談及日本市場何時發生了變化,小Z的答案與其他人一樣:「雖然《火影忍者之博人傳》也收獲了不錯的票房,但更大的變化還是從光線引入的《你的名字。》大火、拿下了近6億元票房開始的。」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你的名字。》之前,日本片方跟我們談完合作都會把我們送到電梯;之後,就變成了日本片方只送你到辦公室門口。」小Z笑稱地位發生了很大的反轉。

同樣的,買版權也有了很大的變化。「《你的名字。》之前,日本片方會先報底價,然後幾家公司通過加價競爭版權;之後,日本片方不再報價,直接選擇幾家公司出的最高價。」

小Z還提到了《肆式青春》,「它更偏向於中國出錢借日本電影公司的名頭拍的影片」。他認為日本較難出現動漫合拍片,「日本知名的導演、動漫IP屈指可數,不會把他們交給其他國家的」。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酒桌文化行不通,「日本片方更看重合作方的實力」

姓名:DD

性別:女

年齡:90後

狀態:剛入局批片市場

早上跟國內boss商討完事務,DD就按照之前做的攻略實際考察飯店,最後確定了今晚與日本片方洽談合作的場所,並將地址和時間發給對方。

「我特意翻看了一系列日本用餐的禮儀和注意事項,希望在細節上不會讓對方覺得我們不夠重視。」這是DD來到日本之後,第4次邀約日本片方吃飯喝茶,她很注重細節。

然而,DD認為中國的酒桌文化搬到日本並未起到很好的促進作用,「日本人並不習慣在酒桌上洽談商務,中國那一套酒桌文化根本行不通」。一頓飯的時間,只夠雙方更進一步了解,無法就合作更深層次地討論,「只能當做雙方合作的鋪墊」。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在今年戛納電影節被買走的《小偷家族》在國內獲得了較不錯的成績,9674.7萬元的票房再次吸引了一些影視公司投身日本、進軍批片生意,「我們公司就是這一批新入局的玩家,雖然市場已有不少‘前輩’」。

DD表示入局市場之前,他們做了很多功課:「目前的日本批片市場,動漫電影已無例外的被幾家公司收入囊中,真人電影的發展疆域還未被徹底打開,雖然真人電影在國內市場並不怎麼吃得香,但還是想拼一把。」

雖然與日本片方並沒有太多合作,DD還是犀利地窺得了一些經驗:日本片方更看重的是合作公司的實力。「雖然日本片方會從其他方面委婉地拒絕合作,其實只是因為你們實力不夠讓他們放心。」

當下的批片市場競爭不斷增加,宣發也成了影片的標配。DD透露有些片方也很看重引進影片之後的宣發動作,「裸發肯定不行,我們要麼提出利用率更高的宣發策略,要麼給出比較新穎的打法,總得有亮點打動片方」。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目前版權成本上漲不少,但有的片子並不值那麼多錢。之前有同行在‘批片熱’的吸引下引入了一些質量不高的影片,還投入了千萬元的宣發成本,虧得血本無歸。」這讓DD感慨不已,「為了找到更符合國內觀眾審美的片子、做好批片生意,我特意深入地學習了日本文化,試圖跨越文化代溝。」

雖然現階段批片市場有所降溫、日本已出現一定程度的批片「壟斷」,DD認為還是有一些「潛力股」片子值得被挖掘,「日本真人電影相較之下還算類型多元、題材新穎,雖不一定有爆款潛質,但還是有著一定的發展空間」。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40萬美金入手、2000萬元倒手,「日本還是很認可中間商」

姓名:大明

性別:男

年齡:假裝90後

狀態:已逃離批片市場

幾百名中國電影買手蜂擁至戛納尋寶,電影宮和周邊的酒店、餐廳滿是談業務的人。今年戛納電影節,大明也去了現場。「越來越多來這裡批片的人是抱著一種賭博的僥幸心理,想要拼一把,說不定就押中下一個批片爆款了。」

與十有八九來買片的中國人不同,先後輾轉泰國、印度、日本的大明早已看到了批片市場的洗牌徵兆。「這兩年批片市場版權成本跟房價一樣上漲太快,泡沫居多,而且不多砸一些宣發成本,都看不到回報,想要賺錢越來越難。」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由於在日本、泰國、印度都做過批片生意,大明表示這三個地區很相似,基本定局了:「基本可以說是‘壟斷’,20%的公司掌握了80%的生意。即使有意外的公司拿下項目,收獲的成果也並不理想。」

對此,大明拿印度的批片市場舉例解釋:「目前印度誇張點說就是孔雀山(創世星)‘一家獨大’吧,他家出品的《摔跤吧!爸爸》等影片各方面成績都挺不錯的。同樣是印度批片,《蘇丹》就沒走孔雀山,能不能打一目了然。」

大明還特意提到了孔雀山聯合出品的《神秘巨星》:「這是今年首部非好萊塢分帳片。可以看出,現在印度批片市場愈發成熟了,孔雀山已經從單純的電影引進方轉變成印度電影背後的資本方了,這是很大的一個跨越。」據了解,印度分帳片已比擬好萊塢分帳片,印度片方能拿到票房分帳的25%

批片買手「江湖」手記:從大舉進軍到逐漸逃離,市場經歷了什麼

談及泰國,大明覺得那裡的批片市場跟印度相似。雖未出現分帳片,也未有大量影片引進中國,但「泰國市場的發展軌跡與印度有些貼合」。

說到日本批片市場,大明透露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不同之處:「日本市場有不少中間商,而且片方也很認可這些中間商的存在。比如,《你的名字。》最早是被中間商用差不多40萬美金買走了版權,日本大火之後才以2000萬元左右的價格倒手賣給了光線傳媒。」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影片都能有中間商經手。大明表示,片方還是傾向於將製作成本較高的大片交由光線傳媒這樣有過合作的大公司。

目前,大明已從批片市場上「下線」,開始從事合拍片工作。他認為,「周圍已有不少同行陸陸續續‘逃離’批片市場」,批片在當下的市場風險越來越高,成本也在不斷上漲,不如投資「新寵兒」合拍片來得風險低、成本低。

不過,大明也相信,隨著電影市場回歸理性,批片市場必然會消除虛高泡沫,朝著更健康成熟的方向發展,「這個時候就看誰能穩紮穩打,成為核心玩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