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演員》韓雪獲得總冠軍,劇本階段就已經為她奪冠鋪路

文/馬慶雲

12月8日晚間,《我就是演員》迎來總決賽。誠如我上周文章所言,她將成為本季的總冠軍。這是一位無論在氣質還是表演方式上,都與章子怡無限接近的演員。她的演技,更符合第五代導演的藝術審美標準。而韓雪奪冠憑借的作品是《西楚霸王》。這是一個從劇本階段便注定要幫她奪冠的戲。

《西楚霸王》截取的是垓下之圍。這次最早出自司馬遷的《項羽本紀》,經過後人演繹,一直在影視劇作品當中,都是虞姬最出彩。為什麼呢?因為萬馬千軍當中,虞姬才是唯一的一點紅色,這麼一來,等於所有人的戲份,都去襯托這個虞姬。

韓雪飾演虞姬,塗松巖飾演楚霸王。如果單純的讓兩人飆戲,那麼鹿死誰手真的不一定。只要塗松巖把楚霸王的最終落魄演出來,那就不會差。英雄氣短,兒女情長,也容易打動人。而對於韓雪而言,她在演技上要做到,也相對簡單,就是一面女性柔美,一面剛毅果斷。這都是不是難的。

但是,《西楚霸王》這出戲,顯然要在劇本階段就為韓雪奪冠打下基本。怎麼辦呢?無限製造男性配角,去使勁搶奪西楚霸王的戲份。所以,在《我就是演員》舞台上,我們看到了一強一弱兩位男配角去搶戲。

首先登台搶戲的,是王洛勇。他以霸王的副將身份出場。這位王洛勇,在百老匯的舞台上演出過幾千場舞台劇,表演功底是不必說的了。這樣的演員去當配角,即使沒有什麼台詞,也是照樣可以搶奪主角光色的。奈何,編劇們在寫戲的時候,便刻意讓王洛勇去搶戲的,尤其是這位副將最終下台的那三句「八十人」。

陳凱歌等導演在點評的環節,也重點強調了這幾句台詞。一面來講,這是演員表演功底好,相同的三句詞,能演出三種不同的味道來。另一面,則是搶戲成功,讓霸王的霸氣反倒不如一個副將。這就是劇本階段的雞賊所在。

對 霸王塗松巖進行搶戲,一位王洛勇還不夠,還要上一位俞灝明。霸王被困,萬馬從中只剩自己,劉邦那邊的將領俞灝明飾演角色,還要上來繼續搶戲霸王。戲有一百點姿色,即使俞灝明只搶去十點,塗松巖也只能剩下九十點,遠不如沒有一個人來搶女戲的韓雪獲得的焦點多。

這就是劇本創作階段的奧妙所在。韓雪《我就是演員》獲得總冠軍,是各方面一直在力捧的必然結果。當然,韓雪本人氣質上高度相似章子怡,也是得到導師章子怡嘉獎的必然。章子怡看到了自己!但是,我相信,在未來,不會很長,章子怡將面對一個實力並不弱的韓雪,她們太像了,必然有朝一日,要決出勝負。

同樣的道理,王陽和塗松巖對決《大宅門》,實際上也是劇本階段便決定了輸贏。兩位主演,已經在演技上沒有太多爭奪的空間,都是較為優秀的演員了。那麼,接下來要爭奪的,實際上就是角色本身,誰的戲份占據戲眼,誰就能成功。

顯然,王陽在《大宅門》當中的戲份,四平八穩,一直是一個正面的角色,作為整部電視劇而言,他可以是絕對的男主角,絕對的戲眼。但是,作為單獨的橋段或者幾個橋段的連續而言,他則必然是配角的,是需要給「邪角兒」讓道的。

塗松巖就是這麼一個「邪角兒」。他在戲中,開始是負面身份出場的,後來是有性格扭轉的,而且十分驚人。這樣的戲眼,勢必對所有投票人員帶來震撼。看明白這點,也就很輕鬆的明白陳凱歌導演和張紀中導演的爭執點了。陳凱歌力挺塗松巖,張紀中則肯定王陽。

電影講的就是橋段的戲眼緊張激烈,要每一秒都出戲彩才行。而電視劇則是不爭一點一滴,而爭全局,爭人物性格的平穩表達。所以,電視劇導演張紀中認可王陽,電影導演陳凱歌認可塗松巖。但這是一出舞台劇,是短劇,更接近電影,最終塗松巖獲勝,不奇怪。

韓雪和宋軼表演的《平凡的世界》也可以說一些。《平凡的世界》這小說,我看了有不少年頭了,太多的戲份都記不清楚了,只記得物質生活窮苦,精神生活也苦悶,但是小說主角一直有一種革命信仰式的堅守,像個無產階級的戰士。

《我就是演員》舞台上,這出《平凡的世界》最大的精彩其實是翟天臨。這也是我前邊所言的,女人的是有一百,男人的戲有一百。翟天臨自己獨占一百,韓雪和宋軼平分一百。這就是電影戲劇的自身規律。大火可以看看,這場戲是不是翟天臨全場最好?!

宋軼這位演員水平尚可,相貌也好,後續可期。韓雪實在就是章子怡!但我總覺得,章子怡在拿捏人物上,則是國內頂級水準的。她對角色有編劇之外的再造性。韓雪對《平凡的世界》的把握還差那麼點意思,包括總決賽當中的虞姬。

要是章子怡去演虞姬,真的是頂級的!演員氣質,與角色氣質神吻合:悲劇的,溫暖而絕望的,章子怡的眼睛有戲。比如,在《太平輪》當中,甲板上被侮辱與被損害的那段,吳宇森導演從章子怡絕望的眼神當中往後邊拉出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