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劇圈大事件

作者 |方雁橙

2018年即將畫上句號,這一年對影視行業來說是特別的一年,對影視從業者同樣喜樂交織。遇到過拍手稱快的行業決策,也感受過所謂的「寒冬」。目睹95、00後演員從當初的小小少年開始在電視劇中獨挑大梁,送走了很多對電視劇發展有著重要貢獻的前輩,一些快要被淡忘的實力演員又重新被記起,也有收視率造假、天價片酬的問題被揭露……

抵制「天價片酬」聯合聲明

今年繼崔永元爆出范冰冰天價片酬後,又牽引出了「陰陽合同」,引發整個影視圈稅務「大地震」。事實上,「偷稅漏稅」「天價片酬」一直是影響影視行業良性發展的毒瘤,製作方及內容創作者也深受其害。今年6月份,中共中央宣傳部、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國家電影局等聯合印發《通知》,要求加強對影視行業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等問題的治理。

《如懿傳》籌備期間關於男女主總片酬高達1.5億的消息引發熱議,根據新麗傳媒招股書顯示主演周迅及霍建華片酬共計1億,《羋月傳》中孫儷單人片酬高達6000萬,《虎媽貓爸》中趙薇片酬達4000萬…..

製作方用大量的資金搭建豪華陣容,勢必會縮減製作費用上的開支,最終的結果是劇集內容過於粗糙,電視劇質量不過關。

為限制演員「天價片酬」,整頓行業風氣,8月11日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三大視頻網站聯合正午陽光、華策影視、檸萌影業、慈文傳媒、耀客傳媒、新麗傳媒六大製作公司出手重擊「天價片酬」,聯手發布《關於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業不正之風的聯合聲明》。

聲明指出要共同抵制藝人「天價」片酬現象,倡導成本用於製作,投入服務品質,演員戲比天大的行業風氣。以上這些視頻網站及影視公司的作品,單個演員的片酬(含稅)不得超過100萬元人民幣,其總片酬(含稅)最高不得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此外,聲明還強調共同抵制偷逃稅、「陰陽合同」等違法行為,共同倡導廉潔之風。

整頓行業風氣不能單靠限制演員片酬來解決,不過從短期來看這則「聲明」還是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且在行業掀起了一陣「風暴」。雖然沒有發生質的改變,但量變總能引起質變。

愛奇藝關閉前台播放量

在「唯流量論」的影響下,行業攀比之風盛行,給創作者、製作公司及影視劇市場帶來了諸多不良影響,動輒上百億的點擊量已經失去了鑒別優質內容的參考價值。過度關注播放量也使大量的優質作品因為缺乏客觀、公正的評估體系被埋沒。

關於整頓流量造假的呼聲也從未停止,光明日報、人民日報都曾發文強調要「強化數據監督,還文化海宴河清」,即便是準備、靠譜,點擊量也不等於藝術質量,而質量才是文藝發展的「生命線」。

9月3日愛奇藝官博發表聲明:告別流量時代,正式宣布關閉顯示前台播放量。在關閉顯示前台播放量後,愛奇藝以觀看行為、互動行為和分享行為三部分指標組成的內容熱度作為衡量標準。

不過據相關人士表示,這種熱度也可以以人為去操控,但由於涉及到的指標較多,要全部去刷就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對行銷方來說得不償失,另外熱度值還有一個優勢在於顯示的是實時熱度,即便將熱度刷上去,等停止操作後也會降下來,也就加大了數據造假的成本和難度,有助於遏制流量造假的違法行為。

不過目前來看,業內人士雖然讚賞這種行為,但同行依舊持觀望態度,優酷方曾表示在沒有找到更加合理有效的解決方案之前,關閉前台播放量不算最好的方式。不管怎樣,能夠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探索者,率先與行業的不良風氣做鬥爭的行為依舊值得肯定。

郭靖宇怒斥收視率事件

如果說播放量問題近兩年才逐漸顯現,收視率造假的問題早已入侵行業多年。早在2010年,人民日報就曾發布多篇報導揭露收視率造假問題。而買賣收視率的價格也是逐年上漲,據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買一集收視率的價格是二三十萬,而今年已經漲到90萬一集,達到電視台購劇價格的70%左右。

在愛奇藝宣布關閉前台播放量不久後,郭靖宇在湖北大學發表名為《起來,與操縱收視率的黑勢力決一死戰》的演講,怒斥收視率造假的現象,決定與操縱收視率的黑勢力決一死戰。文中提及當時熱播劇《娘道》因為拒買收視率遲遲不能播出及其與各方周旋的詳細經過。當時《娘道》這部劇對方開價90萬一集「還不保第一名……我一算,80集的戲,八九七十二,要花7200萬買收視率。」

這件事當時在業內引起了很大反響,王長田、陳思誠、白一驄、汪海林等業內人士紛紛轉PO聲援,王長田說早在2015年因為不願參與收視率造假,光線憤而退出電視節目市場。陳思誠也表示《遠大前程》在播出期間也遭遇過同樣的問題,甚至有合作公司勸說這種業內「潛規則」屬於「常規動作」。

盡管收視率造假已不算是秘密,對行業的良性發展產生巨大影響,但多數人還是選擇了妥協,或因為拒絕購買收視率吃啞巴虧。郭靖宇實名捅破這層窗戶紙,無論出於什麼原因,對行業的良性發展都是有幫助的。就在演講第二天,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官方在次日正式發文:「針對收視率問題的輿情和反映,國家廣電總局相關負責同志表示,已採取相關措施,並會同有關方面抓緊開展核查,一經查實違規問題,必將嚴肅處理。」

實力演員受到關注

流量明星的水逆年

這是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演藝圈的真實狀態。一線衛視被流量小生小花霸屏,實力派演員要麼退居二三線衛視,要麼在匯聚流量明星的偶像劇里做著不起眼的綠葉。從這兩年開始這種局面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尤其是今年以來,隨著政策的干預及觀眾審美的變化,製作方開始重新將目光移至演技派,一些很久沒有活躍在螢幕上的實力演員重新出現在大眾視野。

按以往的規律來看,實力演員保口碑,流量明顯帶收視是製作方慣用的手法,而今年這種慣常的邏輯也不再適用。豆瓣評分前十的劇集諸如《大江大河》《天盛長歌》《正陽門下小女人》等作品都被實力演員包圍,蔣雯麗、祖峰、陳數、陳坤、倪大紅、雷佳音、楊爍成了今年電視螢幕的常客。

不僅豆瓣前十被實力演員攻占,收視率排名前十的作品也多是老戲骨+中生代實力派的配置。楊爍和童瑤憑借《大江大河》圈粉,《幸福一家人》熱播期間,觀眾為李立群飾演的房爸爸瘋狂打call。此外靳東、江疏影主演的《戀愛先生》,嶽麗娜、於毅、張少華等主演的《娘道》,張嘉譯、李小冉主演的《美好生活》,祖峰、梅婷主演的《面具》,於和偉、張丹峰主演的《獵毒人》都躋身收視率排行榜前十。

除此之外有一波原本已經被觀眾遺忘的演員憑借熱劇走紅,《鎮魂》之後白宇和朱一龍人氣大增,聶遠、秦嵐、佘詩曼也因為《延禧攻略》的熱播迎來了演繹事業的第二春。

反觀今年的流量明星,在電視市場一路水逆,鹿晗、關曉彤、楊洋、楊冪等流量明星主演的作品也都在平淡中收尾。甚至許多由大卡司+大IP配置的作品也高開低走,已無法復制昔日的榮光。

VLinkage曾發布過一則數據,數據顯示在今年人氣比較高的演員大多為實力派,諸如朱一龍、秦嵐、阮經天、蘇青皆為今年人氣指數較高的藝人,70後演員陳數、李小冉、聶遠、陳坤、佘詩曼頗受關注,90後人氣演員中黃景瑜、白宇、鄧倫也都不是走鮮肉路線。經過「天價片酬」事件,稅收政策調整,制片方也不那麼熱衷於動輒千萬片酬的小鮮肉,對於那些真正熱愛演藝事業,專心磨練演技的好演員來說,顯然有了更多的期盼。

少年偶像進階主演

關注劇圈的人應該都能感受到,今年的電視劇陣容除了實力演員比較走俏,很多IP大劇也開始向95、00後拋出了橄欖枝。諸如王俊凱、王源、易烊千璽這些觀眾印象里的少年偶像開始以主演的身份在影視劇中挑起了大梁。

古裝IP大劇《鬥破蒼穹》由「三石弟弟」吳磊主演,王俊凱、文琪成了《天坑鷹獵》的男女主,後續還有易烊千璽主演的《艷勢番之新青年》,王源主演的《大主宰》,劉昊然主演的《九州縹緲錄》等作品投入市場等待觀眾檢驗。

除此之外,張子楓主演的電影《快把我哥帶走》獲票房口碑雙豐收,彭昱暢憑借《大象席地而坐》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提名,李蘭迪在都市情感劇《原來你還在這里》頗受關注,文淇主演的《嘉年華》豆瓣評分高達8.3,卜冠今主演的《忽而今夏》成為優質青春劇的代表。

年輕演員挑大梁出演主角其實取決於多方因素,一方面在於角色本身的需要,諸如《天坑鷹獵》《鬥破蒼穹》這種講述少年英雄的故事,需要年齡相仿的演員來出演,突出角色的少年感。另一方面則是源於演員自身的發展,對於像王俊凱、易烊千璽、王源這類少年偶像來說,需要在合適的時間邁出偶像到演員到第一步。

就整個大環境而言,隨著觀眾審美及市場需求的變化,需要有網感的「偶像劇」來滿足一部分受眾的需求,影視劇市場也需要注入新的力量。在更新迭代如此快速的演藝圈,隨著一批演員淡出觀眾記憶,勢必需要有新的一批來補給,而今年這種新舊交替的現象則顯得更為明顯。

一個時代的落幕

如果說上一個話題是「鄰家有女初長成」的喜悅,現在要談的這個話題就比較沉重了。2018年是一個不斷經歷送別與失去的年份,這種失去與送別在學術界、文學圈以相似的形式經歷著,在劇圈也不例外。

10月30日,一代武俠宗師金庸先生去世,很多人發文悼念。金庸和電視劇的緣分或許偶然,但他在武俠劇領域的成就卻鮮有人匹及。作家黃易評價他就像一個「黑洞」。把傳統發揮得淋漓盡致,任何人靠近他,就會化為烏有,根本沒法比。他創作的武俠小說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成為一代人的回憶,很多人感慨他的離世讓東方世界失去了一個武俠江湖。

金庸的影響使他的離開無法平靜,但還有不少人離開是安靜的。1月1日正值辭舊迎新之際,內地男演員王苗離世。王苗是《獵靈師之鎮魂石》中最強輔助紮索、《空中屍變》里的錄音師、《諸神下凡二天宮戰神》中搞怪無厘頭的二郎真君。1月21日下午,著名作曲家姚明病逝。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作曲家姚明,但大多數人都聽過他的影視劇音樂《西遊記》續集插曲《就這樣走》,他是中國一級作曲家,將將京劇曲調融入歌曲,是中國戲歌的開山領路人。

2月22日香港演員導演施介強離開了我們,曾憑借周星馳電影《審死官》中扮演肥龍走紅。就在同一天,香港六七十年代著名女演員李菁在家中去世。她曾經在影壇紅透半邊天,大獲六叔邵逸夫青睞,與何莉莉、方逸華並稱為邵氏旗下三大紅人。

不久後內地演員李心敏因病去世,李心敏飾演的父親形象深入人心,有「國民父親」的稱號。曾出演過《走西口》《蒼茫》《大宅門》《攤牌》等諸多影視劇,是深受中老年電視觀眾喜愛的年演員。4月10日,47歲的導演李大為因罹患膽管細胞癌經多方治療無效在京去世,曾執導過《金粉世家》《走著瞧》《大麗家的往事》《大道通天》《濟公傳之活佛登基》《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7月11日,武術演員計春華因病去世,他是很多人童年透過手指縫看過的演員,飾演的反派角色讓人記憶深刻。1982年因為《少林寺》中禿鷹一角被觀眾所熟識,其後出演了《少林武王》《毒牙》等諸多影視劇。就在半個月前,歷史小說作家二月河因病離世。二月河一生對文壇貢獻巨大。他作品中最為大家津津樂道的是五百萬字的「帝王系列」:《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三部作品,被譽為中國史學領域經典之作,改編自「帝王系列」的作品在電視劇領域也具有深遠的影響。

衛視格局變動

從2013—2017年五大衛視晚間時段收視排名變化來看,湖南衛視連續5年居於首位。

從晚間時段收視排名來看,這幾年江蘇、浙江及東方衛視排名不斷變換,只有湖南和北京衛視一直占據首位兩頭,排名相對穩定。

而今年這種格局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一直穩坐衛視頭把交椅的湖南衛視遭遇「寒冬」,北京衛視卻風景這邊獨好。口碑力作及收視新貴都出自北京衛視,從年初的《風箏》到《面具》《正陽門下小女人》《幸福一家人》《大江大河》收視率一騎絕塵,看不出有任何「寒冬」的跡象。

事實上,這種變化與根植於各衛視的風格調性,北京衛視本身就帶有紅色氣質,而年輕、朝氣與活力是觀眾對湖南衛視主要印象。如今在行業環境及相關政策面前,各平台也需要對原有的風格進行調整,甚至推翻重來。就像一個擅長唱流行歌曲的歌手,突然被要求唱美聲,無論風格調性還是受眾基礎,在短時間內必然會受到影響。

結 語

今年無疑是劇圈變化較大的一年。在政策方面,相關部門加強了管理力度,廣電總局針對泛娛樂化、高價片酬、收視率點擊率造假、污點藝人等問題下發政策通知,加大管理整治力度,倡導「小成本、大情懷、正能量」的創作方向,加強對原創內容的保護和鼓勵。內容審查上,也將進一步建立網台聯動的管理機制,即意味著網上網下將建立同一標準,統籌監管。

這也使得製作方開始關注優質內容和實力演員,流量「小生」、「小花」逐漸退潮,使得投資熱錢趨於理性,再加上對現實題材作品的倡導,行業中浮躁的風氣有剎車跡象。當然各種問題的集中爆發及整頓勢必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優質內容不會過時這是一條不變的定律。

劇研社的大家庭,熱烈向你敞開懷抱~

推薦閱讀

《大江大河》中評:浪奔,浪流

劉江:慢工出細活的「手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