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自去年5月在戛納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首映後,畢贛的新片《地球最後的夜晚》便接連收獲了外媒的好評;11月台灣金馬影展上也不例外,從最先的入圍熱門到意氣風發的畢贛和李安對談的新聞在影迷圈傳閱,頒獎禮上《地球最後的夜晚》斬獲了數獎、賺足眼球。

在12月31日電影正式在大陸上映之前,它已然是「牆外花香」一片,牆內的影迷們也按捺不住地紛紛準備好了在年末的最後一天狂歡一場。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01

行銷之過

如果僅僅是文藝片與受眾的一次觀影聯結,它的票房與口碑定然都是在可控範圍內的,自然是沒有展開的必要。

可偏偏電影在前期的行銷上充分借助了自媒體平台傳播的創新性與便捷性,在抖音上掀起了無數電影的相關話題:

今年最浪漫的跨年,應該是和喜歡的人買一張9:50的地球最後的夜晚,電影結束正好0點。

又多了一個願望,在2018年的最後一個夜晚,能買到《地球最後的夜晚》跨年點的電影票,然後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去看,在電影最後結束的時候想用接吻,到第二年。

#地球最後的夜晚#其實看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身邊坐的是你。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從策略推行層面似乎是能被理解的,電影只有被更多人觀看才能得出是否合適的結論,行銷方的初衷並不沒錯。

但一部本是面向特定群體、需要慢品的小眾文藝片《地球最後的夜晚》,情愛本不是主體,卻被商業運作後成了一次全民性的狂歡,它的受眾在觀影層面上出現了極大的錯位。

同時,弱劇情、強氛圍和夢境感的藝術審美又與大眾審美產生了疏離……向來習慣爆米花劇情的影迷,在面對電影中一個吃蘋果幾分鐘、走路十幾分鐘、甚至60分鐘的3D一鏡到底都會感到尤其煎熬。

這樣的觀影過程中可謂是充滿了矛盾,也從31日凌晨第一波觀眾走進影院開始,收到了如潮水般湧來的差評。

截止到下午17時,淘票票14.4萬人評分3.4,貓眼電影36萬人評分3.2分,在平均都是7以上的購票平台算是坐實了「年度爛片」的稱號。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就連集中了最多影迷和文藝青年,一向稱得上客觀公正的豆瓣,也從開分後的7.5被大量湧入的一星和兩星中和成了6.8分。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雖然預售票房超1億,首日票房2.6億的成績都刷新了文藝片票房的最高記錄,但口碑逆差則是與票房成天壤之別的。

無數人在影院昏昏欲睡、中途退場的數不勝數、各種差評笑話橫飛……一場堪稱用「口碑崩塌換取票房勝利」的互聯網行銷行為,像極了電影中短暫的煙火。

只不過不同於具象的理想層面,電影將文藝片用商業化模式的包裝引發了許多不適,不必要的抹黑和差評透支了電影的壽命和導演的未來,甚至被許多人貼上了「年度爛片」。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誠然《地球最後的夜晚》因為事前行銷成了年度爆款,票房目標超額完成。但我們去分析電影的時候自是不能只看這一方面,畢竟因為行銷之失,它瘋狂反噬著口碑的同時,也透支著電影壽命(目前排片已大幅度下降);而除了導演和接下來的作品將紛紛面臨著巨大的爭議以外,未來文藝片的走向和宣傳也仿佛提前趕上了「冰火二重天」。

一次適用於商業電影的行銷,在《地球最後的夜晚》上被錯誤的放大再放大。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02

畢贛的夢

討論過行銷層面,似乎要回到到電影層面。這個點,我們不乏在順著劇情敘述線的基礎上,從導演切入、從閃回的記憶與夢切入。

在《地球最後的夜晚》里,有44個鏡頭,包括了一個60分鐘的3D長鏡頭。與《路邊野餐》類似,都延續了過往的模式與成色,有小城貴州凱里的風物韻調、有自我貫穿的創作手法、也有從名家大師中汲取的電影細節處理……同時,幾年的深磨,在製作上因為資本加入都有著全方位的升級,無不完成了更「畢贛」式的造夢輸出:

視覺系上深紅與墨綠的主色調,視聽上90年代港台音樂熏陶,視感上華麗、夢幻與沉浸式,都在觀影過程中形成了一場生動的夢的體驗。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當然,這樣的「夢」自是完全不能與斯皮爾伯格《頭號玩家》這樣的豪華饕餮科幻夢相比,也無法與國產電影里日常愛用的穿越夢、公寓夢相提並論。

畢贛的夢是私人化的、美術化的、潮濕的、小城的,甚至屬於文藝青年獨享的視角。

他好像從拍攝之初便決意了這不是一部給大眾討論的普世電影。

因此,給大多數習慣了在商業電影找快感的影迷欣賞是一件對牛彈琴的錯誤,即便作為影視作品的藝術價值已經獲得肯定,但他們也會總結出許多「電影如何華而不實的空洞,如何劇情線散碎,如何台詞文藝擰巴」這樣大眾審美的論調來評判。兩套評判標準,實則是不共通的。

這也是為何說文藝片是挑觀眾的,對本身不愛文藝片的觀眾、想「跨年一吻」卻執著爆米花類型的情侶、現實主義至上的文人、打發時間的遊客……99%的人可能都不會待見這部電影。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高山流水遇知音,反而是真正有著1%的認同的觀影群體才會沉浸在畢贛的造夢史中,跟著黃覺飾演的主人公羅纮武一起在記憶與夢境中尋找湯唯飾演的萬綺雯,慢慢一點點地把所有的符號都完成了最終的解鎖。

《路邊野餐》需要細品,《地球最後的夜晚》也是如此。只有你慢慢能融入到這一切慢到極致的生活中,你才會看見房子會選擇、人會像鳥兒一樣飛起來。

只有你慢慢融入到這沒有激情和跌宕的影像世界里,你才能完全觸碰到這沒有要死要活的小城的夢幻與真實,在60分鐘的入夢時分感受到從來未有過的享受與歡愉。

當然,一切都是建立在「融入」的前提下的。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03

烏合之眾

於是,當比例最大的票房收入來源,暨普通的三四線小城市情侶手拉手走進影院一睹這部標榜著可以「跨年接吻」,又有湯唯、黃覺和張艾嘉的文藝電影《地球最後的夜晚》時,接下來的所有基本上都可以用「烏合之眾」來總結。

當這種擁有極強落差的觀影體驗出現時,許多人在影院已開始覺得無趣而眼皮打顫;當觀影後的點評在社交平台發布時,負面情緒也蔓延變成了指責和追討。

即便其中的人是認同電影中的部分的,他們也開始加入了差評大軍,最終一同推動著電影口碑的徹底崩塌。

《地球最後的夜晚》口碑崩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地球最後的夜晚》走到這一步,冥冥之中也成了一個解不了的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