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莊嚴可鬼畜的撒貝寧,順手打破了主持行業的「次元壁」

如果在三年前,提起撒貝寧,恐怕大眾的第一反應還是那個每天中午出現在《今日說法》《撒貝寧時間》等央視法制節目里的嚴肅身影。畢竟從1999年《今日說法》開播起,這檔幾乎是國民午飯必看的節目,已經把撒貝寧的國民度推向穩固,同時讓他有理有據、義正辭嚴的形象深入人心。但近三年來,多次在各大綜藝里現身的撒貝寧,急速扭轉了大眾對他的刻板印象,觀眾不禁感慨,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撒貝寧!

在這個娛樂多元化的時代里,觀眾急切地希望看到螢幕上公眾人物接地氣、充滿人情味的一面。於是,之前以莊嚴形象示人的不少官方品牌,也開始讓自己活潑起來。當故宮開始在品牌推廣中適當賣萌,一些傳統的嚴肅節目主持人也在考慮如何搞活觀眾生態。此時,有著極高國民度、又充滿幽默感的撒貝寧趕上了這番浪潮,完成了主持人自由切換風格的一次嘗試。

拒絕「精英」標籤,最怕脫離大眾

北大本碩出身、畢業後成為中央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從金光閃閃的履歷看,怎麼說撒貝寧都是社會精英。但他自己卻對精英這個詞非常警惕,對他而言,自詡精英就意味著遠離大眾,會有迷失的危險。

撒貝寧在接受《嘉人》採訪時提到一個故事,「我有個同事,一次去深山里一個很貧窮的單身母親,閒聊的時候,她說:‘哎呀你們知道不,有的時候我們都不敢看你們做的節目,每次看到你們節目里都穿的那麼漂亮,衣服也好看,你們的生活好得很,我就覺得我活得多不好意思。’」撒貝寧聽後就是一震:「我們究竟在做什麼,居然讓一個觀眾產生這樣的感覺。」對自己所擁有的東西保持警醒,不斷反思和刪減,永遠活在大眾的生活里,大概是撒貝寧下意識地在節目中不端著、盡力融入社會生活的心理動因。

法學出身的撒貝寧勢必會對社會事件保持著高度敏感,近20年主持法制欄目的經歷又讓他深入了解了老百姓身邊各式各樣的問題和案件,因為對社會陰暗面的接觸和洞察,他自然沒少思考人犯罪的動因,進而理解普通人生存的不易。撒貝寧在主持節目中,經常流露他對社會底層的關注和對普通人生的觀照,對各行各業人的好奇,對人生不同體驗的向往,對各地方言的癡迷,他性格里這種種的特質,其實就是大眾說的接地氣。就是因為他性格里的這種接地氣,觀眾才看到了那個畫風跳脫,全身笑點的央視「異類」。

橫跨政法娛樂,正經鬼畜兩不誤

作為大陸罕見的橫跨政法與娛樂的主持人,撒貝寧既能主持《今日說法》《撒貝寧時間》等嚴肅的法制節目,也能在《挑戰不可能》《明星大偵探》等後期有毒的歡脫節目里如魚得水。回想撒貝寧在觀眾心目中的形象突變,還要從2015年央視播出的《挑戰不可能》的大熱說起。撒貝寧搭上沙溢、阮經天等自帶笑點的藝人,在各種戶外活動中展現了難以預想的沙雕行為,撒貝寧各種毫無違和感的搞怪和瘋狂產出額表情包讓觀眾大跌眼鏡,阮經天在節目中對沙溢的一句吐槽更是道出了螢幕前觀眾的心聲:「天啊,我以前以為他(撒貝寧)是很正經的那種,他竟然這麼……」。

一年後,撒貝寧再一次因為表情包成為大眾探討的熱點。2016年,撒貝寧成為芒果TV明星推理節目《明星大偵探》的主持人,該檔推理節目的情節設置從社會熱點案事件中取材,題材涉及校園暴力、醫療事故、交通事故、網路暴力、AI智能、世界盃賭球、科研糾紛等多領域的社會話題,這對於接觸過《今日說法》中海量案件、採訪過《開講了》各行各業人士、主持過《加油向未來》等科學實驗節目的撒貝寧來說,簡直是量身定做。

節目中,他不僅展現了極強的知識儲備,以及多年來接觸真實案件後形成的純熟的邏輯推理和審訊技巧,還有其隨地發車的綜藝效果和敏捷的拋梗接梗能力,以及恰到好處的正義感和超正的三觀,堪稱全程高光。與另一位同樣優秀的主持人何炅並稱「雙北」,雙劍合璧,配合完美。

就這樣,有乾貨有笑點,撒貝寧再次贏得大票年輕粉絲的追捧。一夜之間,B站有關撒貝寧的搞笑剪輯拔地而起,其在節目中的十級方言成為諸多鬼畜UP的視頻素材,觀眾像是終於發現了寶藏,把撒貝寧身上看似不屬於央視氣質的那一部分瘋狂挖掘後,評價他「靜若處子,動若脫兔,瘋似柯基」,怎麼看怎麼可愛。

經過這兩個綜藝節目,撒貝寧的形象不斷立體,特點愈發明顯,這種難得在嚴肅節目主持人身上找到的煙火氣,在網友的轉PO和驚詫中持續發酵,一時間熱度飛升。

風格轉型,主持人也在嘗試接地氣

在娛樂文化盛行的今天,各大品牌都在努力搞活粉絲生態,紛紛生產獨屬於自己的吸粉利器,主持人作為電視行業重要的發言人,承擔著輸出品牌形象的莊嚴任務,風格往往跟其所在的平台保持高度一致。但隨著文化環境不斷變化,綜藝節目垂直類不斷細化,網路推廣實時化和社交語言娛樂化等趨勢愈發明顯,很多主持人開始順應時代風氣,讓自己的形象多樣化。

《挑戰不可能》播出後,節目因巧妙的環節設置和精心挑選的有料嘉賓迅速走紅,相關的梗和槽點一時間頻登微博熱搜榜,以往以嚴肅莊重形象示人的撒貝寧展現了自己跳脫幽默的另一面;2017年10月,被稱為央視笑話手的主持人朱廣權走紅,其在新聞中插播笑話的視頻被大量轉PO,「當撒貝寧遇上朱廣權」的鬼畜剪輯風靡全網。這時再回想三年前撒貝寧參與《挑戰不可能》、與芒果TV合作《明星大偵探》,也就不難看出撒貝寧想要想要走進大眾、接地氣普法的匠心了。

撒貝寧固然優秀,知識結構完善,主持經驗豐富,個性幽默有趣,但這些顯然不是他能以現今的形象走火的全部要素。其他的優秀主持人沒有這樣幽默接地氣的人才嗎?顯然不是,是文化環境逐漸多元,而綜合素質優越的撒貝寧恰好趕上了主持界嘗試突破的東風。不過,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江湖,當我們耳熟能詳的這一代主持人退去,新一代的畫風又是如何呢?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