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星雲集,演繹美國史上最神秘懸案

四十年代時,發生在美國洛杉磯的離奇命案「黑色大麗花」,想必大家都有所耳聞。

好萊塢光怪陸離的奇妙背景,再加上至今仍未能破案的神秘。

讓這個傳說成為了不少小說家、電影人的靈感之源。

邪君今天介紹的電影,便是其中最星光熠熠的一次改編:

黑色大麗花

The Black Dahlia

影片脫胎於著名犯罪小說家詹姆斯·艾爾羅伊的同名作品,是「洛杉磯四部曲」里的第一部。

其中另外一部《洛城機密》,早在1997年就被搬上大銀幕,成為了一代經典。

一如前者,此片也不僅僅只聚焦於「黑色大麗花」懸案的前前後後。

而是在史實的基礎上,虛構了偵辦此案的兩位警

並以他們的視角,來揭露洛杉磯這座「罪惡之城」的黑暗秘密。

艾倫·艾克哈特與喬什·哈奈特

影片的導演則是邪君最愛的布萊恩·德·帕爾瑪,就不再贅述了。

帕導把原著中的鋪墊幾近省略,又在影片里故意隱藏了許多細節。

將看似毫不相幹又千絲萬縷的三宗案件,散亂鋪陳、遊移交疊,形成了一個極度撲朔迷離的故事。

而除了雙男主外,電影里還有三位重要的女性角色。

為了方便理解劇情,邪君就先單獨介紹一番。

故事的核心肖特(即黑色大麗花)由加拿大美女米婭·科施娜飾演,雖然全片都只在黑白錄像帶里出現,卻是最具靈性的一位。

兩個警探的共同情人凱特,由史嘉蕾·喬韓森飾演,當年水嫩的她出場簡直自帶光芒。

富家千金瑪德琳則由奧斯卡影後希拉蕊·斯萬克飾演,將一個中性向的蛇蠍美人,詮釋的淋漓盡致。

故事由兩位警探的相識開始。

年輕的布奇初入警局,只能幹些雜活,生活比較拮據。

李則是兇殺組的頭牌警探,也是整個洛城警局的明星人物。

雖然地位懸殊,但兩人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半職業拳擊界的佼佼者。

布奇被稱為「冰先生」,李則被稱為「火先生」,警局為了籌措資金,為二人舉行了一場拳擊比賽。

布奇出於金錢的考量打假拳,故意輸掉了這場全城矚目的「冰火對決」。

沒想到卻意外的「名利雙收」,他不僅賭金到手,還被破例提拔進了兇殺組,成為了李的搭檔。

兩人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友,李甚至把女友凱特也介紹給布奇認識。

布奇漸漸發現這對情侶之間的關係有些奇特。

李曾為了凱特而放棄拳擊,還出錢供她讀大學,但兩人沒有同居,更不提談婚論嫁。

而凱特雖然十分的依賴李,也感激他的付出,卻時不時會對布奇眉來眼去。

好在布奇還算拎得清楚,並沒有跨越雷池半步。

他與搭檔平日里在兇殺組沖鋒陷陣,周末則一起享受三人聚會時光,小日子過的相當愜意。

直到某個時間點,三宗案件相繼浮出水面,打破了所有的平靜。

第一宗是李處理過的老案子。

他曾抓到過一個銀行搶劫犯鮑比•杜溫,不過贓款卻不翼而飛。

凱特便是鮑比•杜溫的前女友,整日遭到這個惡棍的欺壓,連身上都被刻下了BD的字樣。

最後是李救下了凱特,並與之相愛。

現在,鮑比•杜溫即將保釋出獄,李和凱特不免陷入了莫大的惶恐之中。

第二宗則是一起連環奸殺案。

一個名叫納什的慣犯,已經屢次狡猾逃脫了警方的追捕。

李與布奇奉命捉拿這名兇手,根據李的線報,他們選在一處妓院外進行埋伏。

就在布奇打瞌睡時,李突然拔槍與人火拼,還聲稱是為了救布奇一命。

但死者卻並不是納什,而是另外一個有前科的犯人。

槍戰剛剛結束,在街邊不遠處傳來了一個婦人的號啕,肖特的屍體就在附近被發現——這便是第三宗案件。

兩個案件交匯時的長鏡頭,嫻熟大氣,跳脫了炫技的無聊。

很好表現出世事間偶然與必然的微妙聯繫,也是影片中最為高光的所在(21分鐘處)。

肖特的屍體被攔腰斬斷,血被放幹、內臟被掏空,嘴角處還被割成小醜的模樣,十分可怖。

由於她生前愛穿黑色服飾,死時黑發向四周分散,就像一朵黑色大麗花,案件因此而得名。

李沒能抓到納什,又錯殺了嫌犯,一切都還沒理清頭緒,卻執意要轉而對「黑色大麗花」進行調查。

布奇雖然百般不願,但念在李的救命之恩,只好答應了他反常的要求。

死者肖特是一名完全不入流的演員,私生活也相當混亂。

她留下的「作品」,除了試鏡錄像外,只有一部蕾絲邊小電影。

根據這條線索,布奇找到了資助過肖特,也與肖特發生過關係的富家千金瑪德琳

她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與「黑色大麗花」長得十分相似。

瑪德琳對布奇有問必答,很快就俘獲了他的信任與好感。

而布奇也在調查中逐漸被「黑色大麗花」的神秘所吸引,甚至潛移默化的將這種情愫轉嫁到了與她外貌相似的瑪德琳身上。

不過,隨著交往的深入,布奇逐漸發現了瑪德琳以及她家族的嫌疑——

她的父親,正是找肖特拍小電影的幕後主使。

而瑪德琳與「黑色大麗花」的外貌相似,也絕非巧合。

當然,整個故事的真相,遠不止這麼簡單。

不要忘記前兩宗案件,只有表面上一身正氣的李,才是所有戲劇衝突的唯一推動者。

影片表面上雖然始終以布奇為主視角,但故事的發展脈絡卻隱藏在不為觀者所見的李的行動上。

這種故意設置的障礙,既給觀影增加了難度,也憑添了無數樂趣。

此片之於帕導,就像是《十二宮》之於大衛·芬奇,都是被嚴重低估的嚴肅懸疑佳作。

而邪君寫了這麼多,也是為了理清人物,好讓大家更方便理解,不要錯過這場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