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翻起愛恨:TVB藝人求生大作戰

大家有沒有發現,台慶之後TVB還滿沒存在感的。

黃金時間和深宵時段播的是外購劇,8:30播《皓瀾傳》,24:00播《如懿傳》……《如懿傳》好歹之前有熱度,《皓瀾傳》真的是放哪哪都沒水花。

自制劇除了《愛·回家》,還有一部陳松伶老將回巢的《福爾摩師奶》

有傳過段時間還要播新版《倚天屠龍記》。

今天這劇因為「慢動作」上了熱搜,過段時間再讓師奶圍觀一次「慢動作」?

也是挺唏噓,以前經典的周海媚版周芷若都是由TVB帶火的,如今周海媚再在TVB出現,居然是在內地版本里當滅絕師太了……

但現在的TVB可能也很難再出武俠經典了,能用的人都不多,老員工們還一個個離巢。

最誇張的是為大台服務了31年的甘草演員劉桂芳,接連在FB上呼天搶地,曝料自己足足被減薪95%。

劉桂芳名字你可能沒聽過,但看到這張禦用管家臉一定眼熟:

網民大罵無線無情。連宣萱都忍不住為前同事難過,暗杠無線:一個公司能成功,我覺得對員工好真的好重要。

減薪、離巢、狂播外購劇……上一波這麼操作的還是撲街前的亞視。

難道今日的TVB已成為亞視2.0了嗎?

綠葉的恐慌:他朝君體也相同

還記得之前《深宮計》里不愛皇位愛書畫,無心當權而被李隆基套路的李成器嗎?

這個角色應該是李天翔從業多年來難得的「好人」。

在此之前,他幾乎都是演人面獸心的反派,網友戲稱:玷污了全TVB的女星。

這位出道21年的「禦用強姦犯」,合約將在今年5月到期,目前TVB沒有繼續合作的意向。

TVB之外,他也沒有別的工作接洽,是赤裸裸的「裸辭」。他說最壞的打算是轉行,但又擔心自己「咩都唔識」。

翻譯:什麼都不會,只會拍劇

有人推測李天翔是不想再演反派而走人,他倒表示:我演了這麼多次反派都覺得還很有進步空間。

不知這種人面獸心反派能有什麼進步空間

他也表示心灰意冷,認為這行只適合「有錢」和「有背景」的人,其他人只能等奇跡,而這世界上並沒那麼多黎耀祥。

此外,陪伴了好幾代人長大的兒童節目主持蓋世寶,也因為「減薪三分一」紅出圈。

從《閃電傳真機》時代開始,可鹽可甜的她是無數電視兒童心中的「魔法小美穗」。

以前的TVB兒童節目也很輝煌,現在也差不多形同虛設了

後來蓋世寶轉崗拍戲、做主持等都得不到重用,存在感一直不強,這也算了,熬了那麼多年,月薪從13000元減到7000元,老東家還對她「用完即棄」……

月薪才破萬在香港就不算高,減到七千對藝人來說幾乎就要沒法生活了,但不開工也無法生活

宣萱也忍不住為她心痛,感慨一個女生二十多歲為一個公司不停工作、努力工作,最後卻是這種結果。

藝員們的坎坷遭遇,也跟TVB一些不為人知的剝削制度有關。

1、還騷(show)制度

有無線前員工曝料,藝員在簽約之初,無線就會定好合約期間的「騷量」,「騷」取自英文「show」諧音,但包含的內容種類很多,角色項目都算,多少次都規定在合約里,員工不能「爆騷」,也不能「缺騷」。

如果「缺騷」就需要「還騷」。

舉個例子,一藝員去年簽20個工作但只完成10個,那第二年想續約就得先還掉這10個工作才能發薪水,四舍五入等於無償工作。

09年TVB也曾經歷過一次大裁員和減薪,員工在將軍澳靜坐抗議

前綠葉艾威曾經爆料,很多藝員離開演藝圈,都是因為「還騷」期間生活難以為繼,連搭車和買麵包的錢都掏不出來。

蓋世寶這次被減薪,也是因為2015年轉到藝員組之後,一直「缺騷」,工作量不足被減薪。

許多藝員為了迅速「還騷」,只好接受公司的「燒騷」 命令。就是在指定時間內完成一定工作量,就算角色不合適也要強而為之,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總會看到各種「禦用強姦犯」、「禦用受害人」……

16歲加入TVB,連續兩年演被強暴少女的石天欣,終於因為身心厭倦兼薪水低離開。

只不過,工作量不滿明明是管理者安排不周的問題,卻要讓藝員全責承擔,也很不公平。

2、老人約

比「還騷制度」更無情的,是「老人約」。

據說無線藝員間一直流傳一份「老人約」,內容主要是將長約藝人變成兼職,不再屬於公司一份子,也沒有任何醫療福利可言。

首當其沖的,正是那些知名度不高、效力時間長的藝人。

盡管如此,不少為TVB效力多年的「老人」似乎已形成了「習慣性付出」,對他們來說,演戲已經成為生活一部分。

呼天搶地之後,他們還是會梳頭上妝,繼續「翻廠開工」。

當藝人畢竟和其他類型的打散工還是不一樣,他們在螢幕前可以給大家塑造角色形象,在小市民里也自帶「明星光環」,這令身在其中的許多人,一直心存夢想和情懷,這種情懷也往往要為不公平的「老人約」買單。

3、超超超超時工作

如今提起TVB藝人,很多人都感覺他們很nice,業務能力好,敬業又不耍大牌。

這可能是TVB「超長工時」訓練出來的結果。

即使是長約在手的當紅小生花旦,也沒什麼耍大牌的機會,外景加廠景拍攝12小時是基本,導演有時戲癮大發還要over一兩小時,拍到早上6點也很常見。

所以宣萱特別討厭人遲到

TVB每年製作近700小時劇集,就是差不多二十多部,攝影廠基本全年無休,A組B組輪流開工,上部劇下部劇無縫銜接,是標準的流水線操作。

藝人也自然成為流水線上的一環。

前年無線50周年,趕制台慶劇《深宮計》期間,還創下開台以來最長廠景拍攝時間——由中午十二點拍到第二天下午三點半。

據說參與這場「地獄通告」的小生花旦包括馬國明和米雪,不過大家應該記得《深宮計》的開頭,米雪出來擺了個Pose就領了便當……

所以真正「on call」的也就馬明,他的「天然呆」可能是因為睡眠不足?

不過十幾天後,陳展鵬表示,27.5小時完全是小兒科,幾年前他拍《叛逃》火了後,一下子來了5部戲要拍,通告都重疊了,正值上位期的他不敢推,只能熬著頂硬上。

於是,他為自己創下了「on call53小時」的紀錄……

陳展鵬苦唧唧地表示:我覺得做演員,最辛苦就是沒得睡,有多點時間休息,精神飽滿點就……

沒那麼容易受傷。

都不敢說想要有自己的生活,只能說休息好點就不影響業務能力表現

最近的減薪裁員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台前幕後也只能更拼。

日前正在拍攝中的《法證先鋒4》,陳煒刷新了最長開廠紀錄——連續開工46小時,不休息、不睡覺,總共拍攝了30多場戲。

這簡直收買人命吧。

只是拼到盡,馬國明同學也是近兩年才存夠老婆本買房而已。

馬國明除了「天然呆」梗還有「買不起樓」梗

這喪喪的氣氛……莫非是亞視2.0?

現在TVB人心惶惶,很多人都擔心減薪裁員「遲早到自己」。

「媽媽專業戶」蘇恩磁說:合作多年,有一個這樣的收場,工作氣氛都不一樣了,沒了歸屬感。

類似的氣氛,還真的有點像2014年,陷入倒數時間的亞洲電視。

不過那時的亞視不止喪,還出現了大量沙雕情景。

當時,亞視曝出因股東轉換問題,帳戶被凍結,無法正常發出薪水,還面臨清盤。

很有維權意識的亞視新聞部,率先通過公開信的形式向高層和香港觀眾表態:如果一個月後還未收到薪水,會罷工停播新聞。

在一月之期到期前亞視終於向員工發放了半個月薪金,剩下的要再過十天八天才能發。

於是不少網友建議亞視新聞應該播一半,六合彩也改成三合彩,而最後新聞部也客觀真實地報導了自己被欠薪的新聞。

2014年除夕夜,亞視一名新聞女主播在尖沙咀報導倒數活動,也忍不住在鏡頭前哽咽:在這里率先預祝大家有個開開心心、有回報的2015年……有點唏噓。

唏噓中得來有些沙雕的,是2012年的亞洲先生黃集鋒。

他原本對亞視忠心耿耿,可因為不堪經濟壓力,還是在網上曬出自己帳戶餘額只有7.94元的圖片,配文「就是為了一口氣,她媽的!也很任性。」

評論中還表示自己「有骨氣」,不會離棄公司。

結果有記者表示願意借餘額給他,讓他湊夠100元……成功取款。

取款後,他又很有骨氣地將錢還給記者,然後到附近麵包店,左挑右選買了一個3.5元的雞尾包,坐在樓梯級幹啃起來……

好慘豬……

黃集鋒也因此一窮成名,並被網友戲稱「7個9先生」。約滿亞視後,他沒有等到亞視停牌就換公司,首份工作是參演吳君如的賀歲片《12金鴨》,在片里和容祖兒大跳熱舞。

拍電影,酬勞以日計算,黃集鋒終於成功脫貧,於是他又好有骨氣地感慨:做鴨好過做亞視!

哈哈哈哈

由於一直沒有等到白武士註資,垂死掙扎的亞視,一度推出「跳樓價救亡廣告套餐」,每秒12.5元就可以在黃金時段放廣告,平均每次廣告僅375元,比出門吃頓飯還便宜。

只不過節目都沒剩幾個了,廣告要投到哪里呢?

欠薪的第二個月,亞視還舉辦過《萬眾同心撐亞視》義演晚會,現場氣氛如同《歡樂滿東華》之類的籌款賑災晚會,還設立「加油熱線」,呼籲市民打電話給亞視打氣。

結果這條熱線被不少調皮的香港網友玩壞了——

網友:你們會像《歡樂滿東華》那樣把我名字讀出來嗎?

接線生:不會。

網友:我可以要求有些表演節目嗎?因為我好想看王晶跳舞。

接線生:……暫時沒有這個安排。

網友:是不是我打了氣你們就不會「執笠」?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看《愛·回家》。

接線生:……

也還是有包括無線在內的香港演員、歌手,如蔡少芬、陳法蓉、阿嬌、王祖藍等紛紛為亞視加油打氣。

但這看起來很同舟共濟的小視頻,也被網友發現這打氣的內容和台詞過於千篇一律 ,仿佛是預設的ABC套餐,一點都不走心。

再說,股東不註資導致沒糧出,叫員工加油努力幹嘛?

最尷尬的是,亞視高層還發動各部門出員工拍攝短片,為自己打氣。

短片開頭就是「ATV一條心,撐到底」,然後是七大部門包括新聞部、節目部、製作部等輪流出場。

不過很快有人發現,聲稱有600員工的亞視,最後只有19人在片中出現,而且代表工程部的三人與財務部一樣,節目部和營業部也是相同情況……

經過一系列的荒唐自救動作後,亞視茍延殘喘至2016年4月1日愚人節,終於停播 。

有著58年歷史的亞洲電視台從此成為歷史。

其實亞視的衰敗,並不是這五六年的事情。

這個電視台幾十年來經常陷入低谷,偶爾有一兩部像《大地恩情》《我和僵屍有個約會》 的爆款,還試過外購劇《還珠格格》收視碾壓無線,但整體的製作和收視都無法與無線平起平坐,大部分劇集都屬於「閱後即焚」的炮灰,擊不起水花。

萬綺雯、張文慈都過檔無線了

而且嘗過外購劇的甜頭之後,亞視總把黃金時間用來播外購劇,自己的製作減少了,演員就流失,等到亞視高層發現收視已經撲街到不行的時候,也找不回演員,找不回那些能讓觀眾念念不忘的「情懷」了。

這正如今日的TVB顯露出的疲態——偶爾能出來一兩部好作品,但面對劇情更精彩、咖位更大、製作更精良的內地影視劇,整體都顯得軟弱無力。

綜藝的落後就是最好的例子,這麼多年來,除了《獎門人》系列和一些靠「名嘴」撐起來的訪談節目,幾乎從未進步。

內地火爆的真人秀,TVB也難以模仿,畢竟動輒上千人的攝制團隊、全國各地到處飛的壕氣就令TVB止步,一部綜藝的製作費媲美台慶大劇,也是有違TVB傳統的。

但其實這涉及到香港不給廣告植入的問題了,也不完全怪TVB

於是TVB推出了各種「低配版」綜藝,內地有《我是歌手》,TVB有《星夢傳奇》,讓一堆藝員去唱歌,黃智雯開腔即走音。

不過這個節目也算捧紅了鄭俊弘等歌手

評審團的坐席也蜜汁像《好聲音》……這個節目最意外的收獲可能是挖掘了巫啟賢的毒舌和話嘮體質,現在他已經是《蒙面唱將猜猜猜》的常駐了。

內地有《爸爸去哪兒》,TVB有《爸爸也Upgrade》。沒有大咖,親子出遊的地方是郊野公園,連父女玩遊戲時都是用各種很簡陋的道具……

但請不到大咖也和香港藝人比較注重親子私隱有關

畫面弱爆劇情設置也不走心,更沒有花式後期,全程仿佛在觀看一場幼兒園親子活動。

這種充滿荒唐感的操作,還真是有點似曾相識……

亞視「氣數已盡」之前,不少有點名氣的大花旦像萬綺雯、陳煒紛紛跳槽無線,那無線的藝員如今又要如何「苦海求生」呢?

苦海翻起愛恨,藝員求生大作戰

TVB不再是鐵飯碗,藝人能怎麼辦?

沒有名氣的老員工要麼苦熬要麼改行,前景還不錯的藝人則普遍選擇三大求生方式:

入電影圈(或跳到另一個電視台)、北上、做副業。

在香港電影的黃金年代,電影圈>電視圈的鄙視鏈顯而易見,周潤發、梁朝偉、周星馳等在TVB火了之後加入電影圈的例子很普遍。

之前我們也寫過,邵逸夫欽點的「無線五虎將」走紅後,「嘉禾」和「新藝城」都想簽梁朝偉和劉德華,華仔更堅持要帶其他三虎一起走:沉迷過的偶像一個個消失,但劉德華永恒

最後梁朝偉被加薪挽留,不肯屈服的劉德華遭遇冷藏

而現在的古天樂、張家輝、林家棟……或許是最後一批成功轉型電影的TVB明星了。

雖然香港電影也在低谷中掙扎,但還是有不少TVB演員希望能沖出電視框,擠進電影圈。

金像獎2019頒獎典禮,最佳女主角的報名名單中就有胡定欣和佘詩曼,不少劇迷期待兩位前視後的影後大戰。

目前戰況是入行16年的胡定欣,以處女作《逆流大叔》入圍「最佳新演員」,而佘詩曼再次被out。

倒是她的好閨蜜,在《金枝欲孽》里演她婢女的周家怡,憑《無雙》里「鏟青+扮醜」的帥氣女警官角色入圍了最佳女配角。

《無雙》之前周家怡就以一部愛情劇《瑪嘉烈大衛·綠豆》在香港爆紅,這劇是在viu TV 播的,對手也是從TVB離巢的林保怡,雖然現在可選擇的電視台不多了,但也不是沒有「出圈」機會。

除了擠電影圈,北上也是一條好思路。

其實佘詩曼入行多年已經前後拍過十一部電影,但不知道是不是受「電視臉」限制,她在電影圈就是沒有存在感。

佘詩曼最初北上也是2011年的事了,接連拍了《新審死官》《嫁入豪門》《忽必烈傳奇》……都沒有太大反響。

《延禧攻略》公布陣容後,不少網友替她淪為反派配角不值,尤其主角還是一位名不經傳的90後女生。

據說「嫻妃」還是佘詩曼主動出擊,以「低價」從胡杏兒、楊怡、胡定欣等TVB視後級演員中搶到的角色。

更有傳聞稱她的片酬只有200萬,每集片酬12萬,「嫻妃」火了後,於正對這說法作出否認:「佘詩曼是我入行處女作的女一號,她演的爾淳也是我最喜愛的角色」。

有人從佘詩曼、蔡少芬、胡杏兒三位北上走紅的TVB花旦中總結出「走紅定律」。

她們通常要拍幾部二線劇集,經歷低潮,再憑借過硬演技在重頭古裝劇中成功「跳出」,而且角色通常是不討好的」奸角「。

這個」走紅定律「恐怕有點」幸存者偏差「,畢竟北上的TVB藝員不少,但火不起來的更多。

北上十年都是爛片配角的羅嘉良

在《愛情悠悠藥草香》里被婁藝瀟怒摑的宣萱

可能宣萱的」鬼妹仔「氣質跟內地劇畫風不合吧,她最近還準備和古天樂重拍《尋秦記》,預計三月底開機。

一線藝員都打拼得這麼艱難,二線藝員則是連入門的機會都沒有。

「索腿天後」陳敏之曾經在微博上主動向於正求工作,但於正完全無視這條留言。

也不是每位」TVB中年勞工「的求生之路都這麼辛酸,畢竟還有像陳豪這樣瀟灑愜意的。

除了演員,陳豪還是知名的」咖啡狂熱份子「,他曾經主持過一檔叫《品味咖啡》的節目,帶大家到世界各地」走近咖啡「。

後來他還投資咖啡生意,創立自家咖啡品牌和開設實體店,除了拍劇,每天花九成時間在店里,親自入豆、烘焙、設計,他的計劃是開自己的咖啡連鎖店。

去年陳豪還玩「快閃」,突然在街頭沖咖啡,不少人都近距離感受過他現場沖咖啡有多蘇。

對於藝人」自力更生「搞副業,TVB也是很支持了,索性將」陳豪咖啡「在自家網站上架,一點都不吃虧。

其實許多我們一直看起來很」黴「的綠葉藝人,在商場上都有不俗的收獲……

還有投資了懷舊茶餐廳的」非凡哥「麥長青,離巢後花不少時間在餐廳經營上,甚至穿起侍應服親自為客人」落單「,還被誤會是」無劇拍轉行「。

麥長青說,入行時他就體會到這行是」朝不保夕「,所以一直居安思危、不停投資。

在TVB浮沉將近40年,見證過大台的高峰低谷,多得他的」居安思危「,不至於在近年的裁員潮中過於被動,否則如今簽下「老人約」的就可能有他一份了。

E姐結語

蓋世寶作為TVB的小透明,這回因為離巢引起不少人的關注,也掀起一波電視兒童「回憶殺」;而裸辭的李天翔也表達出對前途的擔憂,觀眾聽起來莫名心酸。

可毒舌的香港娛評人覺得,這實際是「中年勞工轉不出行業框架的故事」,需要警惕而不是可憐。

在這里面,行業有一定的因素,但演員自身的責任更大。

一味浪費青春等待,不去主動捕捉機會,不去學習新的技能,在舒適區里靜靜等待命中注定的劇本將他們砸中……

這個機會比無線台慶抽中大獎還難。

每年台慶晚會黑壓壓的人頭,這還不是全體藝員

古明華在「蘇基」一角爆紅之前,曾主動加盟配音組,準備演員實在混不下去了,還可以轉業當配音員;周家怡如果不是勇敢出走,今日可能還在客串不知誰的丫鬟;陳敏之公開向於正求工作,我也不覺得丟臉,只想為她的勇敢打call……

當年亞視無糧出,那些留下來的亞視員工被網友稱為」現代奴隸「,其中一名新聞部員工表示自己是為了新聞夢想才留下來的,結果網友一點都不感動。

網友指責:正是這班沒有薪酬也願意繼續工作的人,讓香港傳媒行業的薪酬維持低位

許多人都曾帶著夢想加入某個行業,此後卻過著一勞永逸、靜待花開的生活,最後被行業拋棄才抱怨「無情、用完即棄」,與其說是「為了夢想堅持」,不如說是缺乏自救的意識和能力。

工作的時候你會產生「危機感」嗎?

來評論區說說吧~

上一篇:何潔刁磊赫子銘:互助式跳崖了解一下?

你的小仙女E姐,TVB兒童菜籽,愛看劇的小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