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如果問時下國民討論度最高的男演員是誰

感覺上到各種網絡社交平台自媒體,下到大街小巷我們的街坊鄰里三叔二大爺都會直接指向電視劇《都挺好》里飾演國民啃老第一人「蘇傢老二」蘇明成的郭京飛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畢竟這是一個靠「打妹妹」

「廣場舞」

「哄媳婦兒」

「騙親爹養老金」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以及演員本人的超強求生欲花式上熱搜的男人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繼「TF老boys「組合門面擔當雷佳音同學N次在各種場合花式公開diss郭京飛「九線皮膚不好男演員」之後,我們第一次如此徹底的感受到:郭京飛火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好像一時之間,街頭巷尾辦公室,大家的談論對象都是那個一邊兒超級寵媳婦兒,堪稱宇宙好老公;一邊兒無賴暴力不要臉,啃老騙錢打妹妹什麼都乾的蘇明成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那種讓人一會兒覺得「他就是個熊孩子,實在挺可憐」

一會兒又覺得「這丫就喪心病狂一人渣」的神仙演技,讓我們第一次全方位多角度地感知了郭京飛當年作為「上戲著名才子」的真正實力。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聽了大家叫了幾輪春秋的「寶藏男孩」,可到了今天芭姐才如此真實而深刻地感知:什麼男孩不男孩不重要,即使是這樣的「寶藏中年」依舊足夠讓人覺得撿到了寶!

不是大器晚成,而是厚積薄發

能堅持自己步調行走的人們都值得尊敬

「郭京飛早該火了。話劇小王子,當年誰不知道啊。」

寫他的時候,芭姐有個年少時就狂迷話劇的同事回頭瞟了一眼屏幕這樣說。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說起來,芭姐對郭京飛其人最早的印象還停留在《龍門鏢局》,當時真的覺得時也命也,明明那麼搞笑無厘頭的劇情,卻偏偏被他演的嬉笑怒罵皆是文章,關鍵那時候郭京飛還沒變成雷大頭嘴里的「褶子精」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在鏡頭里也是一身長袍滿滿少當傢的架式,不卡粉也不啃老,算不上「小鮮肉」但也勉強要排上個大帥哥——當時你就覺得,嘿,有《武林外傳》的國民度做踏板,有昔日小郭他們來助陣,這小夥子八成要火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卻萬萬沒想到,遇上寧財神出一大岔子,這一番動蕩過去,他又沉寂了好幾年。

後來,芭姐再聽說郭京飛,是在很多圈兒內演員的採訪里。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很難想像,你去採訪郭京飛前後幾屆的上戲學生,他們有的人比他早紅太多,有的人比他有名氣太多,可同樣的是,他們提起郭京飛的時候都充滿了那種滿滿的,真實的「敬畏感」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對,敬畏感。

不止因為對這位「演什麼像什麼」的天才師哥充滿欽佩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更因為「害怕」

害怕他「隨便一演就是老師心里的表演標桿兒」,大幅度提升各位同學和學弟妹們的期末過關難度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當時,滿學校的人都知道他,他就是大神的另一個化身:在學校的江直樹,出了社會的何以琛——別人演不了的戲他能演,別人畢業能進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哪怕做幾年跑龍套的都算對個人演技的肯定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他上去就演主角,一演演十年。

30歲之前拿完話劇界所有的大獎

甚至他就是有本事拿那部話劇界都覺得是「鬧著玩兒」的《羅密歐與祝英台》拿下白玉蘭話劇獎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他的《牛虻》演出還有當時的領導人觀演——30歲以前的郭京飛已經是天之驕子,他哪里是什麼大器晚成,他是實在太「早成」。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郭京飛在話劇《牛虻》中扮演亞瑟

說起來,郭京飛還是陸毅的連襟,是鮑蕾的妹夫。他的妻子鮑莉既是他上戲的師姐,又是他的鐵桿兒粉絲——打從他念書的時候,這命中注定的一傢人們早就成了他的「戲粉」,那個時候郭京飛可不是今天這樣又貧又萌又逗樂兒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他是所有學弟妹眼中那個裹著軍大衣的校園怪咖藝術傢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是同級同學老師眼里的戲瘋子——每天想著哲學,想著戲,想著戲里那些難解的問題,甚至在排演與《等待戈多》齊名的荒誕派戲劇《終局》時,因為跟導演過於深度地去剖析戲與戲中人的經歷、情緒,導致他也一度難以出戲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在沒有人知道的時候,他一個人爬去18層樓頂,俯瞰著腳下的車水馬龍,一度被那些戲里關於「終局」和「意義」的釋義圍困,險些一躍而下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可當他下來的時候,他就什麼都想開了,他放下了那些遙遠的藝術追求,決心享受眼下的現世幸福——可放下藝術追求不是放棄藝術操守,郭京飛演什麼還是帶著自己的矜貴和領悟,十年過去,戲在他的骨頭里,他依舊是演什麼,像什麼。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瑯琊榜之風起長林》里的「卡粉男孩」濮陽纓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最初他一上來時,芭姐隻覺得這怕不是個搞笑的角色。可偏偏隨著情節的遞進,這個人的陰冷刺骨,心機深沉,謀劃縱橫一點兒一點兒滲進這個宏大的故事,也滲進你的骨頭縫兒里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那些剛開始你覺得有趣的白臉眼線,漸漸的都變成了毒,你眼看著他是怎麼沖著那些還全然不知的王朝和將領們奔襲而去——濮陽上師的不簡單,在他的眼眸中淬了毒的餘光里,在他勾著血的蘭花指里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到了《21克拉》和《二代妖精》

郭京飛的牛在於把一個特別容易演成「鬧著玩兒」的角色演得特別像那麼回事兒——他讓你信了,信了那個摳成毛病的話劇演員真實就存在、信了那個貓妖變的妖怪管理局魔都小分隊隊長就是那麼神經兮兮賤兮兮,卻又實際上善良又可愛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到《都挺好》里,嘿,這人絕了——多少年攢來的路人粉兒像是恨不能一晚上要敗沒了一樣。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理直氣壯地講歪理,手狠仇濃地打女人

可他在那兒抽泣說想媽的時候,跪在老婆面前做小伏低的時候,還有賤賤的在蘇老頭眼前跳廣場舞的時候——不免讓你氣著氣著又有點兒想笑,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啊,一會兒好一會兒壞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沒那麼罪大惡極十惡不赦,卻又實在恨得人牙根兒癢癢,像極了那些年咱爸媽遇上無賴親戚的那種打不得,罵不得,報警抓不得的鬧心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演戲最難的是自己在戲里的同時讓觀眾也跟著入戲,郭京飛做到了。

所以,活該他「紅」了——他早該紅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必須吹一波的《少林問道》高劍雄

看著郭京飛眼角的紋路,嘴角的褶子,芭姐突然覺得特別幸福,幸福這個世界上有人用半個人生告訴我們:

踏踏實實走自己的路,你總會得到收獲,那或許是人世間遲來的名利聲望,或許只是你一個人的現世安穩,內心富足,總歸你總會有自己的收獲。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沒有什麼大器晚成,也沒有什麼一夜爆紅,甚至沒有什麼「小紅靠捧大紅靠命」的運數

有的只是你積累的過程和被看見的過程。

「演員」是一個不斷向周圍吸收情感,也向創作掏出情感的職業,你讀的書,走的路,愛的人,見過的人世變換,人情冷暖都在你的故事里——有沒有貨不用說,你演,大家都在看。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最後芭姐只想說:

演員不分高低,不分一線十八線,最重要的是,要到達觀眾和自己心里的合格線。

真好,好演員的春天來了,觀眾們的春天也來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

活該「九線」男演員郭京飛走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