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可期》:一場關於成長的「答疑」課堂

以拜師體驗入題,芒果TV《少年可期》在打造一節少年成長課的同時,還嘗試了觀察類綜藝的新視角。

夜晚的內蒙古鄂爾多斯,草原漸漸沉靜。

酒過三巡後,歌手騰格爾在眾人盛邀下,與「蒼狼樂隊」其他成員一同,嘶吼起樂隊年輕時所創的歌曲《多少年》:

多少年該說的話,我卻沒敢說;

多少年該做的事,我卻沒敢做;

多少年該走的路,我卻沒敢走;

多少年該愛的人,我卻沒敢愛。

現場氣氛瞬間被點燃,騰格爾對著「樂華七子」成員說:「我們1993年組建樂隊的時候,跟你們是一樣大的小孩。」此時,音樂讓這兩個不同時代、不同風格的樂隊,完成了某種具有儀式感的時空交接。

《少年可期》:一場關於成長的「答疑」課堂

以拜師體驗入題,芒果TV《少年可期》已播出兩期,節目中,朱正廷、黃明昊、范丞丞、畢雯珺、李權哲、黃新淳、丁澤仁七位少年,在與「師父」騰格爾共同生活中,又有了很多新的成長感悟。

於無形中「傳道授業」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師徒制古已有之,不過以倫理關係為紐帶的師徒制,當下已普遍被用契約精神來協同的師生制取代,但對曲藝、工藝等一些傳統行業來說,師徒制依然有存在的必要,如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中修復行業簡單而原始的師徒關係。

《少年可期》:一場關於成長的「答疑」課堂

傳統師徒制中,傳藝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師父傳遞的不僅是技能,還有對人生的感悟,以及自己「行走江湖」的價值觀念。

在《少年可期》中,傳統師徒精神得到了重現。前兩期節目,騰格爾以「師父」的身份和與其年紀相差近40歲的七位「徒弟」相處三天兩夜。同樣的音樂追尋,不同的人生沉淀,讓這段師徒旅程,不斷碰撞出了值得咂摸的味道。

首期節目中,騰格爾將七位少年帶到了石林。騰格爾問:「你們看見這些石頭,腦海里會出現什麼音樂?」七位「徒弟」紛紛疑惑,答案天馬行空。

《少年可期》:一場關於成長的「答疑」課堂

「我自己經常按照這個思路‘畫畫’,在腦中作‘畫’能激發音樂創作靈感。」說著,騰格爾拿出隨身攜帶的吉他,安靜彈奏起《天堂》《希拉草原》,少年們圍坐身旁靜靜聆聽,朱正廷興起起身伴舞。此刻飄蕩在空中的悠揚歌聲,也回答著剛剛騰格爾那個問題。

每一次思維模式的更新,便是節目之於年輕人成長解惑的意義所指。正如黃新淳所說,「第一次有人告訴我,看到這些風景會想到一種什麼樣的音樂。」

除了行業知識的點撥,騰格爾還試圖去傳授更多人生感悟,他說,「每個人的內心都要有一首詩」。晚飯時間,騰格爾朗讀「屬於自己」的詩歌:「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他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羞恥……」年近六旬的老搖滾騰格爾,與《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主人公保爾·柯察金的堅毅面孔,達成了某種重合。

《少年可期》:一場關於成長的「答疑」課堂

作為兒子和父親,騰格爾還分享了母親對自己「出名不出名無所謂,不幹壞事就行了」的質樸教誨以及自己寫給兒子班迪的人生箴言:「男人一定要學會勇敢。挫折和寂寞,男人都要經得起和受得住,要用你的智慧,點開所有的出口。」騰格爾對音樂的理解、對父親角色的解讀、對人生得失的態度,都在日常的言行中進行了傳授。

李權哲在節目中感慨,「他就像一位父親一樣,將人生哲理娓娓道來,把知識都告訴給了我們。」

一方面是「師父」浸潤於日常的循循善誘,一方面是「徒弟們」對成長煩惱的虛心求教。正如《光明日報》對節目的點評:成長奮鬥的故事更動人。節目中,七位出道不久的少年,也在騰格爾等行業前輩地指導下,逐漸摸索出了屬於自己的「青春修煉手冊」。

觀察之外的新視角

國內綜藝節目類型繁復,文化類、競技類、推理類等層出不窮。近兩年來,觀察類綜藝走進大眾視野,成為最受關注的綜藝「新生代」。

什麼是觀察類綜藝?

學界對其尚沒有清晰定義,大致可闡釋為用觀察視角,把藝人或素人的真實日常曝露於鏡頭之下,節目組不強行干預節目流程,不用遊戲、任務影響節目走向的綜藝類型。福柯凝視理論提到,「凝視是主體對客體的觀看和審視。」借由多視角、紀實性敘事,此類型節目獲得眾多擁躉。

《少年可期》:一場關於成長的「答疑」課堂

追溯此類節目發展歷程可發現,2017年熱播的各類慢綜藝,如《向往的生活》《如果愛》等,已經具有了觀察綜藝的雛形,此後《妻子的旅行》《我家那閨女》等節目播出,讓觀察類綜藝更為成熟,如今《少年可期》等節目,則對此類型進行了更深入的創新探索。

例如,在近兩年走熱的觀察類節目中,婚戀、代際、親子等是被探討的常規母體,《少年可期》則從「師徒關係」切入,跳脫出家庭視角,因此讓議題更具社會性與大眾性。節目組對七位少年拜師學藝提出:同吃、同住、同行,以多聽、多看、多感受的要求,類似古私塾的教學模式,更是對傳統「師不必賢於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等師道倫理的呼喚與復歸。

《少年可期》:一場關於成長的「答疑」課堂

與其他觀察類節目相比,《少年可期》的明顯差異在於,它對青春、成長、責任等社會話題的探討之外,還側重對「音樂」這一行業話題的探討和交流。節目中,不論是騰格爾、鄭秀文等「師父」,還是朱正廷、黃明昊、范丞丞等「徒弟」,他們都是音樂行業的探尋者。

正如節目主創表示,「這檔從最初就以音樂為破題的拜師類綜藝,其實是希望各位音樂屆的前輩們將自己的故事融入在音樂中,並將自己想要講述的故事、感悟告訴少年們。」

《少年可期》此次嘗試,從一個音符到一首歌,從一位師父到一個時代,試圖用更聚焦的視角,完成更多元的議題剖析與挖掘。

作者:何久


編輯:徐蕾張榆澤

【版權聲明】本文系《廣電時評》獨家稿件,《廣電時評》編輯部保留所有版權;未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少年可期》:一場關於成長的「答疑」課堂

廣電時評已入駐今日頭條、一點資訊、企鵝號、鳳凰號、搜狐號、百家號、網易號、北京時間等媒體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