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劇《七日生》完美收官,但給國產劇的未來留下了更多的思考

摘要:電視劇《七日生》已經完美收官,觀眾的廣泛議論和業界的探討,在開播以來一直在不斷推高它的熱帶和收視,雖然只是一部好劇播罷,但該它給國產劇的未來留下了更多的思考,它劇不僅開拓了國產同類現實主義題材劇作的新思路,更在守正創新,輸出中國文化、傳遞能量、引導價值觀等方面帶給觀眾和電視劇界更多正面的思考。演員方面,《七日生》並未追求高富帥和白富美,而是秉持硬漢要有擔當,美女也要有智慧,注重展示新時代青年人有血性有膽謀的一面,反復協調當地服化道做細致研發,演員皮膚不磨皮、危險動作真人出演、實景實效取景,可謂擺脫了國產劇千篇一律的「溫室」拍攝法,將細節打造得趨於完美,真正呈現了國產劇的良心品質。

電視劇《七日生》已經完美收官,觀眾的廣泛議論和業界的探討,在開播以來一直在不斷推高它的熱帶和收視,雖然只是一部好劇播罷,但該它給國產劇的未來留下了更多的思考,它劇不僅開拓了國產同類現實主義題材劇作的新思路,更在守正創新,輸出中國文化、傳遞能量、引導價值觀等方面帶給觀眾和電視劇界更多正面的思考。

能量劇《七日生》完美收官,但給國產劇的未來留下瞭更多的思考

專業編劇團隊+豪華的戲骨演員陣容,從根本上保證了這部劇的成功。《七日生》導演劉心剛是國內首屈一指學美術出身的導演,沙漠+顆粒的調色讓片子獨具劉氏美學視效,廣角、俯拍等加權讓電影的大片質感凸顯,畫面美出新高度不說,就連劇中的槍戰戲也融入了武打拍攝特有的手法。

演員方面,《七日生》並未追求高富帥和白富美,而是秉持硬漢要有擔當,美女也要有智慧,注重展示新時代青年人有血性有膽謀的一面,反復協調當地服化道做細致研發,演員皮膚不磨皮、危險動作真人出演、實景實效取景,可謂擺脫了國產劇千篇一律的「溫室」拍攝法,將細節打造得趨於完美,真正呈現了國產劇的良心品質。

能量劇《七日生》完美收官,但給國產劇的未來留下瞭更多的思考

追劇過程中,不少人發現《七日生》除了製作和情節考究外,中外演員的精湛演技也是一大亮點。飾演簡妮小姨蘇莉的王姬和演簡妮父親洪銀河的王伯昭均是出道三十年左右的實力老戲骨,他們將中年人的職場困難以及生活感悟融入劇情,每一個眼神、手勢都讓角色栩栩如生。飾演李曉宇的李晨和飾演邱永邦的王千源,一個出道十幾年,一個超過二十年,兩位戲骨將硬漢肉搏和兄弟反目以及男人有苦說不出的拼、狠、柔、剛演繹得淋漓盡致,收放自如。

作為公路懸疑片,《七日生》有大量的打鬥、追擊戲碼,主人公李曉宇(李晨飾)、邱永邦(王千源飾)一上線就組團開打,他們對綁匪嫉惡如仇,對阻攔他們救人的一切元素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勇往無前,他們不僅看起來肌肉線條明顯,人物性格又正又燃。

大巴車上,面對綁匪對眾多生命的威脅,簡妮想的不是自己脫險,而是怎樣能拯救更多的人,李曉宇甚至冒死劫持阿里斯托,以此威脅達萊妮放掉整車人。同胞身處危機時,即便是追名逐利的富商洪銀河也選擇挺身而出保護弱小。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暴發戶馬總卻也在車上絞盡腦汁竭力反抗。像邱永邦說「中國人在外面,或許他們之間有這樣那樣的矛盾,但你要當著他們的面去綁架一個中國人,他們瞬間就能團結在一起!」

在國外複雜的環境中,我們中國人的居住環境、生存境況到底如何?人們的理想和現實究竟差距何在?《七日生》在能量傳遞上做足了功課,立足家國大義、致力人文關懷,從不同的個體視角展現親情、友情、愛情以及這些感情在國家利益、個人生死面前的轉變和升華。不僅傳遞正能量引發愛國共鳴,更提升了電視螢幕中影視劇作品的格局和眼界,屢次登頂收視王位和微博熱搜,也正說明了如今的電視觀眾對越來越多正能量作品的渴望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