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十年沉淀首次公開亮相,要走「微博式」崛起之路?

通過A站這次首秀記者會所披露的發展戰略,非常容易令人想起剛剛超越Twitter做到再次崛起的微博,感覺AcFun也在走一條微博式崛起之路,只不過AcFun比微博的用戶群體定位更年輕、更垂直、更深遠。

誕生十年,神秘A站首次公開亮相

AcFun彈幕影片網(簡稱」A站」)一直活躍在「亞文化空間」,在以ACG愛好者為主的互聯網亞文化圈層擁有擁躉無數,但卻長期對大眾傳媒保持神秘的A站,在6月8日終於第一次公開向媒體亮相。

A站成立於2007年6月6日,是中國最早的彈幕影片平台,也是全球最早上線的彈幕影片網站之一。其6月8日在北京康萊德酒店舉辦這場首秀記者會的時候正好是其誕生十周年紀念日的第三天。進入會場,現場光怪陸離的現場處處顯露出A站的前衛風格,巨型螢幕上碰撞跳躍的色彩,空氣中充滿著蒸汽波的光束,從入口到會場中間連接著「時空隧道」……對於我這樣的70後網蟲來說絕對眼前一亮。

A站十年沉淀首次公開亮相,要走「微博式」崛起之路?

盡管風格如此之跳脫有趣,但這場活動卻並非是面對A站粉絲的嘉年華會,而是一場「莊重」的、「商業性質」的戰略簽約儀式暨廣告推介會。在推介會上,A站CEO劉炎焱除了向外界詳盡的介紹了AcFun發展前景與商業價值之外,還正式宣布,AcFun與利歐數字集團(簡稱「LEO」)簽署戰略協議,雙方將聯手推動A站的商業化進程,這同時也意味著,在成立10年之後,A站的商業化之路正式開啟。

眾所周知,LEO是全球領先的數字行銷集團, A站與LEO的聯手,不但意味著A站商業化之路的開始,同時也意味著國內對亞文化群體新一次大規模商業挖掘的開始,到底傳說中的亞文化群體有沒有商業價值,是屌絲群體還是消費富礦,這次真要「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了。

如果A站的商業化探索能夠成功,對整個行業來說都將是重大利好。影響力已不成問題,但如何變現卻成當務之急。

影響力已不成問題,但如何變現卻成當務之急

A站自成立以來,A站以影片為載體,逐步發展出基於原生內容二次創作的完整生態,以高質量互動彈幕內容為特色,獲得了超黏性的用戶群體,累積了大量80後、90後的亞文化核心用戶,是國內主要的亞文化愛好者的聚集地之一,在誕生初始,A站一直給外界以「二次元引領者」的印象,在十年的發展歷程歷程中,「二次元」逐漸成為A站身上的重要標籤之一,實際上如今的A站已是包含「二次元」在內的各圈層的亞文化人群聚集地了。

在這十年間,以A站為代表的亞文化空間向主流大眾陣營輸出了大量的網路流行文化,像藍翔挖掘機、我的滑板鞋、金坷垃、Duang等耳熟能詳的詞匯實際上都起源自自A站。

A站十年沉淀首次公開亮相,要走「微博式」崛起之路?

在去年底的美國大選中,A站又借助於粉絲對「另類」特朗普的支持營造出一場文化狂歡,在主流媒體對特朗普當選張口結舌之時,AcFun用戶卻乘機輸出大量內容。

持續性的對主流文化輸出先鋒內容,使以A站們逐漸為一些敏銳的大眾媒體所關注,使以「二次元」為標籤的年輕人群的才華得到認可,同時也引來資本的追捧。比如,在去年11份公布的一次融資中,在被中文在線出資2.5億元認購A站經營公司廣州彈幕網路科技有限公司13.51%的股權後,AcFun當時估值既已高達18.5億元。在此之前的2015年8月,A站獲得優酷的5000萬美元A輪投資;2016年1月,A站又獲得軟銀中國資本6000萬美元A+輪投資。

巨額資本的進入顯示了市場對亞文化產業尤其是A站潛在商業價值的認可。然而潛在商業價值並不等同於真金白銀的收入,為了應對激烈的市場競爭,目前以ACG、科幻、科技等文化為主要內容的亞文化社區基本上都是虧損的,雖然坐擁大量活躍的年輕用戶與巨額流量,但如何變現的問題卻一直沒有得到根本解決,這也使得部分資本產生懷疑心態,甚至選擇退出。例如在5月22日,上海尚世影業有限公司就將所持的45%嗶哩嗶哩影業(天津)有限公司的股權全部拋售,掛牌價格為200萬元。嗶哩嗶哩影業是尚世影業與B站(Bilibili)的合資公司,當時這兩家頗具代表性的公司強強聯合頗受業內看好,但由於從2015年成立後一直沒有任何營收,最後還是以尚世影業退出結局。

變現幾乎是所有內容互聯網公司商業化所必須面對的共同難題,在發展十年之後,亞文化的互聯網公司能否順利破解從而迎來新一波大發展?從這次AcFun大張旗鼓的宣布與利歐數字合作並開啟商業化進程來看,A站看起來似乎信心十足。

盯準AcFun式的年輕人內容創作與消費時代

提到A站就不能不提到B站。就目前而言,A、B站是國內青少年泛娛樂文化影響力最大的兩個網站,就正式的商業化而言,B站啟動得比A站要早。B站的商業化主要是通過遊戲聯運變現,遊戲公司做出遊戲,交給B站代理經營或聯合經營,獲得收入後雙方按照約定的比例進行分成。此外,基於亞文化的影視開發和會員制度也是B站的商業化嘗試方向。

但從記者會上AcFun所披露的內容以及與LEO的合作來看,A站的商業化之路,似乎走上了與B站完全不同的方向。A站是要在深耕垂直的圈層的基礎上,打通內容與消費的泛娛樂產業生態。也就是AcFun要通過內容與社區深度經營,打通A站所代表的亞文化和圈層(垂直定位消費群體)與消費之間的關聯,從而做到商業變現。如果從利歐數字的角度詮釋,那就是在泛娛樂的浪潮之下,幫助商家借助青年娛樂開展品牌行銷。這明顯與B站的商業模式截然不同。

A站十年沉淀首次公開亮相,要走「微博式」崛起之路?

如A站CEO劉炎焱在會上所說,「A站是中國彈幕文化的發源地,擁有全網最先鋒的內容、象徵當下最硬核的流行文化、符合最廣大Acer趣味。作為中國最大的亞文化社區,A站一向深耕圈層文化,因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最有商業價值的不再是大眾審美和趣味,而是亞文化和圈層。」

在A站看來,其「亞文化和圈層」中所蘊藏的商業價值最大的釋放點還是在於消費:亞文化將引領消費選擇,而圈層文化將帶動消費升級。這是一種相當前衛的判斷,其邏輯是:在如今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年輕人所選擇的往往不是「大眾趨勢」而是「小眾自我」,新的消費時代對大眾消費文化重新解構,讓年輕人的消費價值釋放出來,因此最有商業價值的不再是大眾審美和趣味,而是亞文化和小圈層。每個人都在尋覓最符合自己價值取向的興趣愛好,為了自己的興趣愛好進行消費。同時,年輕人的全新亞文化也由小眾向大眾滲透,如果在將來躍升為流行文化,那其商業價值更是無比巨大。

實際點講,A站多年深耕垂直領域,在「二次元」、「先鋒藝術」、「極客」等領域都有一定話語權,這使得A站有能力(與LEO一起)在企業品牌年輕化方面有一番作為。

這種能力在A站而言首先在表現在其擁有的用戶群體之上–A站以其獨特的圈層文化,產生其他影片網站所沒有的用戶黏性,用戶在A站寄予了情感寄托;也表現在十年積累而形成的專業性內容判斷之上–它能夠敏銳地發現「符合互聯網廣大用戶的口味,有趣味性」的優質內容進行推廣;同時,A站還有很強的內容優勢及up主(短影片製作者)資源。論壇上,A站CMO王燕鵬表示A站也會將品牌與擅長的短影片相融合,幫助品牌走向年輕化。短影片崛起於2016年,如今短影片正處於上升期,在這一風口期裡A站從內容和形式上都會幫助客戶定制匹配用戶的語言,將品牌滲透用戶,品效合一。區別於傳統的廣告平台,A站連接品牌和用戶的情感,調整用戶對於品牌的心智認知,能讓品牌與用戶產生情感連接,協同品牌共創出年輕人喜愛的內容以及溝通文化。

當然,A站也沒有排除探索其他領域新的全新服務。

通過A站這次首秀記者會所披露的發展戰略,非常容易令人想起剛剛超越Twitter做到再次崛起的微博,感覺AcFun也在走一條微博式崛起之路,只不過AcFun比微博的用戶群體定位更年輕、更垂直、更深遠。和AcFun一樣,微博從2009年創立以來,也是坐擁海量用戶而沒有現成的盈利模式可供模仿,微博嘗試過會員制、電商、遊戲等種種模式,而最後的成功本質上還是建立在文化與內容深耕之上,這使得微博的商業價值逐漸被企業所認可,使微博的文化可以對消費起到引領作用。如果A站能夠真正把「亞文化X圈層」這道公式研究明白,那將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市場,甚至有可能形成一種新的消費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