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江大理遊記

  (一)成都,攀枝花,麗江

經過一個星期的聯絡,十一麗江之行的遊伴終於確定。我、stinkytofu、無花空賣枝、叮叮貓兒於9月30日下午16:00在成都火車南站會合。

雖然重來都不曾謀面,我們彼此一點都不覺得拘謹,候車的時候,我們笑著、鬧著,像從兒時就已經分開的好朋友,熟悉而陌生。成都至攀枝花的5621次列車的車票真的很難購買,多虧花兒MM托了N層關係才買到票,居然還是臥鋪票,實在值得嘉獎。

列車上大家一致推舉我為隊長,我知道推是推不掉的,暗自在想,哼,看來管帳和寫遊記的事一定歸我了,慘!

上車前,我好心為隊員買了3斤香蕉和2斤桔子,最後,沒想到,卻讓我狼狽萬分。路上,我們玩起了鬥地主,看著滿桌子的食物,還是我老人家發的話「輸的吃香蕉,吃桔子,吃麵包。。。」(真是多嘴,該打),本以為自己技術不俗,沒想到栽了!―――滿桌的食物大半裝進了我的胃裡,尤其是那該死的香蕉,撐的我要死,害的我現在得了「香蕉恐懼症」,看見香蕉就反胃!!!

10月1日早上8:40,火車準時到達攀枝花。一下火車,貓兒MM的姑夫就在車站為我們準備了早餐和去麗江的小巴,安逸哦。吃完早餐,直接跑上小巴,直奔麗江,因為我的住處還沒著落,我們思慮著――也許早點到房子好找一些。

一路上,大家的心情似乎很好,狠不得馬上就飛到麗江,去看看我們心目中的天堂。沿途有山體裸露,雲南特有的紅土地,山坡上一塊塊的梯田相連,有的莊稼已經成熟,有的則剛剛返青,黃、綠、紅三色相間很是悅目。臨近麗江,車子駛入一條寬闊的林蔭路,兩旁的樹木青翠,葉子在陽光下閃著光。

下午15:30左右,我們終於到了麗江,到了我們夢中思念的地方。

走在青石小道上,耳朵裡流淌著東巴古樂,我有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看著延綿的古鎮,我的心中有個聲音在吶喊「麗江,我來了」。這就是我心中的天堂!風塵仆仆的我遠道而來,為的就是朝拜夢中的聖地。旅途的勞累一消而散,我現在想做的就是在「天堂」裡飛翔。

已經聯繫好要住的客棧,高客客棧,我們在網上查的比較乾淨比較有名氣的一家客棧。車子一停,客棧的楊叔很快就出現在我們面前了。跟著房東楊叔步入高客,看著花園一般的院落,乾淨整潔的床鋪,我就暗自決定在住下了。最難得的還是主人的熱情好客,讓我們感到一絲家庭的溫暖。

由於一路的風塵,剛剛安頓好住處,我們就迫不及待的開始洗澡。我們就像朝聖的信徒一樣,虔誠的沐浴更衣,準備去朝見我們心目中的聖地。

我第一個洗漱完畢,安坐在高客的院落中的藤椅上,楊叔過來給我沏了一杯清茶,舒服安逸的感覺油然而生。發呆間,淅淅瀝瀝的小雨從天而降,打在了屋簷和我的臉上。哦,下雨了!

更讓我氣憤的是這三個家夥在洗漱完後居然開始洗衣服,暈!!!!他們似乎還洗的很認真,一直洗了一個多小時才洗完,無語。。。。。。

傍晚,我們終於整理好一切,踏上了麗江古鎮。

(二)夜遊麗江

我們走在麗江古鎮五彩的石板路上,漫天飛舞的雨點,淅淅瀝瀝,若有若無,跳進了衣衫裡,還有噝噝的涼意。我的鞋底與小路發出輕輕摩擦聲,「啪啪啪」與雨聲合奏出美妙的節奏。

也許是剛剛是十月一日的緣故,感覺得麗江的人還不是很多,我們一路走一路不停地有人將名片遞給我們,問我們是不是需要包車遊玩。所有的名片照單全收,因為我們計劃明天去玉龍雪山,車肯定需要的。拋開嘈雜的遊人不管,古城的確很美。麗江有高原水鄉的美譽,小城的風貌和江南很象。青石板的街道,小河悠悠在街邊流過,河邊傍水而建的房子,石橋,燈籠,柳樹,河邊洗衣洗菜的人們,這一切都很容易讓人想起江南。

漫步在麗江街頭,街道兩邊滿眼琳瑯滿目的藝術品,讓你感覺仿佛置身於藝術的殿堂一般,只有店老板和遊客的討價還價,讓它不免沾上了太多的世俗味道。我們來到一家頗有藝術感覺的小店,看見櫃台前陳列著納西族婦女自己編織的披肩,和一些小的手工藝品,兩位同行女士興致勃勃左挑右選的買了包頭的頭巾,看上去感覺還不錯。走著走著,突然我眼前一亮發現另一家籠罩著藝術氣氛的小店。我探頭進去看見牆上掛著許多文化衫,幾個女孩正在畫衣服,她們手中的畫筆在衣服上來來回回,不久一件自繪半成品文化衫出世了,接下來便是吹幹衣服就可以掛起來出賣了,看了半天,我還是沒看懂畫的內容是什麼?經小店主人說,她們所畫的是納西族最古老的文字——東巴文。每一種圖象就有一種意思。我覺得這衣服頗為精致,現代的服飾透露出遠古的韻味。

天慢慢的黑了下來,沿街的紅燈籠都亮了起來,風吹柳擺紅燈搖,剎是好看。也許是五臟廟在抗議,我們不約而同的穿過木板搭成的小橋,來到了酒吧一條街。酒吧街上的人很多,音樂嘈雜,若不是街邊的小河、垂楊柳,你仿佛都會覺得置身於某座城市的酒吧街。我們沿著街道走著,忽然耳邊傳來輕快空靈的音樂聲,駐足,觀望,哦,「櫻花屋」,這就是大名鼎鼎櫻花屋,我們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趕巧,一桌客人要走,我們飛身、搶位,搶下了一個山頭。

點了食物和酒水,我們邊吃邊聊。菜點的不是很好,味道一般,有點失望,麗江粑粑名氣雖然很大,但也不好吃,像油炸的千層餅。酒要的是大理的風花雪月和玫瑰紅,喝起來還算是習慣。店裡的服務生穿著有些特色,像唐朝的裝束,我們喚之為「小二」,服務質量一般,也許是人多是緣故,上菜上酒都很慢,但收錢似乎很積極。酒裡的人形形色色,操著天南海北的口音,有三五成群的,有對影獨酌的。有人說,到麗江最適合一個人前往。開始我有點不明白,為什麼要一個人呢?浪漫乎?激情乎?似乎,好像,可能。喝著酒,玩著遊戲,看著酒裡的陌生人,我漸漸明白。。。。。。

麗江的夜色應該是最美的,因為下著雨,垂柳下一溜兒排開的許多桌子都蒙上了雨布,河水中會不經意的飄過一盞河燈,很寫意。地面的五花石,被雨水洗的清清爽爽,回去的路上很靜,幾乎沒什麼人,給我一種錯覺,好像剛才的熱鬧是上個世紀的事情。

(三)麗江印象

10月2日,麗江,陰雨。

清晨,也許是比較興奮的原因,不到七點我就醒來,卻聽見窗外嗶嗶波波雨點打在屋簷的聲音。哎,又下雨!忽然覺得興趣索然,蒙上被子又睡了下去。迷迷糊糊又睡了半個小時,雨依舊下著。起床,如廁。這時,昨天約好包車的老板到客棧來找我們,我們委婉的推掉了。下雨,玉龍雪山是無法遊玩的。我們把出遊計劃做了調整,今天逛古城和黑龍灘公園。

在麗江的大部分時間就是閒逛。逛街邊林立的店鋪,雖然他們都在賣大致相同的貨品。牛肋巴布,一種當地特色的手織土布,因為都是窄窄的條紋,很象牛的肋巴骨,所以這種土布就被稱作了牛肋巴。麗江的店鋪裡充斥了各種用牛肋巴做的東西,衣服啊,包啊,頭巾啊,披肩啊。還有許多小包,鑲著古老圖案的繡片,不過到底是不是手繡的,就要看各自眼力的分辨了。麗江有許多銀器鋪,但是一來不是很清楚銀飾的品質,再者樣式也不是很新穎,想想還是做罷了。再有就是滿街的烙畫,用燒熱的烙鐵在小木牌上烙出小橋流水的景色,也有畫的木牌。在幾乎每一家店子裡都有。麗江有的時候看起來象是一個藝術家朝聖的天堂,我們在街上轉的時候,總是能看到有人對著小徑石橋流水人家畫呀畫呀的,全不理會周遭遊人的喧嘩。在麗江開店鋪的幾乎全都是外地人,想來是有人來了,就愛上了這個地方,所以就留下來了吧。東巴文字也是麗江的一大賣點,街上有一面寫滿了象形文字的牆,就叫做猜字牆,不過,好像肯靜下心來猜一猜那些文字的人並不多,許多人只是把它當作一個景觀,看看就罷了。猜字牆對面,有一個半露天的買「甩手粑粑」的小食肆,看著美味,十指大動,經不起誘惑,買了一個,味道不錯。

雨不知何時停的,空氣顯得格外清新。一路上,小雨還時不時的飄落,像情人多情的眼淚,溫柔纏綿。沿著地圖我們遊覽了木府,三道泉,白馬龍泉譚,四方街,直奔萬古樓。在觀景樓上鳥瞰麗江古鎮,但見清白的瓦房連綿數裡,蔚然成景,好不壯觀。遠處的玉龍雪山極像躲在清紗背後待嫁的新娘,娉娉婷婷,嬌羞無限,但始終不肯露出它的面目。不免有些缺憾,但誰說缺憾不是美呢?

在麗江,有個一直想買而最終沒買的東西,不知道,我是不是刻意要給自己留一些遺憾,是不是只能給自己留一些遺憾呢?那就是布農鈴。據說,布農鈴是一個叫布農的旅者,獨自穿越茶馬古道,孤獨中,他用撿到的銅片做成了鈴鐺,伴隨旅程。黃銅鈴只有一種,而青銅鈴是分了雄雌的,雄鈴的聲音沉厚,雌鈴的聲音清揚,我在大石橋邊小小的店鋪中一遍遍地敲著那鈴,聽著那聲音悠悠地傳了好遠好遠。然而最終,我還是沒買那鈴鐺,因為我在悠悠的鈴聲裡聽到了一絲孤獨,一絲落寞,像個孤獨的旅者,勇敢而悲涼。我想,就讓那聲音留在我的記憶裡吧,在每感孤獨的時候,響起在我的耳畔吧!

到麗江,當然要聽一聽久負盛名的納西古樂,還有那富有傳奇色彩的宣科先生。趕巧,昨天晚上中央十台的人物訪談欄目採訪了宣科先生,看完對我觸動很大。我一直想不明白,宣科先生是拯救了納西古樂麼?如果他真的拯救過它,那麼現在也已經毀滅了它。古樂不再是古樂了,有誰還可以體會樂音中悠揚的惆悵,納西古樂死了,死在了商業的現代社會。宣科自稱為古納西文化學者、古納西音樂家,我看他更像一個商業演藝公司的經濟人!

麗江的白天是喧囂的,行色匆匆或者安逸的旅者,招攬生意的店鋪,人聲才是麗江最大的特色。麗江已經被人們過渡的開發,也許,只有在清晨的麗江才是每個人期待的麗江吧。寧靜,安逸,美麗。

我佇立在路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想,自己到底屬於哪裡呢?注定是不會屬於麗江的,然而我所熟悉的城市在這些日子裡也離我漸遠,我到底是屬於哪裡呢?

(四)麗江情調

10月2日,晚。

大石橋是古城的一個中心了,就在赫赫有名的四方街後面,許多家小吃店雲集。麗江的特色小吃象黃豆面、麗江粑粑、江邊辣、亂燉、雞豆涼粉、餌塊等在這裡都可以找到。上午遊覽麗江古鎮的時候,在大石橋附近發現了一家鋪面,店名現在已經記不起來了。是個四川老板開的,裝修的古色古香的。傍晚時分,我們穿過木板橋,到這裡用餐。

菜譜送上來了,居然有個菜品叫「納西土雞火鍋」,就是它了!納西,納西,到底有什麼特別?!要了4個配菜,兩盤熱菜,還有麗江特產「米灌腸」,就是在腸衣裡灌上黑米,糯米之類的東西,味道一般,最後選了一瓶50度的「瀘沽湖」老白幹!呵呵,我感覺大家都有點「胃缺酒」!因為行程沒有瀘沽湖項目,就讓瀘沽湖留在胃裡吧!心裡還不時盤算著,喝不完偷偷帶到酒吧去喝。

菜上的很快,所謂的「納西火鍋」和四川的白鍋也相差無幾。四十五塊錢一鍋,配菜四元一份,滿滿的,香氣四溢。此時狼吞虎咽得根本顧不得形象,似乎每個人都想充分理解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真諦。火鍋的熱度和酒精的熱力很快驅散了身上的寒冷,推杯換盞間,隔壁桌來了一位帶著眼鏡胖胖的朋友,一臉的和善。他亦點了瓶白酒,獨酌,孤獨而悵然。於是,我舉杯相邀,把酒言歡,也許都是年輕人,很快打的火熱,相約明日共遊雪山。暢談間,與貓兒MM一直保持聯繫的兩個峨嵋的PLMM也趕了過來。同遊隊伍迅速壯大,人數由四人變為七人,酒水也不知不覺消滅殆盡。「走,去櫻花屋喝酒去。」有人提議,大家附和。於是各自回家,略加休整,相約20:00大石橋碰面。

夜色的古城更像一個小資情調的女人,臨街的客棧酒吧食肆全部在河邊支起了桌椅,在樹上掛起了形狀各異的紅燈籠,那猶如搖曳燭光的濁濁紅色印入了黑色的夜,印入了嘈雜的人群,也印入了暗暗的流水,仿佛一襲艷裝裝扮得麗江更加嫵媚動人。四方街上有溝火晚會,不知何故,沒有溝火,只有一個納西的小夥子吹奏著歡快的納西民樂。合著悠揚的笛聲,大家歡快的起舞,踏著節拍,跟著本地的帕金哥、帕金妹(納西語對小夥子、姑娘的稱謂)翩翩而舞。大家像一群歡快的不知疲倦的小鳥,手牽著手,肩並著肩,排成一條長龍,唱著、跳著,仿佛又回到童年,只有開心,可以忘記所有的不愉快。

不遠處的小橋邊,有幾個納西族姑娘輕哼著歌曲,在賣一種彩色的小河燈,一盞盞小巧的河燈閃爍著熱切的眼睛。路邊的渠中,不時有河燈飄來,有些搖擺,那一點在微風中飄搖的紅色亮光遠遠地來,又緩緩地向不知名的下一站去了飛快地漂去。也許是幾屢思緒,每個人點了盞河燈,由納西小妹串成一片,我們親切的喚做「七星燈」,燈有七盞,寓意非凡。放河燈,於古代就有一種牽思、祝福的含義。我們虔誠的合什,祝福,為自己為朋友為家人為事業。別致的七星燈載著滿滿的祝福,順流而下。燭光搖曳,像一團流動的火焰,生命之火,生生不熄。也許是河燈特別的緣故,引來很多遊客觀望,自豪的感覺油然而生。站在水邊,我懷著沉靜虔誠的心、期待的目光護送著它遠去。河燈曲曲折折地飄搖而去,甚至在轉彎時撞到了橋下的石墩,但終是飄走了,遠去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那燈那流水像油畫一樣,在夜色中,忽然覺得恍如隔世。

再次來到櫻花屋,樓下已經沒有位置,在二樓選了一張臨街的位置坐定,點了一打啤酒和許多小吃,我們喝酒遊戲聊天。這時,遠遠的,一陣熟悉的歌聲飄過來了:「哎—什麼水面打筋鬥也?什麼水面起高樓也?…」尋著聲音望去,由於沒有下雨的緣故,樓下小河兩岸岸邊柳樹下的桌椅都坐滿了人,是他們在對歌。夜色燈影的小河成了天然的對歌舞台,兩岸的歌聲此起彼伏。歌聲,唱的我們熱血沸騰,躍躍欲試。於是,換了間酒吧,也加入到對歌的行列。深圳的嚴兄唱歌似乎很有天分,漸漸的,成了我們合唱隊伍的總指揮。從雄渾的革命歌曲,到抒情的信天遊,從激昂的熱情的沙漠,到深情的朋友,甚至兒歌也不時流淌在小河上空,幾乎所有的能唱的、會唱的,也現編出唱詞對答的搜腸刮肚都倒在了麗江街頭。我們每唱一首,對岸的的遊客也都齊聲呼應,現場的氣氛十分火爆,酒吧的帕金妹也偶爾高歌助興,只聽得歌聲、笑聲、掌聲連成一片。雖然大家都唱過卡拉OK,但那種感覺哪有在麗江小橋流水間對歌這樣盡興呢?此時此刻,不管大家來自哪裡,也不論男女老少,都仿佛回到了孩童的純真年代,似乎很久都沒有這樣盡情地唱、縱情地笑了,大家在對歌中都仿佛找到久違了的單純的快樂。

快樂也許就是這樣,在你不經意間會與你親密的接觸。我想每一個驢友在寄情山水間的時候,無非都是在尋找自己久違的快樂吧!

(遊記之五,六由貓兒MM代筆,在回復中可查閱)

(七)初識大理

10月5日,麗江-下關

狠狠的睡了一通懶覺,9:30和高客客棧的楊叔刁阿姨道別,沒想到離別竟有些依依。胡亂吃了些早餐,便匆匆趕到四方街郵局。也許是「在麗江把美麗寄給世界」這個搶眼的橫幅吸引著遊客,麗江郵局裡的人很多。乘著花兒MM他們在忙著郵寄的時候,信手挑了一套麗江古鎮的黑白明信片,請郵局的工作人員幫我蓋上了印有東巴文字的麗江郵戳和猴年紀念戳,我沒打算寄給誰,就留給自己珍藏吧!

11:40我們坐上了麗江開往大理的班車,我一直回頭脈脈的看著麗江古城消失在我的視線中。「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徐志摩先生的《再別康橋》正好用在這裡。坐在車上,我一直在想,在麗江的4天,有失望有收獲,還有不少的遺憾,就像這八百年的麗江古城一樣,無法用4天時間去領略她的風情,更無法用只字片語去概括。風雨兼程、歷盡滄桑,一座古城正在慢慢的變化著,有些永久的沉淀下來,有些會在時間的長河中漂遠,這是一座無法概括的城市,一切的故事只有自己親身去感受。我想,我還會再來的,那時我將帶上我心愛的女孩在麗江小住,感受這份平淡的真實的幸福。在手繪地圖上有這樣一段話:「來之古城的人,每個人都在造一座古城,將自己感覺到的感覺攪碎了,那些碎片會飄落在古城的小巷中,你和古城便一樣唯一,一樣美麗。」

大理,你一提到大理你會想到什麼?沒錯,金庸、天龍八部、惡人谷、段王爺、蝴蝶泉、五朵金花、蒼山洱海,還有就是大理自古聞名的「風、花、雪、月」。所謂「風」是指下關風。「花」,上關花。「雪」,蒼山雪。「月」,洱海月。下午15:00左右到達下關,從穿著打扮上一眼就被認出是遊客,一出客運站就被旅行社的人盯上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們三個長的面嫩,竟被誤認為是學生,大理一日遊的220元/天給我們優惠到160元/天,感通索道由80元優惠到65元,住宿雙人標間60元/天也算便宜。從時間和車程考慮,我們還是決定參加旅行社。

旅行社替我們將行程排定,下午自助遊覽洱海公園和明珠廣場,順便感受一下下關風。盥洗休息,安頓好心情,開始了行程。由於公園很近,我們決定徒步遊覽。洱海公園門前的廣場有成排的特色小吃攤和水果攤,中午飯還沒吃,不自覺的有點餓了。品嘗了洱海的蝦兵蟹將和三道小吃,也許是肚子餓了的緣故,感覺還不錯。就是覺得水果攤的老板們太黑,不如麗江小販厚道,3、4元一斤的人參果居然賣9元,我們居然還傻傻的買了,味道雖然不錯,心裡畢竟不爽,鬱悶!做人要厚道啊!!!

洱海公園位於洱海的最南端,登上公園的望江樓,眺望洱海,但見水天一線,渾然天成,當落霞把洱海裝點出點點的金光粼粼,一股暗淡的潮濕之氣也蕩漾在天地之間。洱海實為湖泊,與蒼山相連,山水相伴,山有了水的靈氣,水也有了山的壯闊。從公園內的山頂可以看到大理城,太陽西沉,天邊的雲彩在霞光的照映下顯得格外的美麗,厚厚的雲層仿佛一條棉被蓋在蒼山山脈上。公園內,有許多釣者,或做或站,還有一位老者身著水靠,站在齊腰深的水中垂釣,靜靜的,宛若一道油畫。據說,公園內有個小湖喚做「情人湖」,遊覽間,我們碰見了3、5對新人在拍結婚照,看著一對對新人臉上幸福的笑臉,宛如另一道風景,看著看著不由得癡了,在洱海拍結婚照是否寓意海枯石爛?

順著引橋,走進湖邊的小亭,風變得大了起來,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下關風?有少許涼意,攏緊外衣,仍讓這任性的風從我臉上掠過,微寒的軀體此刻正享受難得的清涼。水中更有許多泳者,在冷風中,他們遊的依然怡然自得。慢慢的,風似乎更大了,肆意地吹著,耳旁有呼嘯聲,臉有被刺痛的感覺。下關風,讓我知道了它的魅力是不容抗拒的。站在風中,我忽然想起了「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詩句,心中一陣酸楚,我自問,所要尋找的平靜的幸福何時才能出現?

從南門一出公園就到了明珠廣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圓形水幕宮,據說內部是展覽館。水幕宮周圍的玻璃牆面光彩耀目,加上水幕牆像珠簾似的圍繞,頗具現代建築韻味。同時,它又與後面山坡上的明珠塔遙相照應,把火車站前邊的風花雪月雕塑、五朵金花雕塑,連成一條長長的軸線,創建了這個長達數千米、寬約百米左右的明珠廣場,其間又有精巧的山石、涼亭、逼真的動物塑像,燈柱及閃亮的燈箱廣告把廣場點綴的璀璨耀目,宛如一顆明珠。我想,這可能就是明珠廣場名字的由來吧?!

離開廣場匆匆趕到交通飯店預定回程車票,未果。回到酒店已經21:00多了,也許是肚餓,找到酒店附近的一家自助燒烤店,自助燒烤。水平不佳,烤的滿屋油煙,雙眼迷離,帶上墨鏡繼續與油煙抗爭,烤的不亦樂乎。吃著烤牛肉,喝著雲南的青稞酒,好不愜意。試想,人生百年,把酒言歡,夫復何言?

(八)大理遊歷

10月6日,大理。

清晨8:00,旅行社的導遊如約到酒店來接我們,登船的地點就在洱海公園的船塢。直到9:20,我們才登上了「杜鵑」號遊船。我們的導遊是白族的MM,一身標準的白族打扮。這時天也淅淅瀝瀝的飄起了小雨,我們走到船頭,在三層找了一個可以避雨的屋簷做了下來。「嗚。。。嗚。。。」輪船嘹亮的汽笛拉開了我們遊洱海的序幕。

獨自站在船頭,迎著風雨,任由冰冷的雨滴打在臉上,有一種肆意的感覺。厭倦了車水馬龍,習慣了燈紅酒綠,城市的喧囂讓我感到疲憊。說不清的寂寞,道不明的煩躁,壓抑了太久的情緒想要得到些許放縱。靜寂的山林,寬廣的大海,此刻正是我向往的地方。尋求這種反樸歸真的感動,我想只能在自然中找回我遺忘已久的平靜。

洱海一如往常的清澈,魚蝦自由地嬉戲,漁家在洱海裡泛舟,而我們這些遊人更是怡然自得地欣賞著這所有景致。洱海帶給我的感覺是寬闊而非輕柔,時而,大風吹過,海面上波濤洶湧,遠遠海中的小船,在波濤中上下起伏,船家奮力的與自然抗爭。看的出神,想起了李白的詩句「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雖然不見白帆,但意境相同,是一道別樣的風景。這與西湖、漓江是非常不同的,也許這也正是洱海的魅力獨道,我想這也許就是它用海來稱謂的原因吧。

遊船上有白族「三道茶」和歌舞表演,頭道「苦茶」是正宗的烤茶味,味苦,由於喝的匆忙,竟忘了品味。二道「甜茶」有股薑片的清香氣,杯面上飄著一層薄薄的白色像奶酪一樣的東西,品嘗中,杯底居然還有核桃仁,也許是我喜歡甜食的緣故,我覺得味道不錯,很像麥乳精的味道。三道「回味茶」,有點淡淡的中藥的味道,飲起來普普通通,有點像麥香茶的味道,前兩道茶的鋪墊便生生地被浪費了,就象舞台上那變了味的白族歌舞。

洱海中有三個著名的小島:觀音閣、小普陀、南詔風情島。我乘坐的「杜鵑」號遊船只停靠其中的南詔風情島。南詔風情島是一個巨大的小島,登上小島,一入眼便是一組巨大的石雕,叫做沙壹母群雕。這是根據《後漢書·西南夷列傳》中記載的有關大理地區一則神話雕刻而成的。穿過一處貼近海面的石板橋,由於風大的緣故,不時海浪打來,激起水花無數,橋面上也不時湧起海浪,我們跳著,躲著,笑著,不少年老的遊客躲避不及,鞋襪衣衫盡濕。拾級而上,就可以看見一座高高的漢白玉觀音像,寶相莊嚴。下面的文化藝術廣場,塑有一些重要本主的雕像和一些相關的圖騰,可讓遊人從這裡領略一番白族秘宗的神秘與大理文化的魅力。由於時間匆忙,南詔行宮就匆匆瀏覽的一遍,從陳設布局一見便知是新近規劃整修後的產物,沒什麼值得推崇的。倒是回程的路上有一片仙人掌叢讓我流連,生在薄霧中,顧盼生姿,像羞澀的少女,婷婷玉立。

中午下船後換了個導遊,在大理的金龍飯店就餐,上午淅瀝的小雨也早停了,飯後,直奔蝴蝶泉。

蝴蝶泉,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從小就看的電影《五朵金花》現在雖然已經記不清楚內容,但蝴蝶泉的名字卻永遠的留在我的腦海中。進蝴蝶泉有三條道,兩旁的分別是金花道、阿鵬道,中間一條筆直的大路叫做情人道,道旁全是筆直聳立的樓竹。據說,進蝴蝶泉,女生該走金花道,男生該走阿鵬道,是情人才一起共走情人道。我們沒有按習俗都是從中間的情人道直奔蝴蝶泉而去,路旁很多白族的大姑娘,小媳婦在賣鞋墊、頭巾等等的手工制品,路上的樹上還有不知名的巨大的白花,據導遊介紹這是曼陀羅,有毒!一路前行,遠遠地便見到泉邊那株巨大的合歡樹。泉比我想像的小,泉水卻比我預料的清澈,幾十尾紅的黑的魚在水中自由自在地遊弋。蝴蝶卻沒看見幾只,合歡樹上好像掛了不少假的蝴蝶,毫無生氣。泉邊有白族民間藝人拉琴唱歌,泉下有一石龍噴出水柱,遊人搶著在這裡洗臉淨手。聽旁邊的一位導遊說,這裡的水有一部分是化自蒼山的雪水,甘甜可口,在這裡洗手,一洗,求財運。二洗,求官運。三洗,求桃花運。我也趕吧吧的擠了進去,那水很涼,涼得刺骨,我是需要洗三遍的,還順便喝了一口,真的很甜,清清涼涼,像幸福的滋味,幸福是這滋味嗎?

泉的一側有蝴蝶博物館,據說有不少是幾近滅絕的蝴蝶。為了保護蝴蝶,進園還要換上消毒的鞋套。園內的蝴蝶並不怕人,時而飛到我手臂上,沒想到竟可以和蝴蝶這樣親密接觸。看著手臂上舞動翅膀的精靈,心中一陣不忍,蝴蝶泉本來是蝴蝶的天堂,竟被人們毀壞如斯,現在只有蝸居在這鬥室之間,雖然衣食無憂,但失去祖輩自由飛翔的空間,也不知道這應該算是人類的悲哀還是蝴蝶的悲哀?!從館中出來,踩著大小石子鋪就的阿鵬道沿情人湖轉了一圈,覺得白族GG追MM其實一點算不上艱辛,一會兒便可以唱著歌牽著手了,做白族的GG真幸福,^_^。

去崇聖寺三塔前,先去了天龍寺。天龍寺,金庸筆下大理段氏皇族出家的地方。其他遊客在聽導遊講述佛家典故的時候,我獨自在寺中遊蕩,寺廟很小,僧侶不多。轉至內殿才發現僧侶都在內殿,原來此時,寺院正在做一場法事。天龍寺燃的香很特別,又粗又長,寺中的僧人講,此寺與其他寺廟不同,進香人燃香多少是依佛緣而定,無緣之人,佛寺不會賣香給你,唏噓不已,我不知道我是否與佛有緣,但我知道我不會跳出三屆,超出紅塵,香自然沒買。天龍寺的側面有座花園,內有一大石,上刻「上關花」,大石的周圍有許多不知名紅色的花朵,雖然雨潤帶嬌,婀娜多姿,但毫無特色,難道這就是大理的「上關花」?在車上和導遊攀談才知道,上關花早已經在文革期間被砍伐了,看來上關花無緣再見了。

崇聖寺三塔是大理的象徵,中國南方最古老最雄偉的建築之一,也是國務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到達崇聖寺,天又下起了小雨,進得寺來,宏闊的廣場中空空蕩蕩, 遊人不多。三塔中,左右兩面的塔已略有傾斜,據說左塔傾斜有8度,右塔傾斜約6度。佛教中有塔必有寺,如今,三塔依然屹立,崇聖寺卻已在清鹹豐年間被毀。本想好好遊歷一番,但其他遊客要趕到大理古城,無奈,只好隨行,我想這就是跟旅遊團的缺點,沒辦法。

趕到大理,天已黃昏,雨依然下著。大理古城在我印象中是一座美麗的異域古城,當我親自走在狹窄擁擠、人流熙攘的街道上的時候,但見,兩邊一家緊挨一家的店鋪裡依次流出商人們犀利尖銳、洞察秋毫的目光,終於徹底粉碎了我心中一路之上努力營織的一幅異域風情的彩畫。濃鬱的商業氣息彌漫在古城的每一個角落。遊人如織,鱗次櫛比的店鋪,琳瑯滿目的貨架,店主人鷹隼一般搜尋的目光,讓我失望。聞名遐邇的「洋人街」也不過數十米,期間的咖啡館、酒吧間或可以看見幾個洋人,他們透過玻璃窗看著我們,我們透過玻璃窗看著他們,在我們彼此的眼中何嘗不都是一道風景?!只有大理古城的城牆城門還隱隱透出些古意,還有那些躲在高大宏麗的臨街建築背後,冷僻的岔街上已然歪斜的白族人的木板樓。樓頂上,迎風飄搖的叢生的白茅草,才保留了綿延了幾個世紀的真正的大理古城的一絲遺韻……

(九)蒼山

10月7日,蒼山。

清晨,偷偷睡了個懶覺。今天我們計劃遊覽蒼山,旅行社9:00到酒店門口接車,將我們送到蒼山感通索道口,並負責購買雙程纜車票,其他活動我們自由安排。

蒼山,在大理是與洱海齊名的一處風景區。不知道,這個蒼山是不是武俠小說點蒼派的總壇。惡人谷,好像也應該在這蒼山之中。

坐纜車上去,隨著山勢漸高,回頭俯視大理、洱海,但見洱海浩淼,大理清秀,雖然都籠罩在一層薄霧之後,但風韻不減。當纜車漸漸駛入蒼山大峽谷的時候,向下望去,一副巨大的棋盤映入眼簾,依稀,有幾個人影在碩大的棋盤上行走,竟顯得如此的渺小。突然,我的腦海裡崩出了「珍瓏棋局」這個詞,雖然在金庸的小說裡「珍瓏棋局」是圍棋,而這裡卻是中國象棋,但我想是不是金庸先生有意如此描寫,圍棋,畢竟比象棋來得博大精深。

下了索道,沿著小路很快就走到了大棋盤上,棋子很大,目測直徑大概有1.5米,在棋子的側面有一個內縮的把手,一時興起,我雙手扣進把手內,用力一抬,棋子應聲而起。原來棋子很輕,從外表上看,棋子極似漢白玉的,原來確實中空的木頭做成的,害的我剛才用力過猛,差點閃了腰。站著大棋盤上遙望大峽谷,峽谷中一道瀑布飛流直下,溪流兩岸的青山被一層似雨似霧,是霧非雨的水氣籠罩,顯得格外縹緲。

走過一道吊索橋,就到一個叫清碧溪的地方,那兒就能看到鬱鬱蔥蔥的蒼山山頂,據說山頂上有皚皚白雪,就是所謂的「蒼山雪」,但由於霧氣籠罩,無法窺探。一條小溪從山間潺潺而下,一潭池水清澈見底,這裡便是山頂雪化出的水一滴滴積攢而成的。遠看清碧溪是一片透明的碧綠色,三面被長滿野草的山石環抱著,一端不停地緩緩流下山去。走近了,才發現那水是毫無瑕疵的,更談不上顏色了,底部只有石子,每一顆都清晰可見。至於為什麼會呈現碧綠色,大概是小草的功勞吧!忍不住嘗了這水,本以為它是甜的,實際上卻沒有任何味道,只覺得很冰涼。這就是雪化水,改變了形態卻保留了本質。

沿著山間的小路,我繼續向上攀爬,山間的小道濕漉漉的,踩上去很軟,很舒服,好像這條路是剛為我開的一樣。小草的清香和著泥土的氣息使周圍變得透明起來,就好像一片混沌剛被打開,大山第一次敞開胸懷迎接來訪的人們。樹葉還帶著晶瑩的露珠,一顆一顆不願離去,它們也喜愛這綠色的世界,不想太早回到大地母親的懷抱。在如此愜意的山間行走,我對距離已沒有概念。山澗的溪水,沿途若隱若現,嘩嘩的水聲一直陪伴這我們,小溪不寬,卻很急,帶有一種奮勇向前的活力,生命力在這裡顯得格外耀眼。就這樣朔溪而上,不知道走了多久,體力也漸感不支。聽介紹說在這個中間有個七仙女池,是七個水池,從上而下一疊一疊的,在那是個鮮花盛開,樹木鬱鬱蔥蔥,人跡罕至的地方,說是特美。不知道是否路線正確,山路似乎不知道何時才是盡頭,我們抬頭看了看看不到頂的蒼山,決定放棄了,能力有限,未能去一睹美景,遺憾了。

沿著上來的路線下山,走到一處相對平坦的突兀處,從高處往下眺望蒼山,雄偉中不失柔美,寫意中暗藏工筆。看著眼前觸手可及的蒼翠,好想撩開這雨霧的蓋頭,看看她的嬌美。可是我發現這始終是一種幻想,這山,這樹,無法變得更清晰,我們注定是要閱讀一首美麗的朦朧詩了。放眼四周,一切都那麼沉寂,山無言地聳峙著,花無語地燦爛著,只有迷離地雲霧依然在眼前飄蕩,朦朧著,朦朧著,漸漸幻化成一首歌,一首流淌在我們心中的歌。

霧中的蒼山,讓我們領略到了另一種極致的美,它是一首朦朧詩,還是一幅印象派的畫,更是我們心中一種永遠的思念。我盡量什麼都不想,讓自己處於空白中,我真的感到:靜寂的山林在為我綻放,溫柔的小草在為我歌唱!蒼山帶給了我無限的感動。

大理自古以「風、花、雪、月」著稱,在大理的這三天,沒吹到下關風,沒見著上關花,沒看見蒼山雪,沒賞過洱海月,只在白族MM的包頭上領略過這大理四景,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位遊客都有這樣的遺憾。

(十)回顧

告別了風花雪月的大理,回到了美麗的成都。麗江、大理留給了我珍貴的回憶,而我要面對的畢竟是另一片天地。此刻我忽然感到,寧靜的小城和喧囂的都市都是那樣的美麗,而這美麗是各歸其所的,在相互輝映中尤顯得各自的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