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海空城 營口西炮台

  西風瑟瑟衰草鳴,故壘百年旅愁新。鐵臂銅軀殘夢遠,空城深鎖遼海冰。

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西炮台遺址·1888年·遼寧營口

一部近代開埠史,同時也是一部百年屈辱史。不能順應潮流主動尋求變革,就只得被動拖入現代化進程而步履艱難,停滯的帝國最終為之付出了漫長和巨大的代價。位於遼河濱的營口西大街再現了開埠時代的繁華商業舊影,而不遠處渤海灣的西炮台則回響著侵略者的船堅利炮聲。戰爭與和平的主題並存,是中國近代通商口岸發展史的兩個側面。

西炮台位於營口市區西郊的遼河入海口附近,面向大海形成防禦之勢。雖說離市區不遠,此處為遼河沖積平原,海濱泥土淤積面積較大,可能為蘆草萋萋的濕地,人跡所不能至,因而倍顯荒涼,不似青島、大連等多山的海濱可作為旅遊目的地,也沒有天然的山海屏障可守。炮台則是在淤積的平原上用黃土壘砌到一定高度而成,工程量較大,從1882到1888年歷時六年方完工。遼河口是渤海灣的最北端,可深入東北腹地,距離滿清的老根據地奉天盛京很近。一旦營口失守,東北淪陷,豈不是斷了當年清廷祖先們留下的後路。特別在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拱衛京師的大沽口炮台慘遭失陷後,清廷吸取教訓,在渤海灣南北的遼寧、山東多處海濱要塞增築炮台,以防列強的堅船利炮攻入渤海灣以威脅天朝的安危。其中營口的戰略意義,主要在於從海上防守東北腹地,從陸上扼住遼東及朝鮮的通道。

晚晴朝廷素有海防與塞防之爭。時值國家外患重重,俄國大面積侵吞邊塞國土,西洋列強又頻頻騷擾沿海並深入內地,海防塞防原本不可偏廢。只是多年各地賠款,加之本國經濟日漸凋敝,清廷財政捉襟見肘,要兼顧兩者也只能左支右絀。盡管如此,在北洋大臣李鴻章的努力下,朝廷仍決定投入大量資金建設海防要塞。殊不知此舉對於北洋勢力而言,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在軍隊貪腐嚴重、朝廷窮奢極欲的背景下,軍事裝備雖部分從西洋強國高價引進,卻因偷工減料而淪為豆腐渣工程。後來清廷在甲午戰爭中遭遇慘敗,並非事出偶然。

營口西炮台由厚重城牆圍繞,並挖掘護城河作為又一層防禦工事。城牆西端有三座炮台,中間為大,兩側拱衛,全面應對海上來犯之敵。「內築土台三方,中大旁小,高四五丈。」乍一看挺有氣勢。特別是中間的主炮台,共為兩層,現高6米,寬約50餘米,規模較大。從東面緩坡登臨主炮台,只見台面地勢開闊平坦,三面土牆厚實堅固,幾架鐵炮面海而置,垛口外便是一望無際的濕地海濱。此時尚未開春,海上冰封千里,寒氣撲面而來。據說春來五月,海邊鮮花盛開,將是適合旅遊的好景致。而眼前的冰冷世界,滿目荒涼,難以回想起當年金戈鐵馬的咆哮聲。西風瑟瑟吹過海濱的層層衰草,只能發出一陣陣弱不禁風的哀鳴。

但從自然和文物價值而言,臨海背城、設施完備的西炮台不失為一好去處。可是太多屈辱的歷史記憶,卻成為其不可承受之重。在1894年的甲午戰爭中,日軍從陸海兩側進攻營口,炮台慘遭破壞。當年曾經營炮台的將領左寶貴,也早早犧牲在了平壤的戰場上。兩個同樣努力追求近代化的東方國家,國情和體制如此不同,終於在這場戰爭中優劣互現。營口西炮台的淪陷,意味著整個遼東全部落入日寇之手,且日寇得便跨越遼河,長驅直入遼西走廊,進逼山海關而強迫清廷簽訂城下之盟。這是一條二百餘年前清廷入關占領全中國的老路,這些清廷被嚇破了膽,一心求和,在馬關條約中大肆出賣民族利益。當年康熙大帝認為無需修復未能阻擋清兵入關的長城,因為國力才是最好的長城。此言果然不虛,只是他的不肖子孫們是從反面作了印證。十年後的日俄戰爭,兩大列強為爭奪中國這塊肥肉,居然在東北領土上展開拉鋸戰,西炮台再遭破壞,這又是一層國恥。

營口西炮台,如今荒涼不堪回首。中國人講究狡黠的智慧,如小說中諸葛亮的空城計,沒有實力卻能靠氣勢唬住敵人。可近代以來的時代變了,實力才是外交的後盾,內部空虛卻大唱空城計,終有黔驢技窮的一天。

甲午戰爭標誌著晚晴數十年來畸形的近代化進程宣告破產。體制內外不少仁人志士的汗水和鮮血,竟在半年的戰爭中化為烏有。百年已逝,登臨炮台,面臨遼海,雖然設施已修復,歷史的傷口卻依舊隱隱作痛。而此後百餘年的中國現代化進程,又是背著沉重的歷史包袱而艱難前行的。知恥而後勇,恥辱不僅是一種激勵,更應是一點警醒。停滯的帝國,即使發展,其模式也呈現出畸形,如不及時自我超越,近三十年來積累的財富和國力恐怕也會瞬間化為烏有。鑒遠知今,國人不可不查之。

秋風寶劍孤臣淚,落日旌旗大將壇。海內紛爭猶未息,請君莫作等閒看。遼海邊冷冰冰的空城,似乎回響著這位北洋大臣臨終前的一聲嘆息,一點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