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鎮】麗江大研古城:夢鄉中一座沒有城牆的古城

  麗江大研古城:夢鄉中一座沒有城牆的古城

麗江大研古城

清晨我站在文昌宮的觀景台上,註視著依然在夢鄉中的麗江大研古城,一座沒有城牆的古城,滿視野的青瓦有多少還是原來呢?也許不到10%吧,還是那座納西人四百年多來生存繁衍之地嗎?我感到陣陣迷惑。

古城全景

來之前攝影前輩指點的那座可以拍攝古城全景的獅子山如今已經劃入萬古樓景區,收15元門票,想找個免費拍攝的至高點成了一種奢望,不過比起古城裡的喧鬧,還是山上要幽靜些,於是貓貓買了門票在黃昏時分上了小山。

從萬古樓拍攝的古城

爬上萬古樓,等待著,看古城怎樣隨時間流逝一點一點的披上溫暖的光線,四周疊翠的山綿延著,線條柔和,古城全部都收入眼底,然而太高了,那些青瓦下的細節遙不可及,這裡似乎不是最佳的機位。於是拍了幾張後,貓貓便下了萬古樓,來到山腰間,那裡有個觀景台,視角更加平一些。

夕陽中的古城全貌

眼看夕陽中的古城全貌,上一秒鐘,還是平靜的青瓦淡磚;這一秒鐘,不知誰將羽毛燃起了一根,瞬間便燒成了一片紅色,陰影一步步鋪開來,暗下來的部分似要沉睡;然而古城卻不曾真的睡去,逐漸有燈光亮起,來此尋找艷遇的人們最愛的夜,正開始。

從木府山上中拍攝的古城

巷道

下山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路過四方街,看著納西族老太太在廣場上跳著扭著,音響震耳欲聾,酒吧一條街上的小妹也已在門口各就各位拉客了,去哪裡呢?喧鬧的古城夜晚不屬於像貓貓這樣的人,乾脆去聽納西古樂吧,一個決定讓貓貓在一台絲竹聲聲,餘音裊裊的白沙細樂中度過了一個美妙的麗江之夜。

層層疊疊的青瓦飛簷的屋頂,雞犬相聞

客棧

第二天一早,貓貓來到文昌宮,這裡也可以看到古城,眼前層層疊疊的青瓦飛簷的屋頂,雞犬相聞,還有裊裊炊煙生起,當太陽從山的那邊一躍而起,鏡頭中頓時充滿了各種眩光,好美,心滿意足的貓戀戀不舍地離開,清晨非常安靜,沒有了白日和夜晚的那種浮躁,尋找艷遇的人們還沉醉在昨夜的歡愉中,好一個安靜的古城,偶爾遇見一個掃地的姑娘,在陽光下的側影很美。

傍晚

夕陽西下

晨風拂面, 溪水漣漣的街旁店鋪裡,三兩個懶洋洋的夥計慢斯斯打開著門,直到此刻,才稍許找到了心目中理想的古城氣質。

從文昌宮下來路過一家「千里走單騎」的精品客棧,想起了幾年前那部同名電影,心中一動,便走了進去,小院兒非常安靜,到處雕花刻梁,布置得十分雅致,與滿城的艷俗裝飾明顯不同,正巧客棧的主人在院中沏茶,招呼貓貓過來坐坐,倒了杯普洱,也好,順便了解久聞大名的麗江客棧是個什麼樣子。

「千里走單騎」精品客棧

清晨非常安靜

一問才知道,這片宅子原住著二十多戶納西人家,現在都搬到新城去了,雖然政府出台了包括給予生活補助、免費修繕房屋等等政策鼓勵原住民留在古城,但都難以比擬出租房屋獲得的豐厚回報,納西族不斷遷出古城,正像玉龍雪山上的雪,一年比一年少。

到處雕花刻梁,布置得十分雅致

勞力最美

客棧的老板投資兩千萬,把這片獅子山上的民宅改成了現在的客棧,四川美院負責設計,主體建築由七處數百年歷史的老院子組成,全部為麗江重點保護民居。

主體的結構不可以改變,只能保護修繕,但院落環境完全變了樣,如今茂竹修林,蘭草竟放,繁盛的藤蔓枝葉自山石間延伸至屋頂,苔痕映階而綠,老板還將自己收藏的一些精美古物擺在院中。

風景如畫

在麗江的客棧中,千里走單騎算比較大的了,房間布置到處透著民族氣息,也是古城中唯一配備了中央空調、中央供熱水,室內噴淋煙感系統的。

藝術品

走出千里走單騎客棧,便看到了酒吧街,這麼近,可能晚上會比較吵吧,路旁一家挨一家的青瓦房,原來是咖啡屋和酒吧,下面便是兩三米寬的溪流,每家店都在流水邊上設下一兩張鋪著雪白餐布的藤桌。

此刻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在上面撒下點點斑斕,而小河流水走街串巷、入院穿牆,分成無數股溪流潺潺流淌在古城的每一個角落,溪流上每隔幾十米就有一座小橋,有的是用幾塊木板架在溪流上面,成了獨木橋;有的是用大石塊砌成的拱形石橋。好個「家家流水饒詩意,戶戶垂楊賽畫圖」,讓貓不禁神往起改為酒吧之前的納西民居的樣子。

眼前的一切都在悄然發生著根本變化

街道邊悠閒的當地人曬著太陽、下棋搓麻賞花

沒有特定的目的地,就這樣在光溜溜的石板路隨處溜達著,街道邊悠閒的當地人曬著太陽、下棋搓麻賞花、看魚兒戲水、聊天喝茶,倒真是輕鬆。

街巷中從容行走的披星戴月的老阿媽,磨豆漿的老人,做木雕的小夥子,對於一群從喧鬧的大都市匆匆趕來的遊客,有著特別的吸引力,大家不就是沖著麗江古城800多年延續積累下來的人的生活風貌和生活方式去的嗎?

輕鬆的生活

真實的麗江

旅行時的幸福和愉悅很多時候取決於差異性,異地的風情風貌和生活方式為現代都市人提供了一個異樣的對比、一種文化的差異時,人們可以從中感受到世界的廣闊、文化的豐富和環境的別樣,這也是麗江的價值所在。

然而眼前的一切都在悄然發生著根本變化,很多都變成了虛假的表演,貓貓也分不清哪個是真實的麗江,哪個是已經商業化了的古城。

也許關於麗江的夢只有從十幾年前的攝影人作品中才可以找到吧!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