溆浦花瑤梯田之美

  青山田園老樹,曲徑清泉飛花的景象處處呈現在彎彎的梯田深處,彎彎的月亮彎彎的思念。一層一層地依著山勢螺紋般地向上盤繞著,與青山環繞著交相生輝,環境清靜優美。每一層梯田裡,都有一輪月亮,同樣地圓著,微風一吹,水面就蕩漾著漣漪,把月光蕩漾得碎銀子似的。看著滿梯田都是碎銀子,就覺得這裡是多麼富有,富有得把銀子到處堆放,隨處亂扔了。

如果站在山高處,悠閒地遙遙俯瞰這些原生態的村莊、梯田與山林,無論什麼位置,置高處了望一覽無餘,在平日裡難以看清楚的角落,此刻都能盡收眼底,在月光的浸泡下成為一幅有著遠年意味的圖畫。

清晨,光芒萬丈的太陽射著金光,那些彎彎的梯田都跟著泛起金光點點,在群山疊翠的萬山懷抱中象一顆顆晶瑩透亮的明珠璀璨著鳥語花香,此時景色格外迷人。只見梯田線線曲曲彎彎,邊角突兀,彎彎灣成趣,多姿多彩,無比靈秀婀娜,搖人心扉。

梯田裡四季每天都零星地有人在勞作。坐在山岡上遠遠望去,那些梯田,就成了風景畫裡最美妙的一筆:牛在前面拉著犁頭,農夫在後面掌著犁把,在間隙的吆喝聲中,翻動著一彎田裡的金光。望著這一切,由於離得遠,那些犁田的農夫和牛就顯得異常渺小,像是被誰在不經意間隨手點上去的。但是,這一點比什麼畫都要生動,因為,他在動,隱約還可聽到嘩嘩的犁田聲和農夫的吆喝聲,一聲聲傳入耳裡,就又像在看一部有聲的黑白電影一樣讓人陶醉!!!

梯田層層疊疊,環繞盤旋,高達數不清多少級,線條優美,精致瀟灑,如千龍騰躍,萬鶴翔飛,氣勢浩瀚,蔚為壯觀。又如天造地設的立體畫卷,用生命的底色,演繹花瑤悲壯艱辛的遷徙歷程,詠嘆花瑤千年不屈的民族豪情!

近處梯田清秀而靈動,遠處蜿蜒而華麗,如一首詩、一幅畫,充滿了詩情畫意。不由得讓你不自覺為景色所陶醉。

在泛起陣陣清香的青山之間聞著花香的甜蜜,往下看看農舍,又是另一番美。那些農舍,星星點點地散落在山坡間,農舍上青青的瓦片,泛著光,青藍青藍的。這邊山坡上的瓦是青藍青藍的,那邊山坡上的瓦還是青藍青藍的。這些農舍分布在山山坡坡間,且又隱隱約約在竹林裡,點綴著萬里裡的醒目與溫馨,此時你會覺得這些村莊像是被誰故意設計成這樣的,否則,不會如此的疏疏離離、飄飄然然而又大大方方。

這些村莊整個兒是靜的,只隱約看見兩些家狗追趕著,嬉戲著,並不時發出幾聲清脆的吠聲。花瑤梯田就應有花瑤木樓,花瑤木樓裡就應住著俏如山花的瑤家丫妹。想到此處正好望見山凹裡的小溪邊一群瑤家小妹在嬉戲著,青山四處回蕩著小女子的聲音,只見她們追逐嬉戲著,身襲霧紗,天籟聲聲,風情萬種,如詩如畫,勾牽著人們充滿幻想的心靈。你不得不驚嘆,這真是夢中的世外桃源,人間的瑤池仙境!

這樣的花瑤景象永遠美麗著,金黃金黃的太陽已經照耀這些村莊、梯田許多年了,它還要一直照耀下去。在這樣的太陽下,麥子黃了,又收割了;秧苗綠了,又結出金燦燦的谷子了;村莊裡的那些娃子,長大了,結婚了,當爹當媽了,後來又當爺爺和奶奶了,再後來,他們逝去,在太陽中逝去,那麼安詳,那麼坦然。這些勤勞的、善良的人民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獨自與歲月對話,與大山對話,與梯田對話,與自己的心靈對話!太陽、月光伴隨過他們整整一生,照耀過他們整整一生,他們有福了,好命了,能被金黃燦爛的陽光與詩意的月光照耀一輩子,還需求什麼呢?能被銀子似的月亮伴隨一輩子,還夢寐什麼呢?是的,這就足夠了,讓老的老去吧,讓小的長大起來,花瑤的村莊就在這樣的歲月中,過了一年又一年,又迎接著一年又一年,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