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鼓浪嶼,慢節奏的小島生活

  再次去鼓浪嶼,是因為對海島的依戀,而鼓浪嶼是代表。

舒婷曾經說過,「我很幸運,生長在這樣一個南方島嶼,春夏秋冬,日日夜夜,與綠樹鮮花呼吸與共。」,似乎這句話也是我想說的。

喜歡海島,最初就是從鼓浪嶼開始,鼓浪嶼永遠有其不可改變的風格,所以即使每次都去,每次都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我喜歡鼓浪嶼那些新的,或者舊的路牌,門牌,這些不僅僅只是代表名詞,而是一種無言的訴求,是記載了過去,承載未來的一種記號。

在新的指示牌,你能找到自己回程的路,在舊的門牌上,能告訴你這裡曾經是某一位名人的故居,而鼓浪嶼最多的花應該就是三角梅了,恰似象徵生命力極強的花兒,無論在任何時候,都在枝頭鬥艷。

上一次去過的小酒館依然還在,只是老板已經不再是從前相遇的那個,而我再次來到這裡的時候,也不是兩個人,而是默默的緬懷,所以幾乎沒有勇氣在邁著步子進去。

鼓浪嶼的安靜時出了名的,清靜如一,任何一名住在鼓浪嶼上的人似乎都在開店做生意,但是又不會那麼勢力,買或者不買,似乎都不是那麼重要。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呈現慢生活和小清新,讓無數的年少懵懂的心,帶著無數的文藝念想,一次又一次踏上鼓浪嶼,至於最終能夠尋找到什麼,或者根本什麼也沒有,其實都已經不重要了。

鼓浪嶼適合漫步,一步步在各個角落小道上行走,除了遊人的聲音,夾雜著音樂的,鋼琴的,吉他的,還有海浪聲,那些動人優美的歌聲,又為自然的氛圍增加了無線優美。

鼓浪嶼許多建築有濃烈的歐陸風格,三大柱式陶立克,羅馬式的圓柱,巴洛克式的浮雕、突拱窗。爭相鬥妍,異彩紛呈,洋溢著古典主義和浪漫主義的色彩。

路邊的店比上次來的時候又增加了很多,美食的種類也隨著店面的增加開始變的豐富多彩,繼續漫無目行走在幽靜的小道,片刻寧靜也好,瞬間醒悟也罷,似乎來這裡沒有辦法恢復到快節奏,反倒是沉淀下來細細體味,去理解他,感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