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山梵音古洞

「雪濤怒擊玲瓏石,洗盡人間絲竹聲」。

這是近代作家鬱達夫為讚美梵音洞的詩句。

梵音洞是普陀山的著名景點,位於普陀島最東部的青鼓壘。青鼓壘伸入普陀洋,海邊有一天然洞窟,高約60米,縱深約50米,洞口懸崖構成一門,驚濤拍崖,潮聲撼洞,晝夜轟響,故俗稱梵音洞。佛經中描繪的「梵音海潮音,勝彼世間音」就是這裡。在普陀山眾多歷來被人們嘆為神奇的洞壑中,梵音洞的磅礴氣勢和陡峭危壁,為其他洞所莫及。梵音洞山色清黔,蒼崖兀起,距崖頂數丈的洞腰部,中嵌橫石如橋,宛如一顆含在蒼龍口中的寶玉。兩陡壁間架有石台,台上築有雙層佛龕,名「觀佛閣」,前可望海,後可觀洞,相傳為觀音大士顯聖處。凡欲觀覽梵音洞者,先要從崖頂迂回順著石階而下,然後來到觀佛閣。洞深幽,在陽光海潮作用下,洞內巖石各顯奇形變幻莫測。據傳在這裡觀佛,人人看到的佛都不同,即使是同一個人,也會隨看隨變,極其奇異。此地又為梵音洞觀潮最佳處,佛閣下曲屈通大海,海潮人洞,拍崖濤聲如萬馬奔騰,如龍吟虎嘯,日夜不絕,聞之者無不驚心動魄。佛家信眾至此,多喜在洞口膜拜,祈求見到觀世音菩薩的現身法相。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皇帝禦書「梵音洞」額賜掛於此處。

梵音洞又是傳說中觀音菩薩現身的地方。長久以來,成千上萬的信徒和遊客來到梵音洞觀景聽濤,更是為了親眼目睹觀音菩薩現身。

聽人說,在梵音洞內能見觀音者,心靈純淨;見不到觀音者,心靈不淨,甚至罪孽太重。其實燒香拜佛也就一形式過場,信佛關鍵還得佛在心中,心中有佛,拜不拜又有什麼關係,信佛之道,最基本還是眾善奉行 諸惡莫作,這個三歲小兒都知,八十歲卻做不到的道理。說實在的在梵音洞隔著人牆,向著人們指的看著觀音像的地方,我是看了又看,瞧了又瞧,依舊未看出所以然,我倒不認為自己心靈不淨,想自己平素為人,也基本按「眾善奉行 諸惡莫作」在做,看不到只是因緣未到而已我不喜歡那種將話說得狠絕的話,一的對面並不是二,信佛之人更應該心存善念,不要非此即彼將人一棒子打死。

禪的故事一則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唐代的大詩人白居易,晚年居住洛陽城東南隅履道裡,一心向佛,自號香山居士。

唐元和年中(公元806——820年),白居易出任杭州太守,曾入秦望山拜謁一個叫做鳥巢和尚的禪師。鳥巢和尚法名道林,時在秦望山中松樹枝上棲止,故人稱鳥巢和尚。

白居易見到鳥巢和尚時,和尚正坐在樹枝上修行,白居易看見後就說:「禪師住處甚危險!」道林禪師則回答道:「太守的危險更甚!」白居易說:「弟子位居鎮守江山的要職,何險之有?」禪師說道:「俗界緣業相煎迫,煩惱不停息,難道不危險嗎?」白居易聯想到官場浮沉,勾心鬥角,費盡心機,患得患失,已了然大師的暗喻,於是,就誠心問法於道林禪師:「如何是佛法大意?」大師答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白居易說:「這是三歲小孩子都說的出的道理,難道佛法就是這麼?」禪師說:「三歲小兒說的出,可是活到八十歲的老人卻做不到。」

白居易行禮而退,後若有所悟,遂作一偈:

特入空門問苦空,

敢將禪事聞禪翁,

為當夢是浮生事,

為復浮生是夢中。

道林禪師作一偈回答:

來時無跡去無蹤,

去與來時事一同,

何須更問浮生事,

只此浮生是夢中。

人的一生是短暫的,禪者常常會用夢來比喻世事的短暫和空幻。在如此短暫的一生中,如能持守「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那麼他就是一個得道者,一個開悟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