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響堂石窟(摘錄筆記2)

  響堂山古稱鼓山,為太行山餘脈,因其山形如鼓而得名,北響堂石窟開鑿於鼓山西麓天宮峰山腰處,坐東朝西,現存八窟。

北響堂石窟南中北三洞遠望

其中以北齊時代開鑿的三窟,即俗稱的南洞中洞北洞最為重要。

北響堂北洞外景

北洞俗稱大佛洞,是東魏北齊時代最大的一個石窟,其外部崖面為覆缽式塔頂,山花蕉葉、火焰寶珠為塔剎,內部為平頂方形,窟室面闊進深都大約13米,頂高約12米,連接上下的中心塔柱竟有6米之寬。不說其他,單是這樣巨大的體量,步入洞門的那一刻,你就會頓時震駭。

北響堂北洞內景

進深都約13米,高亦近13米

中心石柱呈方形,高近13米,寬過6米

中心塔柱正及左右三面開天幕狀龕,內雕一佛二脅侍,正龕內的主佛像高達3.5米,為響堂山石窟中最大尊。 中心柱正面主尊頭像後部為火焰及忍冬紋舟型背光,並有七龍穿遊其間,這裡且要岔開一下,我們參觀石窟寺,往往只注意那些雕像,其實,所謂「美存在於細節之中」,一些細節也需要特別地重視,北響堂大佛洞氣勢恢宏,其細節也是精妙絕倫,先以「背光」為例,說說這些萬萬不能錯過的細節。

所謂的背光,也叫頭光,在佛教中,佛、菩薩等具有無邊的法力和威儀,站立之處即有萬道光芒,故而教眾在繪畫及雕鑿的時候,在佛及菩薩等頭後或身後飾以特別的的圖案象徵光芒和法力,這種像後的光飾就叫「頭光」或「背光」。

北朝時期佛像背光選例

早期石窟中的佛像背光多是熊熊燃燒的火焰紋,後花卉、龍等題材逐漸融入,早期印度佛教中所未見這種裝飾,可算是是本國之獨創。大佛洞的主尊背光,最中為五同心圓,外為忍冬花紋,舟型背光與身光間作蓮枝圖案,其外再飾以火焰紋,並雕七條飛翔之龍。是現存那個時代背光裝飾中登峰造極之作!

中心柱正面主尊及其背光

四壁高浮雕鑿出十六個覆缽塔形龕,左右兩壁各六,前後各二,由基壇、塔身、塔剎三部分組成。基壇兩端雕怪獸承托立柱,塔身為束蓮柱、拱額和帷幕組成的方形龕,每龕內皆雕刻佛像一尊,這些佛像無一幸免,早年全都被盜,現存之像為一九二零年補雕,刻工粗劣惡俗,然勾魂攝魄卻在其上,即火焰寶珠與山花蕉葉組合而成的塔剎部分,如你久久仰望,實難用文字表達內心震撼之感也。

大佛洞北壁

山花蕉葉及火焰寶珠細部

北響堂佛像損毀嚴重,佛像頭部基本無存,現時所見都為後世重塑,不過我兄想必知道,佛頭並非石窟雕塑之重點,不少雕像遺存之部,一樣珍貴,如中心石柱南壁主佛之脅侍菩薩,頭部早已殘缺,然此尊向來為後人稱道,其像跣足立於蓮花之上,上身裸露,腹部微隆,左腳微微掂起,整身體態極富動感,可謂北齊時期石刻佛像之經典。(這裡就是上篇摘錄筆記1所說的初顯唐代風格)

南壁脅侍像正面之影像

南壁脅侍像側面之影像

1921年,日本學者常盤大定對響堂山作了詳細的調查,並拍攝了大量影像,從這些珍貴的老照片中,我們尚能見到佛像原貌。不同於先期那些秀骨清像,北齊造像面相多豐頤圓潤,莊重祥和,望之頓時心生慈悲。

1921年,常盤大定所攝大佛洞中心石柱南龕主尊影像。

對比今日重塑之頭像,弟唯有大嘆息,我們後世子孫如此沒有出息!難免有些悲涼,那種風華時代到底一去不返了。

今日重塑之大佛洞中心石柱南龕主尊影像

1921年,常盤大定所攝大佛洞中心石柱北龕主尊影像。

今日重塑之大佛洞中心石柱北龕主尊影像

塔柱的後面雕出過洞,以供僧侶們繞行禮拜。中心柱轉角處雕有異首,基座的表面,開龕雕刻有柱基上浮雕博山爐、雙獅和神王等,此種形制和雕刻題材,明顯是鞏縣石窟寺中心柱形塔廟窟之繼承(詳見豫冀晉行記之河南鞏縣石窟寺)。

大佛洞中心支柱後過洞

塔柱基座下龕象王神像

大佛洞中心支柱轉角處異首及洞窟南壁

北響堂大佛洞最有意思之處,當為中心石柱頂端為北齊神武帝高歡之墓葬之傳說。

仰視中心塔柱上墓洞

史載高歡深沉有大度,輕財重士,素為豪俠所宗,由小小信差而終成一代雄主,然這樣一位人物的墓葬竟是這樣一處洞窟,在我兄看來多少屬於好玩的事吧。

墓洞近景

《資治通鑒》卷一百六十記載:「太清元年(547年)正月丙午,東魏渤海獻武王歡卒。……世子澄秘不發喪。……八月甲申,虛葬齊獻武於漳水之西;潛鑿成安鼓山石窟佛寺之旁為穴,納其柩而塞之,殺其群匠。及齊之亡也,一匠之子知之,發石取金而逃。」

這大概就是傳說的本源,不過這段文字清楚的寫明「石窟寺旁為穴」,看來大佛洞為高歡墓室實為捕風捉影之說,可近年來有學者親臨其上,發現頂部洞窟確為墓穴,且有與石窟寺開鑿年代相同的封門石,又不免讓人遐想連篇,不過洞中無梯,弟又不會輕功,不然左腳踩右腳背右腳再踩左腳背幾躍而上,仔細勘查,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之收獲,一笑!

北響堂的中洞俗稱釋迦洞,形制布局裝飾等與大佛洞相近,只是在規模上遠不如大佛洞。它的外立面雕刻保存完好,為開鑿時大體原貌。在洞窟的門外兩側分別雕刻菩薩立像,再外面的兩側龕內又各雕天王像。門外的前廊處有八角形的簷柱,下部為獅子柱礎。

北響堂的中洞外景

北響堂的中洞明窗

值得好好欣賞的是門框內側的蓮花連珠忍冬紋飾。

門楣

至此不妨與兄說說細節之二——所謂的「忍冬紋」。

忍冬紋就是以忍冬草為裝飾的紋飾。忍冬草即為金銀花,蔓生小灌木,其花長瓣垂須,黃白相半,生長不擇地點,凌冬不凋,故以「忍冬」名之。其花、枝、莖皆可入藥,因其越冬不枯不萎而成為寓意紋飾,稱為忍冬紋。

金銀花本是希臘地區物產,經羅馬波斯印度西域等地傳入華夏,現存漢墓壁畫已出現此種圖案,佛教石窟中,忍冬紋大量用以裝飾,龜茲石窟及北魏早期開鑿的石窟中都有忍冬紋。

克孜爾石窟中忍冬紋樣

雲岡石窟中忍冬紋樣

本國石窟中各種忍冬紋之線圖

到了東魏北齊時代,忍冬紋已為石窟寺廟等地的主要紋飾,其中又以響堂山石窟中的忍冬紋飾為冠。

北響堂忍冬紋之二

北響堂忍冬紋之一

北響堂忍冬紋之三

這些紋飾沒有任何保護,任由遊人觸碰,面對這些一千五百年前的華美紋飾,弟再一次瞠目結舌。

北響堂中洞脅侍菩薩衣著紋飾之一

北響堂中洞脅侍菩薩衣著紋飾之二

北響堂中雕像大多寬袍大袖,其衣著緊窄稠疊,疏朗有致,簡約又不失精美,深刻地影響了後世,隋唐之繁盛,其實已發軔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