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文化名街(02)山西省晉中市平遙縣南大街

  

全城最高的建築——市樓

平遙古城位於山西中部,是一座具有2700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與同為第二批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的四川閬中、雲南麗江、安徽歙縣並稱為「保存最為完好的四大古城」,也是目前大陸唯一以整座古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獲得成功的古縣城。

平遙古城始建於公元前827年~前782年間的周宣王時期,為西周大將尹吉甫駐軍於此而建。自公元前221年,秦朝政府實行「郡縣制」以來,平遙城一直是縣治所在地,延續至今。平遙古城歷盡滄桑、幾經變遷,成為國內現存最完整的一座明清時期中國古代縣城的原型。現在看到的古城,是明洪武三年(1370年)進行擴建後的模樣。擴建後的平遙城規模宏大雄偉,城周長6.4公里,是山西也是中國現存歷史較早、規模最大的一座縣城城牆。

平遙南大街始創於鹹豐六年(1856年),歇業於民國二年(1913年),歷時58年。又稱明清街,自古以為就是平遙縣最繁華的商業中心,街道兩側的店鋪都是具有明清風格的建築。歷史上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有過重要影響,發生過重要歷史事件,有代表性的傳統產業,能集中反映地方、民族的風貌特色;文化要素。擁有鮮明的歷史文化特色,有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並有其傳承;保存狀況。

南大街是正對南門(迎薰門)方向的南北大街,它與東面的東城牆和西面的沙巷街不但平行,而且距離相等。古代「尋龍點穴」的「金外」就在這條街上,「金片占樓」橫跨街心;南大街是這座城的脊梁。它蘊藏著豐厚的古城文化精髓,寸至今門,這裡依舊足古城的繁華鬧市。

南大街南起興國寺(俗稱小寺廟,位居南門甕城內側,今不存)門前,北至東、西大街的銜接點,全長690米(從南城牆算起為738米)。兩旁高屋連脊,密排著78座古店鋪,眾商雲集,招幌如林,在興國寺門前出現了明快的節奏在北上雞市口的道路兩旁,建築物井然有序;久享盛譽的老字號——翠成海爐食鋪,現在生意依舊興降;現代公眾建築電影院取代了古代奉祀風俗神的二郎廟;在許多紙紮作坊裡,雖少見精品,卻多了花樣;盛極一時的魁泰煙店舊址,進駐了新興的行業。

從塢市口往北才是南大街的傳統概念,全長422米。在清代中葉,商業隆盛,票號興起,在這物華大寶、人傑地靈的黃金地段上,諸如同益慶、魁成裕、崇豐厚、協順隆、永隆號、長泰永、興隆信,以及後期的義聚恒、瑞豐祥等名號老店,都是商戰中的強手,因他們創立過非凡的業績而聲名洋溢,晉商的頌歌相傳世代而不衰。

現今,南大街是古城內最繁華的街道,北起東、西大街交口,南至雞市口,全長約300米,兩旁均為密集的明清時期的古建築,目前已基本開發為以古玩、餐飲、博物館為主要業務的商業旅遊街。

平遙古城:「日升昌」與「協同慶」

suns4488


  「日升昌」票號:中國票號博物館

如願以償的來到曾是清代晚期中國的金融中心:「日升昌」票號!

這裡是「晉商」的發源地之一,同時也是中國第一家現代銀行的雛形。


由於物品流通和貨幣周轉的需要,產生了一種專營錢鈔匯兌業務的機構,稱為「票號」,也稱「票莊」,或「匯兌莊」,這個行業為山西人所包攬,又被稱為「山西票莊」,它壟斷了全國的匯兌業,當時全國最大的票號共有17家,平遙人開的就占了7家,其中最大的票號是「日升昌」,東家是平遙西達蒲村李大全,經理為細窯村雷履泰。曾在全國設有許多分號,有”京都日升昌匯通天下”的稱譽。日升昌原是顏料行,於道光四年(公元1824年)轉為票號,成為中國第一家專營銀錢匯兌、存放款業務的私人金融機構。日升昌曾以「天下第一」、「匯通天下」而聞名,其分號遍及全國各大城市,包括匯兌業務。


這裡就是地下金庫

明、清時期,隨著商業經濟的發展,晉商一些大商號逐步形成了在山西設總號,在外地設分號,跨地區經營的商業系統。在此種情形下,大宗的批發、運銷帶來巨額現銀的解運業務,於是一種新的解款方式–「票號匯兌」便應運而生。道光四年(公元1824年),就在平遙西大街「西裕成」顏料鋪的基礎上創辦了中國第一家專營匯兌、兼營存放銀業務的「日升昌」票號。

三年之後,在山東、河南、遼寧、江蘇等省先後設立分支機構.
19世紀40年代,它的業務更進一步擴展到日本、新加坡、俄羅斯等國家。當時,在「日升昌」票號的帶動下,平遙的票號業發展迅猛,鼎盛時期這裡的票號竟多達二十二家,一度成為中國金融業的中心。可見,在中國近代金融史上,平遙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日升昌位於平遙城內西大街路南。票號舊址至今保存完好。坐南朝北,並列兩院,南北進深65米,建築面積1300平方米。三進院落。臨街面寬5間,厚木排門,簷下彩畫,掛店名牌橫匾,院屋第一進為櫃台、帳房,東西兩邊各有櫃房2間。二進東西各建客房3間。正面為中廳,面闊三間,為匯兌業務室,其上建有樓房,用以存放物品。緊靠中廳南簷接出半坡頂平房3間,為職員住處。中間為走道,東西兩邊為小套間,樓上為倉貯和夥計住處。後院南向有正廳5間,東西各有客房3間,是貴賓及高級職員住處。西側有廊道可通馬車,備確馬廄和馬倌住處。整個院落牆高宅深,布局緊湊,設計精巧,上空架設有鐵絲天網,網上系有響鈴。臨街鋪面5扇堅實大門一關,極為安全。


帳房


這炕可有講究:當年辦大業務時,一般都要躺在這裡抽一會大煙,如同現代人見面彼此敬煙一般.


會客廳


凡是在票號院內,擺設也頗有講究:一般都有一個巨大的石頭雕元寶,寓意招財進寶.另外,還會有一個特大號水缸,裡面蓄滿水,也是同意.

<匯業經營,不欺童叟>

清末時期,平遙城內一位沿街討飯數十年的寡婦老太太太,有一天持一數額為12000兩的日升昌張家口分號匯票,到日升昌總號提取銀兩。任櫃頭的一看簽發時間在同治七年(1868年),與取款時間相隔了30多年,趕緊跑到後廳詢問大掌櫃,兩人問清了匯票來歷,並認真查閱了數十年的帳簿,如數兌付了現銀。原來,老太太太的丈夫早年到張家口經商做皮貨生意,同治七年收拾盈餘,在日升昌分號匯款12000兩白銀,起程回籍,不料途中得病身亡。屍體運回家裡,妻子哭得死去活來。換完衣服擇日出殯後,一個好端端的家庭開始敗落。妻子十幾年熬過來,一天,這位早已淪為乞丐的老婦,拿起丈夫留下的唯一一件夾襖,從衣角摸到一張日升昌匯票,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到日升昌兌取現銀。這件事之後,日升昌名聲大振,匯兌、存放款業務一天比一天紅火。


急公好義

一九一四年農歷九月,在金融界活躍90餘年的日升昌票號倒閉,該號之倒閉「於全國金融影響甚大」。《大公報》上曾有人撰專文分析其倒閉之原因,茲節錄其文於下:「日升昌至道光年間改為匯兌業,其東家李姓,山西平遙人。同、光年間,其營業之發達,實為同行之冠,各省設立分號二十四處,其殷實可知。以如此殷實之票號,忽然一敗塗地,其倒閉原因有以下數端:一、日升昌營業之中心點,在南不在北,南省碼頭最多,兩次革命均受很大影響,此其一也。二、日升昌之款項,未革命之先均分配在南省。自革命後各省紙幣充斥,現金缺乏,由南省調回現金,往返折扣,每百兩虧至三十五兩及五六十兩。此種虧耗實足令人驚異,此又一也。三、日升昌當革命時,欠外數目約五百萬,欠內之數七、八百萬,出入相抵,有盈無絀。然欠內之數目,成本已付諸東流,遑論利息。欠外之款項,該號為支持門面,維持信用起見,三年之中均未停利,此項虧耗又其一也。以上三項,均該號中虧折之遠因。所以關閉如此之速者,尚有種種之近因。第一種之大原因為廣西之官款。廣西官府催迫甚急;動輒率兵威脅,計一年之中提取十餘萬兩,猶日日前往催取。第二,該號之正經理為郭鬥南,副經理為梁懷文,就資格論梁應居正。惟梁為人公正樸實,自革命後對於東家提用款項極力阻止,因此不能得東家之歡心,梁無可奈何遂於去歲出號。梁在號中素為大家所推崇,梁去人心為之瓦解。第三,京號經理因號事吃緊,托病回晉,一去不歸。有此三種近因,日升昌遂乃一敗塗地。」

「協同慶」票號:中國錢莊博物館

協同慶是中國票號業中一家獨具特色的票號。它創辦於清鹹豐六年(1856年),歇業於民國2年(1913年)。財東系榆次聶店王姓和平遙王智村米姓。協同慶票號經營特色非常鮮明,主要有:一是以人為本,知人善任;二是注重資金靈活調度;三是突出重點地域經營,具有現代成功企業的重要特徵。


協同慶票號在鹹豐六年(1856)創立於平遙南大街。該號財東是榆次聶店王家和平遙縣王智村米家。協同慶共有五院。一院分:攬櫃房、總帳房、埠際帳房;二院分:營業廳、埠際信房;三院分:協理房、祭祀房、經理房;四院是員工的生活區;五院是金庫所在。

該號財東是榆次聶店王家和平遙縣王智村米家。協同慶票號最初資本僅 3萬 6千兩,而先已開辦之大票號資本少則十幾萬兩,多則二十幾萬兩。盡管如此,協同慶且「以區區萬金,崛起於鹹豐末葉」。著名票號商李宏齡認為:這是因為「得人獨勝者,厥惟協同慶一業」。

原來協同慶之成立系兩位青年幹才推動之結果。先是劉慶和(字肅齋),因家貧,15歲輟學就商,曾在蔚泰厚票號學匯兌,後因太平天國革命爆發,江南大亂,各票號紛紛撒莊和裁減人員,劉便與同號好友孟子元離開蔚泰厚票號,並決心不再甘居人下,而另立門戶。他們先經人介紹找到榆次聶店村富商王家,王家主持家務的王棟正愁辦票號無合適人選,一見他倆曾在著名的蔚泰厚票號做過事,熟悉票號業務,是個人才,立即聘用劉、孟二人,由王氏聯合平遙縣王智村米家,二家共同投資辦起了協同慶票號。

王、米二家見劉、孟年輕,怕難當重任,乃請年長的陳謙安出任經理,劉、孟相助,劉、孟只好以忍為上,以圖來日。陳老成持重,但缺乏魄力,主持號事二年餘,票號業務平平,盈餘不大。不久,陳去世,劉、孟得受重任。時孟年近不惑,財東以孟年長,先請孟任經理。孟為人開明豁達,知人善任,重視選拔人才,除劉為契友外,如陳子弼、雷文山、梁廷紹、溫仲獻、張星齋、雷潤堂等,皆為幹才。特別是對趙厚田,孟一見傾折,拔之寒素,予以重任而不疑。後來,趙冒險姑蘇,急難蘭州,奔波於成都、重慶二十餘年,能使全局營業一直發達,皆賴趙氏之力。「得人者昌,政界固然,商界何獨不然」!

協同慶在孟氏的苦心經營下,日益興隆。大局甫定,惜孟氏積勞病故,木克坐觀其成。繼任者劉肅齋,其人工心計,善運籌,凡孟所布置一仍其舊,營業發達,與年俱進,獨以四川為最。趙厚田往來於成渝,酌盈濟虛,信用特著。蜀中富豪幾以該號為儲畜府庫。但劉之用人,以視孟之知人善任相去甚遠,又以趙厚田能力過人,性情剛直,病其不附己,未免對趙稍有芥蒂,但還是以振興協同慶在川票號的大局為重,起而用之,蜀地之業務,與趙推心置腹。由此看來,王、米二位財東對劉慶和的任用,也不失為知人善任。


這下面就是地下金庫.

光緒十六年(1890),劉去世。時協同慶票號資望相當者頗不乏人,但財東獨致電趙厚田,授以全權,出任總經理。此時協同慶已開業30多年,在北京、天津、張家口、開封、西安、上海、漢口、長沙、福州、廈門等31處設有分號。


匯票,旅遊紀念品,可兌換個”金元寶”.

分號林立,夥友眾多,且遍布各商埠,難免積弊叢生。趙上任後,首先裁節浮靡,濫竽充數者悉罷免,是人材者舉而用之。不徇情不蔽賢。趙平時好讀史鑒,每論古今中外興亡之得失,輒中竅要。時中日糾紛迭起,趙嘗謂:「國家粉飾,承平海疆,不久恐有事,決意舉閩、粵各莊先行撤回,連號之不能自立者,亦擬分期裁撤,以免唇亡齒寒。」光緒十九年(1893)冬月趙一病不起。不數月中日甲午戰爭爆發,趙之憂深慮遠,絕非偶然。


地下金庫裡的鎮庫之寶:龍柱

趙氏去世後,財東王氏見協同慶日趨敗落,趕忙抽走資本,另謀生財之道去了。協同慶成米氏一家獨股。協同慶執事繼起者,大率按部就班,已非應變之材。故不到十年,一誤於連號之牽掣,再誤幹大肆鋪張,號規難振,人心潰散,轟轟烈烈之事業竟一落千丈。


地下金庫裡的元寶.

辛亥革命爆發,協同慶各地分號經理夥計看大勢已去,一個個趁機席卷而逃。所剩無幾的財產也遭到亂兵搶劫。接著,一批批債主從各地湧到平遙總號,坐索存款。時財東米氏當家的人稱「米七少」,被債主告到平遙縣衙門。米先已得到風信,便攜帶其母潛逃到介休北辛武村冀家躲藏起來。冀家「篤信堂」當家的冀師曾與米七少系表兄弟,米氏寄人籬下,惡習不改,仍揮霍無度,吸食鴉片,只靠變賣財產維持,不久將祖上遺產變賣一空,就連豪華一時的樓閣院庭也拆賣成一片廢墟。米七少與其母最後都在窮困中死去。


「協同慶」豪宅.

股東王家,從票號抽出資本後,改為投資鹽業、煙鋪、雜貨等,但無奈其後人不爭氣,無不染上吸毒嗜好,只有靠變賣家產為生,王氏最後一代當家人王奇,最後竟淪為乞丐,餓死街頭。李宏齡對協同慶之盛衰感慨地說:「統觀始末,其成敗得失,皆系乎人,人存則舉,人亡則廢,凡事皆然。」

看來,即使姓米,米缸也好,米飯也罷,倘若敗家,一樣餓死!那王呢?如果人不行,即使王侯之後,亦為淪落乞丐!


據說,當年慈禧也讚美過「協同慶」呢!


歷史蓋棺

平遙古城的票號是中國金融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由於平遙票號創立時間之早,延續年代之長,票號數量之多,網點分布之廣,資本實力之雄厚,因而,一度執金融之牛耳,聞名於海內外。

平遙票號在經歷了一百年的歷史,1910年以後近代銀行業興起,銀行的經營方式比票號先進,特別是大銀行都是以外國資本為後盾,中國土生土長的票號鬥不過外國的洋幣外鈔,票號很快就衰落了。更由於山西票號與清朝政府的經濟相互依存,辛亥革命的爆發,清政府被推翻,票號就逐漸衰落而被時代所淘汰.

古城南大街——錢莊博物館

味味


  協同慶票號在鹹豐六年(1856年)創立於平遙南大街。該號財東是榆次聶店王家和平遙縣王智村米家。協同慶共有五院。一院:攬櫃房、總帳房、埠際帳房;二院:營業廳、埠際信房;三院:協理房、祭祀房、經理房;四院:員工的生活區;五院:金庫所在。這座五進的院子,現已開辟為「協同慶中國錢莊博物館」。

平遙古城南大街

雲是雨的故鄉

電瓶車在城裡狹窄的街道中穿行著。迎著微風細雨,我把半個身子露在車外。想著很像保鏢。

南大街「德盛樓客棧」小旅館。穿過大堂,迎面是個長長的天井,周圍一圈是個兩層的小樓,很有點古時候客棧的架勢。

推開房門,右手邊就是一張雕花大床。床上鋪著大紅帶花的被褥,一紅一綠兩床被子疊放在床腳,還有一張小炕桌,上面擺著茶具。門窗上也雕著花,還貼著窗花,很喜慶,也很有古風。

放下行李,便迫不及待地上了街。這裡是古城的步行街,街長一公里左右。以前講一條街很短,站在南大街一頭使勁吆喝一聲,那兒頭確實應該能聽見。

大塊青石板鋪成的街道,筆直向前;街道兩旁的青磚瓦房,飛簷歇山頂,錯落有致。靠近地基的不少青磚都已經嚴重剝離,顯示著歲月的痕跡。

街上開著各種各樣的店鋪。有賣小吃的、賣零食的,有賣服裝的、賣漆器的,還有賣古玩字畫的,當然也有賣山西特產老陳醋或者碗禿的,琳瑯滿目。不時還能見到一家小客棧和餐館。這些店鋪雖然賣的內容各不相同,可是裝修的風格卻各具特色,彼此和諧。

平遙南大街是一條步行街

我們住的號稱四星級的小旅館——德盛樓客棧

每家商鋪都別具一格,又不失古風

全城最高的建築——市樓

夥伴們饒有興趣地一家家店鋪進出,不時為自己發現了一樣特色小吃或一件別致漆器而發出一兩聲感嘆。

城裡還有中國第一家銀行——「日升昌」票號。山西票號與江南錢莊都是中國現代銀行的雛形,票號又早於錢莊。「日升昌」創立於1824年,曾經在國內很多省份都設立分支機構,業務還擴展到日本、新加坡、俄羅斯等國家。在它的帶動下,平遙的票號業發展迅猛,鼎盛時期這裡的票號竟多達22家,一度成為中國金融業的中心。

夜幕降臨了,大街小巷裡亮起了紅燈籠。小城的夜景別具一格,遊客們匆匆吃過了晚飯,開始在街上轉悠。攝影愛好者們提著各色的大炮相機跑前跑後,尋找著最佳的攝影角度;沒帶相機的遊客也拿著手機拍照,興致勃勃地滿足自己的好奇。

咖啡館和酒吧的門前,遊人熙熙攘攘。各種膚色的遊客講著各種不同的語言,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在舞池裡一起跳舞。小城的夜晚很長很長。

平遙南大街的夜晚

翩若驚鴻

到達平遙已暮色四合。

老城裡的燈盞,亮了。

貼著窗花的大玻璃窗裡,桌前坐著我的同事。

趁他們點菜,我先溜出來咔嚓幾下吧……

暮色籠罩。胡同口賣剪紙的老人還不願意收攤。

街道上很快就空無一人了

「好酒好肉」,這樣的店招既直接,又溫暖。

從城門口向城裡張望……

人家

午夜的忙碌。客棧正在卸煤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