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亞地區——歐亞非大陸腹地與興都庫什山脈

  分析完了伊朗高原的在歐亞非大陸的戰略地位。我們現在需要將鏡頭拉近一點,具體看看這片高原和與之相鄰的那幾塊多事之地。在這裡你將看到在國際新聞中出鏡率很高的幾個國家和地區: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克什米爾、開伯爾山口、瓦罕走廊、帕米爾高原。。。。當然還有那讓美國揮之不去的惡夢——塔利班。

先上張《伊朗高原地緣結構圖》大家仔細看看這塊地方的地形情況

我們前面說過,伊朗高原的東面是帕米爾高原。我們一般認為青藏高原是「世界屋脊」,但最起碼在當地人心目中帕米爾高原才是真正的「世界屋脊」(帕米爾就是塔吉克語「世界屋脊」之意)做為東方幾大山脈的發源地,帕米爾高原的確當的起這一稱號。

其實帕米爾高原除了向東延伸出天山、昆侖山、喜馬拉雅山等幾條重要山脈外,它向西也長出了一條山脈。這就是「興都庫什山脈」,正是這條橫亙在阿富汗境內的山脈將帕米爾高原、克什米爾地區、伊朗高原連接在一起。也使得這三個地區最終能夠形成相對獨立的地區。

興都庫什山脈有時會被當做「帕米爾」的一部分;而由於它的地形過於複雜,難以確定邊界,有時也會跟伊朗高原放在一起研究。不過更多的時候它是做為一個獨立的單元存在。我們在分析印度的地緣情況時說過,古印度印度的西面有一系列的高山做為屏障,這其中南面的部分屬於伊朗高原邊緣的山地,而北面的部分就是興都庫什山脈了。

前面我們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在解析伊朗世界級的地理位置了。如果說伊朗高原是亞歐(非)大陸的樞紐,那麼它東側的興都庫什山脈與帕米爾高原就是這個樞紐東部的橋頭堡,在很長一段時間東亞、中亞地區與南亞之間的交通必須通過這兩個地區。即使南在這種地緣優勢仍然存在(看看美國在阿富汗的困境就知道了)。

帶實上在伊朗高原的另一側也存在類似的橋頭堡,那就是安納托利亞高原(土耳其本部)和大高加索山脈(格魯吉亞所在地),這一地帶控制的是南部歐洲與亞洲之間的交通。不過這目前不在我們的討論範圍,所以我們還是把話題轉回「興都庫什山脈」。它的政治標籤可以看成是阿富汗。

在回到阿富汗之前,我覺得還是有必要把大陸腹地這個概念做一個總結。

我曾經把伊朗高原和他四周的圖蘭低地、安納安納托利亞高原(包括大高加索山脈)、雙河流域(延伸為整個阿拉伯半島)、帕米爾高原(包括興都庫什山脈),一起稱之為歐亞非大陸的「腹地」。

如果為了這腹地貼上政治標籤的話,那麼伊朗就是這塊腹地的「中心地帶」,其他四個地區包含的國家則是這塊腹地的「邊緣地帶」。這四個邊緣地帶分別對它那個方向的地區具有樞紐做用。讓我們為這這些國家分分類:

歐亞非大陸腹地〈中心地帶〉——伊朗;

歐亞非大陸腹地〈北邊緣地帶〉——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從地理上來講,其北部及西部有部分不屬於這一地區);

歐亞非大陸腹地〈西邊緣地帶〉——土耳其、格魯吉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

歐亞非大陸腹地〈南邊緣地帶〉——伊拉克及阿拉伯半島諸國;

歐亞非大陸腹地〈東邊緣地帶〉——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主要是它的東北部山地)

作者:25475339

話說LZ你沒回答我問題呢啊,分析下川藏線的建設的戰略意義

===========================================================

我記得以前回答過類似的問題。讓西藏與周邊其他地區加強聯繫,更多的是為了讓他融入中國的核心區。換句話說也就是讓內地的人更容易與之交流(當然反過來也讓藏族容易下來)。

當然軍事意義也是很重要的。1963年那場戰爭,在東線雖然達旺是主戰場,但在藏南的東面其實也有小股部隊滲入。但由於那一地區的麥線基本是定在分水嶺上的,而且處在橫斷山脈地區,地勢太過複雜,後勤也無法保障。因此並沒有象樣的戰鬥發生,當時的滲入更多的只是象徵意義。

川藏鐵路在藏南地區很大程度就是沿著麥線修建的,一旦修通,那麼下一次中印戰爭東線可能就不會只從達旺一點做突破了。當然這種優勢是戰略性的,很大程度是為了抵消印度在藏南地區的地緣優勢。從邊境問題的最終解決來看,為的是爭取更多的籌碼,而不是真的要打。

回到我們的話題.

誰控制了這塊腹地,誰就控制了整個大陸的中心,也就掌握了這片大陸的戰略優勢。我們可以看看做為當今世界的唯一超級大國——美國有沒有認識到這塊腹地的重要性。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做為「新世界島中心」不可能會選一批平庸之輩做為智庫。我們先看看西面,土耳其事實上已經不是一個問題,能夠加入歐洲或說加入美國的陣營正是它求之不得的。旁邊的大高加索地區本來是俄國的勢力範圍,但格魯吉亞已經和俄國人鬧翻了,如果沒有美國人的支持這是不可想像的。

南面的伊拉克,這是美國決定用武力收伏的第一個地區(1991年/2003年兩次海灣戰爭)。在阿拉伯半島的其他國家都已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情況下,這是最重要的地區當然不能例外。石油是造成它在四個「邊緣地區」(腹地)中成為出頭鳥的重要原因。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當然老薩也不乾淨),能一箭雙雕的事,誰都會優先考慮的。

既然西邊和南面都已經不是問題了,那麼就要考慮東面和北面了。不過中亞五國雖然從俄國分離出來,但俄國人的餘威還在,更何況東面的中國也已趁機滲入。中亞地區目前尚能夠從中俄兩國獲得足夠的利益和保護,因此美國目前尚不能對這塊腹地「北邊緣地區」有太多想法。同樣的道理,地位「東邊緣地區」的帕米爾高原也只能先放在一邊了。

不過地處「興都庫什山脈」的阿富汗就沒那麼幸運了。事實上這一地區由於縱深夠長,無法繞過,戰略地位目前比帕米爾高原要高很多(而且它有一條瓦罕走廊可以直通中國)。因此在伊拉克問題尚未完全解決時,美國便決定動手了。當然拉登對美國的那次非對稱戰爭是美國急於動手的直接動因。但即使沒有911,美國在解決完伊拉克以後也要控制阿富汗。

並非只有美國人認識到了這塊腹地的重要性。俄國人出於地緣上的優勢,早就開始動手了。在將整個中亞地區和「西邊緣地區」的大高加索地區納入國土後,阿富汗是帝國最急於控制的地區。如果得手,俄國人將基本控制整個東邊緣地區。事實上他已經接近成功,從1973年至1979年9月,蘇聯在阿富汗先後發動了3次政變,扶植傀儡政權。不過美國並不甘於放手這一戰略要地,塔利班和基地組織就是那時被扶植起來對抗俄國人的。1978年俄國人決定親自動手,直接進入這一地區,阿富汗戰爭爆發(蘇)。

事實上這一時期是俄國在地緣擴張上最後的輝煌時期。在同一時期蘇聯成功的拉攏了「中心地帶」的伊朗做為盟友。後者與美國支持的伊拉克進行了一場長達8年的戰爭(1980—1988)。不過這一切都在1988年結束了,隨之而來的事情相信大家都已經清楚了。(所以地緣政治只是用來指導戰略方向的,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千萬不要本末倒置)

「歐亞非大陸腹地」的重要性我們還可以從美國對軍事手段的使用上看出些端倪來。在二戰以後,美國共進行了6場戰爭,分別是:

朝鮮戰爭

越南戰爭

入侵格林納達

海灣戰爭

科索沃戰爭

伊拉克戰爭

阿富汗戰爭

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其實美國是被動參與的,如果不是社會主義陣營當時過於強勢,美國其實是可以接受南北分治的。當然我們的教科書上不是這樣說的,對於美國來說,海軍基地是最重要的,和中國這樣一個陸軍大國在陸地上直接對抗,並不是它所願意看到的,也沒有必要。

入侵格林納達這個加勒比小國,屬於清理門戶了。當然對於眼皮低下的另一個更硬的釘子——古巴也並非沒有使用軍事手段,不過那一次是由中情局組織的古巴親美勢力進行的(結果是以失敗告終)

科索沃戰爭則是屬於幫歐洲穩定後院了,巴爾幹火藥桶可不是浪得虛名的。這關係到美國在歐亞大陸代理人的直接利益,美國可是把它當成家事在處理的。

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當然都有發起的理由(很容易找的,比如伊拉克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我們只需關注美國對這兩個地區戰爭的主動性和所投入的力量,就知道美國對它們的關注決非表面理由那麼簡單了。

事實上在伊拉克戰爭結束後,國際上就已經在猜測下一個目標是伊朗了。如果伊朗最終沒有從內部變得對美國有利,也許這一切是不可避免的。

作者:廣州月生

伊朗高原的重要性是所有經典地緣政治學家都非常重視的;

但是所有的地緣政治學家都沒有回答了一個問題,即統一的波斯帝國,擁有無比優越的地緣政治優勢,強大的意識形態(YSL),為何沒有成為歐亞大陸範圍內的政治權力中心(或者說世界政治權力中心)?

=============================================================

正因為他的中心位置才造成了他四面受敵,所以不可以成為最後的勝利者。控制中心地帶,並不代表中心地帶就是全部。在歷史上南面的阿拉伯人,西面的馬其頓人、北面的蒙古人和突厥人都曾經成為這塊土地的主人。就連遙遠的東亞文明都曾經勢力範圍伸到這片高原的邊緣。只有東南角的印度是個例外,但這是印度人自己固有的問題。

在歷史上處於四麵包圍的中心國家很少有成就霸業的,就像戰國時代的七國,最強的三個國家是秦、楚、齊。最終一統江湖的是來自秦國

我們現在可以說說「興都庫什山脈」在地緣上的重要性了。它扼守了中亞地區與南亞地區的交通要道,以至於東亞、北亞地區如果想與南亞地區交流,很多時候都不得不通過這片複雜的山地。對於中國人來說興都庫什山脈與帕米爾高原中間那條狹窄的「瓦罕走廊」,並不僅僅是通往南亞地區的門戶,在很長一段時間通往更加遙遠的北非與歐洲也要經過這條走廊,並跨越「興都庫什脈」。在這條路線上最有名的一次旅行就是玄奘法師的取經之路。由於一直到阿富汗的路程都是在向西走,而且是那麼的艱難,所以記錄這一次旅途的文字也被神化成為《西遊記》。

順便說一下,印度人也並非沒有對這片「腹地」沒有影響,當然他們還是採用傳統的「非暴力」方法。最起碼在阿富汗地區佛教曾經昌盛一時,那個被塔利班炸毀的「巴米楊大佛」就是佐證。受益於絲綢之路這一地區曾經非常繁榮。

我要說一下為什麼阿富汗的位置如此險要。事實上東西向的「興都庫什山脈」與伊朗高原東部邊緣的兩條山脈呈「丁」字形排列。這使得山脈相交的丁字山口成為了古典時期最為重要的通道(連續的山脈很難有合適的道路)。

這一山口就是「開伯爾山口」,它一面在阿富汗,一面在巴基斯坦。在它的兩端就是阿富汗的首都喀布爾,和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蘭堡。

這一山口的重要性還可以從美國在阿富汗的困境中看出。盡管擁有強大空中力量,美國還是必須通過這一山口從巴基斯坦向駐阿美軍運送補給。而對於這一片山地的部族來說,並不在意國際社會把它們劃為阿富汗人還是巴基斯坦人。重要的他們是同屬於一個地區的部族。所以你經常會在新聞裡一會聽到阿富汗〈基地組織和塔利班〉,一會又會看到在它們前面冠以的是巴基斯坦的名稱。所以美國在這一山口四面受伏就不可避免了。以至於它不得不請求中國從「瓦罕走廊」向美軍提供補給。

地緣對人類的影響要放在一個比較長的時間來看,韓日戀曲說的「地緣上也好,科技上也好,意識形態上也好,只要任何一個因素足夠強,強到可以彌補其它因素的缺陷,並壓倒競爭者,那任何一個因素都可以當成決定性因素。」是有道理的。這個帖子裡有很多朋友都對地緣有自己的看法,並非只是我在唱獨角性

之所以要研究地緣是因為他是其他因素的基礎,也就是說比如宗教、民族、經濟等因素研究到深處會發現其實都跟自身的地緣狀況有聯繫。當然地緣不是一成不變的,人類改變自然的能力越來越強了,很多時候甚至可以對地緣起決定性的影響了。比如巴拿馬運河和蘇伊士運河的開挖就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世界的地緣格局。

至於波斯為什麼現在主導過歐亞大陸地區,我想我已經解釋過了,可能廣州月生沒有看見。其實波斯也曾經建立過橫跨歐亞非的帝國,在2500年前,它已經成為過世界的最強者了。

中國古代有句話叫「得中原者得天下」,其實也是對中心地帶的一種解釋。其中的邏輯關係並非是得中原者就一定會得天下,而是得天下者必得中原。

伊朗高原為中心的地區是「歐亞非大陸的腹地(中心地帶)」,而並非一定是全世界的腹地。正如麥金斯所定義的「中心地帶」實際上是歐亞大陸的「中心地帶」。而我的「新世界島論」中將美國定義為新的世界中心。這三個中心所涵蓋的範圍是不一樣的。

當然這些中心的角色是可以轉變的。當世界的權力越來越有重新回到歐亞大陸的跡象時,我們必須重新重視對這片大陸的研究。由於在新的千年中,歐亞大陸的三個邊緣地區和一個中心地帶經過長時間的磨合,已經在地緣上達成了基本平衡。那麼大家拓展空間的目標自然就會指向這一腹地。這一腹地做為聯繫上述四個地區的紐帶,誰掌握了都會打破業已存在的平衡。更何況這一腹地還是聯接另一處潛力地區——非洲的橋梁。

前面有朋友問,現在海空交通高度發達的今天,伊朗還能否保有其大陸核心的地位。這個問題要這樣看,交通只是地緣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他與周邊國家的地緣關係,或者說距離。打個比方說在這一中心地區建立空軍或導彈基地,它所能覆蓋的半徑中可包含的重要地區肯定要比其他地方多。(這只是一個小例子,還有很多影響)

放張示意圖,大家對這塊地區的位置更清楚些

作者:廣州月生

樓主,你前面多次都提到了地緣的長期決定性作用,不要自己又變喲。

===========================================================

唉!看來我應該在前言解釋一下我對地緣的觀點。從人類的歷史來看,地緣是起著決定性的作用的。比如文明的誕生地為什麼會選擇那幾個地區。人類為什麼會發源在非洲一類的問題。

但這種決定性作用是放在大歷史的環境中的,於現實更多的是指導作用。換句話說你不能指望在一代或幾代人的時間僅僅依靠改變地緣狀況就獲得穩固的地緣優勢。日本就是一個例子,他認識到了自己的地緣優勢和劣勢,也找到了解決的方法,但是操之過急(這很正常,誰都想在有生之年看到結果)。

所以這個帖子裡有很多朋友希望我對某一地區的土地爭奪提供戰術性的指導意見,其實是已經超出了地緣研究的範圍。誠然研究了這麼多的歷史和政治,不可能沒有一點自己的觀點。但我並不想讓大家誤以為改變地緣結構是解決現實問題的終極手段。正如我所說的,千萬不要本末倒置。

另外DNA優劣之說並不可取。人種的分化僅有幾萬年,尚不足以產生多大的智力區別(如果幾大人種獨立進化到馬和驢的差別,倒是會有差別。就好像尼安德克人和智人的確會存在智商的差別)。支付這一觀點的智商鑒定結果,都是在現有的族群中所做。換句話說鑒定的對象已經受到了他所處的環境的影響。所以這一結果看成是環境的差別而不是DNA的差別會更為合適(這個環境有地緣的因素,也有人文的因素)

換句話說你把一個初生的黃種人的嬰兒放在黑非洲的部落中長大,再把一個黑色人種的嬰兒放在上海長大。最終為雙方所做的智商鑒定所得出的結論一定是黑色人種比黃色人種智商高了。

所以如果一定要做一個科學的鑒定,那應該是將各種族的嬰兒放在同一環境中長大,然後再做智商測定,相信結果是不會有差別的。要注意的是,不要讓其中的測試對象受外界的種族觀念影響。人之所以不同於動物正是因為不僅會受客觀環境影響,還會受他人的主觀因素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