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向往遺世而居的田園生活,法羅群島能滿足你的所有幻想!

戈薩達魯爾(Gasadalur)

撰文、攝影:高鵬

飛機把我從初夏的丹麥首都哥本哈根運抵這北大西洋中孤獨的島嶼,就轉身離開,低頭踩著那種火山海島特有的黑色碎石,一種遺世之感油然而生。蘇格蘭以北320公里的北大西洋,18個島嶼組成了法羅群島,億萬年前造物主用石斧開鑿了歐洲大陸,而濺起的碎石造就了孤懸在外的神奇法羅。站在高山草甸上似乎站在蘇格蘭高地或者挪威峽灣、或者又忽然抵達冰島的末世奇景。

牧羊犬的夢

火山巖和草甸是法羅群島的基本景色

雖然和法羅群島機場相距不遠,但如果不是那條山頂隧道的完工,沃格島(Vagar)上戈薩達魯爾村(Gasadalur)的人們要徒步2小時才能翻越大山通往市鎮,隧道雖然只有一條車道單向通行,但也足以讓這裡的居民津津樂道。如果論數量,Gsaadalur附近漫山遍野的羊和牧羊犬才是真正的居民,在此生活的居民僅僅十幾戶。

戈薩達魯爾的牧羊犬

戈薩達魯爾是我抵達法羅的第一站,一切印象都還新鮮和陌生,站在海岸懸崖邊入神看著瀑布墜入海灣,突然一只牧羊犬歡蹦到你面前,嘴裡含一塊紅褐色的石頭放在你腳下,俯下身撅起屁股搖著濕漉漉的尾巴,牧羊犬扔下山坡上那些羊,奮力跑來我身邊就是為了我為它揮臂一扔,難得有人能陪伴它這幾分鐘,大部分時間它的世界就只有那些傻傻的羊和這孤獨的曠野,當我堅定回身繼續趕路不再陪她玩的時候,那一臉無奈和失望,這一切讓孤寒的法羅群島忽然有了溫度。

索爾斯港

索爾斯港停泊

由機場驅車大約40分鐘可以抵達法羅群島的首都「索爾斯港Tórshavn」,一個半山包圍的港口城市,法羅群島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居住於此,索爾斯港得名於神話中的「雷神索爾」,當然這雷神大約是居住在雲霧之中的,索爾斯港果然是「天無三日晴」,住在山頂酒店,幾乎沒有機會鳥瞰到它的全貌。港口停泊著大大小小的滾裝客輪,貨船卸下幾乎所有法羅人的物資所需,要知道,這裡除了三文魚、羊肉、小土豆之外,幾乎沒有任何物產。

唱片店在當地相當受歡迎

索爾斯港對於法羅人來說幾乎等同於「都市生活」。在這裡能找到不同於傳統山野生活的一切,百貨商店、超級市場、Pizza、美式快餐、特別是在漫漫長夜的極夜期間,這裡的書店唱片店可能是最受歡迎的。

STEINPRENT的畫廊和藝術工作室

唱片店不遠處另外一家名為STEINPRENT的畫廊,這裡不僅售賣來自挪威、冰島和法羅本地藝術家的繪畫作品,還用傳統的方式復刻這些作品的版畫。高大的舊廠房裡,淡淡的顏料味,看著匠人們專注於藝術作品,完全無法想像他們是維京人的後代。

傳統的印刷機

山上的羊、海裡的鯨、天上的鳥

大風多雨、潮濕多霧、沒有酷暑、也沒有寒冬這樣就能概括法羅群島一年的氣候了,墨西哥灣洋流加上海洋性氣候,讓法羅群島海水溫度常年穩定在9度左右,這對穩定海產養殖品質至關重要,加上北大西洋海水潔淨無污染,這裡成為養殖三文魚極佳的場所。在法羅群島峭壁之下的峽灣裡,巨大的圓形網箱每年出產幾十萬噸優質的三文魚。法羅人自豪的說,他們出產的三文魚品質更加穩定,口感更加順滑。

觀鳥是當地受歡迎的旅遊項目

而在峽灣中巨大的三文魚養殖場

三文魚、羊肉、鯨魚肉共同組成了法羅人的肉類食物清單。法羅群島的地貌決定了自然的承載量無法供給足夠的食物,高山草甸上放養了大概9萬只羊;養殖的三文魚大部分用於出口;而每年2月和8月的鯨魚季則成為法羅人剩餘30%肉類共計的來源。

居民門前巨大的鯨魚肋骨

每年的2月和8月,法羅群島傳統的捕鯨季,北大西洋的鯨魚洄遊路過這裡,正好提供了當地人補充肉類貯藏的機會。法羅群島捕鯨的傳統已經延續了數百年,最早的記錄產生於1584年,古代維京人冒死出海,用長矛刺穿鯨魚的身體,而領航鯨有群體活動的特點,受傷的鯨魚會拼命逃竄,被驅趕至峽灣淺灘,而沒有受傷的鯨魚也會跟隨而來落入早已布局的陷阱之中,隨後紅色的血水染紅了整個峽灣,「領航鯨」的名字就是由莽撞的投身死亡陷阱而來。這種行為雖然殘忍,但法羅人至今沒有改變這項傳統。

風乾的魚肉正待售賣

捕魚歸來的漁船也在港口維修

世界各地動物保護組織的雖然奮力譴責,但法羅人則依然墨守傳統,法羅群島有自己的機構來控制捕殺數量,而捕殺的鯨魚不會被用於商業銷售,按照自己的傳統,每個當地人家庭都可以獲得切割好的鯨肉。商業化捕鯨會使人變得貪婪,法羅人信奉「按需索取」,但每年還是有近千頭鯨魚被獵殺。很長時間以來,法羅群島這個名字初次走進外人視野一個是「歐洲杯足球賽」另外一個就是「鯨魚捕殺」。

法羅當地居民十分願意和遊客聊天

被熱情的邀請參加當地人聚會

Áarstova餐廳正面對港灣入口,那種傳統木質結構的西班牙風味餐廳,用精美的瓷器招待客人,食材來自當地出產的羊肉和三文魚,餐廳老板Johannes Jensen額外用兩瓶好酒來款待我們。Johannes除了餐廳業務還經營三文魚出口貿易,他說在愛爾蘭讀大學期間認識了來自中國的同學,這讓他真正的開始了解遙遠的東方,以至於之後將生意做到了中國。Johannes在談論法羅群島與丹麥的關係時變得很激動,他明顯是那種政治立場鮮明的人,能看出他時多麼的熱愛法羅群島。

Áarstova餐廳提供西班牙風味料理

「法羅人很富裕,他們可以受到很好的教育,所以很多人離開法羅去歐洲大陸定居,我愛這裡的一切,雖然我可以去世界各地旅行,但是我不能允許自己離開這片土地」Johannes滿臉自豪。

大多數法羅人都熱愛足球和徒步,作為擁抱自然的一部分,只要天氣狀況允許,法羅人都會選擇一個島嶼或者徒步或者騎車,用8個小時翻越一座山頭,或者用一整天騎行一個島。

法羅群島隨時可見瀑布和草甸鋪設的房頂

厄斯特(Eysturoy)島最北部,沿著河谷間的公路,能看到懸崖垂直落入北大西洋的景象,一路沿途除了見到幾個孤獨的騎行者並未見到其他人,我們在公路邊邊一片空曠草地上停車,本想遠遠的看一下對面那個孤獨的懸崖,意料之外的是大概有50個當地人正在此聚會,就在這懸崖邊空曠的草地上,帶著幾大箱餅乾和甜點,和大桶的咖啡。一位白髮老者遞給我一杯咖啡,並把我拽到擺滿甜點的小桌前面,所有人都圍過來和我聊天,他們很好奇真的有中國人來此旅行,其中一個曾經在馬士基(MAERSK)航運工作去過香港、上海、東京的小夥子很激動的來和我握手,並對那個名叫sushi壽司的中國菜讚不絕口。

我還沒來得及解釋這個小錯誤,人群突然開始唱歌,毫無防備並且和聲完美,就在這空曠的山谷,這群可愛善良的當地人用歌聲擁抱自然,歡迎遠道而來的遊客,心靈清澈得如同北大西洋的海水,一種感動湧上心頭,唯有感謝能表達一切。

當中國人用腳步丈量整個地球,在北大西洋那個角落,法羅群島(Faroe Island)的人們就是這場盛宴的旁觀者。法羅人對遊客的態度顯得比較矛盾,既想對這個世界敞開懷抱,又擔心遊客的到來改變法羅群島的傳統文化,所以作為遊客我們只是經歷者即可,帶走美好的記憶,感受距離天堂那一步之遙。

法羅群島機場用玻璃鳥裝飾機場,停機坪上停靠著北歐航空的飛機

Tips:

1.最佳旅行季節每年4月~9月,北歐地區極晝季節,當地人文化生活最為豐富多彩;

2.由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搭乘北歐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 飛行3小時可抵達法羅群島;

3.簽證:法羅群島為非申根國,依照法律需辦理丹麥簽證,但是法羅群島並無入境檢查,普通遊客持申根簽證也可入境;

4.貨幣:法羅當地貨幣與丹麥克朗同等幣值,當地也接受信用卡,暫時無法使用銀聯通道結算;

5.當地交通:建議在機場租車。

長按二維碼,關注「國家地理中文網」

2017美國《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中國區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報名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