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希特勒心中最完美的德國女人,卻因此入獄4年被世人唾罵70年

點擊題目下方視覺藝術,即可關注我們!


來自:藝非凡 ID:efifan

她是希特勒最喜歡的女導演,

是那個時代集美麗

與才華一身的女人。

戴罪的玫瑰

她不僅有著咄咄逼人的美麗,

更有著上天賦予的驚人才華,

希特勒曾深情地叫她:

我的完美德國女人」。

她既是舞蹈家、電影明星,

又是著名導演、攝影大師,

被稱為現代「紀錄片之母」

她是希特勒最喜歡的導演,

是那個時代最美麗、

最才華橫溢的女人。

她生命之樹常青,

72歲學潛水,

94歲在海底拍鯊魚,

100歲完成最後一部紀錄片。

然而,她在7個月的時間內,

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導致人們對她毀譽參半70年。

她就是萊妮·裡芬斯塔爾

(Leni Riefenstahl)

1902年8月22日,

生於德國柏林的一個富商家庭。

天資聰穎的裡芬斯塔爾,

從小就對藝術深深著迷。

小時候的裡芬斯塔爾

她喜歡詩歌、繪畫、電影、戲劇,

為了學習藝術,

她不顧父親的強烈反對,

偷偷報考了舞蹈班,

成為一名舞蹈演員。

21歲的裡芬斯塔爾,

已經出落為一個,

沉魚落雁的美人,

跳起舞來婆娑靈動、風情萬種。

但當時她還只是個無名新秀,

1923年10月27日,

在父親的資助下,

她在柏林舉行了她的首場舞蹈晚會,

這次異常成功的演出,

使她在一夜之間成為公眾人物,

就驚艷了整個柏林。

然而,第二年在布拉格演出時,

她不慎摔傷了膝蓋,

於是開始了漫長的療愈生涯。

當年6月的一天,裡芬斯塔爾在諾倫多夫廣場地鐵站等車,準備去看一位醫生。

這個地鐵站成了她生活的轉折點,廣告牌上的一副海報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阿諾德·范克博士導演的《命運之山》,畫面上陡峭的石壁和高山攀援者令她著迷。

在沉悶灰暗的康復期,她看完電影《命運之山》,不禁心潮澎湃,抑鬱心情一掃而光。她大膽地給導演阿諾德寫了一封信,信裡充滿著年輕女孩的傲嬌:

只有我才是你電影中的女主角。

她還隨信寄去了照片。

沒想到,導演被裡芬斯塔爾那咄咄逼人的美麗折服,很快就答應和她見面。

不過,阿諾德偏愛探險題材的電影,要求演員具備強健的體魄,他擔心她的膝蓋會吃不消。

於是裡芬斯塔爾做出了大膽的決定:冒著落下終生殘疾的危險,立刻對膝蓋進行手術!幸運的是,手術非常成功,裡芬斯塔爾順利成為女主角,出演電影《聖山》。影片公映後,她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

《聖山》中的萊妮·裡芬斯塔爾

但她不滿足於做一個明星,

1932年,她自導自演了,

第一部劇情片《藍光》

(Das blaue Licht),

榮獲1932年威尼斯電影節銀獎,

她也成為國歷史上第一個女導演

《藍光》劇照

在她眾多的影迷中,

有一位特殊的人物

——納粹頭目希特勒

據稱,1932年,希特勒在看過裡芬斯塔爾的電影後,非常欣賞她電影中那種陽剛的、強烈的、驕傲的美學。

或許上天嫉妒她的美貌與才華,

於是為她設下了一個誘人的陷阱。

1933年,德國納粹黨掌權,希特勒在一場與裡芬斯塔爾的私人會面後,邀請她為納粹黨拍攝紀錄片。

希特勒與萊妮·裡芬斯塔爾

她當時接受了希特勒的邀請,拍攝了1934年德國納粹黨在紐倫堡召開的全國黨代會(紐倫堡閱兵的紀錄片),此會議有超過70萬支持者出席,而作品則以多種技巧拍攝,充份突顯出煽動性的納粹形像,是政治宣傳片的經典佳作。

1934年紐倫堡納粹黨大會上,裡芬斯塔爾正拍攝列隊行軍

這位傳奇女導演的代表作之一,

就是這部描寫納粹黨,

在紐倫堡執政的電影《意志的勝利》

(Triumph des Willens)。

《意志的勝利》

此影片在隨後多次獲獎,

但在二戰之後被禁播,

直至2004年解禁。

它對於電影界及各紀錄片影響深遠。

《意志的勝利》宣傳海報

其實對於拍攝此紀錄片,裡芬斯塔爾一開始並不情願,怎奈希特勒巧舌如簧:「把你的生命給我6天吧,今後你再也不會違心替我做事了。」裡芬斯塔爾飄飄然地同意了。

更重要的是,

希特勒給了她最大的支持:

不限製作經費!

並提供一百多人的龐大攝制組。

拍攝《意志的勝利》中的裡芬斯塔爾

16名攝影師和16名助手同時工作,36架錄影機一起運轉,26台汽車和眾多安保人員隨她調遣。

甚至在拍攝期間,希特勒本人也任由她指揮。

當時才32歲的萊妮·裡芬斯塔爾,如同一個大權在握的女王,在現場調兵遣將,顯露出驚人的才幹。

拍攝氣勢宏大的閱兵場面,她駕輕就熟,信手拈來,如烹小鮮。

電影拍攝過程中意氣風發的裡芬斯塔爾

拍攝這部鴻篇巨制,

萊妮·裡芬斯塔爾,

用掉了17萬英尺長的膠片。

經過精心的剪輯,

該片成為震驚世界的一部電影,

並獲得威尼斯電影節金獎,

及巴黎博覽會金獎。

在這部恢弘的片子裡,

希特勒被渲染得光輝燦爛。

也是因此,往後的批評家認為萊妮·裡芬斯塔爾必須為戰爭罪行承擔責任。在戰後,即使她表示對集中營等毫不知情,也一度被軟禁。

法國政府等破壞了她的拍攝工作,而且從此被冠上「納粹攝影師」之名。

禍福有時就在一線間,

這部影片越是成功,

萊妮·裡芬斯塔爾的罪過就越是深重。

1936年,她拍攝了描寫1936年柏林奧運會的《奧林匹亞》(Olympia),萊妮·裡芬斯塔爾出色並前衛的鏡頭運用技術,更成為日後行業標準,並且被《時代周刊》列為百部影片之一。

雖然這是一部體育比賽的紀錄片,

拍攝並突顯出運動員的優美身姿,

作品亦獲多個獎項,

卻也被批評是,

鼓吹納粹優等人種的理念。

1938年4月20日該片首映,恰好是希特勒的49歲生日。她的這份輝煌的禮物後來在電影史上得過四個大獎,但同時也永遠地成了她的污點。

在當時眾多影評人看來,她把奧運會轉化成了法西斯儀式,旁白中不斷出現的「戰鬥」、「勝利」字眼,都透露了創作者的法西斯信念。

《意志的勝利》和《奧林匹亞》,既成為燦爛的紀錄片巔峰之作,也同時成為最有爭議的作品。對裡芬斯塔爾而言,這兩部片子成了她難以洗清的「污點」。

直到1939年二戰爆發,納粹暴露出猙獰面目,裡芬斯塔爾才看清希特勒的虛偽和殘酷。

她曾悔恨地說:「我寧願在1939年9月1日之前死去。」之後,她發誓再也不為政治效力。

1945年希特勒倒台,她被送進監獄。身陷囹吾4年後,她被無罪釋放。

然而讓她難過的是,人們總不肯原諒她,永遠在指責她那個污點。畢竟,那兩部紀錄片的影響力,實在太深遠了。

不過她不甘就此沉淪,

她要繼續向人們證明自己,

不怕從頭再來。

於是她拿起了照相機,

成為了一名攝影師。

1956年,裡芬斯塔爾,

開始了她的非洲之旅,

在那裡她不僅「重新獲得了生命」,

而且還開始拍攝一部,

叫做《黑奴船》的半虛構的紀錄片,

以表達她對現代奴隸買賣的義憤。

從1962年開始,裡芬斯塔爾數次前往蘇丹努巴山區的原始部落,去進行研究和拍攝工作。

盡管她不是第一個拍攝他們的人,但她是第一個被皮膚黝黑的努巴人接受的外人,她被允許去拍攝努巴人神聖的儀式。

她頂著巨大的輿論壓力生活,

卻把生活過得更加精彩,

哪怕自己正逐漸走向衰老。

72歲時,

參加了潛水訓練班,

成為一名水下攝影師,

並出版攝影集《珊瑚花園》,

和《水下的奇觀》。

她一共潛水2000多次,

成為這一紀錄的最高齡者。

1992年,萊妮·裡芬斯塔爾動筆撰寫她的回憶錄《過濾時光》,並在2002年8月22日她的100歲生日招待會上推出,同年她剪輯了她的最後一部紀錄片《水下印象》。

一年後,她在慕尼黑的家中安然離去。

她是一朵戴罪的玫瑰,

一塊有瑕的白玉,但,

不要因為我為希特勒工作了7個月,

而否定我的一生。


「正宗天目山小香薯」▼▼

▼推薦關注▼

↓↓↓點擊底部「閱讀原文」發現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