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孤獨患者丨Dave Heath

提及孤獨

在這段日子裡

或許沒有人能比上因保姆縱火案

同時失去妻子與兒女的林爸爸

孤獨是失去摯愛後的痛徹心扉

孤獨也是自成世界的一種獨處

這世上

有著千萬種孤獨

而當我們把孤獨作為一個更大的狀態時

於是有了時代共同的孤獨

1963年

攝影師Dave Heath

首先把這個概念融入了攝影中

Dave Heath1931年出生在美國費城,他的童年是悲慘的,從小在孤兒院和寄養家庭長大。這也導致被拋棄的恐慌感和孤獨感一直伴隨著他。有一天,有一些攝影師到孤兒院拍攝,他第一次看到了攝影機。幾天後,他偷了孤兒院兩美元,偷偷購買了一台便宜的迷你相機。這便是他攝影人生的開始。

1952年 Heath 入伍參加朝鮮戰爭,在服役期間為戰友拍攝了大量肖像。

更多的時候,他穿梭在費城街頭,拍攝各種各樣的人們。這些照片組成了他的著名作品,「與孤獨對話」(A Dialogue With Solitude)。

這些作品只有一個主題,「現代社會中的孤寂感」,這是一種大範圍的、涵蓋人群和時代的孤獨感敘事,街上臉上有傷痕的孩童,吸著煙讀金斯伯格《嚎叫》的少女,鬧市上互相毆打的男子…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容貌,體現的是不同的孤獨,而它們又只是這個時代的同一種孤獨,或是在歷史長流中重復著的那種孤獨。

1963年,Heath 在紐約舉辦了第一場重要個展——「與孤獨對話」(A Dialogue With Solitude),這次展覽為他贏得了廣泛的認可,在1963和1964年連續兩年被授予古根海姆獎(Guggenheim Fellowships),他的作品被選入了MOMA現代藝術博物館,芝加哥藝術學院等地。

個人成長經歷塑造了他自己的視角,他曾說:「我在作品中傳達的不是自我憐憫的沮喪,而是對這些情感或者生活失望的一面的坦然接受。」

Dave Heath在發表這組作品後得到了極多讚譽,但他仍堅持拍攝「現代社會中的孤寂感」這一主題。2015年,費城藝術博物館舉辦了 Dave Heath在美國的回顧展「人群,孤獨」,後來他又拍攝了大量作品。

2016年6月27日,85歲生日當天,Dave Heath在多倫多的家中摔了一跤,不幸去世。他的攝影主題具有時代性,真正的藝術總是與社會和時代的狀態息息相關的。他用一生去關注了各種人的孤獨,在童年就體會過孤獨的人擁有著這般的人文關懷,只希望這世上那些孤獨的靈魂都能得到一絲慰藉,並有更多的力量去面對這個時代。

解決孤獨的方式和途徑有很多,每個人都擁有不一樣的方法,而或許最好的方法,是接受和習慣孤獨,去體驗生活的本身,並且把一些常見的事物做得精致且有趣。浮圖在這裡給大家放一個讓生活有趣的大招。

在某個好天氣的陽光、

遇到的一只貓、

午後的一杯奶茶…

這些是生活,

也是藝術本身,

隨手拍的照片

在經過洗禮之後

跳出手機

成為眼前的可愛裝飾畫

每個人都可以擁有

那麼如何把隨手拍變成裝飾畫呢

動動手指

戳戳下圖

你就知道

– End –

版權 |浮圖網


編 輯 | 黃怡貓

覆蓋千萬文藝生活實踐者

• 文藝連萌 •

我們終將改變潮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