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記者手記:這個周末,她在前往北極的海上!

跟隨「雪龍」號一路向北!

圖為「雪龍」號。

嗨,

不知不覺,

今天已經是我跟隨「雪龍」號科考船出發的第四天了,

我終於出來冒泡了。

有幸成為中國第八次北極科考隊的一員,我乘坐「雪龍」號20日從上海出發,一路向東北方向航行,今天將駛出日本海域,再有一周左右就能到達白令海。

順利的話,下周這個時候之後我應該就能看到冰了。走前很多朋友還以為我是在北京熱得受不了說要去北極,以為是玩笑話。能有這樣的機會「偷走」一個夏天確實難得。起航前和上海分社的同事們一起做了直播,「雪龍」號離開碼頭的那一刻,揮手道別,83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祖國放心,親人再見」,科考隊員在甲板列隊自發喊出的話語,一遍遍在空中回響,還是沒忍住有淚水在眼眶。

船上成員揮旗告別。

「雪龍」號駛出長江口。

出了長江口就沒怎麼有信號了,很多同事和朋友的信息都沒有及時回復,在這兒想多說一句:大家的心意都收到,船上一切都好,謝謝關心,我會平安歸來。

昨天中午,海上下雨了,「雪龍」號的甲板上、船邊過道上都是積水,住艙的窗戶也是一層水汽,霧蒙蒙的,明顯感覺海面上的波浪較之前晴天的時候大了一些,雖然在常出海的人眼中看來這都算平靜的。今天的室外溫度只有20攝氏度。記得走前我看到手機推送上說上海22日開始溫度要高達40攝氏度以上,可能北京也很熱。從上海的酷熱潮濕一下子轉入涼爽的狀態,在國內已經過了大暑節氣,我在船上已經穿上了長袖外套。

感覺自己像是在拉仇恨。換個話題,經過這幾天的熟悉適應,實踐證明,我不暈船。從沒長時間坐過船,何況還是這麼長時間乘坐2萬噸級的科考船。以前只在公園坐過腳踏船,坐過江上的擺渡船,在旅遊景區的湖裡坐過觀光船,在海上坐船好像只有上學的時候出去旅遊,從香港到澳門來回坐的海上巴士吧,當時一顛一顛的,感覺心臟也隨著顛起來,陣陣頭暈。聽船上有經驗的小夥伴和之前上過船的同事說,如果頭兩天沒什麼反應,就不會暈船啦。可能走前準備的四個字的暈船藥也是用不上了。

海上生活經驗幾乎為零的我,這次也是一次挑戰。雖然到目前為止,都還算風平浪靜,海面不斷泛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有魚躍起,有鳥飛過,不過偶爾的一個湧浪還是在時刻展現大海的威力。我們正在大海中航行,上下樓梯要扶好扶手,自己的行李物品也要隨時收好,以防船體晃動時摔倒或物品散落。船內乾燥,要不斷喝水、喝茶、補充維生素,不然會上火。

只有在海上,才能體會一種轉瞬即逝的感覺吧,出發那天的傍晚,晚飯後我看到了美麗的海上晚霞,錯過日落,想著後面還能看呢,但前天傍晚開始霧氣上來了,日落自然沒看成,晚霞的效果也差了很多。

雪龍」號上的晚霞。

今天早上我總感覺外面還在下雨,拉開窗簾一看,居然晴天了,海水格外藍,天空有了白雲,陽光很好,看來又錯過了海上日出。不過這日出日落沒及時看到,只看到了晚霞,也是真的美啊。玫瑰色的晚霞,鑲著黑灰色的邊,在近空展現著曼妙的身影,一會兒化身成空中的大魚化石,能清晰看出頭部和身體的骨骼。海水平靜地泛著浪花,水的顏色也逐漸變得蔚藍,鹹鹹的海風帶著潮濕的味道,甲板上已經有一層水汽。

「雪龍」號在藍天白雲中航行。

在船上,時間過得好慢,而且也沒有星期的概念,不覺已是周末了。想到出發前一天,在上海雪龍路100號的極地碼頭第一次見了「雪龍」號,到現在已經離開上海近2000千米,一切都有不真實的感覺。沒有了網路和及時通訊,不用隨時抱著手機聯絡,時間放慢了腳步,一切都慢了下來。出發前一位去過南極的同事前輩給我發信息,他說人生如夢,不是因為像夢一樣虛幻,而是因為像夢一樣真實。

面朝大海,這幾天試著在船上的跑步機跑了幾公里,如果每天都跑一下,加上來回近2萬海裡的航程,是否可以申請一個紀錄?

還有近80天的航程,每天都是新鮮的。據說25號會有比較大的風浪。請跟我繼續走,看後面的極致精彩。

圖為記者鬱瓊源

據新華社「雪龍」號7月23日電

記者:鬱瓊源

編輯:葉昊鳴、胡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