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鳥語花香的海島 守護遠東第一燈塔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白居易在《長恨歌》詩中寫到的那座仙山,說不定就是東海的花鳥島。

從上海洋山深水港乘船約40海裡,就看到一座仙境般的小島,隱隱約約鑲嵌在茫茫海天的盡頭。小島從空中俯瞰形如飛鳥,島上鳥語花香,故名曰「花鳥島」。

一座黑色的巨大燈塔,矗立在島的西北角山嘴上,極為醒目。這就是被譽為「遠東第一燈塔」的花鳥燈塔。圓柱形塔身,高達16.5米;燈塔頂部裝有一個直徑1.84米的牛眼透鏡,射程可達24海裡。

1870年(清同治九年),花鳥燈塔由英國人建造。據史料記載:當年,英國殖民者開辟了上海至太平洋航線,將該線航海權占為己有,並把持了上海江海關稅權。為保障航道安全,防「雞骨礁」之險,英國人用上海江海關稅銀,建造了花鳥燈塔。

近一個半世紀以來,燈塔裡牛眼透鏡一片片閃亮的聚光晶片,見證了翻天覆地的歷史變遷。如今,在這條遠東和中國沿海南北航線進入上海港的重要航線上,花鳥燈塔仍然是重要的航行標誌。

東海航海保障中心寧波航標處的守塔人,日夜守護著古老的花鳥燈塔,為船只在黑夜中航行給予指引。生命在發怒的大海面前,脆弱得不堪一擊。而燈塔的光亮,卻能給大海中航行的人帶來希望。每天,孤寂的守塔人與責任為伴。他們就像愛護著自己的眼睛一樣,愛護著這只「大海的眼睛」。

縹緲若仙的花鳥島別稱「霧島」,即使在陽光燦爛的日子裡,也時常有霧。對於生活在島上的人來說,花鳥燈塔還是他們夜行的路燈。漆黑的夜晚,不帶手電筒,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在一位老人的記憶中,當年借助燈塔光,還曾找到了一根掉在地上的繡花針。

每逢大霧,花鳥燈塔還為航行的船只聲波導航。每80秒連續鳴笛2次,每次聲長1.5秒,聲音傳播範圍4海裡以內。這是當年傳音最遠的氣霧喇叭,當地人形象地說:「聽,老黃牛又叫了。」

隨著數字化時代的到來,導航技術不斷進步。花鳥燈塔也從最初依靠光、聲定位,發展到現在的AIS航標、北斗遙測、E航海導航。安裝在燈塔上的北斗連續運行參考站,通過光纜和微波,每天都將觀測到的各類衛星運行數據,實時傳輸到上海的數據中心。

花鳥燈塔上這套先進的系統,是大陸「海上北斗」網路建設的一個點。「海上北斗」網路是以大陸北斗衛星導航系統(BDS)為核心的海上高精度定位導航網路,主要由無線電指向標—差分北斗衛星導航系統(RBN-DBDS)和北斗連續運行參考站系統(BD-CORS)兩套系統組成。

經過多年建設,大陸「海上北斗」網路已初具規模。截至目前,大陸沿海地區共布設了22套差分北斗衛星導航系統、70多座北斗連續運行參考站。這一海上基礎設施項目的建設,將使大陸沿海海域做到「米級」、重要海域做到「公分級」的精確定位,極大提升大陸海上定位導航水平。

未來,大陸「海上北斗」高精度導航定位網路,還可廣泛應用於船舶進出港及狹窄水道導航定位,水上交通安全管理,海洋、港口、航道的測繪,海上的救助打撈、石油勘探、漁業等領域,為各類海上活動提供堅實的水上交通保障。

近一個半世紀過去了,花鳥燈塔所在的花鳥島,也早已舊貌換新顏。昔日與世隔絕的小漁村,已發展成為海島旅遊的勝地。一批又一批來自大城市的遊客,來到這座縹緲的小島,享受著陽光、沙灘、垂釣、露營、海鮮,以及「煮酒、煮茶、煮時光」的悠閒慢生活。花鳥島,還是國內少有的能夠看到「熒光海灘」的地方。入夜時分,大海閃爍著神奇的熒光,令人感覺浪漫不已。


新華社記者張建松攝影報導

編輯 孟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