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喆生:攝影是時間裡被瞬間抽離出來的孤兒 | 筆記

▲ 《無題》

影藝家按:筆記是影藝家一個獨特的欄目,我們好奇你正在進行的項目、拍攝中的故事和對攝影的思考,希望能將你的感想分享給更多有相同愛好之人。

這是我們收到的第 51 份筆記,攝影師王喆生,1990 年 12 月 11 日生於徐州,2017 年參加《海邊》 台北國際攝影展,2016 年參加《關於遠方》 平遙攝影展等。

▲ 《無題》

攝影是時間裡被瞬間抽離出來的孤兒

圖文 |王喆生

這些照片大部分是最近一年出去玩的時候拍攝的。和大部分人一樣去一個新的地方都會有一些新的不同於日常的感受和體驗。並且會有拍照的欲望。同時這種不同於日常的觀看和望見所拍下的照片往往數量大且雜。涵蓋了行程的方方面面。

看似拍照時無關緊要的畫面但有時日後看來又顯得意味深長。我想這和攝影本身的表現力有關。就表達來說。攝影和繪畫、文字甚至音樂相比呈現更具象化。更具體。這顯然不是什麼優勢。比如看一些文字:人生是一場夢。是一片樹林在夕陽裡;冬天的夜裡在下雨。開著暖氣的房間裡,窗簾緊密。雨被我們隔絕在外面,顧自下在另一片天地裡。我們不知道。後來有人走近窗口,掀起窗簾的一角,看到了貼著玻璃窗流動的細細的水線。手指觸到玻璃,感到透骨的寒冷——並不意外;閱讀本身就會在腦海裡產生一個相對具體空間。(文字來自司徒)

而往往這個空間落到具體的影像中時很難像內心想像空間那樣足夠充分或者存在出入。這種抽象的東西對於音樂也是同樣。即使它們存在並記錄了下來。即使它看起來像是在表現什麼東西。那只是一種幻象,而非現實。

但攝影和電影相比敘事性和講故事的能力又要遜色很多。電影更加的具象化和具體。這裡不想贅述了。我只是覺得很多拍紀實的花費大半年時間深入淺出的照片並不如一個 5 分鐘的紀錄片來的直觀。

表現抽象的能力不如音樂 繪畫 文字。表現具體的能力不如動態影像。種種弱勢一直讓攝影很尷尬很難受。但在我看來這些種種的弱勢反而是攝影的優勢。比如動態影像一直是遵循不可逆的規律。這給人留下想像的空間就狹窄了。

大多數時候只能跟隨拍攝者的思維意志行走。同時它很少會像靜態影像那樣玩味於細部。這在解讀厚度上和啟動自己對預知和記憶的思考能力上是很難企及的。同時和繪畫 文字 音樂相比。攝影又有很強的在場感。可以直接話說當面。這是攝影理直氣壯的優勢。攝影記錄的是逼真切實的證據。但所蘊含的信息卻又是曖昧不清含混不明的。我們的記憶本就是殘缺不全的。照片又像是時間裡被一剎那抽離出來的孤兒。

攝影的複雜仍在於它還有很多縫隙讓你去填滿。雖然和很多其他表現形式相比不那麼飽滿和充分。總是讓人感到卑微和無奈。但它包含的方方面面的遺憾中也會在具象或抽象的冗雜環境中給人意料之外的遺憾和驚喜。

王喆生

1990 年生

圖文 → 王喆生

編輯 → 帕邏

影藝家微刊是雜誌《影藝家》的延伸

由成都影像藝術中心(CDPC)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