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沒學過攝影的美女醫生,卻拍出了令人窒息的中國美

青簡一襲長衣,

輕輕走進江南迷蒙的雨裡,

也走進自己的夢裡。

古樸長亭,舊時巷陌,

訴不盡的前塵往事,

說不盡的三月風流。

青簡鏡頭裡的江南,

總有一種東方的寧謐,

和一種歷史的厚重。

她不是什麼大攝影家,

她只是上海瑞金醫院,

消化科的一名主治醫生。

大部分日子裡,

青簡都要穿著白大褂,

以醫生「周潔」的身份,

給病人們檢查胃鏡。

但只要一有時間,

青簡就會抓起相機,

逃離醫院,跑出去。

2009年,

在上海交大醫學院讀研的青簡,

擁有了自己第一台單反。

雖然對攝影一竅不通,

但她覺得:

一個人怎麼看這個世界,

就會怎麼表現這個世界。

行萬里路,

閱萬種景,識萬種人,

她喜歡用腳步去丈量自然,

用鏡頭去記錄生活。

2011年,青簡無意間發現日本有個做二十四節氣的網站,深受觸動:節氣是中國傳統文化,怎麼看還是覺得只有中國的風景和它們最為般配。

只有中國的景色,

能代表二十四節氣;

只有走遍全中國,

才能完整感受二十四節氣。

青簡想用自己的相機,還原二十四節氣應有的樣子。於是,周末、長假、調休···青簡開始利用每一個旅行時間,一路追溯,一路拍攝。

從婺源油菜花田的春分,

到太倉垂柳邊的處暑;

從浙南梯田的芒種,

到茫茫雪鄉的大雪。

立春、雨水、驚蟄···這些漸漸被人淡忘的名字,在青簡的鏡頭下,好像從來沒有遠離過,只是沉睡在我們身邊。一旦邁出尋找的腳步,就會被輕易驚醒。

北至黑龍江,

南達福建,西及西藏。

青簡「找尋」的足跡,

慢慢遍及十多個省份。

每一張圖片,

都有一個故事。

每一個名字,

都蘊含無數情感。

拍「大雪」的羊草山頂,

沒睡過土炕的青簡,

一夜沒有合眼。

第二天,

又要在零下30℃雪地裡,

徒步翻山15公里,

幸而驢友的支持才得以走下去。

大雪紛飛的十月川北,

青簡的車子因為濕滑沖下河灘,

險些掉進金沙江支流色曲河中。

當地人費了半天力氣,

才用拖車把她的車子拉上岸。

新疆徒步一整天,

青簡的水喝光了,四處討不到水,

幸好有戶外的馬隊告訴她,

前面有山泉水,才救了急。

「因為喜歡,

所以堅持。」

那些美到窒息的圖片,

取材於全國各地實景,

佐以康熙字典的字體印章,

似一幅長卷國畫,

不動聲色,卻意蘊悠長。

一經發布,

立即爆紅網路,

瘋轉無數,

還被評為「2011最受歡迎組照」。

青簡說:

如果能用十二個時辰,

來走遍中國。

那麼夜半,

她會在四明山的古村裡,

望一輪明月。

日出,

她要在唐克的黃河邊,

盼一抹晨曦。

食時,

她會在禾木村的山坡上,

看一縷炊煙。

黃昏,

她要在納木錯的湖邊,

等一片晚霞。

大自然沒有分秒必究的時鐘,

青簡用天地萬物的變化,

精確定格著每一時刻。

韶光流逝,歲月如梭,

曾經代表光陰的名字,

湮沒在時光的洪流裡,

漸漸被遺忘。

卻在青簡的作品中,

重新變得可親可近。

「因為走過,所以真實,

因為感動,所以牢記。」

青簡背著相機,

走過中國大部分省市。

「所有未曾涉足的地方,

都將可能是我的下一個目標。」

在北國的草原,

註視一片秋天;

在南國的花海,

邂逅一個夏末。

深入大山腹地,

被淳樸的笑臉撞個滿懷,

踏進希望的田野,

感受豐收的燦爛。

身在萬物之中,

心在萬物之上。

當時間與空間、歷史與自然在她的攝影作品中相遇,她的心也從充滿物質的喧囂都市中超然而出,回歸古典、自然與豐沛的詩意。

走過萬水千山,

青簡最放不下的,

還是故鄉的江南。

她沿著古老的八大水系,

從楠溪江到富春江,

從屏山到新市,

從江南的風物走進江南的人文。

一邊走,一邊寫,

在《江南》和《夢裡水鄉》,

用美好的圖片和雋永的文字,

為讀者打開一扇通往江南古鎮的門。

是忙碌的醫生,

也能靜下心來寫詩作畫;

囿於現實的藩籬,

也能暫時放下、訪梅問茶。

世事繁忙,

心閒歲月長。

人生充滿勞績,

但仍可以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

圖文 |網路

發布 | 攝脈

微信公眾號:攝脈

聚焦服務中國攝影新一代

按住二維碼識別關注

你是愛生活 愛學習的攝影愛好者?

歡迎加老師微信:shemai10

點擊閱讀原文加入攝影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