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9年和馬雲打江山,做大淘寶後他卻放棄阿里百萬年薪,最後剃度出家

來源 |商界洞見(ID:biz998)

作者 | 燕秋

2013年1月,他註冊微信公眾號「鬼腳七」,成為公眾號最早期的自媒體寫手。他把自己浸淫電商領域多年的經驗,講電商內幕,講賣貨技巧等,一天一篇寫出來放在公眾號上,很快吸引了眾多粉絲關注。

1

鬼腳七,真名為文德。在辭職做微信公眾號前,他在阿里巴巴待了9年,從最底層做起,幾乎參與了淘寶網從無到有,從有到占據中國網購半壁江山。

到2013年他辭職時,手裡負責過幾百人的團隊,直接向馬雲做匯報,年薪百萬級別,「阿里還分了好多股票」。

給阿里這個巨頭這打工,福利待遇不比國企差,當他成為人人艷羨的「人生贏家」, 他卻覺得這樣的日子「一眼就看到頭」,越來越沒意思。

2013年1月,他註冊微信公眾號「鬼腳七」,成為公眾號最早期的自媒體寫手。他把自己浸淫電商領域多年的經驗,講電商內幕,講賣貨技巧等,一天一篇寫出來放在公眾號上,很快吸引了眾多粉絲關注。

當年就擁有近百萬粉絲,那時還沒「咪蒙」、「十點讀書」等現在的頭部大號什麼事,羅振宇的「羅輯思維」與「鬼腳七」是動不動十萬加的個中好手。

同年,36歲的他辭職了,全身心投入自媒體大流中。

  2

辭職後,他專心打字經營自己的自媒體。

他有很多種賺錢方式。現在公眾號上的收會員、賣廣告、朋友圈廣告、賣產品、做培訓、出書、演講等賺錢套路,是這位公眾號「前輩」玩剩下的。

例如,收會費:做七星會,會費一次能收兩三百萬元;

搞培訓:2014年他組織過兩次培訓,一次培訓約有100來萬元的利潤,就兩天時間;

連自己的朋友圈也能賺錢:他從2015年就註冊了20多個微信號。如果有人讓他在朋友圈幫發一條推廣消息,他會收費1萬元。這個價碼在他看來,一點也不貴,因為他20個號的微信「好友」已近10萬人,有流量就有生意。

幫助企業發布招聘信息:每個企業付3000元的費用,每個月至少8萬元的收入。

有了一定名氣後,到處都有企業邀請他出席活動,來回機票全包、好吃好喝招待、幾萬元報酬、只要求他在自家號上提上一兩句。

「我不否認,我比還在拼命為了還房貸為了子女學費賺錢的人有錢多了。」有時候,他甚至會「心虛」地想,憑什麼別人賺錢那麼難,而他幾天就能賺幾百萬?

  3

最近兩年,看到咪蒙、羅振宇等微信大咖都賺到了千萬級別的「大錢」,接受了多輪融資,公眾號估值動不動就幾億元。

身邊的朋友一直在勸鬼腳七加足馬力,把公號繼續做大,也有投資人找到他說要砸錢投資他。

可他都拒絕了。

「馬雲這麼牛的人成首富了,這麼聰明有智慧的人卻被綁住了。他真不想退嗎?退不了,沒辦法。越牛的人越不自由。」

在他看來,如「羅輯思維」、吳曉波頻道的頭部自媒體是很牛逼,但他害怕那樣的生活狀態。

「千萬不能讓我做到最好,要不然一堆人看著我。我覺得這種高處的生活太難了。我還是喜歡隨性一點。」

有人說他傻,不趁著紅利期能撈多少撈多少,但他說自己不是不愛錢,是膽小,「我怕自己德行不夠,財富太重了,會被壓死的。」

就像搞培訓,一次一百萬輕鬆入帳,卻是他不想賺的「快錢」。

在他看來,100個人參加培訓,要有那麼三四個人真正受益就已經了不起了。大部分人都是聽上去比較過癮,實際上沒什麼用。

所以除非是他認為確實是「乾貨」的培訓,不然就不搞。

在種類繁多的自媒體賺錢方式裡,鬼腳七曾說,自己寧願多花點時間寫文章,一篇文章有幾百塊的打賞,一個月也能有上萬元的收入。

「賺這種錢我心安點,這是辛苦錢。」

  4

對「賺大錢」這事有這麼高的覺悟,是因為鬼腳七實在窮過,所以對金錢有深刻反省。

70年代出身農村,從小到大把金錢看得可重了,小時候就是買一根冰棍都要經歷重重的思想鬥爭。

九五年上大學,食堂早餐有白粥和黃粥。白粥每份一毛五,黃粥一毛二。

他每天只能選黃粥,只有得了獎學金或者兼職發了薪水,才吃一份白粥,算是獎勵。

「畢業後幾年,我看見黃粥都覺得惡心。後來才知道黃粥是小米粥。」

大學時談了個馬子,異地戀,後來分手了。

後來,女友問他為什麼從不坐火車去看她。他羞愧難當,不敢告訴她,要是買了火車票,接下來一個月生活費沒有著落。膽小如他,困窘如他,覺得自己可能是談不起戀愛了。

後來參加工作,做任何事,都想著怎麼才能賺錢,怎麼才能省錢。

有天,辭職在家的妻子花了10塊錢買了一包糖炒栗子,晚上他語重心長地對她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這些可不是笑話,是他實實在在的窮酸過往。

  5

鬼腳七說,人來到世界上,有很多功課要修。而金錢,是一門必修課。如果曾經不是那麼貧窮,他不會對金錢有深刻的反省。

「以前我覺得有房有車就不錯了,後來想說有個100萬塊,就可以了;等有100萬的時候,發現連個房子都買不起。再後來覺得500萬、1000萬都不夠了。如果我一直這樣追求,肯定是永無止境的。人都是這樣,滿足了以後,這種快感會消失。

2015年,想放下所有身份,體驗一種新的生活的鬼腳七,在五台山靈境寺剃度出家了,法號「行空」。

2016年1月6號起從五台山出發,托缽乞食行走去峨眉山,大約2000公里。

他的「百日修行」震驚了許多粉絲,甚至有人懷疑他是做秀,但他心安理得,「別人的想法我管不了,也沒法管。因為,每個人都只相信自己的感覺和判斷。」

從碼農到作家,再到僧人,他說,最牛的境界是做自己。

「我覺得,大多數人這樣度過平庸的一生好像欠缺點什麼。

我承認這種生活的社會價值,我也看到了它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裡卻有一種強烈的願望,渴望一種更狂妄不羈的旅途。我的心渴望一種更加驚險的生活。」

《月亮與六便士》裡的這句話,或許是對鬼腳七最好的註解吧。

文中部分資料來源:「鬼腳七」微信公眾號。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商界洞見

    商界洞見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