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董明珠、曹德旺、宗慶後、陶碧華,他們有個共同點:堅決不做一件事!

在中國當下,最容易成功的不是實實在在去做實業。而是編織一個最炫最酷最拉風的概念,然後再組裝一個「團隊」,最後千方百計在資本市場套現,這樣未來100年一次性都賺回來了。

在這種套路籠罩之下,實體經濟的人才、資金、利潤等都被不斷的往外抽。

現實中累死累活賺錢,遠不如編織一個概念!

5000年來,中國人一直相信勤勞致富、崇尚勤勞改變命運,才創造了輝煌燦爛的物質財富。但是自從引進西方的金融體系之後,使很多企業過於迷戀以小搏大、概念炒作、低進高出的資本運作套路。至此,「勤勞致富」的光榮傳統被徹底碾壓!

這就是為什麼那麼多人熱衷於資本運作的根本原因,以互聯網、房地產等為代表的金融產業,不斷的從實體經濟中「吸血」,而且使中國經濟的泡沫越吹越大!

金融,已經成為貧富差距不斷拉大的根源。它如同一張天羅地網,製造出世界上最大的製造不公平,悄然無聲將整個社會的財富集聚到那一小撮人手裡!

比如2016年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實:雖然宏觀經濟形勢很不好,但是資本市場像工廠一樣,一批又一批的生產富豪。過去一年中國上榜的富豪基本都誕生在資本市場。中國已超越美國成為全球資本市場創造10億美元富豪最多的國家。

眼下中國經濟只有一個出路:那就是「實業救國」!

令人欣慰的是:面對誘惑,依然有那麼一批企業家在堅守,他們選擇實業報國!

1、任正非——不上市照樣可以稱霸世界!

任正非率領的華為,每年投入巨大財力去做研發之外,在產品上不斷取得突破,令世界刮目相看,除此之外華為還有一個最值得稱道的地方,那就是堅持不上市的策略。

所謂的上市,就意味著一家企業將由「生產經營」道路走上「資本運作」道路,也就是金融化。而在任正非眼中,搞金融的人光靠虛擬概念就能賺進大筆財富,真正卷起袖子苦乾的人卻只能賺取微薄的薪水,這是全世界最不合理的事。

華為融的不是「錢」,而是「人心」。華為有17萬名員工,任正非把98.6%的股權開放給員工,自己只擁有公司1.4%的股權。這恐怕是全球未上市企業中股權最分散、員工持股人數最多、股權結構最單一的公司,這恐怕是人類商業史上從未有過的景象。它造就了華為的向心力,難怪任正非說:不上市則有可能稱霸世界!

2、曹德旺——我是實業家,對那些為了錢的人不屑一顧!

福耀玻璃創始人曹德旺,從16歲輟學做生意,現在已經把福耀玻璃做成全球第二大汽車玻璃生產企業,如今70歲的曹德旺已經在國內捐款達八九十億元。

當有人把他和李嘉誠做對比,他很反感的說了一句話:「我跟李嘉誠不能比。我不做房地產,我不為錢,我捐了八九十億給中國,我賺的錢也是捐掉。為什麼拿我跟他比呢?我是實業家,對那些為了錢的人不屑一顧。」

曹德旺多次談到自己不做房地產,不做金融,看不起這些只為賺錢而活著的企業家!

3、董明珠——我永遠不會做金融!

董明珠作為一個從基層做起來的人,從賣場導購到區域銷售經理,再到全國總經理,一手把格力拉扯成國內領軍的空調企業,就是因為她身上的實幹精神!

談到自己成為網紅時,董明珠說那是因為大家對製造業的關注,而不是對她本身的關注。

董明珠表示:「如果沒有實體經濟的發展,就沒有金融存在的價值……中國強大起來,必須有實體經濟,必須有自己的技術、自己的產品!」。

當「野蠻人來敲門」,董明珠抵制的態度也十分堅決。她說道:「誰投資並不重要,但請你不要成為製造業的罪人,不能用經濟的杠桿來破壞製造業的發展!」

她又舉出了德國與美國崛起的例子:「這兩個國家的崛起靠的是金融支撐嗎?金融是工具,歸根結底靠的是科技。」

4、陶碧華——上市那是欺騙人家的錢!

陶華碧的老乾媽,在國外被譯作「Lao Gan Ma」,其登上奢侈品折扣網站Gilt,並被譽為全球最頂級的熱醬,一瓶280克的辣醬在中國賣人民幣7.9元,在美國卻能賣3.9美元(人民幣24元),這令中國人感到無比自豪!

老乾媽最了不起的地方在於:無論是收購農民的辣椒還是把辣椒醬賣給經銷商,永遠是現款現貨!老乾媽沒有庫存,也沒有應收帳款和應付帳款,只有高達十數億元的現金流。

陶華碧教育兒子:千萬千萬不要入股、控股、上市、貸款,這四樣要保證,保證子子孫孫做下去。上市那是欺騙人家的錢……我打下的江山,我就把它做好、做專做精,自己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少事情。

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就有老乾媽,這簡直就是世界商業史的奇跡!

5、宗慶後——實體經濟是立國之本、強國之本、富民之本!

娃哈哈的宗慶後,這位已經70多高齡的企業家,現在保持著清教徒式的生活:早上7點上班,晚上11點下班;每年出國考察洽談約3個月;到全國各地做市場調查約5個月。而且他竟然選擇做高鐵二等座出差,被傳位佳話。

他說:「國家實力強調社會財富增加,最終來源是實體經濟,虛擬經濟是依附實體經濟,本身不產生任何財富。實體經濟是倡導財富經濟,是就業經濟,是創造中華民族偉大中國夢的經濟,是富民強國的經濟!」

「實體經濟是創造財富的經濟,若不創造財富哪裡有虛擬經濟、金融行業的生存之地?不創造財富,國家和百姓又如何生存?」

他和曹德旺一樣,指出目前實體經濟的賦稅過重問題:「實體經濟現在的稅費負擔較高,資金成本、人工成本太高,以致於利潤率太低,從而導致實體企業生存不下,沒有人願意幹。」

而同時,宗慶後有著和任正非一樣的想法,他說:用全員持股方式來提高企業員工收入水平不失為一個好方法:「一是可以提高員工的積極性與責任性,二是能讓員工得到分紅收入,進而提高員工收入。」

這些實業家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用匠心精神培育著支撐著整一個行業,他們一直想做出更好的產品,而不是為了上市、收購、重組然後套現,他們才是中國最需要的企業家!

再看參考一段歷史:

在19世紀的英法國力競爭中,最終以英國成為日不落帝國、法國敗下陣來而告終。原因很多,其中一個,就是英法兩國的經濟結構朝著不同方向演化,前者充盈著實乾的企業家,後者充斥著食利的資本家。英國勝在工業,法國強在資本,最後歷史選擇了英國,工業資本主義戰勝了高利貸資本主義。

中國經濟在這個節骨眼上,一定不能讓資本家肆無忌憚的取代實業家,否則就會面臨空心化、泡沫化的危險!我們鼓勵中國多出這樣實乾的企業家,用實業救國!

這五個實業家,現在儼然也成了「網紅」,他們的言行一直備受關注,甚至可以影響中國政策的導向,這才是中國最需要的「網紅」!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