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死薪水,正在拖垮你

點擊上方藍色字體關注「撿書博士」

閱讀是門檻最低的優雅,每晚9點,博士在這等你

來源 | 周沖的影像聲色(ID:zhouchong2017)

01

前幾天回老家,和幾個很久不見的哥們吃飯。

他們中的多數人,大學畢業後,因為父母的期待,也因為自己對安穩的渴求,考了老家縣城的公務員,從此一直規規矩矩呆著。

年薪不高,大概一年10萬塊,只能算吃穿不愁,在當地買了套房,供著樓,這一輩子都不敢有大動作了。

老婆說想去國內旅遊,都得精打細算好幾天。女兒說想留學,把他嚇得個半死。

這樣的生活,安穩雖安穩,但總覺得有些不夠。

酒桌上,有人對我說:「還是羨慕你啊,我們這些拿死薪水的,活得太小心了。」

這些年,他們不是沒考慮過離開。也曾有機會在召喚。但前怕狼,後怕虎,他們不敢放棄,也不敢輕易冒險。

畢竟,有死薪水的工作,也是周圍人認為的「體面工作」。就這樣一蹉跎,10幾年過去了。

10幾年在當今時代裡,意味著諾基亞已經倒閉了、蘋果已經出到X了、90後都被視為中年人了、離婚率高到令人瞠目結舌了、華為清退35歲員工了、自媒體人一年賺幾千萬已經是常事了、不少90後都已經融到了第二輪資金……

一同學說:「太快了,感覺我們都快跟不上時代了……」

可不是。

南朝有個典故,叫爛柯人。講一個叫王質的人,到山中打柴,觀仙人對弈,不知不覺,一天過去了,他下山來,發現滄桑巨變,已然物非人非,而手中的斧頭已經腐爛了。

他才明白,你覺得過了一天,人間已過了千年。

穩定的工作也是一個避世之所。你身處其中,無風無雨無壓力,如仙人般逍遙。

但是,這種生活是一把雙刃劍。它帶給你安全感,也必然剝奪你可能性。

你很可能到了退休時,年薪還是十幾萬,甚至都跑不贏通貨膨脹。在互聯網經濟的浪潮中,每月幾千塊的死薪水,變得越來越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但是,你不會離開。

因為,「穩定的工作」還有一種神奇的本領,將你的意志馴化。你會由反感、不適,到接受、適應,到成為它本身。

《肖申克的救贖》就是一部類似的隱喻。

它用一個名叫肖申克的監獄,告訴我們:

「這些高牆很有趣。剛入獄的時候,你痛恨周圍的高牆;

慢慢地,你習慣了生活在其中;

最終你會發現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這就叫體制化。」

所以,Brooks離開肖申克以後,無法適應外面快節奏的社會,自殺身亡。

02

所謂的穩定

正在困住你的生活和未來

因為農耕社會的需求,年輕人和父輩們在擇業時,都會以「穩定」作為第一參考因素。

因為,風險少,意味著廣積糧,高築牆,緩稱王。

但這種思維顯然已經不適應當今社會了。

風險少,意味著增幅少。增幅少,意味著敵不過通貨膨脹。

敵不過通貨膨脹,意味著財富的貶值和資產的虧損。

10年前,100萬元算是一筆巨款。但在今天,100萬元在一線城市連一套三居室的首付都交不起。

所以剛剛升到副科的同學抱怨:「這幾年薪水確實也漲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還是缺錢……」

「是啊,薪水越漲,錢越不經用。」

他現在的薪水是月薪5000多,加上獎金、補助、各種雜七雜八的補貼,一個月到手大概也就7000多。這對於一個還著車貸房貸、養著兩個孩子的男人來說,談何容易。

他自然覺得艱難。時常感嘆:「後悔了……但年紀大了,走也走不了了……」

與之相比的是,在某大型互聯網公司負責遊戲開發的朋友,一直覺得薪水不是問題,問題只是如何開發出更牛逼的創意,設計出更優質的用戶體驗。

他的年薪是八位數,獎金可觀,勞力回報增長率,已然超過了資本增長率。

在互聯網商業盛行的今天,一切都以高頻的方式出現,人與人的交流,產品的更迭,交易的產生和擴張,都在指數級誕生和增長。

這樣一來,死薪水的緩慢呆板,就不再能適合這個新型的商業社會。

一個顯著的標誌就是,你靠薪水,已經買不起房。

因為,薪水是線性增長的,而房價卻是指數級增長。

就像你騎著單車,在地面上老老實實地前行,以為騎多少,就算多少。但你不會知道,在另一些地方,有人已經習慣了飛機代步。

所以說,線性增長的薪水,其實限制了你的可能。

而最糟糕的是,你在其中投入了太多沉沒成本,想止損,非常難了。

03

薪水越死

意味著創造性和可能性越低

一份職業值多少錢,匹配多少報酬,與他付出的辛苦是不成正比的。

與什麼成正比?稀缺性。

你在一個辦事員的崗位上幹到老,每天就是填填表,整理整理資料,替代性過高,任何人都可以勝任,你的薪水自然無法高漲。

但如果你是獨一無二、貢獻無人能及的一個人,薪水的提升,就是理所當然的人。

死薪水的一大特點,就是一刀切。

你優也好,劣也罷,在這裡,全都是一個樣兒,全都發一樣的錢。這種勞力回報方式,必然使得人的創造性下降,惰性呈指數提升。

「我做了也是5000塊,不做也是5000塊,那我為什麼要做?」

「反正大家都是上完班就走人,那我也是。」

如此一來,整個行業都會因為不冒險,不進取,不改變,變得越來越萎靡,整體職場風險指數越來越高。

這時,所有人都會面臨危機。

90年代職工下崗,在那片哭天搶地中,稀缺性強的人馬上尋到了生路。缺乏技能、資本和頭腦的,則開始了日復一日的貧窮和掙扎。

而在如今,針對穩定工作的改革,也已經開始。

他們面臨越來越多的監管,也面臨越來越多的制約。籠子關著,手捆著,能改變的可能性越來越低。

可能性越低,稀缺性越低,抗風險能力越差。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所以說,死薪水不再是一種職業保障,反而是一種職業陷阱。

04

死薪水不值得驕傲

永遠有危機感,永遠有能力

我以前在報社時,認識過一個中層主管。

她那時混得很好,在單位裡受人敬重,在單位外受人歡迎。但是,她一直有一種危機感:現在網路上說的東西,我好像越來越不懂了。

但她不是固步自封的中年人。她在這種新舊交替的衝擊中,打開自己的思維,去學習新理念,研究年輕人喜歡什麼,想要什麼。

後來手機來臨,許多傳統觀念和生活方式,更是被衝擊得支離破碎。

她眼睜睜地看著傳統媒體成為明日黃花,再也不是大眾寵兒,於是,果斷放棄了她的死薪水,和朋友合開了一個文化傳媒公司。

憑借她對傳播的敏感和出色的專業能力,做得風生水起。

如今,人工智能正在飛速發展。

快遞員可能被取代,律師可能被取代,作家可能被取代,甚至專業技能更高超的工種,都有可能被取代。

在未來,人人都可能是下崗者。

那麼,還在拿著死薪水的我們,該如何去應對這個殘酷的未來現實呢?

你只有為自己賦能。

令自己更與眾不同,更稀缺,更重要,更有影響力,成為一個有光輝的個體。

就像一個U盤。自帶信息,不裝系統,隨時插拔,自由協作。

做到了這一些,時代無論如何發展,你都有很大的概率能抓住機遇,完成財富的積累。

作家Spenser說得好:

當個人和組織的關係變得不再高度依附,當一個人就可以活成一家公司完成和世界的最短連接;

而薪水,作為個人和組織中間的交易載體,在這個互聯網時代,顯得越來越不合時宜,因為——

雇傭制會退出舞台,合夥制會成為主流。

—— END ——

作者簡介:李小同,本文經授權轉自微信公眾號「周沖的影像聲色」(ID:zhouchong2017),這是一個文藝而理性的公眾號,以文藝的筆調,以理性的思維,剖析人間事與人間情。

回復「71015」獲取今日文章封面原圖

回復:晚安,送你一份驚喜

長按下方二維碼認識我

別人都在等雨停

我在等風也等你

微信:bos259 / 微博:撿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