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離職員工創業圖譜

世界是我們的,也是你們的,但歸根結底是企鵝們的。

近期,有自媒體梳理了一下騰訊離職員工創業的基本情況和背後的資本譜系。

通過研究騰訊離職員工的近300個典型創業項目為樣本(以下簡稱創業項目,入選標準為項目核心創始人中至少有一位是騰訊離職員工),並向上追溯了這些創業項目的多層投資關係,嘗試對其背後的資本脈絡做一個臨摹。

我們先來看看創業項目都分布在哪些城市:

可以看到,盡管騰訊的大本營在深圳,但更多的創業項目卻選擇了北京,從創業生態圈來看,北京仍然是創業者的首選。

再來看看這些項目都分布在哪些行業?

可以看到,金融、遊戲行業占據了第一梯隊,企業服務、文化娛樂、生活、電商等行業緊隨其後。騰訊離職員工的行業選擇,在一定程度上也表征了中國的創業江湖現狀。

從創業者離職前後的領域切換也能表現出類似的現象:

結果真是有趣——做社交的不做社交了、做電商的不做電商了;做金融的卻仍然選擇金融、做遊戲的卻仍然選擇遊戲。為什麼金融和遊戲的小夥伴創業後還堅持原來在騰訊工作的領域呢?我們猜測原因只有一個:金融和遊戲離錢最近。

看完城市分布和行業分布,我們再來看看,這些項目都處於什麼融資階段?

我們在樣本中篩選了已完成至少一輪融資、且未上市(含並購上市)的創業項目如下:

那麼,這些項目都融到了多少錢?

按照最近的融資金額,我們可以對所有創業項目進行排名(為保護項目隱私,僅保留項目名稱的第一個字),top30如下圖所示:

如上圖所示,不同創業企業的融資規模相差極大。哪怕僅看top30的企業,融資額度也呈現指數型下降,第1名和第30名之間存在30餘倍的差異。

盡管差異巨大,top30的項目仍然都說得上是資本市場的寵兒——這30個項目在最近一輪吸引的投資占全部近300個創業項目吸引投資的80%。具體而言:

更多的錢最終去了更少的公司,這就是創業江湖的殘酷現實。

那麼,到底是誰在投資這些項目?

每個項目往往有多個資方,關係紛繁複雜。我們不妨選出每個項目的主要資方,並建立投資關係圖譜(密集恐懼症患者慎入):

這張圖上,藍點表示典型創業項目,紅點表示他們背後的投資機構。紅點顏色越深、形狀越大,說明該機構投資的騰訊離職員工創業項目越多。

接下來,為了能夠更深入的挖掘資本譜系關係,我們利用啟信寶提供的分層投資關係數據(不含VIE架構的創業公司),挖掘了這些創業項目背後的人民幣基金的拓撲網路,關係如下圖所示:

(註:藍點為典型創業項目,黃點為人民幣投資者)

如果只挖掘一層的話,我們可以看到,除了騰訊以外,直接投資騰訊離職員工創業項目最多的人民幣資本還有梅花、真格、經緯、華誼、險峰、五嶽等。

第一層投資者中還出現了很多個人節點(出現在多個公司的個人股東名單裡),比較典型的有吳宵光、吳世春、曾李青、肖冰、戴志康、倪正東等。

由於有些公司有多層架構,同時投資機構可能藏得更深,我們不妨再往上挖一層。

(註:藍點為典型創業項目,黃點為第一級投資者,橙點為第二級投資者,即第一級投資者的投資者)

在這張圖上,我們除了找到了紅杉、賽富等更多的投資機構以外,還出現了阿里、聯想的身影。

另外在第二層投資者節點中也出現了一些新的個人節點,比如左凌燁、龐升東、白文濤、何伯權等。

如果我們再往上挖一層呢?

(註:藍點為典型創業項目,黃點為第一級投資者,橙點為第二級投資者,紅點為第三級投資者)

隨著投資層數的增加,參加到這場資本遊戲中的角色越來越多。從最初的300個典型創業項目,擴展成一張由8000多個機構和個人(節點)、近萬筆投資(連線)構成的密不透風的大網。

我們不妨根據投融資拓撲關係,對參與這場資本遊戲的8000多個企業和個人進行聚類,則可以劃分出資本背後的若干派系。

在這張圖中,相同顏色的點代表同一資本派系。大致看來,可分為10來個主流派系。在這張紛繁複雜的大網中,真正的大Boss(核心派系和節點),也就是各大資本背後的母基金逐漸浮出了水面,我們可以挑出三個典型派系代表看一看:

盛景系

背後是各路產業資本

還有各路地方政府資本

各類母基金背後的金主就深深的藏在了複雜的資本網路之中,韜光養晦、偶露崢嶸。

世界是我們的,也是你們的。

但歸根結底是你們的。

來源:城市數據團

作者:團支書、高路拓等

編輯:Jennie

關 於 全 球 創 新 論 壇

INNOVATION DRIVES THE FUTURE

「全球創新論壇」由北大後E促進會發起與傾力打造,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中關村科技園區管委會協辦,匯聚海內外最具影響力的科學家、企業家、投資家和創客,傾力打造全球創新思想的發源地、創新產業的聚集地、創新投資的新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