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艷」?「釣魚」?50萬在長江商學院,找到另一半?!

之前,某地產大亨與某三線女演員的一場「EMBA艷遇」(其實就是萬科老總王石與曾出演《甄嬛傳》的田樸珺,他們正是在上EMBA班時認識的),讓高高在上的商學院落在了地上,以另外一種方式重新進入人們視野。

「美女讀商學院可以嫁大款」的話題,這已經是有涉教育、精英和公權的話題了。EMBA是MBA專業學位教育的一種特殊形式,和正式的學位教育相比,在入學考試、教學模式等方面大不相同,引入中國後,對學生個人素質的要求降低,主要在學生成分這一條上堅持了入學的高門檻。學生非富即貴,不是官員就是大企業老總和高管。

隨便搜尋了一下相關新聞,除了王石與田樸珺的傳聞以外,潘石屹被曝與美女EMBA學員婚外情,任志強為他辟謠;周立波、胡潔夫婦因商學院結緣;佟大為、關悅夫婦曾同讀EMBA;就讀EMBA的開發商,將其36套房以非常低廉的優惠價賣給自己同學;據說鳳凰衛視美女主持許戈輝也是因為長江商學院與當時已婚的前亞信CEO丁健結緣。為此,長江商學院很忙,無數女藝人在咨詢入學事宜——一些知名大學的商學院或者說EMBA、MBA,竟成為富豪與明星之間的紅娘了。近年來又開始成為影視圈明星轉行商界的問路石。之前有「趙本山秘密報名長江商學院中國企業CEO課程,與知名企業家馬雲、傅成玉等成為同學」的消息,當時就極為吸引媒體眼球。李湘、李亞鵬、黃曉明等人據報都曾進商學院深造過,與不少知名企業家成為同窗。

更有爆料人稱原本已經入讀長江商學院的企業家,聽說范冰冰要報考長江商學院之後紛紛主動要求留級,以便和范冰冰同班。 這樣的爆料確實讓人有點啼笑皆非,作為商人而且是還在努力求學的,應該都是比較理性的,而且作為富商也算見多了世面,民間的美女也不比明星們差,為何會做出這樣不理性的舉措呢?一方面,肯定還是因為范冰冰那妖艷傾國傾城的美,富商們自然也難抵擋美的誘惑,如果能有緣親自相見還能同窗共讀,更是美事一樁。

而在八卦的背後,商學院市場本身的火爆並不亞於緋聞。

長江商學院、中歐、北大、清華、復旦等第一梯隊EMBA課程學費一路上揚,其高昂的學費並未澆滅學生的報名熱情,報考人數連年飆升。長商、中歐等6家商學院EMBA課程的學費超過50萬元,其中長江商學院雄踞首位。據記者了解,各一線商學院仍在醞釀漲價,上述數字會進一步更新。

眾所周知,EMBA就是「高級工商管理碩士」的英文單詞簡寫,而MBA則是「工商管理碩士」的英文單詞簡寫。近十幾年來,由於其層次很高、專業熱門、就業看好,EMBA與MBA一直非常火爆、炙手可熱、人流湧動、供不應求。其所在學校大都是全國頂尖學府,教授是全國著名學者,學員也大多是各大企業老總、億萬富豪、成功的職業經理人、財政金融工商實業等行業優秀青年才俊之類。因此它具有非常好的人脈,大家也非常明白人脈的重要性並孜孜以求,而人脈亦確實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有人甚至給其取了「人脈生產力」、「同學經濟」等美名。至於王石事件使EMBA八卦化、娛樂化,也就讓它的名氣又大大提升了。

可以這麼說,EMBA是真正的「超級富豪+明星班」。也就是說,從某個意義上,商學院的高級短期培訓班,就是富豪與明星的最佳約會場所。

王石婚變傳聞一出,@不加V木子美老師筆走龍蛇,一會兒功夫,就寫出一篇洋洋灑灑的長文,給大家端上一盆活色生香的「EMBA房卡的故事」。據@不加V 說,EMBA(高級工商管理碩士項目)班有開房的風氣。成功人士曾說,「班上女同學太主動了,又給我塞房卡,忙起來一天趕三四個場,真吃不消。」收房卡即女同學在附近開好房,領兩張房卡,塞一張給他,暗示「約炮」。看上誰,就給誰房卡,一般是暗地裡,也有明目張膽的,出於禮貌,你不能當眾拒絕。

與此同時,中山大學還推出了一個EMBA的超級富豪班,以資產50億為標準。引起輿論質疑之後,當事學院即澄清說,50億並非絕對標準。網友的理解又直奔下三路而去,好吧,按照中大的說法,是不是還要再給富豪配幾個美女同學?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如果有人要

給某商學院題字的話,頭條君就歪歪扭扭地寫幾個大字送給他們——「EMBA是個好學堂」。

「房卡的故事」不知真假,既然木子美老師這樣的權威都說了,想必也不是空穴來風。而此前微博也有「小三讀EMBA」的笑話廣為流傳。

這當然都是傳說,而王石在EMBA的學堂上發生了一段真感情,倒是真事。看來,EMBA不但解決了有錢男士們的學習需求、人際需求,還解決了他們的情感需求,乃至肉體需求。怎麼說,也是一款價格不菲而物有所值的「神器」。這也難怪有些人忽然之間學習熱情高漲,上了某江商學院,又上某歐商學院,然後,又上某鞭刑國的商學院。盡管,他們當中,很多人高中都沒有畢業,普通話都說不全。

不只是企業家都愛上了EMBA,而且這也成了演藝界的新時尚。趙本山、李亞鵬、陳魯豫、任泉、李湘、佟大為,都上了長江商學院,和很多大人物成了同學,平等地坐在一起聽課。據說他們感覺很好,身心滌蕩。

顯然,EMBA很好地貫徹了孔夫子的教育觀,有教無類,寓教於樂。看到那些大佬擺出一幅活到老學到老的姿態,又展現出了什麼「朝聞道,夕死可也」的精神,真是令人感動。EMBA也拯救了學員們的人生,讓他們為了追求知識、追求真理,乘著飛機滿世界亂跑,聽馬勒,穿戈壁,路漫漫而上下摸索,不惜精疲力竭,糞土當年的老婆。

在神奇的EMBA面前,什麼陌陌、百合網、世紀佳緣,什麼《非誠勿擾》,什麼富豪招親,都弱爆了。那都是屌絲們才去的地方,而那裡的女神進了EMBA,就立馬打回了屌絲的原型。而且,這些都是虛頭把腦的東東,免不了炒作、作秀,遠遠不如讀EMBA來的實在、黒甜。

有的人上學是為了獵艷,有的人上學是為了釣魚

兩者各取所需,交上一筆不菲了的釣魚門票,倒也求的一個品位、放心。當然,一旦擦槍走火,同窗之間產生了真感情,男的成了梁山伯,女的成了祝英台,搞得舉國皆知,還會被粉絲當成佳話。

據說,王石婚變之後,某些商學院的報名電話都被打爆了。業內人士預計,借此某些知名EMBA的學費肯定要漲錢了。

關於中國EMBA教育的成就,相信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其成功地完成了

EMBA教育的中國化,並和中國商業文明完美「追尾」。對此,商界人士是滿意的,演藝界明星也是肯定的,小三界的傑出代表更是高度評價的。有鑒於此,真的應該讓有關人等,給各個辦學結構,頒發幾枚大大的勛章,以表彰他們「弘揚」了傳統的教育觀念,對當代成人教育和繼續教育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前兩天,看某國際知名媒體報導說,現在,很多國際友人也開始流行上中國的EMBA了。從中國的商學院開始,他們深入了解中國國情,並建立全方位的人際關係,實為開拓中國市場之必須。

國內的EMBA教育既然如此魅力無窮,不知道,隔壁的蒼老師,有朝一日會不會出現在國內某商學院的EMBA課堂上。如果,此事被不幸言中,鑒於蒼老師的書法更加蒼勁有力,頭條君就甘拜下風。「EMBA是個好學堂」,還是讓她題算了。

相親,有很多模式。比如:媒人介紹、網站相親、QQ聊天、公園相親大會、集體紅娘、大型網遊、驢友大會、微信搭訕等。但是,隨著社會發展、經濟發展,很多女孩已經不滿足傳統與網路的相親模式,自己動腦子想辦法的也很多。尤其是那些想嫁大款、找富婆的男人,會瞄準高檔會所活動、高爾夫球場運動、奢侈品銷售等會員或者工作人員的位置,利用這些便利條件表面看是消費和工作,其實,隱含著個人相親的目的。

名校的商學院早已成為女學員和男學員的社交場所,很多人交了高昂的學費,目的是學習、學歷、社交資源都獲取,與此同時,有的人還抱有結交有實力者增加自己發展機會的目的。

很多女孩謀職,專門找高檔男裝、高檔煙酒、名車、昂貴手機等專賣店作業務員,目的是結交大款男友。當然,很多大款男人有家,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女孩經不住誘惑,便做了「小三」。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女孩不認識VERTU手機,有人給他介紹一個男友,她看見這個男人赫然把一個手機放在自己眼前,她鄙夷地想:「哼,這年頭兒了,連個iphone手機都沒有,太沒品了。」於是,她告訴介紹人,這男人不行。後來,她聽介紹人說,這男人很有錢,拿的那個手機幾十萬!她才明白,原來是自己不夠有品,才失去了一個嫁大款的機會。後來,這個女孩應聘成功一家頂級車專賣店,成功地「釣」到一條「鱷魚」。

女孩說,女人往男人堆兒裡湊,才可以較為容易地出嫁。如果能夠往大款男人堆兒裡湊,嫁個有錢人則不費吹灰之力。

EMBA班學費很貴,投多大資,就渴望有多大回報。因此,相親出現商學院模式,就不是神話了。

人,是有潛意識的。其實,人往哪個堆兒裡紮,是受潛意識支配的。沒有人會做無目的的事情,只不過有的人目的性很強;有的人目的性顯得「漫無目的」而已。那些目的性超強的人,會把愛人放在次要位置,而把愛地位愛金錢放在主要位置。為自己的一己之利,把別人帶入「戀愛」的感覺,這是很多人的「招數」,只不過,中招的人自己稀裡糊塗而已。人,在戀愛的時候,智商為零,這一點,男人如此,女人更如此。而那些目的性很強的人,睜著眼睛看待世界並高智商、高情商地談著「戀愛」,這些人,不僅收獲了愛,還收獲了附加值——利益。

有些女孩,不喜歡高爾夫球也去打;不喜歡高檔車驢友會也去玩兒;不喜歡當銷售,也去名店應聘等等不一而足,目的是贏得大款,非大款不嫁。其實,女人釣到大款比男人釣到富婆的概率要高:一是男人好色,對有資有色能生孩子的女人更感興趣;二是大男子主義讓其對女人尤其是年輕的女人不設防;三是覺得自己有錢有勢便有魅力,不怕女人不上鉤兒。女人,相對心理素質差,所以自我保護能力更高,因此,女富婆生怕小白臉勾搭自己的目的是以色換錢,所以,警覺性很高,一般富婆惹事兒的少。

市場經濟時代,愛情的純潔度遇到挑戰。相親模式將層出不窮,相信今後還會有更多的模式出現。

專家分析,讀EMBA一般為了如下幾件事:建人脈、找商機和鍍層金,演藝明星的加入還疑似增加了另外一個功能——婚外情。真是一幅活脫脫的當代浮世繪。 即使中國已經改革開放33年,加入WTO十多年,但中國商業的主導力量仍是圈子和關係。 過去,在中國體制變革加速期,社會流行語是:21世紀什麼最重要?人才啊。現在改成了人脈。 雖然一字之差,內涵卻相去甚遠——人才是能力的象徵,是一個公平競爭環境下的核心要素,人脈的濫觴卻是階層固化、改革停滯、法治無力的挽歌。 「人脈經濟學」的流行,代表著全社會商業精英銳氣的消弭和信仰的缺失。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主任陳傑平教授認為,將不符合入學資格的學生招進來,只會形成惡性循環:為了讓這些學員聽懂,教授只能降低講課難度,從而降低整個商學院的教學質量。 處在輿論漩渦的長江商學院還被外界批評:太過用心構建「交友平台」。國外主流商學院也很重視校友網路的建設和校友資源的開發利用,但他們的核心仍然是保持各自特色的課程以及教學質量,而學員不僅僅是看重校友資源而上學,主要還是以學習為主。

中國的EMBA教育被污名化,但相關的人們都應反思:一個原本以教授學生工商管理技能為核心高級商業課程,在進入中國短短十幾年,為何會如此迅速的變質幾成俱樂部和名利場?在國外,積累人脈也是企業家讀EMBA的目的之一,但一定沒有中國這樣直接和赤裸。這實際上是這門課程對中國現實的一種適應,它客觀地反映出,「關係」這兩個字在中國商業社會中所占的比重。企業家們或許在舍本逐末,但他們確實知道要獲得成功在「學識和關係」中何者更重要。人人都想離財富更近,離權力更近,EMBA課程恰恰打造了這樣的平台。學生沒錯,應該負有主要責任的是各大商學院,它們是EMBA課程的銷售者和管理者,但卻以放任的態度把這項教育賣成一種富人競相追逐的奢侈品。

請關注以下我們另外公眾號(資金圈)(內容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