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稱為遺落人世間的「神仙自留地」!看一眼便會愛上的最美圖瓦村落?

忍不住先預告一張~

這個冬天,看過太多的雪。

從長白山到哈爾濱,再到大連和新疆。意外的是回到我的江南常熟,又下了一場十年不遇的大雪。

這個冬季的相機裡,都是大雪的樣子。

此刻,我正在幾萬英尺的高空上飛往下一個目的地,回憶起禾木的模樣,感到充實。

禾木,遙遠的地方。

那是我第三次到達禾木村,這個處於中國邊疆的圖瓦族小村落,如果多年以前沒有攝影師發現,是怎樣的與世隔絕?

留在禾木最多的就是雪地裡的笑聲,憶起最多的就是禾木河升騰的霧氣。

白樺林間一襲紅衣的她

在日出中潑水成冰

從烏魯木齊坐了一夜的火車,到達北屯,租了四輛越野車,從北屯到達布爾津再開往禾木。那一路,連路邊的小樹林,也是極美的。

抬起頭,落滿雪,冬天空落落的樹梢齊刷刷的伸向天空,搖一搖樹幹,有雪花落於眼中。

天很藍很藍,好像整個世界就這幾個顏色交匯了。

不一會兒,公路兩邊的樹木沒有了蹤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蒼茫的戈壁。就一條筆直的路,仿佛我們這麼開下去,能一路開到世界的盡頭。

早晨,都十點了,天空還掛著一輪圓月。

禾木橋還是原來的樣子,幾條狗在禾木河邊嬉戲。

呼一口氣,嘴邊有白色的霧靄。村子裡住的人不多了,看到冒著煙的,那一定是有人在做早飯。

原來禾木橋上熙熙攘攘的馬拉爬犁到哪兒去了呢?那些童話般的小木屋和炊煙,還有落滿了雪的木柵欄,還記得我麼?我是那個匆忙的旅人啊…

站在山頂,等太陽從山後升起。俯瞰這個靜靜的村莊,一對情侶,站在一起的背影。

只穿了一件毛衣的我,並不覺得寒冷。在那一條通往村莊的彎彎的路上,原地轉了好多圈,如一個夢境。

路邊的白樺樹,有幾個枝頭葉兒未落,陽光下泛著金光。

傍晚,我們開車去禾木村裡吃火鍋,無數的星星在天空。雪地被燈光照的一片暖色。打開當地牧民家的木門,那些熱氣,仿佛進入了一個蒸籠裡。

下一次到達禾木,會是個深秋麼?總是不願意在深秋時去禾木,可能是害怕有太多遊客吧。只想獨自地看寧靜的禾木,越靜越好…

小建議~

①提前預訂旅店,雖然這時候沒有遊客多房間不夠的壓力,但提前訂比較省事省錢。

②提前多預備吃的,普遍景區裡吃的還是挺貴的。

③建議帶相機,真的超美!

禾木村

禾木村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布爾津縣下轄的一座村莊。位於新疆布爾津縣喀納斯湖畔,是圖瓦人的集中生活居住地。是僅存的3個圖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納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遠和最大的村莊

禾木河從東北向西南無聲的流淌,一個靜謐的充滿山野風格的北疆小山村。

出品:民生周刊新媒體事業部

文/圖:若有所思

責任編輯:二師兄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