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鏡頭中的尼泊爾


尼泊爾人有著一顆質樸的心,他們相信世間萬物皆有靈性。在他們的信仰中有著各種各樣的神,最大的神就是他們背靠的山麓——喜瑪拉雅,它是真正的山神。這一點與山脈另一面的民族的想法不謀而合,傳統的藏族人也一直把它的主峰「珠穆朗瑪」看作神山——沒有一種生命能到達或飛越那裡。這是對神的一種虔誠膜拜,它不可以輕易接近。

尼泊爾有著最溫和的人群、卻也有過最血腥的皇室喋血;有著慈悲神明與深沉的屍體火化,卻也有著血腥祭典。在美麗與血腥,伴隨著聖母峰的聖潔,在太陽中明亮、沉寂。在距離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以南大約30公里的「達辛卡莉」(Dakchhinkali)山城小鎮裡,清晨曙光透過樹林緩緩灑落,映出了希望與聖潔,也照亮了空氣中的灰塵微粒與臟亂。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許牽著羊,或許抱著雞,沿著山路緩緩往達辛卡莉印度廟走去。在此同時,羊乖乖跟著、雞也沒有亂啼,因為它們或許不知道,自己的鮮血即將被牽著它們的主人獻給卡莉(Kali)女神。

活女神的一生,已經預先注定要同時歷經天堂與地獄,受盡尊寵與孤獨。印度教共有3大神祇,包含創造之神大梵天(Brahma)、保護神毗濕奴(Vishnu),以及破壞神濕婆(Shiva)。其中毗濕奴是最受人們喜愛的神祇,濕婆則因同時具有毀滅和再生的力量,因此是最受敬畏的神祇,而濕婆之妻就是具有62種化身的帕瓦蒂女神。活女神又稱為庫瑪莉(Kumari),是一種糅合了印度教與佛教後的產物。從16世紀開始,印度教徒固定要於釋迦姓氏金匠或銀匠的家族中挑選幾位外型完好、身體無傷疤、符合32個完美要件的5、6歲小女孩,接著安排這些小女孩一個個走進撒滿水牛血、羊血與雞血的血腥黑暗房間,接受各種驚嚇,能夠沉著通過考驗者,就可成為新任活女神庫瑪莉。成為庫瑪莉後,除了光耀家族,也將被安排住進庫瑪莉寺(Kumari House)接受供奉與膜拜,正式成為帕瓦蒂女神在人世間的化身。

尼泊爾沙阿王朝的創始者普裡斯維納拉揚國王曾把自己的國家比作「兩塊石頭中間的樹根」,其實,地處中國與印度兩大文明古國之間的尼泊爾,更像是一座橋梁,她的宗教和文化中蘊含了獨特的融合之美,具有很大的包容性,這也是為什麼印度教和佛教在這裡相融,60多個不同民族能在一個國家裡和平共處的原因所在。正如去世的老國王比蘭德拉所說:「大陸誕生以來,互相容忍以及和平共存,一直都是社會和諧和文化融合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