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田園:風口之上 再訪田園東方

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實景

「這是我們的中央景觀區,但種的不是花木而是好看的蔬菜,四季各不相同,供給旁邊的餐廳和民宿;這幾棵樹是以前村口的老樟樹,在這裡能聞到淡淡的香樟味,只做些簡單的設施,客人就可以在這裡燒烤露營或做拓展活動;這是我們第一個休憩區,遊客走到這裡,差不多30分鐘,正好需要喝水、休息、去洗手,在這裡設置音樂甜品屋和觀景拍照平台就是成立的……」

說起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的一草一木,宋濤如數家珍,不會遺漏任何一個細節,因為接待重要來訪、介紹園區,已經成了這位田園東方無錫文旅公司總經理的日常。

自2017年初,「田園綜合體」一詞被寫入中央一號文件之後,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就突然成了全國的「樣本」。據新旅界記者了解,去年全年,蜜桃村接待考察達一千四百多組次,還有不少地方政府主管參觀之後意猶未盡,又派幾組人馬殺個回馬槍,非要把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每個細節都研究透不可。

「來自國家和市場的認可,讓我們大受鼓舞。不過目前開放的區域,還只是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的一個示範區而已,」田園東方創始人兼CEO張誠表示,「今年9月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北區開園之後,田園東方從2012年開始提出的田園綜合體模式才算基本落了地。」

能從2012年開始剝離傳統開發項目,把目光投向鄉村,固然需要遠見,而自去年田園綜合體成為「風口」之後,田園東方是搭上順風車快速起飛,還是繼續堅持既有的步調,穩健前行?

「田園東方的」田園綜合體

實際上,早在兩年前,新旅界就曾在無錫採訪過張誠。當時的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示範區已經建成開園,可張誠還苦於如何向外界解釋「田園綜合體」的概念,甚至有時候不得不借用「田園文旅小鎮」等概念來幫助對方理解。而如今,在國家鄉村振興戰略的大力助推下,田園東方需要擔心的恐怕應該是「田園綜合體」概念會不會被濫用了。

兩年前,新旅界專訪張誠

「當一個概念進入公共領域,當然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讀,」張誠表示,「我只能說,田園東方所說的田園綜合體,是一種方法論。它是跨產業、跨功能的綜合規劃,具體到項目當中就是多功能、多業態的綜合經營。在鄉村環境裡,通過規劃、建設、經營,把帶有田園特色的人居環境、生態環境營造出理想的功能業態組合,就叫田園綜合體。」

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拾房文化市集

田園東方的田園綜合體模式,包含「農業+文旅+社區」三大產業。農業是指企業化承接農業,發展農業產業園、休閒農業和CSA農業等現代農業,形成當地社會的基礎型產業;核心抓手是文旅,也就是用符合自然生態型的「小鎮中心+田園遊樂+田園度假」產品組合,帶動旅遊產業,作為當地社會經濟發展的新引擎;社區是指開展田園社區建設,為原住民、新住民、遊客等營造新型人居環境,最終形成新型社區及社會。

從這個模型中可以看出,張誠心目中的田園綜合體,絕對不是簡單的觀光農場、民宿聚落,甚或旅遊度假區,當然更不是大拆大建搞開發。「田園東方所說的田園綜合體,最終形成的是一個包含農業生產、休閒旅遊、村鎮建設、社區管理等綜合功能的區域經濟社會全面發展。」張誠表示。

「示範區」示範了什麼?

兩年前就已開園經營的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東區,被田園東方內部定義為「示範區」,因為在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規劃的6000多畝總面積中,這一區域僅占300畝。而這個小小的「示範區」之所以能夠令來自全國各地的考察團興奮不已,可能是因為它恰到好處地展示了田園東方打造田園綜合體的能力。

首先,示範區很好地保存了原有的鄉村肌理。這裡原來叫「拾房村」,原本就有十間老房子,田園東方將其修葺之後重新使用。其中原本的村屋小書塾變成了現在的「拾房書院」;原本村裡的倉廩村舍,現在是「拾房市集」;由原來的老房子改建的民宿,現在更是一房難求。而村裡以前的老樹,也都被一一保留下來。「在示範區,可以說每一步、每一處都有故事可講。」宋濤表示。

在景觀營造方面,蜜桃村示範區也延續了當地鄉村原有的氣質。「這個白鷺親水公園可以看作我們北區那片大濕地的微縮版,它除了承載了一些簡單的垂釣業態,也表達了我們的鄉樸美學觀點,」宋濤告訴記者,田園東方奉行「鄉樸美學」,不以雕梁畫棟裝飾的建築和景觀去博眼球,而是盡量延續項目所在地原有的自然風貌,「比如這個水域周邊種植的澤瀉,就是江南特有植物,其他的植被也都來自當地,絕對不會出現當地沒有的植物景觀。」

田園東方對於在地文化的發掘和保護,在示範區也可見一斑。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所在的無錫陽山,是中國最有名的水蜜桃產區,在桃花季節,有一項傳統的人工授粉農事活動,被當地人稱為「點花」,其中也包含著祈福的涵義。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延續並放大了點花祈福的傳統活動,並將其作為桃花季的一大主題,由此引申出對於當地農事文化的尊重、保護和推崇,也拉近了遊人與在地農耕文化的距離。

2018年點花祈福儀式

在各業態的經營方面,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示範區也是「用盡心機」。通過精心設計的動線安排,和日間夜間的活動安排,將田野樂園等遊樂業態、拾房手作等體驗業態、田園生活館等商業業態、田園番薯藤等餐飲業態,以及花間堂及稼圃集等民宿和酒店業態等有機地組織在了一起。這其中的經營巧思,也是各個考察團在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參訪時最感興趣的部分。

不過,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示範區還只是張誠宏大田園綜合體願景的一幅側影,或者說是個「樣板間」。從營收結構看,目前示範區的文旅板塊已能較好地做到營利,其中民宿和酒店的收入占到了65%以上,但農業板塊則還未做到創收。

即便如此,這個項目也已經為田園東方贏得了業內的不少口碑。

一位文旅資深專家向新旅界表示,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兼具情懷和質量,業態豐富,是難得一見的優質鄉村振興項目,且能夠快速進行復制,「若要改造長三角地區的農村,沒有比田園東方更適合的模式」。如果非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他認為,該項目中包含的業態繁多,而且項目整體浪漫平實的氛圍營造得還不夠,氣場有些不足。

模式全面落地

如果說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示範區還只是一個 「樣板間」,那麼今年9月即將開園的蜜桃村北區,可以說全面呈現了田園東方「農業+文旅+社區」的田園綜合體模式。

據張誠介紹,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北區的核心工程是3000畝的水蜜桃種植示範基地,其中推動陽山水蜜桃最新種植技術與標準落地的「生態種植科技園」,將為當地農戶輸出生態種植的理念。此外,示範基地與農業科研院所、農技部門在水蜜桃新品種引進、土壤改良、病蟲害防治、氣體冷庫建設和農業物聯網等方面進行合作,大幅提高了水蜜桃種植和管理技術。

而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北區的小鎮中心則被稱為「蜜桃街」,它是一個生活和服務配套的集散地,也是集中展示蜜桃文化的平台。其在功能組團設置上涵蓋了觀光休閒、餐飲娛樂、文化體驗等文旅功能,同時還有旨在保護和傳播在地文化的「陽湖講習所」,以及蜜桃主題的觀光工廠和體驗中心「蜜桃夢工廠」。

圍繞小鎮中心,還將建成兩個主題田野樂園——「植物大戰僵屍農場」和「瘋狂拖拉機農場」。其中,全球首個植物大戰僵屍主題農場,將依托良好的田園生態環境,打造全國IP農場標桿項目,構建「IP體驗+非動力遊樂+自然教育課程+農場」的田園遊樂實體化新體驗。

「蜜桃村北區將通過多種業態的集聚與融合,全方位展現豐富深遠的田園文化內核,讓更多人以文旅小鎮為載體,欣賞田園風光、品味鄉村土產、了解風土人情、體驗農耕生活。」張誠告訴記者。

通過田園東方在無錫陽山的實踐可以看到,一個涵蓋生態農業、休閒旅遊、田園居住等復合功能,「規模更宏大、業態更豐富、文旅要素更創新、鄉建理念更包容」的真正的田園綜合體項目,即將成型。

走在風口之上

據記者了解,除了9月即將開園的無錫田園東方蜜桃村北區,位於成都天府新區的成都和盛田園東方項目也將在6月和9月分批次開園面客。該項目距離中心城區更近,以都市田園時尚創智生活為定位,其中全國首個阿貍田野樂園,將是一期亮相的主力業態。此外,田園東方在江蘇泗洪打造的稻米小鎮和常熟的沙家浜田園綜合體項目,也有望在明年面客。

田園東方創始人兼CEO張誠

「現在來田園東方參訪的地方政府和企業非常多,投資拓展的機會也很多,但我們在選擇合作夥伴和進行項目拓展的時候,還是非常謹慎的,」拾房書院門前的老桃樹下,4月的陽光正艷,張誠卻似乎無意爭春,還是一派建築師出身的淡然,「兩年內我們不作大規模擴張,主要任務是打造一批優質的標桿項目,把產品和經營能力深深地建立起來,並且在業態、項目、資金、團隊方面完成布局。我們不圈熱地、不借熱錢,到2020年,在第一批標桿項目的基礎上,我們將做到我們的第二步戰略。」

從2012年開始剝離傳統開發業務,把目光投向田園綜合體,固然顯示出張誠作為企業家的遠見,而自去年田園綜合體成為「風口」之後,還能保持冷靜,堅持既有的步調,則顯示出田園東方想做「百年企業」的雄心。

「在這個領域裡,我們有一個大的夢想,它寫在公司大的願景裡。」張誠告訴新旅界,「不是只圖一時出名,而是希望把田園綜合體做成一個有產品、有結構、有步驟、有戰略、有廣大影響的事業,它不是一個空洞的東西。」

「這兩年公司很少接受採訪和參加論壇,當下是要把我們心目中真正的‘產品’做出來。」當張誠時隔兩年再次接受新旅界的採訪,信念更加堅定,「目前我們承接的必須是具有長遠影響且能夠成為標桿意義的項目,這會使企業有強大的發展後勁。每個企業都是時代的企業,而優秀的企業需要靠持續領先和長期價值來證明。」

由廣東省旅遊局、廣東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主辦,廣東省旅遊發展促進中心、新旅界承辦的2018廣東旅遊產業投融資對接會將於6月12-13日在廣州保利洲際酒店舉辦,點擊閱讀原文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