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場單程的旅行

點擊👉百草園朗讀聽百草園好文

作者:花汐顏

心血來潮,想去旅行。人們常說的,說走就走的那種。

去遙遠的西藏高原,看一看布達拉宮的神秘模樣;去撒哈拉沙漠,謀面三毛筆下,煙火繚繞、人情十足的奇妙地方;去向往已久的詩畫江南,約會早有意相見的人。

或者,某個和去年一樣的好天氣,騎上單車,繞過一彎清亮溪水,看望郊外的花紅草綠。低眉間,路遇一叢清艷的小花,像心事點點的水藍,采一朵,綴在衣襟,時光與情懷,亦感染草木蔥鬱的香氣。

伴著一程寂美山水,一棵光陰的樹,沒有長成自己所期望的樣子,卻是另一種喜慕的風華。也許,會有意外的收獲,也許,不經意會遇到那個舊年的自己,那個舊年的故人。然後,微笑相握,道久違,道安好。

倘若,人生是一次旅行,那麼我們每個人,都是時間中的旅人。

走過蕭瑟流年,等所有路過的風雨都緘默,山與水靜謐不語,一葉歲月的扁舟,載著一顆漂泊的心,從容寂然地隨波流浪。一些柔情化逝水,緩緩流向不知名的遠方。懷揣著晴陽暖日的希望,相信,世間所有的美好,都會如約而至。

簡媜說:「舊與新,往昔與現在,並不是敵對狀態,它們在時光中行程中互相辨認,以美為最後依歸。」踏遍歲月山河,看盡沿途風景,眉間風月盡空濛,一切繁華都如過往雲煙。多年前的笑意,也終於變成絕口不提的秘密。

時光熨帖,很多年,一場場風雨,鑄就自己安靜而清貴的靈魂。

心有所屬,路有所歸,沒有未完的夢可追,不與往事同甘苦,深夜裡能夠安然入睡。便一度以為,有生之年,許是就這樣,忽而到老。然而,淒風冷雨的經歷久了,還是會時常想念那些存在過的曾經,會想念那些給予自己諸多溫暖的人。

命運偶有不公,難料的坎坷境遇中,總有人與你福禍相依。

從未放棄的信任,遠近相安,化不開的歲月深情,修復一段留白的嘆息。終於明白,這一路的奔波,也不過是想擁有安寧的幸福。等什麼時候擁有了,這一生,也就圓滿了。

張小嫻說:「時間,是個有趣的過程,你永遠不知道它會怎樣改變你。」萬千山水輾轉而來的情意,從來微笑相迎,自始至終都溫暖的情懷,沒有辜負好年華。感謝那些風雨的堅持,感謝那些無語的跟隨;時間蔥蘢的陌上,海棠依舊,你我依舊。

有人說,最美的風景,都只在內心。最美的風景,也美不過那句「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間清爽的風,如古城溫暖的光,由清晨到傍晚,由山野到書房,只要最後是你,就好……」

漫漫人生,時光旅途中,那些與我們有緣相遇的人,誰也無法預期,能陪著自己走多久。或許,走著走著就散了;或許,走著走著就一輩子了。

不必太多擔憂,不必自負其累,自己唯一要做的是,在能夠聚首的時間,讓每一分鐘都溫暖快樂。

他說,倘若,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我不懂花言巧語,心中有愛,只願陪你安靜綻放,年復一年。

人生,是一場單程的旅行;生命,仿佛一場盛大的回歸。

時光中的旅人,翻越山水一程程,渴望自己終能抵達的地方,是一片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清朗寬闊。

END –


作者花汐顏(微信號:x664524148),文學網站編輯,文字發表於各大文學網站。部分作品散見於《作家報》《作家選刊》《齊魯文學》等紙媒刊物。出版合集《歲月淺歌》《水墨江南》等。公眾號:雨露微刊(luer2200)、最文學書刊。

配圖 :百草園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百草園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