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村不再一面:廣東鄉村振興如何耍出一套「嶺南功夫」?

「一二線城市無處安放肉身,三四線城市無處棲息靈魂」,時下的流行語似乎不經意間道出了鄉村旅遊的真諦——既要安放肉身,又能棲息靈魂。

坐擁兩個特大城市——廣州和深圳,同時又有城鎮化、現代化水平極高的珠三角城市群,廣東不缺疲憊的「肉身」,龐大的消費市場催生了鄉村旅遊的快速發展,不過,相較於早已名聲在外的江浙山水小鎮,廣東的鄉村又顯得格外低調。但它不缺追求者,也不乏進取心,在鄉村振興的戰略背景之下,廣東又要如何耍出一套「嶺南功夫」呢?

糧食碼頭的新生

「去年10月看完米埗村,只花了3天時間我們就決定要投資。」在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 的採訪時,廣州宿描文化旅遊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閆彥磊回憶起投資米埗小鎮的決定。

在廣州市從化區內,米埗小鎮並不是名氣最響的特色小鎮項目。西塘童話小鎮、西和風情小鎮、呂田蓮麻小鎮起步得更早,發展也更加成熟,但是閆彥磊卻看上了這塊「璞玉」,願意花錢花精力去慢慢雕琢。

打動他的其中一點就是米埗的交通區位優勢。如果細細追溯歷史的話,流溪河畔的米埗村正是一個以交通發達見長的村落,米埗的字面意思就是糧食交易碼頭,在更早之前,米埗是從化縣乃至整個廣州地區商旅往來的中心之一。

水運功能如今已經消失,但位於良口鎮南邊的米埗依然是陸路交通的重要節點——105國道從中貫穿,大廣高速米埗出口直接到達。這樣的交通區位意味著可以直接導入珠三角經濟圈龐大的消費人群。

閆彥磊算了一筆帳,在從化兩個半小時交通圈內有廣州、深圳、香港三個特大城市,再加上東莞、佛山、澳門幾個一線城市,大概能夠輻射超過一億的高端消費人群。

這也符合廣東省旅遊協會副會長陳南江對廣東鄉村旅遊投資邏輯的判斷。「在廣東,最合適的區位無疑是珠三角內部及周邊地區,其次是潮汕地區。這些地區的投資優勢在於市場規模大,消費力強,交通方便。」 陳南江向新旅界(LvJieMedia)分析道。

在他看來,鄉村旅遊的投資應該盡量布局在核心城市周邊,考慮到旅遊必須抵達現場才能產生經濟效益,交通區位、路途遠近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市場接待規模;與此同時,旅遊也必須有較長的時間段來消費,並且與同行的人湊在一起,所以鄉村旅遊集中在假日。「除非特色鮮明、並且形成品牌,才能吸引其它城市的市場。」陳南江說。

不過,隨著交通的改善,尤其是6月底即將通車的深茂鐵路,粵西鄉村的旅遊競爭力也會得到進一步的提升。在廣州大學旅遊學院院長張河清看來,「酒香不怕巷子深」依然是一個顛覆不破的樸素原理。他認為,粵東西北實際距離遠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遙不可及,在鄉村旅遊中,真正起決定性作用的是優質的鄉村旅遊產品供給。

最靈魂的角色是村民

被譽為「廣州的後花園」的從化,保存尚好的田園風光、淳樸的鄉土民情給了它發展鄉村旅遊、打造特色小鎮的先天優勢。這一點在城鎮化步伐早、工業化程度高的珠三角地區,尤其可貴。從化區內擁有石門、流溪河兩大國家級森林公園、200多個大小湖泊、180萬畝鬱鬱青山、68.7%的森林覆蓋率……

如何真正盤活資源轉變成市場認可的旅遊產品,從化自2015年開始就啟動了特色小鎮的創建,其中西塘、西和、蓮麻在2016年率先落地。2017年6月,隨著米埗、溫泉等六座特色小鎮的啟動,從化區的特色小鎮建設已經進入了全面推進的階段。據從化區委書記莊悅群透露,曾經廣州市最北的貧困村蓮麻小鎮去年做到集體收入和村民人均收入分別增長49.2%和36.8%。

閆彥磊在米埗村建起了第一家民宿,從去年10月份決定投資,到今年1月份正式經營,僅僅3個月時間。閆彥磊的動作很快,但要打造出好的旅遊產品仍然需要耐心和時間。

「米埗村在我們進入之前是從化一個普通的欠發達村落,村子裡沒有產業,村民一般選擇外出或者就近打工,比如在附近的酒店從事廚師、保潔等工作。」要整體改造米埗村洛一、洛二、洛三三個社,首先面對的就是600名村民。

閆彥磊告訴新旅界,從一開始,他就希望能夠往鄉村深處發展,保留原貌,留住所有的村民。當然這也要面臨建築產權關係複雜、新舊建築混雜、水電基礎設施落後、村民利益難以協調等諸多問題。

「我們花了很大的精力和時間跟村民溝通,贏得他們的理解。」面對企業的入駐,村民其實很茫然,他們不確定村子會發生什麼改變,也沒有經歷過。在具體的執行層面,閆彥磊則採取了「公司+農民合作社+村民」的模式:由公司向村民租用房子進行全面改造,作為特色民宿經營,同時又返聘村民參與經營活動,增加村民收入。「村民有了出租房屋的收入,同時又有了活兒幹,生活充實同時又能帶來一部分工作收入,再加上分紅,掙得錢比在城裡打工要可觀。」

在閆彥磊的理解中,鄉村振興中扮演靈魂角色的應該是村民,「企業更多是帶來資金、人才,引入產業和管理資源。但村民的意識改變、習慣改變、鄉風進化,甚至於下一代的進步改變,才能從根本上打牢鄉村振興的基礎。」

至於投資什麼時候能夠收回成本,他樂觀的可能會是在全部完工之後的6年。「目前項目還處於一期改造階段,已累計投入超過2000萬元,今年年底前我們一期完工,將投入超過5000萬,到時候會有9家民宿,大概110間客房。」閆彥磊說道。

下一個莫幹山?

說到鄉村精品民宿,莫幹山是無法繞過去的,對於閆彥磊而言,這個情緣要更加豐富。

除了是米埗小鎮的規劃和投資方,閆彥磊的另一個身份是米社·莫上隱民宿的合夥人。將莫幹山的田居產品莫上隱引入從化,再加之此前又在浙江投資過民宿,關於「從化能否成為下一個莫幹山」自然成為了他被問得最多的話題。

「我們與莫幹山的自然資源是不相上下的。」面對媒體提問時,閆彥磊這樣回答道。

不過他也坦誠,從化距離莫幹山還有很長一段路。「僅僅只看民宿的話,廣東省全境範圍內真正意義上能達到國內一流水準的可能不超過40家,但是在莫幹山德清鎮就有超過200家的高端民宿。「

2007年至今,莫幹山民宿在十餘年的發展中,儼然已經形成了鄉村振興戰略下的「德清模式」樣本。公開資料顯示,目前莫幹山匯聚了超過550家民宿,其中精品民宿有56家。而以民宿經濟為龍頭的德清縣,過去一年中,做到鄉村旅遊接待遊客658.3萬人次,同比增長17.9%,直接營業收入22.7億元,增幅達到36.7%。

相比之下,正在興起的嶺南民宿集群則像咿呀學語的孩子。不過在閆彥磊看來,從化發展民宿也有著自己的後發優勢。「從一開始我們就在創造一種全新的旅遊產業鏈體系,同時與周邊旅遊資源做到互補兼容。「閆彥磊說。

中國旅遊協會民宿客棧與精品酒店分會會長張曉軍也認為,無論是民宿發展的先進地區莫幹山,還是後發地區,對於民宿的關注早就應該從「住宿」上升到微型目的地的營造。住宿只是基本的訴求,而不是核心的訴求。

在米埗小鎮的規劃中,除了主打的民宿產品,還有米秀演藝、稻田親子體驗、溫泉養生、美食街區、會議展覽、戶外運動、汽車體驗中心等休閒度假的內容。與此同時,周邊香港馬會賽馬場、從都國際會議中心、耕山小寨、溫泉酒店等也豐富了業態,與民宿集群形成互補。

專業鎮的旅遊化

除了依托自然、人文歷史資源豐富的古村古鎮打造鄉村旅遊產品之外,廣東省的鄉村振興還有哪些玩法?

陳南江認為,「對於廣東來說,專業鎮的旅遊化打造,是最有基礎條件的一種小鎮類型,是一種傳統產業疊加旅遊的道路。」

珠三角地區發達的製造業基礎孕育了一大批專業鎮。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廣東有400多個專業鎮,而這其中也有不乏開始旅遊化探索的案例。

例如惠州的秋長吉他小鎮,出產全國60%吉他,集聚了原材料、半成品、電子五金配件等上下遊產業鏈,目前正在核心的吉他產業之外拓寬邊界,融入音樂、文化、旅遊等概念元素。與它相似的還有內衣名鎮鹽步、燈飾名鎮古鎮、衛浴名鎮水口、服裝名鎮虎門等一大批專業鎮。

張河清則向新旅界(LvJieMedia)分析道,廣東發展鄉村旅遊的空間廣闊、蘊含的市場十分龐大。雖然當下在鄉村旅遊產品供給的質量和內涵仍有不足,但這也給鄉村旅遊的投資和開發提供了無限的可能,具有十分廣闊的前景。

在他看來,如何在規劃、建設和經營中讓嶺南文化與鄉村旅遊互動融合,真正形成具有嶺南風情的美麗鄉村,及其依托在美麗鄉村基礎上的特色鄉村旅遊產品,是需要下大力氣加以解決的。

回顧近幾年廣東省各級政府對美麗鄉村的扶持,力度十足:根據媒體報導,廣東計劃用10年左右時間、投入1600億元徹底改變農村面貌。去年廣東省級財政安排300多億元,用於推進2277個貧困村創建新農村示範村工作;廣東突出支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安排616.8億元,比上年增長125.9%;加上其他用於「三農」的資金,總規模將達1054.54億元。

除了經濟方面的扶持,政府還能在鄉村旅遊發展扮演什麼角色呢?陳南江強調,政府並不是最合適的開發者,它應該是推動者、協調者。例如建築產權的協調,建設用地指標的支持,規劃設計經費的支持、各個部門專項資金的支持、旅遊系統的行銷支持,文化系統的技術扶持,招商引資,獎勵制度,組織考察學習和培訓,評比表彰,樹立榜樣,形成示範效應等等。

陳南江認為,在鄉村旅遊的探索中,真正的主角應該是企業。在這片曾經的改革開放前沿陣地,企業如何與政府、村民攜手演奏出一曲動人的」田園牧歌「,前景令人期待。

對於廣東省的鄉村振興之路,還有更多的問題值得探討。6月12-13日,由廣東省旅遊局、廣東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主辦,廣東省旅遊發展促進中心、新旅界承辦的2018廣東旅遊產業投融資對接會將在廣州保利洲際酒店舉辦。

其中,6月13日下午,多位鄉村振興、鄉村旅遊領域的政府官員、學者專家以及企業大咖將共同出席「鄉村振興新時代·特色小鎮與農旅綜合體開發」的論壇,歡迎關注鄉村振興的業內人士前往參加。點擊閱讀原文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