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生只有一次徒步旅行,我選擇這條路線!

《徒步中國》,戶外圈最受歡迎的公眾號~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白宇

旅行也好些年了

很難再因為某張照片而蠢蠢欲動

除了這張:

汗斯在庫拉崗日埡口山脊拍的折公錯三神湖!

在一個山頂的巖礫堆上,汗斯舉著登山鎬,白雪皚皚的群山之巔,折公錯三神湖自北向南躺在山谷間,如同鑲嵌在喜馬拉雅山脈中段三顆清澈的藍寶石,第一眼看到這張照片我就把庫拉崗日徒步之行列入自己的旅行計劃。

本來打算2016年十一假期前往,但因為臨時決定跟尼佬一起帶隊走讚斯卡,只好延期一年,2017年秋天,第五次來到西藏,目標直指庫拉崗日。

▲庫拉崗日和介久錯

順時針轉過羊卓雍措,繼續沿著浪洛公路翻越海拔5000米的埡口,眼前一片碧波蕩漾,那是雪山環抱的普莫雍錯,也被稱為少女的眼淚,這也是第一眼看到庫拉崗日和卡熱疆,東南方向幾十公里之外,只是山尖藏在雲中不肯露臉。

一開始我還把普莫雍錯東南湖岸近處的那座雪山錯當成庫拉崗日,其實那是北喜馬拉雅雪山海拔6424米的蒙達崗日。次日在海拔5338米的蒙達山口,終於看見茫茫雲海中輪廓依然犀利的庫拉崗日群峰山尖,懸浮在雲端的幻境一般。

▲蓮花生大師的魂湖——白馬林錯

現在從色鄉到白馬林錯的土路已經修通,略微顛簸但沒有預想中那麼難走,可能未來兩年會鋪上柏油,白馬林錯也即將成為一個景點。

也正是如此,我們原本三天的徒步計劃可以稍微輕鬆一些,第一天只需要徒步6公里多便足夠:中午在處圩村小賣鋪裡吃了熱辣的牛肉面,下午兩點準時從白馬林錯停車場出發。

Day1

Day 1

陰沉的天空很難讓人興奮,尤其從山谷西邊湧過來的烏雲大有山雨欲來之勢。後來汗斯聊天也跟我說,其實11月才是最好的季節,晴天的概率很大,而且積雪已經讓群山銀裝素裹,整一片世界盡頭的冷酷仙境。

即便是陰天,第一眼見到白馬林錯也絕對不會失望,作為蓮花生大師的魂湖,這個高原海子本身就帶著神秘的宗教色彩,湖邊的經幡塔似乎就印證了這一點。

我指著南邊一座山告訴大家,爬上山坡,翻越山脊,就能看到介久錯,營地就在介久錯第二湖的湖邊,所以今天主要的爬升就是這座小山,不到300米。

▲隊伍合影,我不在畫面中- –

即便如此,隊員們還是特別吃力,尤其是幾個沒有什麼重裝徒步經驗的女生,幾乎用了兩個小時才爬到山脊,此時飽含著印度洋暖濕氣流水汽的雲團已經鋪天蓋地地籠罩過來,空氣中飄著細密的雨絲,能見度也大大下降。

下山相對輕鬆,但過河卻讓人頭疼,我,老怕和yak都因為背負過重都不同程度地摔進水裡。

但最讓隊員們叫苦不迭的是營地前兩公里多的湖邊亂石路,被雨打濕的石頭很滑,跳走在大石頭之間很容易崴腳,我就滑倒了三次,而且背包太重每次摔倒之後還很難起身,有點狼狽。

▲湖邊亂石路非常難走

紮營之後大家都已經精疲力盡,yak負責收尾,他跟走得慢的三個女生幾乎天黑才到,一具具生無可戀的面孔,又冷又累又餓,沒怎麼吃東西就早早鑽了睡袋,她們有點低估此次徒步的難度,並怨念地表示:「以後再也不跟小白一起徒步了!」

我也很委屈啊,戶外本來就是看老天爺臉色,遇到雨雪天氣我能有什麼辦法。

出行之前我腦海中的介久錯營地,會是星空下的湖泊雪山,還有暖色調營燈照亮的一頂頂帳篷,然而現實是冷冷的冰雨幾乎把內帳都打濕。

▲夜晚的營地

Day 2

第二天日出的時候,我在帳內點燃氣罐去盡可能烘幹所有潮濕的東西,探出頭來看看雪山方向,庫拉崗日主峰的日照金山其實已經顯現,只不過隔了一層雲霧,看得非常朦朧。

然而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吃早飯和收拾睡袋帳篷的時候,陽光已經沖破烏雲鋪在湖畔草地上,我們趁機把濕透的露營裝備都通通曬幹。介久錯的顏色也開始變得鮮艷,湖水的綠倒映著雪山的白,庫拉崗日主峰在雲霧繚繞中探出頭來,英姿勃發。

雪峰鏗鏘有力,冰湖靜謐柔軟,山上的刃脊和亂石盡顯荒蠻,一切都是我想要的樣子。

▲清晨陽光下的介久錯營地

上午的晴好天氣還是挽救不了隊伍低落的士氣,昨天的雨雪寒冷還有無盡的湖邊亂石幾乎澆滅了所有隊員徒步的心情。

原本的計劃是今天回到白馬林錯停車場之後繼續前往折公錯三神湖,明天翻過拉卡日埡口然後下撤出山,但隊員們直接選擇放棄,相比於辛苦的重裝徒步他們寧願選擇去色鄉泡溫泉。

▲山脊上俯瞰白馬林錯

只有我執意繼續前行,畢竟字典裡沒有半途而廢這四個字,阿寇也說她這次出來旅行就是想徒步,於是跟我一起繼續走,其他隊員全部下撤。

前往折公錯的路明顯且好走,在湖邊山坡橫切時俯瞰那一彎碧波蕩漾,心情也跟著愉悅,更令我們驚喜的是,三神湖營地竟然有一頂現成的牧民黑帳篷,褥子,毛氈,爐子,牛糞,汽油,水壺,臉盆等一應俱全,甚至還有一台破舊的老式筆記本電腦!

我們只需要翻出睡袋就可以舒舒服服過上一夜。我跟阿寇坐著一邊休息一邊聊天,外頭依舊陰雨夾著雪粒。

阿寇提議用牛糞生爐子,反正也閒來無事,我一開始並不積極,想當年貢嘎徒步的最後一晚,我就是跟阿寬,鬱童在一間藏民木屋裡度過,當時也有柴火和牛糞,但是我和阿寬愣是被煙熏到淚流滿面也沒把爐子點著。

▲營地外的折公錯第二湖

這次阿寇很堅持,我也幫忙一起生火,灌木燒得很快,牛糞往往還沒點著火就已經滅了,但這次我們有汽油!每次用瓶蓋裝一點兒,火堆快要熄滅時就倒些汽油去助燃,折騰了半個多小時,爐子裡的牛糞堆開始熊熊燃燒,帳篷裡變得溫暖乾燥,再倒上一杯威士忌,幸福感噌噌往上冒。

▲黑帳篷內生火

帳篷的主人一直都沒有出現,看來對於牧民來說這只是個臨時棲息地,我們裹著睡袋再蓋上毛毯,就戶外而言可以說是五星級的溫暖舒適了。不過半夜裡外邊一直傳來類似野豬的哼哼聲,而且還一直在磨固定黑帳篷的木樁,弄得我有點心神不寧。

阿寇睡得挺香,坦白說我還挺感謝她的,要不是她願意跟我一起徒步,只身一人在這荒野之中,心裡應該也會瘆得慌。

Day 3

第三天清晨,外邊還是一片霧海,近在咫尺的折公錯和稍遠一些的過拉卡日雪山也只是隱約可見,翻越埡口的路並不難,我們刻意磨磨蹭蹭地走了3個小時,幻想著天氣會好轉。

偶爾雲霧散去時確實可以見到湛藍的湖水,尤其是冰川腳下的那個冰磧湖,有一縷細細的瀑布從冰舌末梢淌落湖中,像是傳說中九天瑤池。

▲開始翻埡口

▲折公錯第一湖

到了山脊高處距離埡口大約500米,我帶著阿寇調轉方向爬上折公錯東北方向的山脊,當時汗斯拍攝的那張經典的折公錯三神湖的照片應該就是在那邊的山頂拍攝,還需要爬升大約150米。

路不好走,草甸夾雜著松散的片狀巖礫,我們選擇一塊稍微平坦的草坪,在海拔5200多的地方搭起了帳篷,並且在帳篷裡點著氣罐取暖,盼著天氣好轉。我們不趕時間,只要確保下午1點半之前翻過埡口就行。

▲海拔5200山脊臨時紮帳

搭好帳篷後阿寇先吃午飯,我則背著相機繼續往上爬,探探路,到處是礫石堆的山脊不太好走,石板容易晃動,小心翼翼地爬升了100米左右,從這個角度能夠完整拍攝折公錯三神湖,如果,沒有雲的話。

▲最清晰的時候也只是這樣的畫面- –

當時我的心情特別沮喪,費勁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這個觀景點——當年汗斯他們走庫拉崗日所拍攝那張經典照片的機位,可是天氣卻如此糟糕,能見度非常差,很快雲霧湧起來什麼都看不到,變本加厲地開始下起雪來。

我穿著夾著羽絨內膽的沖鋒衣並不覺得冷,但是風雪一直呼嘯,在這幹等毫無意義,於是我便先下撤回到帳篷。

▲帳外的雪中折公錯

事實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這雪一直下了至少5個鐘頭,我和阿寇在帳篷裡呆到下午1點,天色也沒有要好轉的樣子,一路陪我們一起徒步的狗狗趴在雪地裡,背上都積滿了雪。

只能無奈選擇放棄,我們在風雪中收起帳篷,開始下撤回到徒步主路上,然後翻越過拉卡日埡口,兩小時的雪已經讓埡口呈現出白茫茫的一片,注定與過拉卡日雪山無緣,腦海裡只剩下一個念頭——早點走出去。

回想這次庫拉崗日之行,盡管帶著天氣不佳的遺憾,但所有的想像終究要經過親自到達才能變得具體和真實。

我心裡念叨著那句話:

「那些日出與月色,那些吃過的大餐,看過的電影,去過的遠方……讓你在計劃時開始盼望,享受時神怡心曠,體驗後念念不忘——就算作為談資,經歷也比實物要好得多。與其談你擁有的車,不如談你曾越過的山,曾渡過的河。」

《徒步中國》庫拉岡日徒步活動

▶ 行程信息:

行程日期(9天8夜):2018年9月21日- 9月29日

活動費用:7980元/人,VIP:7680元/人

▶ 行程亮點:

1. 把徒步的起點改到白瑪琳措,降低活動難度,進退自如,方便隊員適應高原。狀態好的隊員可以徒步去折公措;狀態一般的可以在白瑪琳措附近溜達;高反嚴重的可隨時叫摩托車下撤。

2. 深入庫拉崗日腹地,在折公措、白瑪琳措、介久措、卡日疆營地等觀景點留足時間,方便隊員欣賞風景,拍到好照片。

▶ 行程安排:

D1:拉薩集合(3650米)

D2:拉薩—白瑪琳措營地(4550米)或措玉村客棧

D3:白瑪琳措營地—折公措觀景台—白瑪琳措營地

D4:白瑪琳措營地—介久措營地(4830米)

D5:介久措營地—卡日疆營地(5040米)

D6:機動1天,等待好天氣

D7:卡日疆營地—謝翁溫泉(3800米)

D8:謝翁溫泉—拉薩(3650米)

D9:拉薩散團

▶ 行程報名(點擊小程序):

— END —

點擊【閱讀原文】報名【庫拉岡日】活動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白宇

白宇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