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入了日本的 「傀儡村」,感受人們曾經存在過的痕跡 | VICE

點擊圖片收看世界盃系列 Vlog #莫斯科郊外的門柱#

劉一森

日本的城市很擁擠,鄉下卻沒什麼人,所以我特別喜歡日本的鄉下。

上周末,我去了離東京不遠的山中小城琦玉縣秩父市,這裡是埼玉縣的最西邊。因為沒有事先計劃,逛到下午準備去當地有名的三峰神社時,才發現這個地方離鐵道的終點站還有很遠,而巴士在我們到三峰口站的時候已經沒有了,所以決定在附近隨便轉轉。

人煙稀少的秩父市 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提供

順著路走,經過一座橋。由於跨過峽谷,這裡成為了自殺率最高的地方,橋上有布告牌寫著心裡咨詢熱線。而這座橋下,就是贄川。

贄(zhi四聲)川,全名贄川宿(にえがわじゅく)。在鐵路通車以前曾作為參拜三峰神社必宿的落腳點而興盛一時,鐵路通車後,人們可以一日往返,就算吃住也可以去較為繁華的秩父市,這個小村就衰落了,現在這裡猴子比人還多、比人還兇。

一只很兇的猴子

贄川是個在國內網站幾乎搜不到的一個小地方,以前就是個驛站,現在通過村子裡隨處可見的人偶來吸引遊客。かかし,漢字是 「案山子」,發音念做卡卡西,是人偶,傀儡,牌位的意思。在日語裡也有 「沒有靈魂的傀儡」 的意思。

日本全國有好幾個這樣的地方,如果非要說贄川有什麼特別的,就是宮澤賢治在這裡住過一段時間。宮澤賢治是日本著名農業學者,民俗學者,宗教學者,作家,代表作《銀河鐵道之夜》,是個神神叨叨的人,整天神神佛佛掛在嘴邊。

由橋上望去,左邊的村落就是贄川

大概因為新面孔一眼就能看出來,經過橋時,一個帶著孫女騎自行車的老爺爺上來跟我們搭話。

「Good Morning。」

「是哪國人?來旅遊嗎?」

「日語不錯呢。」

知道我們是外國人,小孫女用一種老太太婆一樣的語氣對我們說:「日本是個好地方哦。」 女孩的樣子很可愛,但總感覺哪裡不對勁。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半天之後,老爺爺就帶孫女回家吃飯了。當我們半路被猴子攔路往回走再次和他們相遇的時候,小孫女突然沖我們很兇地裝起了猴子,並且大吼大叫起來。

在橋頭看到這個東西時我就有種不祥的預感了

因為天色漸暗,周圍環境的荒蕪又平添了一份可怖。過了橋,迎接我們的木偶成為了這個村子異樣的開端。我注意了一下這個村裡的傀儡,基本都是老頭老太太太,偶爾會出現單身女性和帶孩子的老人。而所有的傀儡都出現在合理的地方,坐在那裡應該做的事。

整個村子走下來,沒有絲毫的人氣,除了橋上遇到的老頭和小孫女,還有一個滿臉憤怒的老頭和一個老太太太。而村裡這些大量的傀儡,似乎就是這個曾經繁盛一時的村子的村民們存在過的證據。

迎接我們的人偶

老頭坐著的院子裡有一個老太太太在曬衣服,這個傀儡的原型應該就是他死去的先生了

在一些已經廢棄很久長著雜草的店鋪門口,坐著一些正在 「工作」 的人偶,他們應該也就是這些店原本的主人。大部分傀儡都曾經是鎮上的居民,後來鎮上的人越來越少,傀儡就被照著給他們的樣子製作出來擺在他們經常出沒的地方。

我們走在村子裡,基本上每家每戶門口都有幾個,公共設施門口也會有,而活人是沒幾個的。人偶中偶爾也有 「外地人」,在一個還沒製作完成的人偶身上,我看到了一個小相機,據說這是上周來旅遊時不小心掉下懸崖摔死的人。

圖片中騎車的兩人就是我們在橋上遇到的老頭和小孫女

逛了一圈之後,趁著天還亮著,我趕快離開了,我很害怕天黑之後就回不去了。畢竟公共交通歇得特別早,而如果真的留下來,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和這些布和棉花做的 かかし 們相處。

臨走時,白衣服老頭又出現了,和顏悅色地問我們,「你們要不要留下來吃飯?反正也回不去了。」

等我回到家查這裡的資料,才發現白衣老頭正是村裡所有人偶的 「爸爸」。

下拉瀏覽更多人偶:

//編輯:麥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