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新疆,不知祖國之大

鬧鐘響的時候,很困很困。

但還是努力把自己拖起來,走到氈房外去看賽里木湖的日出。

來到湖邊的西海草原濕地,靜靜等著太陽從水面探出頭來,大西洋的最後一滴眼淚,晨光中唯美得攝人心魂。

眼前的畫面,讓所有的跋山涉水都算不上什麼。

第一次走新疆路線,是大學的一個假期。

那個時候還沒畢業,剛拿到駕照不久,和幾個同學一起自駕賽里木湖。雖然也沒怎麼上手開車,卻被沿途的風光深深迷住,想著有一天能自駕穿越新疆這片土地。

聽過一句話:不到新疆,不知祖國之大。

深以為然。

大概只有去過的人才知道,新疆太大,大到世界上再沒有一個地方會像她一樣,讓你覺得去多少次都不夠。

那里地域遼闊,高山綿延。有綠茵無邊的草原,也有莽莽無垠的荒漠;有人流如潮的巴紮,也有人跡罕至的空城;有天真可愛的維吾爾族小孩,還有能歌善舞的姑娘小夥。

也許你已聽說——今年的6月21號,獨庫公路全線貫通了。這意味著南北疆的路程,由原來1000多公里縮短近一半。

想要出發的話,就抓緊啟程吧。

如果不踏出這一步,你永遠不知道新疆這片廣袤的土地上,到底有著怎樣的奇跡。

此刻昭蘇的油菜花開得多好,一望無際的花海猶如金色的織毯,伸展在大草原,與天山遙相輝映。

從冬雪中蘇醒的賽里木湖,藍色的眸子深邃悠遠。在星空下的湖邊搭起帳篷,晚上躺在青草地上仰望星河,聽氈房外的奶牛,一口一口不緊不慢地吃著草。

那拉提草原的草快要長到了一人高,空氣乾淨得可以洗肺,站在雪山腳下深呼吸,從鼻腔到肺里,每一口都是享受。

夏天的新疆,是來了就不想走的地方。

崇山峻嶺之中的天山天池,有著不輸九寨的靈山秀水,風吹樹動,帶起水汽氤氳,宛若仙境。

在伸手就能碰到白雲與雪山的鹿角灣,天上蒼鷹盤旋,地面駿馬馳騁,在廣闊的天地間,視線飛向地平線的盡頭。

金格爾夏牧場里,潔白的羊兒是大地上的精靈,用一把野花定格最美瞬間。

住進充滿異域風情的布爾津,喝著俄羅斯的純釀噶瓦斯,嘗一嘗額爾齊斯河畔的冷水烤魚,一刻都不容錯過。

巴音布魯克濕地是天然的避暑聖地,即使到了最熱的三伏天,晚上睡覺還得把蓋著被子。來到這里,可以現身體驗「早穿棉襖午穿紗,晚上圍著火爐吃西瓜」的奇趣經歷。

又到了吐魯番瓜果輪番成熟的季節,一年一度的葡萄節上,盛裝出席的新疆姑娘們載歌載舞,新鮮甜美的瓜果應有盡有。

雲遮霧繞的鞏乃斯林場,有滿山的松樹和野花,有一群群悠遊自在的馬兒,有雪山倒映在湖面,遇見的第一眼,就會愛上它。

和別處不同,新疆的老城厚重而不失純粹,適合來這里安放靈魂

漫步在喀什老城彎彎繞繞的羊腸小道,可愛的維吾爾族孩子們沖著鏡頭甜笑。趕一場熱鬧的巴紮,晚上去夜市大快朵頤,千年古城依然散發著勃勃生機。

偶遇一個叫喀讚其的小村,滿眼都是夢幻的藍色,會讓你有一種來到了摩洛哥舍夫沙萬的錯覺。

記得在人間的月天,到伊犁杏花溝去走一走,那里有全世界最古老、規模最大的原始野杏林。帕米爾高原下的哈薩克人家,美成了一個世外桃源。

默默無聞的克孜爾千佛洞,是佛教最初傳入中原的源頭,歷史上這個佛窟曾因為種種原因遭遇過滅頂之災,是一個不遜於莫高窟的存在。

北疆最適合在深秋抵達,層林盡染的世界,許你一個秋的童話。

九月的喀納斯是上帝的調色板,從月亮灣一路走到神仙灣,穿過茂密的西伯利亞闊葉林,在茂密的叢林深處,從清晨到日暮,看瞬息萬變的人間淨土。

阿勒泰成片的白樺林,過濾了喧嘩和熱鬧,每一個角落都透出安詳和寧靜。

住進白巴哈村的小屋,看晨霧里的日出,晚霞下的炊煙。等到星空慢慢亮起,在一個寂靜的夜晚和圖瓦人喝酒聊天,直到困了天然氧吧中悠然入眠。

五彩灘期待,再高都不會失望。繽紛絢麗的雅丹地貌,在夕陽與河水的映襯下更加迷人,編織出一個斑斕的夢幻世界。

新疆的冬天冷而綿長,卻藏著最純淨的美景。

白雪覆蓋下的禾木村,玉樹瓊花,銀裝素裹,映襯著樺林銀白色的樹幹和暗紅色的樹枝,風韻獨存。

10月下旬開始,大群的天鵝從遷徙過來,在這里度過一整個冬天。當岸邊的霧凇成了背景,天鵝湖上優雅的身姿成了最動人的柔情。

褪去了夏天養眼的綠色,鞏乃斯的冬是黑白相間的玫瑰,白得純潔無瑕,卻並不單調。

大漠孤煙,駝鈴聲聲。每每想起那故事里的感動,總令人魂牽夢縈。

庫木塔格沙漠的漫天風沙,在某個瞬間你開始向往在茫茫大漠間結一草廬,把酒當歌,快意恩仇。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刻出神魔莫測的烏爾禾雅丹魔鬼城。蒼涼的魔鬼城一片死寂,卻孕育著世間最美麗的石頭。

綿延500多公里長的開都河,一共有一萬多個彎道,傳說在農歷每月十五的時候,可以在開都河的河道里一次看到九個太陽。

在無人區的羅布泊,黃沙之下埋沒著不知所蹤的樓蘭古國。風沙突起的地方,奇形怪狀的雅丹沉默地佇立在空無一人的荒蕪里,一眼便是永恒。

親眼看見過天山大峽谷,才會篤定地相信,原來書上說的那樣震撼都是真的。

距吐魯番13公里處的交河故城,是古時車師國的遺址,經過千年的風來塵往,古城的街道、土牆甚至窗戶依然清晰可見。

歷經千年歲月洗禮的庫車,至今流傳著女兒國的傳說,延續著龜玆古國的文明。

庫車是獨庫公路的盡頭,這條「奇跡之路」,三分之一的路段四周是萬丈懸崖,五分之一的路段底下是高山永凍層。

因為沿途筆直高度急劇改變,全憑修路工人的流血流汗。

數萬名兵士在這里奉獻了青春甚至是生命,終得天塹變通途。

綿長奇詭的獨庫公路

真正走上去一定比想像中更震撼的多吧

這個世界上值得去的地方太多

哪里的路最好走

哪里的風景最好看

終究是要自己走一遍才知道的

– END –

◇音樂:彩虹下面 趙雷

◇部分圖片來自於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