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敦煌,不改初心;徒步禪行,知行合一

千年敦煌,不改初心;徒步禪行,知行合一

—–《敦煌禪旅》學員分享之王培軍篇

首先感謝賢宗法師、活動組織者及後勤的付出,才有此次禪行的圓滿落幕!

再感謝公司全體同事在我離開公司近一周內你們在完成各自崗位的同時分擔了我的部分工作。

最後感謝各位朋友們的關心,同時對進入沙漠後因手機沒信號,沒有及時接聽你的電話表示歉意。

旅行本是一件輕鬆愉悅的事,發一些圖片和零星的感想與大家分享。對本次「旅行」數次想提起筆來寫點什麼,但又數次地放下了筆,不知從哪里開始寫才能寫出自己感受和體會來與大家分享。對美術向來缺一點的我,在這樣的環境下也能拍出一些漂亮的照片,但這一些與對我內心的觸動相比,這些照片都變得黯然失色。

一直在江南水鄉長大並工作的我,在2000年時偶有機會去了內蒙坐車看過並玩了半天沙漠和草原,感受過一次塞外風情。敦煌這個我一直向往想去看看的地方,特別看了《玄奘大師》電影之後,去的願望也更加強烈。

當報名了本次徒步禪行仔細看完行程表後,我內心也糾結過。自從我夫妻結婚後創業來,一直都是忙碌並艱辛地過著,用這個次「旅行」的錢完全可以買個體面的包包或鑽戒,但我太太堅定地用這次禪行來紀念我們的結婚十周年,同時約了交往近十多年,從來沒有一起外出旅行的朋友,我們就這樣出發了。

事後得知本次禪行共計徒步八十八公里(參考線路配圖),四天三夜,結束時看了步數計數器近16萬多步。同時背包近6-7公斤重量,中午最高溫度近42度左右。並且在這徒步過程中沒有地方洗澡(真擔心郭曉榕這樣愛乾淨的人吃的消嗎?)!

當進入沙漠時,興奮超越了一切,欣賞風景也占了絕對高度。到了午的慢慢地有了艱辛的感覺,才明白後面還有三天要走,一切才剛開始。不明白沙漠的正確走法,下坡求快跑著走,把腳給扭傷了,拖著受傷的腿,堅持走完第一天疲憊地回到營地。吃著西瓜和榨菜,有比這更加美味的嗎?

當搭好帳篷,沒過二分鐘進入了夢鄉,有個地方睡覺真好!第二天因腿抬不起來,放棄了半天行走,跟著後勤體會到在沙漠中取點水是多麼的困難,為了後面二天的繼續行走,下午在戈壁上做徒步的適應性訓練。第三天大部分是戈壁,最後一小段是沙漠,腿部的傷還隱隱作痛,上坡很艱難,我選擇了與大家不同的線路,從沙漠的刀峰上行走,比人家線路的路程要長,最終還是比較快地到了營地。這何嘗不是我們工作和生活中一樣,人家能走的不一定適合你,根據自己的特點走出一條屬於適合你自己的道路。

最後一天最不可思議的一天。行走了近三小時,從沙漠中看到了綠地,那興奮與剛進入沙漠是感覺是同樣的。原以為這樣很快到終點,快結束了行走。但事實是殘酷的,近在眼前,有一很大的凹坑,在坑底至少需要仰頭60度左右高度才能看到沙漠的頂峰、可能高度有近三百米左右,讓人有望而卻步的感覺。只有堅定自己的信念,走好當下每一步,一步一個腳印地往前走。當到達這個沙漠的刀峰時,我流淚了,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這次我真的流淚了,不是傷心痛苦的淚水,而是自己戰勝自己的勝利淚水。

當結束徒步,到雷音寺聽法師講解《心經》時,之前對佛學根本沒有了解,但從這四天的艱辛並又有快樂的徒步中不與之產生共鳴都難!

這次說是化錢買罪受也罷、自虐也行這些都是次要的,讓我深深地接受了一次心靈的洗禮,人生事業何處不存在谷和峰?只有堅定自己的信念,踏實地走好當前的每一步才是最重要的,與大家共勉之!

謹以此文記念本次最有意義的禪行(2016年7月24日至2016年7月27日)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文字與圖片來源網路

⊙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歡迎您原創投稿)